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從斷雲宗得知千星應該只是三四重天的樣子,韓家的消息也差不多,好像強些,但他們驕傲估算最多也是四重天。

他們個個都不差,根本無需擔憂。

多情總裁 「還分開了?很好。」千星本想直接襲殺,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行,現在既然分開,那便等下再動手。

那個六重天他對付不了,這些可不在話下。

一路上修鍊,與蝶舞切磋,研究她的道,也學到很多,他早又有進步。

漆黑的夜空,六重天老者遠去,一群人毫無陣法的,隨步前行。

「前面有個破廟……」

轟!一群人看過去的時候,天空忽降殺招,輪迴地獄式,無邊冷冽,寒芒剎那無數。

「是你,你敢……」

「殺了他。」都是虛天,還是反應過來,但也就反應一下,接著四個四重天都翻飛出去,全部被滅,還有一個翻飛出沒死,底牌破碎,還有些發懵。

另外三個五重天也是咳血翻退,輪迴無生化有生,左右接連兩個五重天剛飛出,便又被滅掉。

只剩一個較強的五重天還在那大吼,雙目怒火。

千星流星槍流轉,直接砸翻下去。

那個四重天想逃,千星生死翼十絕湮滅爆發,使其凌亂翻騰,接著便被千星一拳轟爆腦袋。

遠處六重天老頭已聽到動靜殺回來,地下那中年人咳血,穩住自身,提著大刀要拚命,千星已經再殺到。

槍若流星划落,剎那凌絕衝擊,那人大刀飛出,跟著胸口便被刺穿,氣息已絕。

轟!後面火爆的拳影伴隨著烈焰滾滾,已經襲來,千星橫槍攔截,波及連退出去。

看到滿地的屍體,這短短不足一息時間,老者大恨,「你該死一百次。」

千星沒有鏖戰的打算,也沒有理會,六重天他還不是對手,生死翼一振,已經遠飛夜空。

老者怒追,速度也快,但還是不及千星,一旦飆升極致,漆黑的夜空,他很快完全失去蹤跡。

老者返回,這滿地同伴屍體,他也要交代。

忽然他臉色變幻幾下,快速走過一個個屍體查探,「可惡,該死,是你!」

「周長老,我們這邊出事了。」老者通過特殊方法傳訊,短距離還是可以做到的。

「千星趁我不在,襲擊他們,大海他們都死了。」老者說道,「還有我肯定千星就是之前殺高永少爺他們的那個人,我是從那邊回來的,他們的傷口還有戰場我都親眼所見,和千星手段殺招一樣。」

周同老臉青筋暴露,拳頭握的狠緊,這次真是恥辱,他親自去邀請地煞宮的敵人,「千星!小賊,老夫要把你碎屍萬段。」

「東面闐城方向,見到千星,殺無赦。」周同哼道,同時他也給五長老傳訊,五長老是高永爺爺,這次大發雷霆親自殺來,他們是一起的,只不過分開行事,不放過任何可能的兇手。

現在兇手找到,還耽擱什麼。

千星已經遠走,他大概都能猜到。

這些人追他,不懷好意,他只要不從,早晚得出手,一出手便可能敗露,若是從了,去了地煞宮,更是自投羅網。等地煞宮稍微詳查,都可能查到他。

本想早些離開的,一路上事情不少,都給耽擱了。

黎明時分,千星走過一個鎮子,忽然殺機又暴起。

「小賊,殺我的人,給我去死。」竟然是昨晚的那個六重天老者,他又追來了,千星狐疑,這老小子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六重天,知曉昨晚死了五重天,一些普通五重天都不敢隨便出來了。

三面殺機,千星反應很快,輪迴槍彷彿分化三方,如龍長嘯。

剎那退出,借勢遠走,千星剛要離去,接著一個大鍋般的東西便蓋了過來,散發著金光,把他又阻住。

「想逃?速度可不是萬能的,今日你必死。」老者冷笑,狂殺上去。他們早有準備,那東西定鼎虛空,鎖定戰場,千星往哪裡逃,它便在那邊阻截,幻化很大,不是鼎,像是砵又有些扁,不知什麼法器。

