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的靈嬰,從破爛的身體中衝出,驚恐的大叫。

但江寂塵手中的煉魂幡早已備候多時。

隨手一掃,便統統靈嬰碎滅,神魂被收。

獸王、靈王也不例外,身死肉消。

這是一場無情的殺戮!

剛才,那些哄然而笑的虛遠派子弟,此時面如死灰,身體顫抖。

他們臉上隨意的態度已不見,眼中被恐懼佔滿。

這一刻,他們還罵人家白痴。

現在才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白痴。

明明遇到的是一個猛虎,卻當成綿羊來欺負。

這是真正的找死!

他們臉上充滿了恐懼的表情,心中有無窮的悔意。

但一切已遲!

江寂塵的速度身法太過驚人,可以輕易的近身。

被超越極限的金身六重境體修者近身,對任何聖人境下的修士來說,這都將是一場災難、噩夢!

砰!

神醫棄女 虛遠派最後一名融嬰老怪被掃飛,江寂塵終於站在了胡軍及他那名隨從的面前。

「現在就差你們兩個了!」

江寂塵大步踏出,沉岳揮斬。 ?

屠盡虛遠派數十名融嬰老怪,竟然只是數十息之間事!

而且,全部身死,肉身破爛,靈嬰俱碎,神魂被收!

強勢、無情、霸道

開始,他們覺得這樣的人,是懦弱無能的!

還一味的嘲笑對方!

現在,他們才感到心底發寒。

特別是剛才在一邊說出惡意之言的,臉色已經慘白。

便是雲水二美、血手、青尋、花小鈴、方影、小哈斯等一眾人,也一陣目瞪口呆。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他們剛剛準備要出手的,還要保護江寂塵來著。

但只是幾十息間,地上到處都是殘屍,血水成溪,場面血腥無比。

那剛剛對他們來說,無比強大的虛遠派一群融嬰老怪、獸王、靈王,就這樣被屠戮一空。

江寂塵,他竟然這麼的強大?

果然,這傢伙從來都不能用常理來揣測的。

認得江寂塵的一眾人心中發出驚嘆,再想起江寂塵以前的戰績,也便覺得理所當然起來。

花小鈴,終於鬆了一口氣,此時看到在戰場中縱橫無敵的江寂塵,她眼中滿是痴迷、崇拜之色。

血手、青尋,剛才感應到了江寂塵身上的魔鳳氣息,而那氣息比之以往更加的精純,遠遠的都可以讓她們身體生出微妙的感應。

那一刻,二女心中燥動,身體上生出渴望之意,甚至她們還隱隱感覺到雙腿之間有熱潮湧動,似乎已經濕了。

「江寂塵那賤人的《魔鳳訣》似乎又有精進了!」

血手暗中向青尋傳音道。

「嗯,血手姐姐,你是不是感覺到濕了,很想要呀?」

青尋卻是放蕩、大膽的傳音。

「你這個**還不是,別只說我,只是你這個**濕了吧!」

血手傳音,很強勢回敬道。

「想找江寂塵那個賤人幫解決,恐怕有些困難哦,而且花小鈴那妞一定會看得死死的,求人不如求己,血手姐姐,待此事一了后,不如我們約起」

青尋的話,已經讓血手滿臉通紅,嬌艷欲滴。

不配做愛的主角 「懶得理你,我看戰鬥!」

血手被青尋挑逗得心神不寧地道。

至於雲水二美,看著江寂塵,雙眼放光。

蘇雪菲心中暗暗地道:「想不到,當初在月光森林中所遇的小修士,已經成長到了這一步!」

而江寂塵,若是聽到蘇雪菲的心聲,必然會大吃一驚。

因為,他們曾在月光森林相遇相識

水雲謠,她看著江寂塵掃滅虛遠派,眼中閃過一絲炙熱之意!

