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來到了坐在輪椅里的男人面前,看到這個昔日意氣風發的BOSS大人,現在居然變成了這樣,他的眼眶裡,又是狠狠一酸。

「總裁,你沒事吧?你剛才怎麼能做出這樣的傻事呢?」

「……」

霍司爵驟然臉色陰沉下去了。

這個人,他感激他剛剛救了他,可是,他有什麼資格來教訓他?

他的表情又恢復了冰冷:「你是誰?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冷緒:「……」

好幾秒,他看了一眼旁邊也在戴著假臉皮默默垂淚的太太,這才滿腹酸澀地解釋了一句:「總裁是不記得我了嗎?我是冷緒,已經跟著你的。」

「冷緒?」

臉色依舊不太好看的男人,細細琢磨了一下這個名字。

冷緒點頭:「對,我跟了總裁你五年了,從那次在非洲恐怖分子手裡你把我救出來后,我就一直在你身邊,一直幫你打理著保鏢事務,總裁都忘了嗎?」

「而且,你最後出事時,也是我陪著你的。」

「……」

最後一句是關鍵。

終於,這個男人坐在那,腦子裡面浮現出了一些畫面。

冷緒這個人,是存在這個人格記憶里的。

因為,他是在他腦海中要為其復仇死亡名單之一,這些名單,有他、司馬晁、陳輕、簫馥莉,還有他的父親神英。

以及溫栩栩。

這些人的名字,都在這個人格記憶里。

只是,作為死亡的人,只剩下一個名字,至於人長啥樣,他又沒有任何記憶。

霍司爵終於想起了這個,驀地,他盯著他瞳孔縮了縮:「你不是死了嗎?怎麼還會在這裡?」

瞧瞧,這問得是什麼話?

冷緒只能含淚給他解釋:「沒有,當時我是重傷,後來你被神家人帶走,我就被交警送到醫院去了,也養了好幾個月才撿回一條性命。」

「哦。」

霍司爵終於明白了。

反應居然挺淡,但是,如果注意去看,會發現,他那雙充斥著冷漠的眼睛里,其實是亮了亮。

由於醫院突然發生了這起事故,樓下已經亂做了一團,除了警方過來了,院長陳景河在聽到出事的人居然是霍司爵后。

他馬上又通知了神宗御。

於是等溫栩栩等人帶著孩子剛剛從樓頂上下來,就碰上了已經到了醫院的神宗御。

「這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為什麼醫院裡會突然發生槍擊?你做什麼了?」這老頭子,看到了霍司爵后,果然開口質問的第一句就是這個。

霍司爵就滿臉譏諷地盯著他,臉上全是陰冷!

「不是的,這件事跟霍先生無關,是突然有人來殺他,他們還想利用我的女兒,逼著他自殺,後來還是這位先生趕到了,我們才幸免於難。」

溫栩栩見到了,忍著心底的怒火就辯解了起來。

話音落下,這個老頭的視線就落到她身上去了,又狠又凌厲,看得人都一陣頭皮發麻。

「你女兒?為什麼你女兒會在這裡?你只是一個照顧他的護工,他們憑什麼拿你的女兒來威脅他?難道說,你們的關係不僅僅是這個?」

他驟然一聲爆喝,整個病房裡都是嗡嗡作響的。

溫栩栩頓時臉就白了。

她沒有想到,這個老頭竟然這麼精明,她才抬出了女兒,他竟然就抓住了這麼關鍵的一個點,讓她都一時都沒有防備。 第1166章

同時,另一個分警局,彙報工作過來了,說了鳳凰湖的事。

他們出警后,逮住了菲國的副領事比根,並且得知郝江海的一名手下被人擰斷脖子,但這名手下又被人逮住了,送到省城總局來了。

鳳凰國際酒店的總經理杜震宇說,這兩個菲國人,就是省城殺人魔王。

比根,也承認了這樣的事實。但說他是被逼給他們提供藏身之所的。

要不然,比根在菲國的國內妻兒老小,會被赤猴堂的人殺死啊!

這下子,案子正式告破!

而破案英雄,宋三喜已經找了個不錯的咖啡廳,一個人坐著,喝上午茶去了。

杜震宇呢,有宋三喜提前的吩咐,不敢透露是宋三喜乾的,只說是一個神秘的高手,找他配合一下。

反正,杜震宇在當天下午的省城即時新聞里,露了個臉。

記者還讚揚他,是見義勇為的省城好公民。

杜震宇喜滋滋,但還是謙虛,說自己不敢冒功,最大的功勞還是那位不具姓名的高人啊!當大夢國,有這樣的高人,何愁會被外·國·人欺負?

