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偷偷離開隊伍,向那神秘的花園靠近,這裡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海底植物,長得異常茂盛,最高的足有十幾米,輕易就能將他們的身形遮擋住。

慢慢靠近,進入那花園中,兩人小心異常,李沐白更是開啟精神力,全力感知周圍的一切,在深入花園幾百米之後,李沐白感應到了兩股能量,一股微而精純,一股強大而磅礴。

沒一會,在兩人眼前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蛟蛇,這蛟蛇全身盤旋著正在睡覺,頭上有一根尖角,渾身青色鱗片閃閃發光,那身子,足有水缸般粗細,盤旋著足有三層樓那麼高,這身軀長度,估計已經超過了三十米!

這是一條三階大蛟蛇,估計就是蛟蛇二太子敖風了,他頭上那根獨角,是血脈進化到一定程度的體現,當初那敖三太子使用秘術后才長出獨角,這敖風卻和青蛟王一樣,獨角已經穩固,可見他的實力絕對強悍異常! 只是一看,這敖風就散發著強大而兇悍的氣息,李沐白感覺,這條大蛟蛇的實力,比那灰鯊還要強悍還要危險!

就在這條大蛟蛇盤卧的不遠處,有一株果樹,那果樹上長著一顆拳頭大小的火紅色果子,站在遠處李沐白和老烏龜都能感覺到那果子中的強大能量,雖然跟旁邊的大蛟蛇相比還是弱小,但這已經是李沐白他們見過能量最濃郁的神果了,這是一顆三階神果!

老烏龜盯著那顆三階神果,簡直是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而李沐白此時卻沒有盯著那顆三階神果,雖然他也對那神果動心,但是現在他最上心的卻是那蛟靈草。

目光在周圍掃視了一圈,終於李沐白在另一處角落中,發現了一株全身碧綠,整株只有一片龍形葉子盤旋在枝幹上的小草。

這株小草一看沒有絲毫能量,但是李沐白看到它后,感覺體內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那就是蛟靈草!

此時在他眼中,這蛟靈草比那三階神果重要無數倍,雖然心中激動,但是李沐白和老烏龜並沒有妄動,兩人相互示意了一眼,變得更加小心翼翼。

急品小師妹 李沐白去採摘蛟靈草,老烏龜去採摘那三階神果。

李沐白小心翼翼地來到那蛟靈草前,伸出魚鰭將它的根部捲住,雙眼向老烏龜一示意后,直接將這蛟靈草連根拔起,用靈力包裹住放入口中。

而此時老烏龜也是將那顆三階神果摘下,收入空間石,兩人幾乎同時開始向後撤退。

但是那個三階神果被摘下后,此地的能量因子有了明顯的波動,在他們剛退出花園,那正在沉睡的大蛟蛇就眼皮一顫,立刻睜開了眼睛,他沒有去看那顆三階神果,而是立刻看向那原先蛟靈草所在的地方。

隨後就是一陣憤怒的嘶吼,那是最心愛的東西被偷走一樣的氣急敗壞!

而一發現那條大蛟蛇醒來后,李沐白和老烏龜立刻就逃,一路向來時的後門逃去。

二太子敖風對能量因子的感知極為敏銳,他立刻就發現了急速逃跑的一魚一龜,起身追趕,龐大的身軀猶如水中的利箭極速射出。

但是李沐白和老烏龜的速度也是奇快,他一時根本追之不上,憤怒之下,他直接用出了自己的神奇能力,雷電!

剎那間敖風整個龐大的身軀都冒出了噼里啪啦的電光,嘴巴一張,一道米許粗細的巨大雷光突然從他嘴中噴射而出,瞬間就穿過了幾百米距離,擊中了正在奮力逃跑的老烏龜身上。

那強烈的電流讓一旁的李沐白都是感覺身體一麻,而被雷光轟中的老烏龜直接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響,被轟然擊飛,沿途撞塌了無數珊瑚礁,在地上竟然一時都動不了。

李沐白見狀立刻恢復原來的體型,拉起老烏龜就跑。

「原來是兩個二階進化者,你們竟然敢潛入我青蛟宮偷盜寶物,真是罪該萬死,你們絕對逃不掉!」

這二太子敖風不僅實力強大,而且速度也是不慢,李沐白雖然速度極快,但是拖著巨大的老烏龜之後,他的速度也不可避免的慢了下來。

「我艹,老烏龜你怎麼這麼重,你怎麼還沒緩過來,你再不動的話我就不管你了,那條大蛟蛇要追上來了!」

在說話間,李沐白的口須預感到危險,極速變向,又躲開了一道巨大的雷光。

「這條大蛟蛇真變態,竟然能發出這麼粗大的雷光,而且那雷光的威力還大的離譜,老烏龜這麼強的防禦,被電了一下竟然全身都動彈不得,而且李沐白髮現他的表皮都被電焦了,差點被電成了烤烏龜,真是恐怖!」

