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是一樣的人.很少流露出對某人的在乎.只是柔柔的笑.不經意的關心.

對於感情不迴避.不回應.這就是他們對待感情的方式.

她知道墨無塵救了他.她也沒說謝.他知道她沒事.也不去表功.

不知從何時起.他們的相處是如此自然.不溫不火.卻帶著濃濃的關懷.

曾經.有人問.要多愛才算愛.

有人回答.為了她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這就是他對她的愛.

然而.夕月突然覺得不對.愛不是那樣的.

「本公子只是花了臉.又不是你們小丫頭.會有什麼事.」墨無塵開玩笑的說道:「再說.本公子就算臉花了.也能娶到美嬌娘.」

夕月沒好氣的瞪他.「是.你家就有一個現成的.眼巴巴的等著你娶呢.」

這句話一出口.夕月就後悔了.楚楚.這個名字是他們兩個都不能提起的.

她小心翼翼的看著墨無塵.卻見他並沒有變臉.

他突然轉過頭來問.「如果沒有楚楚.你喜歡我……墨家莊嗎.」

夕月一愣.他怎麼會突然問這麼一句.

「我娘那麼喜歡你.搞不好我是撿來的.你才是她親生的.哎.真是傷心啊.」

這種正式的聊天並不適合他們.墨無塵半開玩笑的問完.他沒有聽到答案的勇氣.所以打了個哈哈向姬青玄他們走去.

夕月也跟了過去.

墨無塵.墨無塵.你到底想說什麼.

夕月.夕月.你到底要我怎麼辦.

姬青玄他們已經商量好了.見他們過來.打了個招呼.

「咦.風寂怎麼沒過來.」直到這時.似乎混亂過去了.魏仲奇開口問眾人.

夕月看著眾人的神色.姬青玄嘆了口氣.顯然早已發現.至於他為什麼沒說.值得思考.

流雲一幅全天下人死了與我無關的高傲.也不是她.

白面書生四下亂看.不是他.

九娘.嗯.她卻一直隨著夕月的眼神在轉.見夕月看她.冷冷一笑.移開眼神.

魏仲奇此人不屑陰謀.不是他.

那就只剩下……

她看向任逍遙.這個人.她非常熟悉.知道他神通廣大.但這一路人.她似乎總是忽略他.這是為何.

是他總是沉默的站在一邊.還是什麼原因.

她沒注意.那別人呢.

離勝男依如往常.用惡狠狠的眼神看向墨無塵.墨無塵連一絲理他的表情都沒給他.

無視.赤祼祼的無視.

「夕月.你終於看到我了.」任逍遙一反沉默的表情.變成了一個調戲良家少女的痞子.嘴然帶笑.嫣然走向夕月.

「你們認識.」姬青玄也發現了不對勁.在這夥人當中.本來分成四組.他帶著幾人.墨無塵三人.風寂獨來獨往.任逍遙和離勝男一組.

可如今卻發現.除了他這一組.人家竟然都認識.這夕月.到底是何方神聖.

「認識.我們可熟人.不過夕月似乎並不想看到我.」此時他已走到夕月的面前.低低的笑意穿過空間.聽在夕月的耳朵里.有些不舒服.

「我說任公子不好好找你的美嬌娘快活.跟著我們來做什麼.」她雖然是對任逍遙說話.可卻對著姬青玄.

姬青玄蹙眉.「這裡的地圖有一半是任公子提供的.我們是合作.」

夕月聽完.心中一凜.果然是他.

幸好自己已經得到了那個石盒.不然肯定會落到任逍遙的手上.

可任逍遙既然將另一個送給自己.又為何來爭這一個呢.

它們有什麼區別嗎.

一直沒開口的墨無塵上前一步.道:「如今我們也到了終點了吧.」

「是不是可以說一說.需要我們做什麼.而我們又能得到什麼了吧.」

他說得很直接.冷笑著問道.

到了如今.誰都知道.一路走來.該得到的都已拿到手.就墨無塵這夥人什麼也沒得到.風寂消失.他們算是最吃虧的了.

夕月在想.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拿到了這裡最貴重的東西.所以才會如此憤怒吧.

任誰歷經千難萬險.和他一起的都得到了好處.自己卻什麼都沒得到.是該生氣吧.

「墨公子稍安勿躁.請聽我一言.」

姬青玄走了出來.雙手抱拳.聲音依然是那麼清淡.「這最後一關.是要大家一起去闖的.我邀大家前來.當然不會讓大家白跑.」

「這樣……」他似乎在思考.

夕月等人都看向他.

姬青玄並沒有想太久.回身說道:「白面.九娘和流雲姑娘.你們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所以我的承諾不包括你們.」

「錦公子、墨莊主.還有夕月姑娘.只要大家助我過了最後一關.無論我得到什麼.回去后.我青雲山莊兵器閣.諸位可隨意挑選一件.」

眾人嘩然.

青雲山莊是做什麼的.他們富可敵國.靠的是什麼.

金銀、勢力.不.都不是.最主要的是他們的鑄兵訣.打造出來的兵器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無敵.

「那好.我們沒有意見.」墨無塵看了夕月和錦瑟一眼.替他們答應下來.

他們來到一片開闊之地.青石鋪砌.草苔已經長了許多.看不清原本的色澤.姬青玄神色凝重的在前方走走跳跳.丈量許久.

他的臉上突然出現喜色.夕月有些驚奇.此人的養氣功夫早已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面不改色已成自然.那張儒雅的面具似長在臉上.如今竟然表現出這麼急切的喜悅.

