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也沒有毅然決然的帶著硃砂出來單過。

那時候的他,還抱著跟朱淑華就這麼湊和過下去。

重生之小農女 那時候的他,還想著,快些給硃砂找個對象,只要男方不嫌棄硃砂就好。

也幸好,硃砂推著他前進,帶著他離開了朱家大灣。

否則,他一輩子被坑死了沒關係,那是硃砂也會被拖累死。

喝了酒,李青松的情緒就有些激動了。

他趴在桌上,一個大男人,嗚咽著嗓子,險些哭出聲:「是我……是我沒本事,是我拖累了硃砂,對不起她……」

要是他以往有本事一點,有能力一點,不那麼窩囊,以往硃砂也就不會受那麼多的苦。

也不至於硃砂好好的,連初中都沒讀完。

「爸……」硃砂忙勸著李青松,可沒想到,李青松心中還是有這麼一個結,感覺以往對她不起。

「爸,那些事,都過去了,我們現在過得好好的,這不就行了?」硃砂只能這麼勸著李青松。

李青松紅著雙眼看著硃砂,道:「硃砂,今天當著譚校長在,爸跟你保證,爸以後一定拚命掙錢,爸一定供你好好讀書,供你上大學,不再讓你受苦。」

硃砂和譚校長都不由對望一眼,感覺李青松是不是喝多了。

https://ptt9.com/127715/ 這頓飯,李青松最終還是醉了的。

他是又高興又驕傲,這陪著譚校長不知不覺中,就多喝了幾杯,回去的時候,路都走不穩,還是譚校長幫著硃砂,一起扶了李青松回去。

這邊廂,蘇大媽正和蘇大姐靠在一塊兒磕著瓜子閑聊呢。

這不,她是看今天硃砂回來,想和硃砂對對帳,也順便從這兒拿貨去補充。

現在硃砂不在,就和女兒在一起閑聊著。

這聊著聊著的話題,就是扯到了今天菜市場的那一幕。

「以往我還不知道,那個王健經常往我們這邊巡視是在做什麼,以為是正常的工作職責,現在才搞明白,是看上了硃砂。」

蘇大姐輕笑:「人家硃砂是有男朋友的。」

她倒是想起今天看見的那個年輕英俊的軍官,那跟硃砂,倒是很般配的,可李青松卻又說不是硃砂的男朋友。

那是硃砂的男朋友該有多好?

蘇大姐就想,以硃砂的能耐和本事,再加自身的美貌,就算白天那個年輕軍官不是她的男朋友,那也應該是男朋友的朋友,她找的男朋友,應該也是差不了多少。

蘇大媽也是一臉的嫌棄:「就算硃砂沒有男朋友,也不可能看上王健啊。也不想想,我活這麼大半輩子,可沒見過比硃砂還長得標緻的姑娘了。這長得標緻不說,這自己還有本事,生意做得這麼大,怎麼都比這個王健強。」

說話間,硃砂和譚校長一起扶著李青松回來。

看樣子,李青松喝得不少,都在說著酒話了,蘇大姐和蘇大媽趕緊過來幫忙著,快些幫硃砂把門打開,讓譚校長和硃砂扶著李青松進屋先躺下休息。 譚校長原本要離開,硃砂想一想,這譚校長也喝了酒,雖然他酒量給李青松好,可這晚上再去縣教育局的招待所住下,還是麻煩,硃砂就請蘇大姐幫著再替譚校長開了一個房間,讓譚校長今晚就留在這邊的招待所休息,明早再去開會。

將譚校長的事情安排好,硃砂才和蘇大媽對著這幾天的帳。

這每天賣了多少,庫存多少,多少收入,蘇大媽都是按著規則,認認真真的記錄著的。

硃砂對於蘇大媽完成得這麼好,還是贊同。

合上帳本,硃砂就問著蘇大媽:「蘇大媽,你感覺,這陣子自己一個人負責看守這個攤點,有什麼問題?」

「沒問題啊。」蘇大媽還以為,硃砂對她做的事,不放心,還解釋一句:「我可是很認真負責的,你說的早上八點去,晚上五點就可以收攤關門,我都還提前一個小時去開門,努力的延長時間,多掙點錢。」

