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都是我的還不好?”

葉千鋒非常不滿的抗議着,那表情就好似一個被婆婆虐待的小媳婦一般,不過那廝也不是好東西,因爲這一切都是他裝出來,此刻他的心中正想着:

好吧,老子現在打不過你們,等老子強大了起來之後,看我不把你們身上的褲衩都給拔下來,更別說其他的東西了。

一旁的三元好似知道葉千鋒心中所想一般,不斷的眨巴着雙眼用自己那偌大的頭顱摩擦着葉千鋒的臉頰,而葉千鋒一直緊緊拽着的地錄更是直接和葉千鋒交流了起來:

主人,那些人太壞了,之前就想打我的注意,不過我的速度比他們快,他們的力量也禁錮不了我!

地錄,其實我靈臺之中還有一個叫《洪荒獸神錄》的天書,和你長得一模一樣,只是它是黑色的,你是白色,它從一開始就跟着我,而你我是現在才重逢相聚。

《洪荒獸神錄》?好像我有印象哦,對了,我記得我和它很久很久之前就是跟在主人你身邊的,你怎麼不讓它出來和我見面?

它現在不敢出來,要是它再出來的話,我就更麻煩了,對了,你怎麼不進入我的靈臺之中?那樣的話,他們就算是打死我也不能得到你了!莫非你進不去?

哦,這樣啊,我能進去啊,那我現在進去了!

在這樣,在四個老傢伙的註釋之下,貌似小孩子脾性的地錄消失了,詭異的進入了葉千鋒的靈臺之中,之後,葉千鋒就陰笑了起來,即使那四個老傢伙同時揚起了巴掌他也依然故我的笑着。

“打啊,打,使勁打,老子現在也不怕告訴你們,不管是地錄還是大腿骨和佛珠,都在我靈臺之中了,就算你們打死我,也休想得到他們,並且我一死,他們也就玩了!”

葉千鋒說完,居然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更是悠閒的爬到了三元的背上躺下,甚至還翹起了二郎腿。

“告訴你們,老子也不是嚇大的,落在你們幾個老東西的手中,我恐怕也沒有什麼好下場了,可是我就是在死之前也要光棍一次,我死了,恭喜你們就能遺憾終生了!”

“對了,我和天驕的交情不錯,要是我死了,他恐怕真的要脫離落家了!”

“哎,靈雨那丫頭也真是的,一直想要我娶了她當媳婦,看來他是要失望了,因爲我將被她一直視爲天神的祖爺爺給弄死了!”

“至於江落衣嗎,我貌似救過他的命,不過我找到這個對於你來說不重要,因爲我幫着落家對付了你們江家,哎,要是早知道是今天這樣的下場,老子才懶得例會那些被江家人掛在書上吹成人乾的落家人的屍體哦!”

“現在想來,老子真是傻到家了,盡幹一些賣力不討好,甚至還被恩將仇報的事情,去你媽的神侯們,你們也不過只是一肚子壞水,見不得我們這些小輩有寶貝的就知道恃強凌弱的老混蛋!”

翹着二郎腿的葉千鋒真的是放開了,一席話,說的那四個老傢伙是一愣一愣的,他們誰都沒有想到居然有小輩在他們的面前光棍到如此的境界,那前後行爲舉止之間的巨大落差,更是讓他們徹底的傻了,故此,他們也總算是明白了“奇葩”的真諦。

“看什麼看?沒見過我這樣彪悍的少年?還真不怕告訴你們,如果我能打過你們的話,我必定會拔下你們的褲子,在你們的屁股之上狠狠的來幾下!”

看着那四雙充滿神異的眼睛,葉千鋒居然惡狠狠的說道,他這種前後差異非常之巨大的行爲,直接將四個老傢伙雷翻在地。

“好小子,好多年沒有見過這樣詭異的小子了,也罷,我不要你的東西了!”

寒香隨愣了半天之後卻是露出了笑容的說道,那眼神也隨之變了,好似變得更加的深邃了。

“是啊,看來我們真的是老了,我們四個老傢伙,誰沒有趁手的神器在手?爲什麼還偏偏要爲難一個可能成爲下一個白甲神君的小輩?如今九州靈氣不再枯竭,我們的首要任務應該是抓緊時間修煉,爭取早日做出突破纔對,你們兩個說是嗎?”

繼寒香隨做出了一個表率之後,那落人居然說的更是的明白通透,貌似他不光不介意葉千鋒剛纔那一番驚天動地的言語,反而站在了葉千鋒一邊,爲葉千鋒解圍的對着渡戰奎和江啓天說道。

“有你們兩個老傢伙在,這裏又是你們落家的地盤,我們還能怎麼辦?”

