Blog

“今日來此,我倒是有一個好事要和師姐相商。”夜寒笑着坐在大殿之下的椅子上,說道。

“不知師姐可有意爲峯中弟子找一個更好的修煉場所?嵐煙峯雖然經營得不錯,但畢竟距離青冥宗主峯太遠,靈氣算不得充沛,弟子修煉的速度,與宗門中靠近主峯的幾座山峯根本無法相比。”

“我自然想尋找一個更好的地方,不過主峯周圍,都被幾個接近皇者的師兄師姐佔據着,以我現在的修爲,根本沒有資格和他們並列。”慕雲煙苦笑道。

“我的逍遙峯距離主峯不過三百里,天地靈氣無比充裕,我願借給師姐,不知師姐意下如何?”

慕雲煙黛眉一挑:“你將自己的山峯借給我?難道你不打算髮展自己的勢力?”

“我現在的急需提升實力,根本沒有時間經營山峯,與其讓山峯空着,不如讓給師姐,嵐煙峯弟子在其中修煉,必然會事半功倍。”夜寒道。

慕雲煙想了想,美眸綻放出興奮的光芒,她也聽說了逍遙峯的位置,甚至比一些劍王境九階強者的山峯都要靠近青冥宗主峯,靈氣充裕得難以想象,甚至還有微弱的天神意念,別說是那些內門弟子,就連她自己,在其中修煉都是要比嵐煙峯快上許多。

“我這豈不是在幫你經營山峯?到時候,那些弟子豈不是成了你逍遙峯的人了?”慕雲煙眼眸流轉,突然笑道。

“師姐放心,那些弟子全都屬於嵐煙峯,逍遙峯對他們來說不過是一個修煉場所而已,就連我都是嵐煙峯的人,師姐還怕我和你爭奪弟子麼?”

慕雲煙點點頭,笑的很燦爛,道:“既然如此,我便不推辭了,這一次算是欠了你一個大人情。”

將逍遙峯交給慕雲煙,夜寒非常放心,當初慕雲煙對他也算不錯,這一次,就算是報答她的恩情。

接下來,還需要繼續外出歷練。迅速找尋神金,恢復天道無雙劍纔是正事。

離開嵐煙峯,夜寒振翼衝上天穹,速度達到極限,向遠處衝去。

片刻,前方黑氣蒸騰,充滿了死亡的氣息,一條巨大的深淵橫亙在眼前,在地底深處,隱藏着一股晦暗的強大氣息。

夜寒到了現在的修爲,可以輕易捕捉到那股氣息,心中不由得一顫。

這裏便是地底魔淵,地底深處,便是他的父親夜冥閉關修煉的所在。

“刷!”

夜寒化作一縷流光落進魔淵,那些死氣自動讓開一條道路,他可以看到在魔淵的深處,有一道高大的身影盤坐着,黑暗之中延伸出數道粗大的鎖鏈,將他封鎖在其中。

這是一個頹廢的男子,長髮遮面,只露出一半蒼白的臉頰,鎖鏈纏繞的地方,有血跡滲出,染紅了衣衫,給人一種淒涼蕭索的感覺。

“父親!” 頹廢的男子擡起頭來,與夜寒四目相對,兩人的眼中都閃爍着點點淚光。

距離上次見面,早已經過去了幾個月了,夜寒無時無刻不想着自己的父親,不過一直忙於修煉,直至今日,纔有時間來此看望一番。

“幾個月不見,你的修爲居然進步這麼快!”夜冥驚訝地看着夜寒,露出滿意的笑容。

“父親,我已經成爲了青冥宗的核心弟子,用不了多久,就會有資格競爭宗主之位。”

