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不願讓更多族人掌控在李維的手裏,先前敷衍庫爾時便是如此,僅是建造了一座精靈系的招募建築,還是需要先擁有精靈才能招募的魔菇族。

相當於一點用沒有。

而提供軍隊他可以用其他戰鬥單位充數。

可李維的要求,卻是要徹底掌握一支精靈族部隊,這在薩羅耶看來已經是無法接受條件。

他還沒想出談判的說辭。

便聽李維繼續道:「我要你們創造出此間領域的寶物,這件東西只能掌握在我手裏。」

「不可能!」

薩羅耶下意識脫口而出。

「你是怎麼知道的?!」

他回過神震驚道,這是庫爾都不知道的秘密。

李維見他的表情就知道,矮人大師的猜測基本八九不離十。

他冷笑一聲,道:「我不但知道你們有這件寶物,還知道,你們正在不惜一切代價的抽取森林養分,如果不進行阻止,最多三年就會毀了這裏。」

「……」

薩羅耶面色沉靜的一言不發。

這已經涉及到他的底線,無法做出任何讓步。

「這是我不可能同意的條件。」

他沉默良久后道。

「沒事,你會同意的。」李維微微一笑,「當威脅未付諸行動之前,人們總是會心存僥倖,我希望你在面對族群滅絕危機的時候還能保持這般強硬。」

「你也會為此付出代價!」

薩羅耶臉色難看。

「唰!」

光幕一晃。

隨後對面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薩羅耶第一時間破壞了這座傳送陣的根基,宣判和談失敗。

這樣的結果並沒有出乎李維意料。

他猜測,那寶物同樣是這支精靈族的命脈,但凡是個正常人,都不會選擇將自己的命交到一個敵對勢力的單位手裏。

除非他的族群遭受到滅絕的重大威脅……

李維說到做到。

當即從魂土調來一隊矮人工匠,開始對森林地形進行勘探,選擇可以挖掘的地點。

他又派出彌爾和一眾具備偵查能力的單位在森林中仔細搜索,尋找可能存在的傳送陣,免得他們突然集結大批人馬,打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雖然這種可能性很低。

薩羅耶從一開始的態度便是想逃避這場戰爭。

他明明擁有強大的五階單位,自身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還依然這樣選擇。

無疑說明。

他有着無法戰鬥的理由。

這種情況下他基本不可能進行突然襲擊。

但萬事防備總是沒錯的。

……

事情暫且告一段落。

李維將一部分變異單位留守在聖地周圍,在不影響元素精靈的前提下保護著那裏。自身則繼續帶隊回到魂土,規劃發展,同時嘗試攻略困難秘境。

二十人團本的難度高的可怕。

連小怪都是一級變異的怪物。

多倍屬性增幅。

讓這些小怪一個個都猛的跟西奧多拉一樣!

李維率領一整支四階變異單位,在高出秘境平均等級一階的情況下,竟連boss面都見不到,難以想像,這樣難度的秘境有幾個玩家可以打得過去。

李維帶隊艱難的進行着開荒。

而隨着時日臨近。

天空中的血月也變得愈發鮮紅耀眼。

「吼!」

「嗷!」

「嬲!」

領地外。

怪異的咆哮聲此起彼伏。

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很多天。

充滿邪惡能量的月光喚醒了在地下蟄伏已久的生物,月光對所有的邪惡生物都是大補之物,這些生物平時難得一見,而今全都跑出來,躁動不安。

甚至。

有不少怪物對他的領地發起過衝擊。

憑藉變異部隊的力量,李維起初還能將這些罕見生物全都一一鎮殺,獲得了不少稀有材料,但隨着血月之潮臨近,他的領地武裝越來越感到吃力。

「吼!」

魂土外一座遠山中傳來可怕的獸吼,震顫得群山都在顫慄。一頭與山嶽齊高,生有三頭六臂的遠古凶猿對月狂嘯,嘯聲沖霄,震散了厚密的雲層。

「嘶!」

遠方沼澤中同樣有生物不甘示弱。

那是一條漆黑的巨蛇,它盤踞在一座百丈高的山嶽之上,張開深淵巨口,吞吐月華,它背後生有一對細鱗密佈的肉翼,扇動時竟可發出風雷之音。

「轟隆!!」

海邊更是雷霆涌動。

不時有巨大陰影在海中高高躍起,承受一片密集的怒雷轟擊,再重重砸入水裏。激起的浪濤足有百米高,將沿海地區的海岸線整體拉高了十幾米。

面對這些一一蘇醒的凶獸,李維只能躲在領地中瑟瑟發抖,生怕它們留意到自己,萬一有一個不爽,隨手一擊都能將他的領地摧毀十幾個來回了。「她該不會……走火入魔吧?」

鳳緋池手往門板上一拍,手掌心裏的核桃就碎裂開,他指尖靈活地將核桃肉挑出來,放到紙人端著的小碗裏。

看着那邊在道場中走來走去背口訣的沈汐禾,不由得,喃喃了一句。

「啊?」

紙人努力學着人類那樣的疑惑語氣,發了一聲短促的音節。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第365章暴走蘿莉不想拜師(20)(我改動文章時間過晚,導致審核編輯下班沒法審核,我基本都是晚上八點以後,或者半夜改文,就比較陰間。)