韓發明,因為指出那是兇手,也是沾了個光,總局的老大都挺感謝他的。

反正,在這地方,他是常來常往,都是臉熟。

老大問他,咋知道的這麼清楚?

韓發明這時候,對宋三喜是真服了。

他直接說出是中海的宋三喜,幫著破了案的,是這小子親手抓住的這倆殺手。

他還把電話給了那個老大,老大要打電話表示感謝,還說這個案子重獎五十萬,得讓宋三喜來領了。

韓發明倒有點鬱悶,說這小子有的是錢,恐怕不會在乎這五十萬呢!

老大不信,還是撥通了宋三喜的電話。

但是,宋三喜說:「搞錯了吧?我這一上午,都在咖啡廳里泡著呢,怎麼可能是抓住殺手的人啊?」

老大有點悶,笑笑,「別這樣了,宋三喜,你是人民的英雄嘛!你韓三叔都說了,他跟你打了賭的,就為這事。」

「可是,真不是我啊!」

「50萬獎金,你也不要了嗎?」

「我真不缺錢啊!」

老大:「」

宋三喜,直接掛了電話。

老大幹瞪眼,看著韓發明,「這小子咋回事?」

韓發明笑笑,「看來,這小子風格獨特,深藏功與名嘛!算了,就不聯繫他了。他明顯是對這些,真不感興趣。」

老大一臉茫然的搖搖頭,苦笑道:「這世道,還有這種高風亮節的人?」

「呵呵,沒見過吧?」

「還真沒見過」

「」

等韓發明離開警局的時候,坐在車上,也是有點感嘆。

「宋三喜這小狗賊,還真踏馬有點意思,讓人服氣啊!」

於是,他也實在還是忍不住,先給父親韓老打個電話過去,彙報了案件破獲的情況。

韓老一聽,也是很驚震的,「發明,你沒誆老子吧?」

「爹啊,這事兒,我能跟您開玩笑?宋三喜這小子,是真的抓到了殺人狂魔,這邊正審著呢!真不知道,他用什麼辦法抓到的,太他涼的神了!」

「呵呵」韓老很滿意的笑了,「發明,這一局,又輸了啊!現在,這一輩子都得服人家了吧?不會心裡再看不起小宋崽崽了吧?」

韓發明臉上一熱,但嘴硬,「爹,我哪裡有看不起他?」

「滾你涼的蛋,你那點小心思,老子看不出來?我還沒老糊塗呢!」 敲打著玻璃的雨聲一直沒有停過。

電視中正在播報『本周青空將迎來颱風黃色預警,請市民們做好防護措施』之類之類的話。

蘇哲一邊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打著哈欠看著面前的電視。

颱風什麼的,一個星期前就在播報了,與之一同的還有什麼什麼『十年一見』『青空史上最大颱風』之類的話語。

這些話好像每次自然現象出現時都會被說一遍,尤其是近年來,像什麼流星雨啊,雨災啊,泥石流之類的,幾乎都被會冠一個『史上罕見』的稱謂

「這麼一看,青空還真是多災多難啊」

蘇哲放下擦拭頭髮的浴巾,頂著一頭半濕的頭髮頗有些感慨的說道

「青空本就是沿海地區,這種熱帶風暴很常見的吧」

林暄聲音從旁邊傳來,蘇哲扭過頭,只見女孩正從廚房走出來,並且懷裡還抱著一堆零食

那是他的存糧····

蘇哲眉頭抽了倆下:「林暄同學,晚上吃這麼多,可是會發胖的哦」

他帶著好意提醒道,其實主要的還是不想自己的零食遭受摧殘。

「放心,我是不胖體質」

林暄較為驕傲的說道。喂!這種事情有什麼可驕傲的啊!

蘇哲虛著眼,看了她幾眼后又重重地嘆了口氣:「行吧行吧,別吃太多哦」

事已至此,他倒也沒其他什麼說法。

林暄看了他一眼,又低頭看了看零食,眼中流露出幾分不忍,但停滯片刻后,又抬起頭認真的說道:

「那你要嗎?我可以分一半給你!」

「誒」

聲音少見的帶著幾分波動,蘇哲錯愕了一會,抬起眼看向她

林暄還在抱著那堆零食,雙臂抱的緊緊的,無論怎麼看,都滿是留戀與不舍。

難道說,女孩還是個零食控?

蘇哲貌似又發現了女孩的一項可愛之處。他抿了抿嘴,壓抑住臉上的笑意后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