六重天都能壓制他,千星陷入苦戰,他意識卓絕,奈何境界不夠。

片刻之後,千星感應出一些,生死翼呼嘯幻大,蔓延兩萬米,全部籠罩黑暗中,吞噬凄冷,幾人也是警惕後退。

千星淡笑,羽翼一振,捲起漫天塵土,直接遠走,高空的那法器想要再變大阻擋,也被千星更大的羽翼掀開。

羽翼展動,扶搖直上破九天,千星一閃不見。

後面幾人面面相覷,臉色極其難看。

「什麼怪物?」

「難道是洪荒大族。」有人沉聲道,有些大族他們還真惹不起,剛剛的羽翼嚇到他們了。

之前千星羽翼都是幻小狀態,哪怕十絕湮滅,境界不夠也威脅不到他們,最關鍵這些還多是從情報中看到的,千星忽然冒出來,之前都沒有關注過,資料不多,他們沒有真正接觸過。

「不管是誰,五長老已經下令,必殺此子。」

「沒錯,地煞宮領地,是龍也的伏誅。」

三人傳訊,依然追殺下去,剛剛吃驚過後,他們又想起,千星戰力還是那樣,根本沒有提高,看著唬人而已。

時間緩緩,千星發現在嶺州地盤地煞宮還真的是一呼百應,時常被人截住,追殺者越來越多,有些都是巴結地煞宮主動出手的。

每天都有交手,千星還慢慢適應,反而是不錯的磨礪。

肆意行江湖,千星放蕩不羈,每日都走過很多地方,殺過很多次,滅過很多自不量力的傢伙。

他每時每刻都有積蓄,緩緩進步,五重天戰力,方圓萬里都可稱雄,已經不弱,不過虛天速度萬里也沒多久。

夜,千星剛剛擺脫一股追兵,進入一個破落院子養傷。

他拿出之前的完整道丹服下,這麼久了,連日的戰鬥修行,境界早穩固,該再次突破。

完整道丹只剩兩個,一顆他早給了流星槍,還有一顆沒放入納戒,自己留著,免得不知何時流星槍又給他吃了。

這東西他之前服用的都不全,而且道之法則趨向不同,對他還是很有用的。

千星專註修鍊起來,心中空靈,很快破入化境二變,再次全面提升。

****** 追兵沒有到來,他也沒有停下,繼續修行。道丹顧名思義,也是助人悟道的,戰鬥無數次,心中很多想法,疑惑一一明了。

黎明到來,千星沒有離開,沒有危險,他依然沒有醒來,沉浸悟道中。

臨近午時的時候,一群人摸了過來,幾個六重天,還有很多五重天,他們結陣還是敢來的,況且五長老下了死命令,地煞宮也沒有那麼多高級虛天讓五長老調遣,有的是別的長老屬下,未必聽他的。

千星驀然睜眼,眼中精光若流星,接著流星便呼嘯到外面,那是一往無前的槍勢。

嗤!為首的正是之前六重天老者,老眼布滿血絲冷意,如今卻躲不過,直直被千星刺中胸口。

他還沒死,怒吼反擊,周圍人也都是暴起殺招,千星都沒有理會,霎時間殺招再變,戰槍旋殺。

老者驚退,硬是躲不過,接著手臂又被刺穿,然後眉心便出現血洞,他灼熱的拳勢也零亂散去。

千星也被旁邊的六重天高手持劍掃中背部,不退反進,橫槍殺入人群,剛剛突破的力量還有些不適應,快速的適應著。

開始還是不穩的六重天戰力,很快穩固提升,變成極強的六重天,面對多個六重天圍攻,愈戰愈勇,接連有兩個都重傷退出,滿是不信。

「他不是五重天實力嗎。」

「他突破了。」

「通知五長老和周長老他們。」

千星氣勢飛揚,大笑著又殺入五重天的陣營,他們還在結陣襲殺,一時間陣法大亂,千星橫衝直撞,如龍呼嘯,如流星孤冷,轉瞬有人身死。有人出事,陣法更亂,接連被滅,一下子便死傷一片。

「哈哈,地煞宮,還有你們這些狗腿子,別跑。」千星殺的過癮,狂野不羈,戰意孤冷。

忽然他抬頭看向一側,轉頭就退,然而還是稍晚一些,巨大的刀影從虛空驀然斬出,看招數是周同到了,千星連連躲閃阻擋,還是徑直被轟落到地。

他剛剛突破化境二變,全面提升,但也只是六重天戰力,比七重天還有很大距離,七重天之上都是高階虛天,這是一個大坎。

周同到來,渾身刀氣籠罩,口吐飛刀,呼嘯變大,一時間漫天都是呼嘯的殺刀,全部殺向千星,這是地煞七十二變的手段,那些普通虛天都沒有修行,他身為高階虛天,內門長老,有資格學得。