(三天工作日時間,只能佛系一些了,今天補了前天的530和昨天的531,剛發上去,等明天審核,看看能不能一次性改掉)

最近岳父前列腺增生非常難受,晚上夜尿頻頻,但又尿不出,我

《最終診斷》532.發展 「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這句話流傳了幾千年,到了20世紀的現代文明社會也沒有變,歹人仍舊在實踐其亘古不變的原理。

從現實情況看,很多犯罪場所幾乎都是這樣形成的。即使是在華燈遍布的大城市,也少不了黑暗的角落,這些地方成了藏污納垢,罪惡累累的犯罪發案地。

一個人獨自行走在黑夜色中的邊雨欣,此時對黑暗有確是有所恐懼,但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裡,而且是在市區通往軍區大院的路上,有人膽敢在此劫道。

邊雨欣一點心裡準備沒有,猛然出現的黑影把她嚇一跳,不由自主地喊了聲。她以為,只要大聲喊,估計能把心虛的壞人嚇走,畢竟賊人膽虛嘛!

沒成想,這黑影一點沒受影響,也不吭聲,也不答話,繼續向前,一連貫的動作下來,那就是故意傷害。

對面的黑影下手真狠,也不知他手裡拿的是什麼東西,反正是朝上一舉,行成慣性后,無聲無息地朝著邊雨欣腦袋落下。這要是給砸中了,邊雨欣不死也的暈圈,哪還有什麼力量逃跑,更別說反抗了。

雖然邊雨欣上過前線,在槍林彈雨里出生入死過,對死亡不會畏懼,但技擊的技巧她是沒有的,特別是防禦和攻擊手段。即使再怎麼歷練,像邊雨欣這樣的女人很難出徒。

因為女人的天生柔質,很難讓她在短時間內強大起來,除非有強力的培訓。在短時間內,她心態可以變狠,但身體總得要一段時間過度期。如果讓她瞬間成為堅不可摧的人,除非有神助,或是機緣巧合地發生偶變,吃了靈丹妙藥,或中了魔法。

這怎麼可能呢!都是玄幻小說里的瞎編爛造所為。

此時,邊雨欣已經從黑影的不良行動上有所警覺,自然而然而然地有了幾分防禦手段。也就是說,上過前線的人,很多事情是見怪不怪,看人這用地,也覺得自己行,然而,心裡想的與實際那是有很大出入,特別是技術手法上那是大大的欠缺。

當邊雨欣看出對方只有一個人時,他並不十分害怕。她自以為上陣殺敵不行,但對付一個小蟊賊還會有三成把握。沒成想,她的一個失誤還是給自己帶來了很大損傷。

不管怎麼說,上過前線,與敵人真刀真槍干過,那就是英雄。

可惜啊!歷史上有很多大英雄大江大海縱橫馳騁,偏偏在小河溝里翻船。看過三國的人都知道關羽是怎麼被捉的,不就是小溝里被人絆了,中了埋伏,然後被抓砍頭!按現在年青人在遊戲中用的最多那句,就是被人陰了。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邊雨欣又不是什麼大英雄,見多識廣不等於她就能武功上身。她還是她,還是一個報道新聞的女記者,所以,面對兇狠的歹徒,說不怕,那純碎是造假。怕了就跑吧!可惜已經是來不及了。

就在邊雨欣一楞神,喊出那一嗓子這功夫,一道黑光從腦袋上方落下。此時,邊雨欣根本沒來的及分辯黑影手裡落下的是什麼,潛意識裡知道不躲不行,也知道砸在腦袋上是什麼後果。

但見她把頭一偏,躲過了致命一擊。腦袋是躲過了,可肩膀卻挨了重重一擊,身體略微傾斜,控制不住疼痛,唉喲叫了一聲。

邊雨欣的身體並沒有倒,下一意識地一邊向後退,一邊用手去反抗。可黑影並不給她逃跑的機會,緊跟著又來了第二下。

這一次邊雨欣有了準備,猛然向後錯開。大喊:

「來人啊!有壞人。」

人一急都這麼喊,似乎這樣喊叫了就會有天兵天將來救。即使沒有,也可以用喊聲嚇跑壞人,沒準也能被附近的人聽到。

賊人膽虛,出現這種情況,都要分析一下然後果。當感覺形勢不利時,通常情況下都是撒退跑路。一是怕驚動旁人過來援助。二是從心裡上感受到面前的人不態好對付,這是通常情況下。

可眼前這黑影一點沒受影響,即沒有被邊雨欣的喊聲嚇跑,也沒有收手,似乎他以經摸透了周邊環境,滿有勝算把握,那就是不把邊雨欣拿下,他就決不停止。

然而,這個時候邊雨欣已經有了準備,兩人又是面對面,黑影再想來突襲已然是不可能,他只能是霸王硬上弓,來硬的,來更狠的,只要下一棍子輪到邊雨欣身上,肯定能把她撩倒。

「刷刷」

棍子在黑暗中朝著邊雨欣橫掃。邊雨欣一邊躲,一邊喊,但喊過之後,她感覺到這樣無著,早晚得會被打重,不如逃跑。

怎麼樣能跑掉,就這麼轉身,不可能,只轉身的功夫就得挨上。可手裡沒傢伙式怎麼辦?

邊雨欣腳穿的是高跟鞋,快跑是不可能,她想把她脫下來,可眼前的黑影哪給她這功夫。如果邊雨欣彎腰,就等於把腦袋送給人家,接著下來,就等著蒙圈吧!

邊雨欣可沒這麼傻,城市的女人通常也學過防身術什麼的,就是不學,也聽人說過。來個障眼法怎麼也會吧!

只見邊雨欣腳往上台,接著狠勁向前一挑,一隻鞋便朝著黑影飛了過去。

黑影看見有一個黑糊糊的東西直朝面門,也弄不清是什麼東西,可不得不防,萬一是石頭或什麼硬體砸在腦袋上,那可不好惹。說時遲那時快,黑影用手中棍子一擋,便把高跟鞋扒拉到一邊。這裡剛解除掉,沒想到,又有一個黑東西飛了過來。

這一回,是邊雨欣趁機脫掉鞋,用手扔過來的。用手投出來,肯定要比腳踢出來的有力道,又有準頭。

黑影剛把那隻鞋打掉,想看看是什麼東西,就在他低頭,抬頭的一瞬間,第二隻鞋竟然砸在了腦袋上。

「唉喲」黑影也發出一聲尖叫,並且不自主地用手去摸腦袋,生怕給砸個洞出來。

哪能啊!如果邊雨欣用手握著鞋幫,用鞋跟尖部猛擊壞人頭部,還有這可能。但現在是亂扔過來,就不一定有那準頭了。疼是疼,可效果不一樣。

邊雨欣兩隻鞋扔完,身上再沒有可利用之物,只能是撒丫子跑路。

往哪跑,朝市區肯定不行,前路是被黑影擋著,過不去,當然還得往部隊方向跑,那是軍隊,只要夠距離,被戰士們聽到,他們自然會過來救。

看到邊雨欣逃跑,黒影顧不得腦袋被砸那股疼勁,反而跟邊雨欣叫上了板。看樣子,這黑影吃定邊雨欣了。

截道的,怎麼也得看看截的是啥人,貪財的,男女老幼通吃。貪色的,也要看看被劫人長的什麼樣。可眼前這黑影,不知他是男是女,他也看不清邊雨欣的像貌,她人長的啥樣,身上是否有財?值不值得一劫。

只從現在黑影的舉動上看,這劫道的,全然不管這些。黑燈瞎火的,見有一個人過來便下手。那意思是等拿下再說。

現在他是弄清楚了,邊雨欣這一喊,一跑,再加上扔高跟鞋,他認定邊雨欣是個年輕女人。所以,現在他是鐵了心了。由此也可以斷定,此人必是男人。

只見黑影中的男人挨了打,卻一聲不吭了,那是在強忍著。

本來嘛!他要嚷,給誰聽,反而會增加他被發現的可能性。

邊雨欣在前面跑,這黑影在後面追。邊雨欣邊跑邊喊,「快來人啊!快來人啊!」

這還了得,如果讓邊雨欣這樣喊下去,不但治不了她,被救的可能性還特大。所以,這黑影又下了黑手,換了手法。

黑暗中一道黑影閃過,只見邊雨欣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她是被什麼給絆倒了。

怎麼不倒,黑影投出去的是一個繩套,正好從邊雨欣頭上貫下,落在腿部。她正往前跑,這麼一絆自然是摔倒了,而且還摔的不輕,立時趴在地上不動了。其時她也在動,可感覺著胳膊腿不好始,碰哪哪疼,又不聽使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