夜冥沉默不語,心中突然涌起許多話想說,卻一時不知道如何開口。

一雙眼眸望着夜寒片刻,忽地滾下淚水來。

“孩子,都怪父親無能,讓你受了如此多的苦難。”夜冥自責地道。

“父親何出此言,這一切都是赤霄宗的那些仇家造成的,待我實力強大了,我必將踏上赤霄宗,將那些人斬草除根!”夜寒狠狠地道。

“當年的仇怨,我要親手去報!”夜冥的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凌亂的髮絲遮掩下,那一雙眸子顯得異常的鋒銳。

“策劃當年那場圍殺的人是赤霄宗的大長老,段雲空,在那時他就已經是巔峯皇者,不知道他現在是否跨過了那道門檻。”夜冥冷冷地道,聲音像是來自於九幽之下,讓人聽了忍不住發顫。

就連在一旁的夜寒都感覺到陣陣膽戰心驚,心神完全被夜冥的情緒所感染,深深體會到那種刺骨的殺意。

這完全是夜冥強橫的實力所致,自身與天地相合,情緒發生變化,也牽動着其他人的心神。

“父親已經修煉有成了?”夜寒欣喜地道,夜冥此時氣息之強,和上次見面簡直是天壤之別。

現在雖然還沒有完全展開氣勢,不過夜寒也隱隱間感覺到,其修爲似乎與青冥宗宗主都是不相上下!

“沉寂了許多年,閉死關修煉,終於悟透了死亡之真意,是該出去走動走動了!”夜冥口中自語,突然猛地一掙,狂暴的劍氣爆發出來,粗壯的鐵鏈寸寸崩裂,向四周爆散,而他則是緩緩起身,雙眸冷冽森寒,像一尊來自死亡之地的魔神。

“父親……已經突破了劍聖的境界?”在夜冥氣息完全爆發的一刻,夜寒終於看清了他的修爲。

“如今,我的修爲已是今非昔比,死亡劍聖夜冥的名頭,當再次震動神域!”夜冥道,氣勢緩緩收回,不過那種逼人的死亡之意卻依然在魔淵之底迴盪。

“父親,如今的神域出現了一些變故,父親雖爲劍聖境界,也一定要小心。”夜寒突然說道。

說完,夜寒傳遞出一縷神念過去,這些天他在外歷練的經歷,莽荒森林,本源之地,羣峯大會,都一一呈現在其中。

“遠古異族重現?”夜冥露出驚容,他這個境界的強者對於遠古異族自然不會陌生,深知這個種族的可怕。

當他看到夜寒憑藉天道無雙劍斬殺血刃王和雲鵬的時候,雙眼不由得綻放出一道精光,似是想到了什麼,高大的身體不由得一顫。

“異族重現,大劫將至,沒想到,大劫的關鍵居然在你的身上!”

夜冥盯着面前的兒子,心情很複雜,作爲大劫的關鍵,夜寒所面臨的將是無盡的磨難,要歷經無數艱險,拼命提升實力,才能在劫難中力挽狂瀾,夜寒纔不到二十歲而已,還是一個少年,卻要肩扛如此重擔。

“父親也看出來了?”

既然夜冥已經猜測出來許多,夜寒便也不再隱瞞,再次傳遞出一股意念,帶着天神的氣息,降臨在夜冥的面前。

“這是當代天神在我身體中留下的烙印,他稱我爲劫運之子,將在大劫中發揮巨大的作用。”

夜冥不由得露出震驚之色,沒想到夜寒居然驚動了天神。

“劫運之子……”夜冥眉頭緊皺,凝重地道:“你可知道劫運之子代表着什麼?”

“應劫而生,天命所在。”夜寒一字一頓地道,表情很堅定。

在青冥天神面前接下這個責任的時候,夜寒的心態就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彷彿一下子成長了許多。

“劫運之子所要承受的苦難,甚至要比大劫中的普通劍士還要多上許多,而且,一個不慎,就是萬劫不復的下場,不斷進行戰鬥,隨時都有身死的可能。”夜冥面無表情地道。

“若是沒有當初的那場機緣,我現在恐怕還只是一個庸碌的小人物,既然走上了這條道路,我就不後悔。”

兩人相互凝視許久,都不說話,眼神交流中,都明白了對方心中的一切。

良久,夜冥方纔重重一嘆,輕輕地道:“你果然成長了許多,這纔是真正的熱血男兒,不愧爲我的兒子!”