千星不敵,但也能周旋,他速度一樣提升很多,此人單論速度也不及,不過這些飛刀還真難纏,千星衣衫上很快已出現多處刀痕,有的只是劃破衣服,有的也傷到不輕。

千星邊退邊走,多人狂轟過來,周圍接連的爆碎,虛空都像是要被打開裂縫,不過他們都是打不開的,道境威勢才有可能。

千星逃跑,忽然逆轉身影,還反殺一個六重天。

「哈哈,沒實力就不要追,會死的。」千星大笑,連續轉向逃跑。

周同怒哼,其餘人也都沉著臉追殺,但有人人目光閃爍,他們有的是嶺州勢力,依附地煞宮,如今是巴結地煞宮出手的,千星越來越強,他們想退縮。

「千星!」周同始終鎖定,渾身都是刀影,凌厲狂絕。

紅粉陷阱 千星吐血,又差點兒中招,也被震得氣血翻湧。

咻!就在這時,前面一道劍影乍現,直掃周同肅殺的刀影。

千星沒有猶豫,剎那也回身猛攻,阻斷殺招。

「走。」千星說道,有人幫他,他也是劍影出現才察覺,戰鬥速度很快。

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古聖遺迹遇到的賀蘭玉山。

賀蘭玉山反應一樣極快,兩人沒有商量,配合依然默契,迅疾遠去,擺脫後面的殺招緊隨。

兩人身法都很快,千星生死翼不用說,賀蘭玉山身若劍虹,一樣堪比七重天速度。

一閃到遠處峽谷,後面人緊隨追過,接著峽谷又遭遇兩人留下的殺招,蘑菇雲升騰,而兩人早已化作遠方黑點。

周同冷著臉繼續追,但很快他也失去蹤跡,沒那麼容易追上,還是得等情報,地煞宮在嶺州積威很盛,懸賞令一出,人人都會為他們報信,到處都是眼線。他自己追蹤手段一樣需要時間。

「賀蘭兄,多謝。」千星道謝。

「星兄客氣了,上次你救我,我這只是順便幫手,都沒幫上什麼。」賀蘭玉山語氣溫和。

「賀蘭兄你才太客氣。」千星搖頭,「上次我們是聯手,你救我我救我本就是正常。」

「呵呵。」賀蘭玉山溫和一笑,「星兄,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我叫千星,上次和賀蘭兄開個玩笑。」千星笑道,他看出來,賀蘭玉山人不錯,與真誠和尚不同,有君子風,不善玩笑,值得認真結交。

「我就說嘛,千星兄。」賀蘭笑道,並不生氣,氣質儒雅。

「你怎麼在這裡?」千星問道。

「上次古聖遺迹出來,我便四處走走,我本來也是行走四方歷練的。」賀蘭玉山說道,「千星兄不是嗎。」

「我也是。」千星說道。

「那些人看樣子應該是地煞宮的吧,你怎麼惹到他們的?」賀蘭玉山好奇。

「也沒什麼,還是在古聖遺迹那邊,他們的人要殺我,我反殺幾個,現在認出我,一直不依不饒。」千星說道,「沒想到竟然碰到賀蘭兄,其實你不用牽扯進來的。」

「呵呵,我可是認千星兄這個朋友了。」賀蘭玉山笑道。

「地煞宮也只在一州之地逞凶,出去了也就那麼回事。」賀蘭說道。

「我應該也快跑出去了吧。」千星說道。

兩人閃步間,已經到很遠之外,落到一處荒野偏僻地帶,千星沒有療傷,反而拿出一壺靈酒喝著,這玩意對他來說與靈藥一樣,能量很足,他慢慢喜歡上。

「對了,他們比賀蘭兄的家族如何?」兩人隨意說著,都很輕鬆,千星還扔過去一壺靈酒。

賀蘭玉山微微一笑,也沒客氣,喝了幾口。

「我們家也沒有那麼厲害,但他們還是差遠了。」

「哦?那你們有靈寶閣強嗎?」千星好奇,大陸太大,資料太多,很多他都不知道。

「靈寶閣比較特殊,大陸各地都有他們身影,人多勢眾,還很有錢,不過巔峰高手較少,還不夠純粹,應該比我們強些,但我們也無懼。」賀蘭玉山說道,「千星兄,你問這些幹什麼?」

「我對大陸勢力層次知曉不多,對比一下。」千星說道,「我好像還得罪了靈寶閣的一個少爺。」

「啊?」賀蘭玉山詫異。

「人都沒見過,他的屬下過來要抓我做奴才,我拒絕了,然後估計就會被嫉恨上。」千星也很鬱悶。

「呵呵,一個少爺而已,靈寶閣少爺多了,代表不了什麼。」賀蘭玉山笑道。

「賀蘭兄,這次多謝了。」千星舉杯道,被追殺很久,他也憋屈憋悶,現在有個人聊天,感覺不錯。

賀蘭玉山感慨,「千星兄,你進步真快,上次我還比你高點,這地我們都一樣了。」

「之前我還以為自己很出色,走出來才發現,天下英雄太多,碰到你我都開始受打擊了。賀蘭笑道。

「我這都是被逼出來的,一路上都沒消停過。」千星說道。

****** 千星看出,賀蘭玉山如今一樣是六重天戰力,看樣子還是六重天巔峰,他剛剛突破,某些方面還稍遜一些。

「兄弟,你這是什麼體質,傷勢恢復這麼快。」

「我說我還是受傷練出來的,你信嗎?」千星說道。

「好吧,接下來我們一起受傷,一起對敵,我也得好好練練。」賀蘭玉山笑道。

千星眼神微眯,他們都感應到,追兵又殺到。

賀蘭玉山的眼神明亮,行走江湖,不依仗家族名號,性情相投當千星為朋友,要和他一起對敵。

「你真決定了,其實被追殺也不好玩,我可以搞定的。」

「我也得逼一逼自己不是。」賀蘭玉山道。

兩人閃步,齊身殺出,一群人剛摸到外圍,兩人已經率先殺到,戰鬥亂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