硃砂笑了起來,安慰著蘇大媽:「蘇大媽,我沒有懷疑你的能力,我只是想問問你,有不有興趣,自己獨自一人守著這個攤點?」

蘇大媽有些不解。

硃砂細細分析:「今天在菜市場發生的事,你應該也多少知道一點吧?」

畢竟當時,離她的那個毛線攤位不遠,圍觀的大媽大嬸也多,蘇大媽肯定是看見了,就算沒看見,也會有人傳到她的耳中。

蘇大媽立刻就憤憤道:「我當然知道了,這王健母子,也真的欺負人吧。又不是我們跑他面前去晃悠,是他一天往我們這邊毛線攤晃悠,怎麼還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樣。」

明明就是王健自己看上了硃砂,結果那秦冬梅的臉嘴,彷彿是硃砂要高攀她們,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硃砂現在已經計較誰晃悠不晃悠的事。

當初請蘇大媽的原因,一來有人幫著守攤,二來,也是想跟王健少接觸就少摩擦的原則。

哪料得,這不接觸,這禍還是天上落。

莫名其妙的貶低她是幹個體戶的,又還很輕慢的說她轉學的事,甚至,還將她定義為那種專走歪門邪道的人。

你丫上癮了? 若說當時秦冬梅叫住硃砂的時候,硃砂不明白是什麼事,這麼一番唇槍舌箭下來,她也明白。

肯定是王健這人,在秦冬梅面前說了什麼,要秦冬梅出面幫忙,秦冬梅才以一副未來惡婆婆的臉嘴,過來會會她。

可惜,硃砂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找王健當對象啊。

她當然也就不會由得秦冬梅對她的人生指手劃腳。

今天這也算是正面跟王健母子正面交惡了。

硃砂有些頭痛。

她當然不怕秦冬梅,可她也不想還繼續呆在沙井市場,跟王健三不兩時的見面。

怎麼說王健也是管理這個市場的人,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終是尷尬。

「蘇大媽,我的意思,這個攤位,就轉讓給你,你自己打理,這可以嗎?我還是按著供應騎鞍村的那些人這樣,按一塊二的價格給你,以後你能賺多少,都全是你的。」硃砂將這個想法說出來。 「轉讓給我媽?以後自己打理?」蘇大姐聽著這話,有些不可置信。

蘇大媽也當場拍了胸口:「硃砂,你是不是怕王健她們母子倆了?你不要因為自己是個鄉下出來的姑娘,就怕了她們,有我在,好歹我家庭成份也不錯,還真不怕她。」

硃砂笑笑:「這不是怕不怕的,你也看見了,今天我跟秦冬梅是摞了狠話,下次要再考一個全縣第一名的成績給她們看看,我也得多分點精力在學習上,省得到時候,考個全縣第二,也就被人笑話。」

蘇大媽想想,這也是道理啊。

這賺錢,再是看著鈔票嘩嘩的進,可終於是幹個體戶,沒地位,還是被秦冬梅瞧不起,這考個好成績,考個好大學,這一切就不一樣了。

「你考慮考慮,看看有這個意願不?我也是看你做得挺上手,才首先考慮你,要是你不願意接手,那我就另外找人。」硃砂反正是打定主意,將沙井市場的這個攤點給轉出去了,不再跟王健母子打交道。