聽了李沐白的恐嚇,老烏龜總算動了動,勉強說了一句道:「李沐白,你堅持住,不要被雷光打中,再來一下的話我真的要完了,等我消化了這顆三階神果,恢復傷勢再說。」

說完立刻從空間石中取出了那枚三階神果一口吞下。

……

「你妹啊,老烏龜,算你狠!」

團寵小可愛成了滿級大佬 雖然說著狠話,但是李沐白還真不會將老烏龜丟下,顯然老烏龜也知道這一點。

此時,這邊的動靜傳開,整個青蛟宮都被驚動了,無數進化者正在向這邊匯聚而來。

「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真的會走不了。」

又堪堪躲過一道雷光之後,大蛟蛇和他們的距離正在快速縮短,就在這時,李沐白突然回頭,直接向轟來的那道雷光吐出了一顆深藍色的水珠,雷光和水珠相撞,直接爆開!

「轟」

強烈的雷光和無窮的水浪勁氣爆發,在敖風和李沐白之間的距離上全部被雷光和爆炸后的水刃充滿,那巨大的威力席捲方圓百米之內,就連李沐白自己都被餘波直接擊飛,而他剛好藉助這股巨大的力道飛速向外逃去,直接逃出了青蛟宮,叫上躲在外面的小刀和皮皮蝦直接選遁而去。

敖風被那雷光和水爆術一起爆炸的巨大威力阻擋了三秒,因為這爆炸的威力實在太大,他心中有強烈的危機感,過去就會重傷,根本不敢硬闖。

三秒之後,爆炸的最大威力過去,敖風全身散發雷光,強闖過爆炸的餘波,一路追出青蛟宮外,但是此時,李沐白他們早就已經跑的無影無蹤!

「啊~」

敖二太子直接發狂,龐大的身軀將整個青蛟宮的後院處毀的一塌糊塗,一些靠近他的進化者直接被電死,渾身發黑。

一通發泄之後,敖風冷著眼對遠處戰戰兢兢不敢靠近的十幾位二階統領道:「給我追,給我查,是怎麼讓他們混進宮內的,所有疏忽大意者全部處死!」

隨後敖風回到了那處爆炸之地,看著那個足有十幾米深二十幾米寬的巨坑,眼中閃過一絲驚懼之色,滿是不解,為什麼這次爆炸的威力會這麼大,那條黑鯉魚噴出的是什麼東西!

想起被偷走的那株蛟靈草,敖風的心中簡直是怒火滔天,這可是僅有的兩株蛟靈草之一,甚至是最後一株。

被青蛟王之前吃了一株,剩下的這一株是留給天賦血脈最出眾的他的,得到這個機緣不知道讓他的兄弟們多羨慕,這是能進化血脈的靈草。

而他一直待在青蛟宮內,就是為了親自看守這蛟靈草,同時等待它成熟第一時間吞食,完成血脈進化,但是沒想到在這時候竟然被偷了!

那條黑鯉魚實力不弱,我一定會找到他! 李沐白一行人瘋狂逃跑,兩個小時之後,眾人已經到了千里之外,一口氣游出這麼遠,對眾人的消耗都不算小,特別是李沐白,還要拖著體型巨大的老烏龜,也是累的夠嗆。

確定安全之後,他們找了一處海山上的一個巨大山洞落腳,同時作為老烏龜的進化之地。

隨後李沐白跟小刀和皮皮蝦講了他和老烏龜在青蛟宮中的經歷,當聽到那敖二太子進化出的能力是雷電之時,他們兩人都吃了一驚,又看了眼現在全身焦黑的老烏龜,想想也是后怕。

至於蛟靈草,小刀和皮皮蝦只是看了一眼就毫不在意,這對他們沒用,倒是那個三階神果,已經被老烏龜吞了他們也就不再多想。

此時李沐白又想起他的水爆術跟敖二太子的雷光相撞,爆發出的恐怖威力,那場景現在想起都是心悸,為什麼威力會變得這麼大,他想不明白,難道是那雷光和水爆術一起產生了異變?

心中有了一絲猜測,李沐白決定找機會嘗試一下,而他心中還有一個猶豫,到底要不要立刻服下蛟靈草,他有預感,這蛟靈草會讓他再次發生巨大變化,但是他還是忍住了,因為最近他的進化太快,他怕根基不穩,需要緩一緩。

至於老烏龜,他的呼吸法好像專註穩固根基,倒是不怕這個問題。

漢明 這老烏龜一進化,估計又要十幾天,李沐白他們也只能等他。

在第三天時,突然從水流中傳來了巨大的波動,李沐白感應到在幾公里之外,有大統領級別的激烈戰鬥。

這波動劇烈,就連小刀他們都是察覺到了,一股股巨大的水流衝擊而過,這是他們戰鬥的餘波,而且越來越強烈,戰鬥好像正在往他們這邊而來。

「你們在這待著,不要出去,我去看看!」

李沐白說完,身軀快速游出,向那戰鬥波動傳來的方向而去。

幾公里的距離快速而過,在李沐白的眼中,出現了兩頭龐然大物正在搏鬥,那是一頭體型超過二十五米的抹香鯨和一條三十米長的大蛟蛇!