夜寒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少年的面龐,棱角初顯。

“想要迅速提升實力,你還要獨自外出歷練才行,我若跟在你的身邊,對你有害無利。我也有一些事情要做,來日青冥宗中,我們還會再見。”夜冥沉聲道,不過在其眼底深處,卻是有着一絲難以掩飾的不捨。

父子二人一別許多年,每次見面,卻都要匆匆別離,任誰都不會好受。

不過,他們卻不得不如此,重任在肩,必須要抓緊每一刻時間提升實力。

許久過後,父子二人終於分別,夜寒振翼沖天而起,淚灑蒼穹,卻是頭也不回,毅然遠離而去。

深淵之底,夜冥目送着夜寒遠處,蒼白的臉色顯得更加憔悴了,直至夜寒的身影徹底在天空中消失,他才緩緩嘆了口氣,向前邁步,沒入無盡的黑暗中。

夜寒離開地底魔淵,神色變得無比的堅定,回返嵐煙峯,準備利用嵐煙峯中的域門離開。

他打算去煉劍師聯盟走一遭,在神域,恐怕那裏是最有可能得到神金消息的地方。

地底魔淵與嵐煙峯的距離很近,以他的速度,片刻便落到了雲煙殿的面前。

慕雲煙感覺到波動,從大殿中走出來,偏頭望着夜寒,巧笑嫣然。

“準備離開了?”慕雲煙問道。

夜寒點頭,向大殿面前的域門出走去,隨口道:“我要去尋找神金,師姐不妨也幫我留意一下,如果得到任何有關神金的消息,一定要告訴我。”

“你急需神金?”慕雲煙美眸撲閃着,似是想到了什麼。 聽到慕雲煙的話,夜寒的腳步一頓。

聽慕雲煙這種口氣,難道說她真的知道什麼有關神金的消息?

夜寒轉過頭來,目光灼灼地看着慕雲煙,滿含期冀。

“在我家族之中,就有一塊神金。”慕雲煙道。

“什麼?”夜寒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想起慕雲煙的背景。

慕雲煙來自神域中的一個大家族,族中強者輩出,甚至不乏皇者,實力上僅此於五大主宰宗門,算是神域中赫赫有名的一流勢力。

像這樣的勢力在神域中也有不少,很多都是由劍神強者建立,一代代繁衍下來,歷經許多歲月,雖然不及當年輝煌,但明面上依然有皇者坐鎮。

至於暗地裏,就不知道有什麼樣的底蘊了。這樣的大家族,就是擁有神金也不足爲奇。

“那神金是師姐家族的珍寶,我怎麼能打它的主意?”夜寒神情平靜下來,嘆息道。

“你有所不知,這塊神金雖然在我們家族,但對我們來說卻並非是什麼好事,如果有誰能夠將其降服,我們家族反而會對他萬分感激。”慕雲煙說道。

夜寒眉毛一挑,感覺有些怪異,神金乃是可遇不可求之物,實力越強的人物,對這種天地衍生出來的神祕金屬就越是渴求,怎麼在慕雲煙口中,卻好像是什麼**煩一般。

似乎是猜到了夜寒的心思,慕雲煙目光遙望遠方,繼續說道:“那塊神金,曾經是我們家族先祖收藏之物,在先祖隕落之後,那塊神金便被埋葬在祖陵。這麼多年過去,那神金在祖陵中被先祖留下的劍神意念影響,不知何時衍生出了靈智,居然暗自修煉,十幾年前,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居然已經擁有了化身成人的能力!”