蘇大媽想了想,這已經是做熟了的攤子,而且轉讓給她,這完全是硃砂在照顧她嘛。

她又不需要付出什麼,什麼也不用擔心,只要今天答應下這事,明天一開門,這個攤就是她的,到時候毛線賣不完,還可以跟硃砂退貨。

「行。」蘇大媽都沒多作猶豫,一口就應允。

以往沒幹這個,心中沒譜。但現在幫著硃砂做了這麼幾天,天天看著鈔票進出,這能賺多少錢,心中還是有數。

何況,這才剛進入冬季,這還能賣很長一段時間了。

有這現在的帳本在這兒,硃砂就直接按著帳本點貨。

蛇女 這賣了的多少錢,應該如數付給她,剩下多少貨,又要再進多少貨,那就按一塊二的價格來,蘇大媽將這後面的錢給直接付完,也就算是完成了交接手續。

然後,硃砂又帶著蘇大媽,去後面的倉庫拿貨。

譚校長在這邊招待所的樓上看著這一幕,看著這麼晚,硃砂還在跟人盤貨對帳,越發感覺硃砂的不容易啊。

這即要經商掙錢,又還要忙著學業,這自強自立、不等不靠的勁頭,真令人佩服。

硃砂第二天早起,又給騎鞍村的那些人發貨,讓她們拿了貨,能趕著早班車去鄉鎮。

譚校長也起床,跟硃砂交待一聲,也就去縣教育局準備開會了。

出門的時候,他還剛好碰到趕過來的藍燁。

藍燁跟他打著招呼,手中的飯盒裡還裝著早餐,主動的邀請著譚校長吃。

譚校長拒絕:「不了不了,我趕去那邊吃小面。」

藍燁也沒有再勉強,跟譚校長禮貌的告別。

譚校長看著藍燁帶著飯盒進了招待所的大門。

不用問,也知道這是給硃砂送早餐來了。

譚校長心中不由暗想,這個對象,還算不錯,這看著高大英俊,做事也還挺細心周到,連早餐都替硃砂考慮好了。

人家這麼好的一對,那個劉副校長,有什麼理由不準人家談戀愛?

李青松喝了酒,一宿安睡,到現在,才迷迷糊糊的醒來。 硃砂替他泡了一杯清茶,讓他喝了醒醒神,這才打水讓他洗臉。

藍燁昨天就答應了硃砂,今天給她買早餐過來,當然不會馬虎。

這地方的早餐,主要就是米粉、小面之類的,要不,也就是饅頭、包子,白糕。

這給硃砂她們帶米粉、小面之類的過來,不大現實,何況,這小面多擱一陣,就容易坨成一團,口感不好。

藍燁也就提了小籠包還有一些白糕過來,打算讓硃砂她們先填填肚子,再出門一起吃小面好了。

李青松也就這麼和硃砂、藍燁一塊兒,坐到招待所旁邊的一個小攤子上吃早點。

這段時間,李青松的早飯都是在這兒解決,這擺攤的兩口子,也跟李青松混得熟了,詢問著他:「李師傅,還是老樣子?小面三兩?」

「嗯。」李青松回答。

藍燁在旁邊補充:「李叔,你要幹活,就這麼三兩麵條,肯定不夠,再幫著加兩個蛋吧。」

李青松的酒意,早就在看見藍燁的時候,全部清醒了。

這個小夥子,幾次三番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這麼獻著殷切。

李青松再蠢,也應該能看出眉目。

安排好李青松的早餐,就該藍燁和硃砂點東西吃。

可藍燁卻沒有點,只是問著硃砂:「你喜歡吃什麼?」

「我要一碗米粉吧,加點臊子。」硃砂點著自己喜歡的。

「那我也來一碗米粉,跟你一樣。」藍燁這就有些撒狗糧的嫌疑了。

老闆娘也是認得硃砂的,現在這有個小夥子跟著一塊兒過來,老闆娘還笑嘻嘻的問了一句:「這小夥子是硃砂的對象?看著挺精神的。」

「不是……」李青松悶悶的就準備回答。

可藍燁卻是搶在前面,對著老闆娘道:「大嬸,這一共多少錢。」

「不多不多,你別著急,這吃了再給也一樣。」老闆娘剛才的問話,就這麼被藍燁打斷。

老闆娘也就是心領神會,知道這小夥子,還真是硃砂的對象了。

李青松一看,這是藍燁刻意讓大家誤會啊,讓大家都誤會藍燁是硃砂的對象。

硃砂都還沒有跟自己明說在處對象這事,這藍燁,也太沒安好心了。

李青松就生著悶氣。

昨晚自己還在跟著譚校長保證,一定要好好的照顧硃砂,要讓硃砂安心的考大學,這小夥子,就想來搶硃砂了?

想著以往,似乎也有蛛絲馬跡可循,李青松越想越後悔,這傢伙,是早就看上了硃砂?

自己當初怎麼還認定,這小夥子人不錯,還主動的邀請在家中吃飯?