那頭鯨魚李沐白還認識,正是抹香鯨統領,她此時正在和那條大蛟蛇瘋狂搏鬥。

兩人的搏鬥之處,海水暴動,巨響陣陣,他們的每一次碰撞,都像是海水爆炸一般劇烈。

「又是大蛟蛇,李沐白心中也是無語,他最近好像跟蛟蛇一族有些犯沖,走到哪裡都能遇到他們!」

抹香鯨雖然善良,但是她廝殺起來也是不弱,巨大的身軀中同樣蘊含著強大的力量,只是那條大蛟蛇更加厲害,他的進化層次比抹香鯨還要高一籌,而且擁有劇毒,跟他纏鬥的敵人只會在中毒后,變得越來越弱,最後被他殺死。

現在的抹香鯨就是如此,她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逐漸消失。

自從虎鯨宮大敗之後,她和蝦大統領一直在逃亡,面對兩大勢力的圍剿和追殺,他們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

今天,那白鯊大統領和蛟蛇大統領又追了上來,雙方大打出手,現在她已經感到精疲力竭。

「抹香鯨,你放棄抵抗吧,我進化后覺醒的是毒液能力,中了我的蛟毒,你會慢慢失去全部力量,在虛弱中死亡!」

「現在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享用你的血肉了,能被我敖毒吃掉,那是你的榮幸。對於一般生物,我還不屑於下口。」

就在敖毒張開巨嘴,露出獰猙的獠牙之時,在遠處觀戰已久的李沐白直接化為一道黑影衝出,魚鰭上的尖刺舉過頭頂,直接撞在敖毒的身軀之上,將他撞飛而出。

李沐白的骨刺攜帶著巨力,雖然洞穿了他身上堅硬的鱗片,但是也力量用盡,只刺入了十幾寸。

一擊傷了敖毒,李沐白也不貪功,立刻拔出尖刺倒退而出。

果然,在李沐白離開原地的一瞬間,那敖毒的巨尾到來,一尾巴將那邊的海水拍的炸裂而開。

總裁的替身甜妻 待敖毒看清這個突然襲擊他的黑影,竟然是一條鯉魚后,他的怒氣直接上涌到腦海,暴怒無比!

「臭鯉魚,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竟然還敢襲擊我,你這是在找死,今天我就為我三弟報仇!」

在二階進化者中,能有實力一擊傷到他的,只有那條他們到處通緝的黑鯉魚,也只有這樣的實力,他三弟才不是對手。

而在不遠處的抹香鯨,看到李沐白出現,心中先是一陣驚喜,隨後又充滿了擔憂,雖然她知道李沐白很強,但是敖毒是三階進化者,而三階進化者的實力和二階進化者差距太大了。

進化到三階,每個進化者都會產生質變,而且肯定會覺醒一種特殊能力,若把二階進化者比喻成兒童的話,那三階進化者就是青少年,青少年的力量一把就可以推倒兒童!

在這瞬間,敖毒整個身軀都發生了變化,先是身軀變大,達到了水缸般粗細,在他的頭頂,也長出了一根獨角,這根獨角成鮮艷的猩紅之色,在他的脖子兩邊還長出了兩張肉膜,這樣子,竟然跟眼鏡蛇有些相似。

「臭鯉魚,給我去死吧!」

敖毒用出特殊能力之後,整體力量大增,他的能力跟他三弟也是類似,也算是血脈化蛟術。

巨大的身軀一動,很快就突進到了李沐白身邊,一大口碧綠色的毒液向李沐白噴去。

見毒液噴來,李沐白魚尾一甩,巨大的力量直接掀起一大片海水拍散了毒液,同時身軀倒退而出。

那碧綠色的毒液被拍散后,直接讓周圍幾十米的海水變成了碧綠之色,散發著臭味。

見毒液傷不到李沐白,敖毒立刻突進,他要用強大的力量碾壓李沐白。

這時李沐白也用出了全力,太極圖出現,全身力量爆發,魚鰭一動,海水就像是爆炸一般。

他現在爆發出的速度,甚至比敖毒還要快上一線,無數帶著能量光輝的拳印傾瀉在敖毒身上。

「轟」

一聲巨響,海水在李沐白巨大的力量下爆開,敖毒身上堅硬無比的鱗片炸裂,一下就變得鮮血淋漓。

「怎麼可能,你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大!」

只是一擊,敖毒就有些難以置信,這是一個二階進化者該有的力量嗎?