唐漢、索圖、方影、光頭人、莫雨則是發出無限的感嘆,他們終覺得追隨江寂塵果然沒有錯。

小哈斯此時更是興奮,差點要跳起來。

剛才,四周之人嘲諷他的主人,他豈能不知。

此時看到主人發飆,瞬間屠盡虛遠派,他傲然地開口道:「小小虛遠派,我老大彈指之間,灰飛煙滅,剛才有人嘲諷我老大是幾個意思?現在你們的臉是否被打腫了?哼,待我老大殺掉那胡軍,便找你們算帳。」

小哈斯洋洋自得的開口。

剎那成為全場的焦點。

甚至,連他一直關注的那個黑暗女修也終於把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

小哈斯更興奮了,那個強壯的黑暗女修終於看上他了。

他莫明的感到有一種幸福。

場中,江寂塵與胡軍戰成一團。

六道幻界高手榜前二十五名,實力果然強大。

在沒有動用絕殺底牌之下,要殺掉對方,並沒有那麼簡單。

「我胡軍,六道幻界高手榜二十五,你以為是那些廢物可比的?」

胡軍手中出現的一對寒光閃閃的銀勾。

上面刻畫著密密麻麻的紋路,散發著森然、陰冷的氣息。

滅魂銀勾!

是初級聖器,擁有勾魂之能,是靈魂攻擊中的強大靈器。

還鋒利無匹,帶有吞靈噬血的屬性。

很可怕的殺道靈器。

此時在胡軍手中被運用得出神入化,銀芒大作,四方紛飛。

tw.95zongcai.co… 銀芒所過,虛空都被刺破。

四周之人,紛紛遠退,根本不敢靠近。

那威能太強、太可怕。

江寂塵身處其中,承受的攻擊,更是無法想象。

只見手中沉岳運轉如風,展開大風刀訣,不斷地把這些銀芒卷飛。

「死吧!」

殺至最後,胡軍動用至強之道,兩道銀勾飛至江寂塵身前,突然之間爆開。

剎那,無盡銀芒湧現,瞬間把江寂塵淹沒其中。

而這些銀芒,每一道都充滿了絕殺之道,擁有滅魂、吸血、吞靈的力量。

胡軍森然的獰笑著!

這是滅魂勾的絕殺技能。

銀紋化海,滅魂吞靈!

他認為,這一擊之下,江寂塵必死。

眾人也死死的盯著銀紋淹沒的那方天地。

他們也都希望靈嬰境青年被殺。

「轟!」

然而,下一刻,那些如海的銀紋,突然碎滅。

被一道強烈的金光淹沒。

「那是金身之道,不滅之力的氣息!」

「好強,好濃郁的金色不滅力。」

「不可能,金身境怎麼會擁有這麼龐大的金身不滅之力?」

一眾人再次被震撼,失聲驚呼道。

也在他們的驚呼聲中,一道身披璀璨金色光芒的身影走出。

是江寂塵,他全力催動金身六重境的力量,激發出金身護體。

一般,金身護體需要達至金身八重境才能啟動的護體技能。

但江寂塵擁有的金身不滅之力比正常的金身八重境煉體者還要強大數倍。

所以,他打破了傳說,以金身六重境催發金身護體技法。

金色不滅之力所過,銀芒盡滅。

而江寂塵,踏出山河掠影,一步之間,已出現在胡軍身前。

八荒歸一!

**歸一!

斬!

江寂塵沉岳舉起、揮出。

這一式,是霸天道刀訣的強化版,且由群攻化成單一的攻擊,力量集中,威能無窮。

也是,江寂塵體修之道的力量最強展現。

「啪!」

在胡軍不可置信、驚恐的神情中,沉岳將他生生拍翻在地。

防禦破滅,全身骨頭斷碎,如一條死狗一般趴在地上,口中吐著血沫子,再也站不起來,眼中充了絕望之意。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愣在當場。

胡軍敗了!

敗在一名靈嬰境青年的手下。

還是被如此強勢的碾壓!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難以接受這樣一個事實。 ?

胡軍的那名隨從,此時面如死灰。

哪裡還有之前的囂張、高高在上的姿態。

之前,他彷彿可以一言定這些人的生死。

但現在,自己的生死卻已掌握在對方的手中。

連他們的少主,六道幻界高手榜二十五名的存在都不敵。

此時,被打得像一條死狗一樣趴在地上。

那麼,自己在那靈嬰青年眼只怕跟螻蟻沒有什麼區別。

而對方都殺盡了虛遠派其餘的所有人,又豈會放過自己?

這一刻,他驀然驚醒!

沒有任何猶豫的要退走、逃離。

對他來說,在生死面前,所謂忠義連狗屁都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