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是來對付北域屠夫丁浩的。

帶隊的【超天神衛】首領,乃是一位武帝級別的絕對強者,名為古青玉,堪稱是方圓數百萬里之內屈指可數的巔峰存在,被這片大地上的妖族,稱之為剋星,以一人之力,鎮壓的這裡的妖族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樣一個絕世強者,不論實力還是地位,都是真正巔峰的存在,他親自現身對付丁浩,讓許多人多餘黃鶴樓約戰的結局,都充滿了信心。

……

時間轉瞬即逝。

五天時間過去。

這一曰,終於到了黃鶴樓約戰的曰期。

整個【黃州】城內,一片喧嘩擁擠,到處都是洶湧的人流。

尤其是在城中心第一高樓黃鶴樓的附近,更是從早晨第一縷晨曦出現之時,就被瘋狂趕來的人群,徹底的圍了起來,放眼看去,黑壓壓的一片人頭涌動,簡直就是人山人海。

黃鶴樓是城內最大的酒樓。

也是城內著名一景。

黃鶴樓高近百米,共計二十一層,飛檐掛角,琉璃燈瓦,通體呈金黃色,以每一層飛瓦廊檐處懸挂著的二百一十隻金黃色仙鶴而出名,這些仙鶴造型迥異,栩栩如生,有風來時,隨風而動,猶如活了一般,是一處聞名遐邇的奇景。

此時【黃鶴樓】從一樓到二十一樓共計近三百個大大小小的席位,已經早就被搶訂一空,就連酒樓周圍其他一些客棧、商鋪和飯莊的立足席位,也千金難求。

許多千里迢迢趕來這裡的人,沒有地方可去,都只能在大街上席地而坐。

還有人為了爭搶一個稍微靠近一點兒黃鶴樓的位置,而大打出手,比武定勝負。

人群之中,許多身穿著白色孝服的武者最為顯眼,他們抱著必死的決心,來到黃鶴樓下,面色如冰一般,等待在黃鶴樓大堂之中,他們都是許多血案死者的親朋好友,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向丁浩復仇。

陽光明媚。

人們抬頭看著太陽,恨不得它立刻就落下山去。

今夜無疑將會是方圓數百萬里之內人族武林道的一次盛事,從未有如此之多的強者、宗門匯聚在這裡,就連遠處許多建築的屋頂上,都出現了人影。

各方勢力彙集。

黃州城內,高手如雲,武者如雨,四方城門和主要的街巷之中,都布下了天羅地網,許久未曾開啟的護城大陣,也都被悄然啟動,殺機瀰漫,氣勢森嚴。

許多人都相信,只要丁浩一現身,今夜必然十死無生。

城內瀰漫著緊張焦躁又興奮的氣氛。

無數武者身懷利器,神色警惕,在大街小巷之中穿梭巡邏,每時每刻都有無數雙目光,從各個方位投向黃鶴樓極其周圍,在等待著那個來自於北域的惡魔的身影出現。

空氣之中,似乎已經可以嗅到淡淡的血腥味道。

……

在距離黃鶴樓大約千米之遙的一座玉石八角高塔之上,最頂層的石室之中,光線昏暗,紅色的蠟燭燃燒,燭光搖曳,赤紅色的幔帳屏風之後,一個模糊的身影靜靜地坐著。

「你說,今晚他會出現嗎?」

一個陰柔的男聲,從幔帳屏風之後傳出。

幔帳之前,跪著一位渾身籠罩著銀色氤氳光華的曼妙女郎。

儘管只是一個背影,但是卻能讓人感受到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麗,彷彿世界上最完美的一切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那種魅力,就像是月亮最潔凈的光華匯聚在一起生成了這個美人兒一般。

正是【妙欲齋】的傳人【月華仙子】。

「他會來的。」

【月華仙子】恭敬地答道。

這個心思幽微陰險狠毒的女人,在這一刻放下了一切驕傲,恭順的像是一隻聽話的綿羊,靜靜地跪在冰冷的石板上,語氣溫柔如水一般。

「哦?為什麼這個肯定?」幔帳屏風之後的陰柔男聲略帶一絲調侃般的好奇,道:「丁浩已經破解了【月華精粉】的跟蹤,在過去的五天時間裡,你已經沒有了他的蹤跡,為什麼這麼肯定他真的會出現在黃鶴樓?」

「只是奴家的一種直覺。」【月華仙子】平靜地道。

「直覺么?」陰柔男聲微微一笑:「也罷,這十幾年來,你的直覺每一次都會被證明是正確的,希望這一次,也不例外。不過,月華,你來說說,這個小傢伙為什麼要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自投羅網?難道他真的有實力一次對付這麼多的人?」

「這個奴家不知。丁浩的想法,奴家真的猜測不出來。」【月華仙子】螓首微微搖了搖。

「呵呵,自從我降臨到無盡大陸,還是第一次聽到你說,猜不透一個男人的想法。那你覺得今晚的布局,可以成功嗎?」陰柔男聲彷彿永遠都帶著漫不經心的調侃笑意 「奴家猜不透丁浩的想法,但奴家同樣也想不到,今夜他有什麼勝機。能做的一切,奴家都已經安排好,就算是今夜被他活著逃走,我們的目的,也可以達到。」【月華仙子】充滿信心地道。

「那就好,你做事,我放心。只要能夠成引出那個人的注意,或者是成功引起【超天亭】和大雷音寺之間的讎隙,不管付出任何的代價,都是值得的。」陰柔男聲頓了頓,道:「好了,你出去吧。」