他不相信這是李沐白的力量,這種力量一定是特殊能力,他不可能持久!

受傷之後,敖毒瘋狂突進,幾乎化為一道殘影向李沐白噬咬而去。

但是都被李沐白一一躲過,同時一拳拳打在敖毒身上,將他龐大的軀體打的遍體鱗傷。

「轟」

又是一聲巨響,李沐白躲過敖毒巨尾的抽擊,身軀突進,帶著太極拳罡的拳印將他直接轟飛,一個巨大的血紅在他肚子上出現。 一番搏鬥之後,蛟毒失望了,李沐白的力量還是這麼巨大,甚至每一拳打出的力量還有所增加。

為什麼會這樣,一條二階鯉魚的力量竟然會比他還強!

李沐白可以說每天都在練習太極十三式勤練不輟,每次對敵搏殺都在用它,而在此時,他的太極拳再度有了突破。

以往李沐白出拳,能量都是形成太極圖,包裹住他的魚鰭,讓他的魚鰭變得堅硬無比,雖然威力也是不錯,但是破壞力不夠強。

而剛才,他在打出太極十三式時,他的能量竟然在魚鰭上極度壓縮,出現了拳罡!

罡氣是體內能量在極度壓縮后才能形成的一種破壞力極強的能量展現形式,對能量的運用要求極為苛刻,而李沐白現在對能量的運用不說精細,只是剛剛熟練而已,甚至還非常粗糙,根本不可能凝聚出罡氣。

而他的魚鰭上出現拳罡,完全是因為太極十三式的原因,能量運轉到魚鰭上,經過太極十三式極度壓縮后出現了拳罡,一拳就打碎了敖毒的鱗片,一拳就打穿了他的身體!

這威力,強大的超乎他的想象!

而此時的敖毒雖然還是難以置信,但是他的眼神中已經有了驚懼之色,顧不得身上的疼痛,他轉身就逃。

但是李沐白的游速也是比他要快,魚鰭划動很快就追上了敖毒。

隨後又是一頓暴打,拳拳到肉,砰砰砰之聲不絕於耳。

每一拳落下都是鱗片炸裂,他巨大的蛇軀上血肉橫飛,超過三十米的巨大身軀在李沐白手中就像是一個拳靶子,被他打來打去,根本逃脫不掉。

又被李沐白一拳打出一個血洞之後,敖毒突然回頭,一大口毒液噴出,在李沐白躲閃毒液之時,他爆發出全部力量,身軀直接躥出纏繞住李沐白,就開始猛烈收縮。

又是這招,瞬間李沐白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力不斷縮緊,這纏繞才是蛇類最強的手段!

一番掙扎都是沒用,李沐白髮現就算是以他現在的巨力都是掙脫不了,而他的整個身子幾乎都被敖毒捆住了。

「臭鯉魚,你不用掙扎了,從沒有進化者在被我纏繞住后還能掙脫的,你竟然讓我傷的如此嚴重,你死定了!」

「我要一點點勒死你,將你的骨頭勒斷,內臟都擠出來,只有這美妙的場景才能彌補你的罪行!」

「臭蛟蛇,你喊夠了沒有,喊夠了就給我去死!」

「啊~」

李沐白一聲怒吼,體內呼吸法運轉,用出了他本不想使用的「唵」字音。

「嗡」

一股特殊而神秘的波動出現,李沐白的精神力又消失一大截,一縷至藍色的能量再度出現,在敖毒頭顱裂開雙眼炸裂的一瞬間將他全部冰封,而被他纏繞住的李沐白卻是沒事。

一用力,敖毒整個被冰封住的龐大身軀就碎裂成了五六段,李沐白脫困而出,但是他身上也出現了傷勢,一條條裂紋遍布了他半個身軀,一股股鑽心的疼痛傳來。

「果然,使用這招還是會受重傷,我的身軀還是不夠強大!」

此時在遠處幾乎失去戰力的抹香鯨卻是驚呆了,她在面對那敖毒時,幾乎都是處於下風,在中了蛇毒后,更是如此。

但是一個二階的李沐白卻是顛覆了她的認知,超越了二階進化者的極限!

他竟然可以壓著敖毒打,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都超過了三階的敖毒,把明明不可能發生的事變成了可能!

這是一條多麼神奇的鯉魚,他身上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總是能創造出奇迹!

「他又救了我,我卻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他。」

抹香鯨艱難地游到李沐白身邊,虛弱地說道:「李沐白,感謝你又一次救了我,多謝!」

「你身上的傷勢不要緊吧?」李沐白看著抹香鯨身上多處巨大的傷口,問道。

這句話,直接讓抹香鯨眼中泛起了淚光,道:「我沒事,謝謝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