看來這裡的東西絕非平常之物.

「諸位.我姬青玄說話算話.還請大家齊心協力.在下感激不盡.」姬青玄難得鄭重其事的說事.他幾乎只是調停眾人的分祈.如今終於表現出來與他身份相配的氣勢.

「要我們怎麼做.」這一次卻是任逍遙先開口.他依舊是痞痞的.沒個正形.反倒是他旁邊的離勝男.一臉嚴肅.掃視眾人. 「諸位只需要站在相應的位置上.凝神靜氣即可.」他說得很輕巧.然而這卻是有兇險的.眾人連成一氣.一起運功.若有人先撤手.其他人必遭反蝕.

「錦公子、離公子和仲奇.煩請你們三人替他們護法.以防出現意外.」姬青玄簡單的布置了留守的人.卻洽到好處.

眾人沒有意見.錦瑟微微蹙眉.夕月對他一笑.表示沒事.

夕月等六人分六個方位坐好.一起運功.姬青玄站在中間.手執一塊青色的圓盤.它快速轉動起來.看不清是何物.

緊接著.姬青玄也跟著轉動起來.不多時.和夕月流雲他們六人發出來的功力相連.形成一股巨大的狂風.錦瑟他們稍稍退後了一些.

「三男三女.陰陽交和.這是什麼東西.」錦瑟輕語.魏仲奇看了他一眼.眼裡有驚訝閃過.卻沒有說什麼.

不多時.前方漸漸清晰起來.只見六人圍成一個圈.中間本該姬青玄站的地方.卻多出來一個洞口.儘管是在白天.那裡面發出的光都比太陽光還亮.這簡直不可思議.

一刻鐘過去了.

兩刻鐘過去了.

三個時辰過去了……

錦瑟動也不動的盤膝坐在一旁.這時.連魏仲奇都有些沉不住氣了.「別動.」

錦瑟眼睛都沒抬.「你現在去.會害死所有人.等著.」

他難得說這麼多話.魏仲奇揉了揉自己的頭髮.有些煩燥.卻沒有再動.走來走去.顯得很不安.

錦瑟看了一眼離勝男.他始終平靜的坐在一邊.不像是守護.眼神四顧.不知在想些什麼.

錦瑟剛準備收回眼神.突然耳朵一動.長身而起.輕輕一掠上了最近的那棵樹.

「什麼事.」他這麼大的動靜.魏仲奇當然發現了.當下問道.

「有人過來了.」錦瑟說完.便不再有所動作.站在那裡.一直看著.

此時.魏仲奇也聽到了聲響.有數十人向這邊快速趕來.

雙方見面.沒有什麼多餘的話.因為正是他們曾經遇到的那批黑衣人.一見之下立刻動手.魏仲奇最先迎了上去.錦瑟看向離勝男.離勝男也揮舞著一把鋼刀向前衝去.

錦瑟站在最後面.始終不讓任何人踏過去一步.

對方來的有數十人.武功並沒有多高.漸漸的擺出一個陣勢.卻把魏仲奇和離勝男困住了.而餘下的人都向著錦瑟沖來.錦瑟眉頭微挑.從身上抽出一把長劍.和他們鬥了起來.

說起來麻煩.其實動起手來也只是瞬間.三人立刻都被纏的脫不開身.讓錦瑟心安的是.他拖住了所有人.夕月不會有事.只盼著姬青玄快點出來.

他抽不開身.因為這裡面有一個武功很好的人.竟然只比他差上一點.他一纏上他.他便離開不了.而當他不能走.那些人又圍過來.

顯然他們也只是為了困住他.這是為什麼呢.難道他們還有人.如果有人.早該上了吧…

很快答案便出來了.

只見和魏仲奇一起被困的離勝男.突然抽身退去.姿態從容.那群黑衣人彷彿沒有看到他.任他離去.

「你是什麼人.」魏仲奇大叫.有些不安.

離勝男卻理都沒理他.徑自向著夕月他們走去.

錦瑟微眯了下眼睛.說道:「滾開.」

他怒了.他基本上不會怒.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沒有再生出過這種情緒.他以為只要他在她身邊.夕月就不會出事.

他一直這樣以為的.然而.看著離勝男一步步的向那邊走去.錦瑟平生第一次生出些許煩燥.雖然他的腳步很快.可落在他的眼裡.卻是那麼的緩慢.

其實那麼多人.離勝男要對付的是誰.他一清二楚.就在他準備再次阻止時.從旁邊掠出一道身影.他並沒有掩飾自己的身形.

然而他的出現.錦瑟臉色一變.相反.離勝男卻沒有絲毫著急.

燕青.消失許久的他.突然出現在這裡.

魏仲奇是長出了一口氣.下手也不在那麼狠.相對形成了一種平衡.他被這些人困住.錦瑟要對抗那麼多人.脫不開身.

燕青是姬青玄他們請來的.離勝男也不敢對姬青玄出手.那麼.燕青和離勝男的目標很顯然.就是墨無塵了.

錦瑟是那種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作風.無論他與墨無塵的身份相對或是什麼.他的原則就是他欠墨無塵一條命.所以他無論如何也要盡最大努力保住他.

其實在先前.姬青玄那樣的安排也是三方相互牽制.與夕月、墨無塵算是最有利的.畢竟錦瑟的武功高出魏仲奇、離勝男許多.

錦瑟快速將事情分析了一遍.這顯然不是姬青玄安排的.那歸下這種局面.應該是和任逍遙有關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