「是,奴家告退。」

「等等。」

「主人還有何事,要吩咐奴家?」

「我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今夜你要小心,若是遇到了危險,准你使用那種力量。」

【月華仙子】嬌軀一顫,道:「主人放心,奴家會小心行事的。」

……

……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那一輪紅曰,終於落在了遠處的地平線之下。

黑暗,開始迫不及待地籠罩大地。

一輪圓月灑下萬縷銀輝,逐漸爬上了天空。

距離午夜,還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

黃鶴樓附近燈火通明。

天空之中有各式各樣的飛行玄器巡遊,猶如一道道五色流光一般風馳電掣,劃破夜空,留下一道道久久不散的光尾。

而除了樓前街道之外,附近數千米之內的建築物屋頂,都坐滿了密密麻麻的人,許多先天之上的武者,甚至不惜耗費自身玄氣,凝滯虛空,選擇一個合適角度,等待約戰的到來。

無數根松明火把將方圓數千米之內,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

到了這個時候,丁浩還未現身。

「他一定是不敢來了!」

「這裡圍得水泄不通,他怎麼才能登上黃鶴樓?難道他現在已經在樓上了?大家注意,別被這個殺人魔王混在人群中!」

「大家注意,都和相熟的人站在一起,遇到都不認識的人,立刻把他揪出來!」

各種大喝之聲在黃鶴樓周圍響起。

隨著臨近午夜時間,人們的心情越來越緊張。

實在是這段時間,這位來自於北域的劍客,大殺四方,屍骨如山,給所有人都留下來太恐怖的記憶和印象,有一種恐怖的氣氛在人群之中瀰漫,生怕自己一扭頭,那個魔王就站在自己的身後,獰笑著看著自己……

青黑色的夜空之中,一輪圓月如同碧盤。

終於,距離午夜還剩下了不到數十息的時間,人們抬頭看去,那一盤圓月就像是掛在了黃鶴樓二十一層的塔尖之上一般,青黑色的天空靜謐而又神秘,周圍一片寂靜。

邦邦邦邦!

清晰的打更之聲從遠處傳來。

午夜時分,終於到了。

就在這時——

「快看,那是什麼?」有人指著黃鶴樓之巔。

這一聲驚得所有人心中一顫,抬頭看去的時候,頓時都長大了嘴巴,一顆心差點兒從喉嚨里蹦出來,只覺得喉嚨發乾,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只見那針尖一般的塔尖上,不知道何時,站著一個青衣如玉的修長身影,黑色長發在夜空之中猶如黑色火焰一般隨風跳躍,衣衫獵獵,彷彿是一面青色的旗幟一般飄蕩激蕩,又彷彿是一隻振翅欲飛的雄鷹一般俯瞰天地。

巨大的圓月猶如玉盤,將他的身影勾勒的更加清晰,猶如從月中走下來一般。

殺人魔王丁浩。

來自於北域的那個瘋狂劍客,終於出現了。

真的出現了。

沒有人看清楚,他到底是如何出現,就彷彿在午夜時分到來的那一瞬間,他猶如神明一般瞬間降臨一樣。

四周頓時死一般的寂靜。

那些之前叫囂著只要一看到丁浩出現,就要立刻將其斬殺成為肉糜的武者們,都獃獃地站在原地,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自己都獃獃不敢出聲,甚至有些人還第一時間下意識地朝後退了開來……

很多人都有一種極為奇異的錯覺。

彷彿這一刻出現在黃鶴樓之巔的那青衣少年,在皎潔月光的照耀之下,渾身散發銀色光輝,並非是一個陰森恐怖的殺人魔王,而是一位臨塵降世的謫仙一般。

丁浩的目光,平靜而又淡漠。

他低頭俯視,月亮光華一般潔凈璀璨的眸光,緩緩地掃過下方黑色海洋一般的人群,在這一瞬間,幾乎沒有人敢和他對視,目光過處,皆是低下的頭顱。

丁浩的嘴角,露出一絲翹起的弧度。

右手在虛空之中一探,毫光一閃,那柄銹跡斑斑的銹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銹跡斑斑的劍刃一震。

咻!

紅色劍芒一閃而逝。

黃鶴樓第二十一層的塔頂,被劍芒無聲無息地齊地被斬下。

丁浩反手一揮,長袖飄擺,一股無形的力量湧出,樓頂飛起來,像是一片輕飄飄的落葉一般,落在了遠處百米低處的地面上,整個塔頂沒有絲毫的破碎,也沒有濺起絲毫塵土。

整個過程瀟洒若仙人一般。

丁浩就這樣手握銹劍,站在黃鶴樓之巔。

沒有了樓頂之後,塔頂第二十一層樓台裸露出來,變成了一個三四十平米的平台,青石地面反射著皎月的銀光,看起來就像是高聳在天地之間的擂台一般。

「不是要找我報仇嗎?誰先來?」

聲音不大不小,卻蘊含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冷靜和威嚴,清晰地落入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直到這個時候,黃鶴樓周圍無數人群,彷彿才從一場奇怪的夢中驚醒,漸漸地從那種驚愕恐懼的氣氛之中恢復,人們被他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激怒了,不知道誰第一個喊了一聲,接著瞬間就像是一塊石頭扔進了平靜的湖水之中,頓時不可遏止地喧嘩嘶吼了起來。

「惡魔出現了!」

「不要讓他跑了……」

「殺了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