這完全是引狼入室嘛。

再抬眼一瞧,看著藍燁和硃砂相視一笑的動作。

明明兩人也沒說別的話,只是這麼相視一笑,李青松還是有些辣眼。

「咳……」李青松咳了咳,一副有話要問的表情。

藍燁已經提著茶壺,替他面前的水杯中,倒了茶水:「李叔,這喝點茶,潤潤嗓。」

李青松不看藍燁,只是看著硃砂:「硃砂,那陣子,你說有個筆友,經常寫信的,就是他吧?」

硃砂坦誠的點點頭:「是的。」 「那這個電鋸,也是托他買的?」李青松求證著。

硃砂點點頭。

「那多少錢,你給了人家沒有?我們可不能隨便要別人的東西。」李青松明確的說。

「爸,我給了的……」硃砂回答,至於藍燁要沒要,這又是另一回事了。

藍燁也道:「李叔,大家都不是外人,這些不需要分得這麼清。」

這一句不是外人,更是惹得李青松生悶氣。

但他也沒有說什麼。

剛好麵條煮熟了端了上來,李青松就悶著頭呼啦呼啦的,低頭大口吃著麵條。

他不說話,可藍燁和硃砂卻也是看得出,這李青松在生悶氣呢。

平時的李青松,是老實巴交,對誰都一團和氣比較好說話的模樣。

藍燁不由暗想,壞了,這李叔,這是對自己有意見?

硃砂也想,爸是反對自己跟藍燁往來?

吃了早飯,李青松很硬氣的,要自己給早飯錢,藍燁搶著付錢,李青松卻是對著這小店老闆摞了狠話:「不要收他的錢,收我的,要是敢收了他的錢,以後,我就不來你們這兒吃早飯了。」

這老主顧,就是這麼佔優勢。

所以,不管藍燁現在怎麼堅持,老闆娘楞是沒有收藍燁的錢,過來收了李青松的錢。

等將錢一付,李青松就對硃砂道:「硃砂,來,跟爸一路,爸還有一些做傢具上的事,不怎麼懂,要問你。」

這種蹩腳的理由,也只有李青松找得出來,他一個做木匠的人,做傢具的事,還需要問硃砂?

這是要跟硃砂單獨問話的節奏啊。

其實昨天,他就想問了,可當時譚校長在,沒法問,後來又醉了,回家就直接睡了。

這醒過來,又看見藍燁。

李青松感覺,要是不再找硃砂快些問清楚,他都要彆扭死了。

硃砂向著藍燁聳聳肩,做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對藍燁道:「那我先陪我爸去了。」

藍燁點點頭,示意硃砂跟著李青松過去。

硃砂就跟著李青松後面走,走過這條大街,轉個彎,看不見藍燁了,李青松才回身,不自在的問著硃砂:「硃砂,我聽蘇大姐說,那個小夥子,是你的對象?」

他可沒有直接問硃砂是不是在處對象,還知道問話轉了一個彎,變成了蘇大姐所說。

硃砂點點頭:「是的,爸,我跟他在處對象,我正想什麼時候跟你說呢。」

這一句肯定的回答,讓李青松更擔憂了:「你怎麼就跟他處上對象了。」

硃砂難得的羞澀一下:「爸,我感覺他這人不錯,所以,就同意跟他處對象了。」

「可是,可他不是我們這兒的人,又不知根又不知底的,這一看,他就象家世很好的人,我們這種家庭,怎麼配得上。」李青松的擔憂,就來自於此。

以往,他是想硃砂快些找個對象,只要老實可靠就成,只要不嫌棄硃砂就行。

可現在,他也知道,硃砂不需要急著找對象,要專心讀書考大學才是正事。

這莫名的冒個對象出來,還是一個看著就不是普通人的對象,李青松一時接受不了。 李青松的這種擔憂,就是一種來自多年人生經驗的擔憂。

比如當年的李明蓉,這找了一個下鄉的知青,連孩子都懷了,結果人家知青一回城,屁股兩拍拍,啥也沒留下,消失得無影無蹤,就李明蓉獨自一人艱辛的養著孩子。

李青松就擔心,硃砂現在找藍燁,怕重複李明蓉那樣的命運。

到時候這個藍燁,也直接屁股兩拍拍走了人,硃砂又上哪兒找人。

「硃砂,不跟這人交往行不?」李青松只能懇求著硃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