“化身成人?”夜寒臉色不由得一變,神金可不比靈獸,其中蘊含着無數天地法則,是承載天地規則的強橫存在,一般來說,就是歷經幾萬年都不會衍生出靈智,不過,一旦由於某些巧合,僥倖擁有了靈智,那其實力便將無比恐怖,神金法則施展出來,簡直是所向無敵。

慕雲煙家族的神金居然已經修煉到了化身成人的地步,那就說明其至少也擁有王者的修爲,憑其神金的本體,或許真的可以勉強抗衡皇者。

“這些年來,這塊神金幾次想要脫離祖陵,雖然被我家族中的強者阻止了下來,但卻明顯感覺到,神金的力量在越來越強,正在迅速向皇者逼近,若真到了那時候,除非出動最後的底蘊,否則我們家族沒有人能夠壓制住它,而一旦神金脫困,憑它對我們家族這麼多年的怨念,恐怕將是一場災難。”慕雲煙神色有些憂慮。

“你是九星煉劍師,現在的實力也算不弱,不知道你有沒有辦法對付這塊神金?你若是能將這樁麻煩解決,我便向家族請求,將神金送給你,就算他們不同意白白給你,也必定會答應讓你拿出一些東西交換。”

夜寒眼神沉凝,點了點頭,隨後道:“不知道那是哪種神金?”

“天羽白金。”

“怪不得……”夜寒頓時明白爲什麼慕雲煙家族會對這塊神金無計可施了,如果是其他的什麼神金,王者的修爲也很難與皇者對抗,而天羽白金不同,只要稍有疏忽,憑着它那超越了極限的速度,很容易就可以逃出慕家祖陵。

夜寒如今對神金的瞭解已經不弱於那些老牌的九星煉劍師,對天羽白金的一些傳說也都有所耳聞。

傳說天羽白金通體耀白之色,上有羽毛紋路,故此得名,代表着天下間極盡速度,幾萬年前,曾有一位劍神強者領悟了其中的神金法則,以劍神境一階的修爲成功越級擊殺了一名對手,並在兩個劍神境七階的高手面前安然逃生。

這便是極限速度的力量,據說悟透白金法則,甚至可以憑速度穿越大世界屏障,想要到達任何一處地方,都只在一念之間。

“既然如此,就帶我去慕家吧,如果得到你們家族的幫助,或許我會有辦法將天羽白金收服。”夜寒說道。

事實上,他並沒有太大的自信,那塊神金可是連皇者都無計可施,他就算擁有天道無雙劍,也沒有什麼把握。

不過,既然有如此機會,那卻是不容錯過。

“待我將山峯事物打理一下,我們便啓程。”慕雲煙說道,身形一閃,在大殿中消失。

半晌之後,兩人便踏上了域門,前往慕家。

慕家位於神域接近中間的位置,與嵐煙峯相距極遠,就算用域門穿越空間,也需要一個時辰。

兩人從空間通道中走出,一股溼潤的微風拂面而來,在他們面前,呈現出一片巨大的汪 洋,水天相接,一眼望不到盡頭。

夜寒運轉天道無雙劍的力量,霎時間天人合一,頓時感覺到這水面其實是一座巨大的天紋大陣,而在平靜的水面之下,隱藏着無數大大小小的世界,其中靈氣氤氳,景色優美,正是絕佳的修煉場所。

諸多大世界中,能看到許許多多慕家子弟在修煉,夜寒感應過去,甚至還感覺到幾道王者的氣息,不弱於慕雲煙。

而在另一個方向,則是一片巨大的空間,殿宇重重,劍意繚繞,在衆多殿堂的最深處,有一片雲霧掩蓋着的空間,其中隱隱約約滲透出強橫的氣息來。

就連夜寒現在的實力,精神力想要靠近那裏,都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不愧是大家族,氣象不凡,更有強大的底蘊,雖比不得青冥宗,但也算是個龐然大物了。”

我爲宮狂:王妃太難纏 不過他卻並不畏懼,有迷神山河圖在手,劍神傀儡一出,皇者也奈何他不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