江啓天沉思了片刻之後無奈的說道。

“哼,要我放棄可以,不過我不得不提醒你們,那地錄的等級可是在神器之上,並且就算我不打他的注意,我也不會阻攔我的後輩們對他做出點什麼!”

渡戰奎很是不甘心的說道。

“誰能保證我們的後輩不打他的注意?我也不能保證!”

江啓天也緊跟着說道,不管怎麼說,他終究是不會死心的,因爲他非常明白爲什麼落人和寒香隨會站在葉千鋒一邊,有寒靈雨和落天驕在,葉千鋒不等於就是他們兩家的半個族人嗎?而他江家卻是什麼都沒撈到,就算有江落衣那一層關係,可是葉千鋒畢竟是幫着落天驕對付了他們江家!關鍵是,從目前的情況看來,葉千鋒對他們江家是真的沒有什麼好感啊…….

“後輩的事情不是一直都是他們自己在鬧嗎?這一次要不是聽說出現了血色彌天大陣,老子才懶得出山看看!”

落人不屑的說道。

“不管怎麼說,那小子的事情肯定沒完,希望你們兩家人真的能夠保護他一輩子!”

渡戰奎說完,居然甩甩衣袖就那樣離開了。

“我也走了,免得看着煩!”

最後撇了一眼葉千鋒,江啓天終究是無奈的跟着渡戰奎的步伐離開了。

“記住你們的話,就算要打這小子的注意,也只能是後輩…….”

在兩個離開的老傢伙身後響起了落人貌似威脅的話語!

“小子說,你和靈雨之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有,你既然和靈雨那丫頭有了婚約,那就說說你什麼時候上門提親?”

“我說你急什麼?你不知道我們家天驕和這小子是生死的好兄弟嗎?就算這小子要結婚,也要等天驕有對象之後一起結婚吧?”

邪王寵妻:囂張大小姐 走了兩個老傢伙之後,葉千鋒居然發現自己的處境更加的危險了,因爲面前的兩個老傢伙的眼睛之中皆是那赤果果的綠光,貌似恨不得把他給吞進肚子裏一般……. 葉千鋒的堅持,讓他最終戰勝了兩個老傢伙,不管那兩個老傢伙怎麼說,他就是不說話,所以,他勝利了,直到落天驕和寒靈雨邁着憔悴的步伐來到後山花園的時候。

“你們終於是來了啊,我的好兄弟,我未來的媳婦啊,你們可是要給我做主啊,你們都不知道剛纔他們四個德高望重的老前輩是怎麼欺負我的?嗚嗚…….”

見到面帶憔悴之色的寒靈雨和落天驕,葉千鋒居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叫喚道 ,直聽得兩個後來者是一愣一愣的,至於那兩個老的嗎,差點就崩潰了。

“好啊,你居然敢欺負葉大哥!”

聽完葉千鋒那我見猶憐的哭訴之後,寒靈雨的小暴脾氣就上來了,直接衝過去狠狠的揪住了寒香隨那修長的白鬍子吼道。

“太上長老,其實要不是千鋒的話,我可能已經死了很多次了!”

雖然落天驕不敢像寒靈雨那樣放肆,不過也帶着幽怨的目光對着落人說道,直讓那落人的額頭之佈滿了黑線。

“哈哈…….”

看到四人的表情表現之後,葉千鋒終於擦乾了鼻涕和眼淚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憑他們兩個老傢伙也能奈何我葉千鋒?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就算他們本事通天又如何?咱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葉千鋒終於從三元的背上跳下來給兩個忍着想要暴打他一頓的老傢伙解了圍。

“你真的沒事?”

見葉千鋒大笑,寒靈雨不可置信的說道,因爲她寧願去相信葉千鋒之前說的事實,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的祖爺爺居然拿葉千鋒沒有辦法。

“我說壞蛋,你不會是又魔怔了吧?”

就算是最瞭解葉千鋒的落天驕滿臉都是那懷疑之色。

“我是誰?我可是未來的九州之王,豈會是他們這兩個老傢伙能夠對付的,哼!”

葉千鋒非常鄙視的說道,反正他現在是不怕了,想通了,既然兩個老傢伙想要的東西得不到了,那就必定會想方設法將他留在家族之中,如果人家真的要對付他的話,簡直比捏死一直螞蟻都簡單,所以,他真的是什麼都不怕了,他的性格就是如此,既然二世爲人,他總不能放自己活得太累吧?畢竟在他強大起來之後,在他知道自己的前世之後,他絕對會肩負起很多的重任,知道很多本來湮滅在歷史之中的悲傷與痛苦的,所以,在那之前,該放下的時候就要放下,該彎腰的時候就彎腰,該囂張的時候就囂張,該笑得時候就笑,可以哭的時候就哭…….

“祖爺爺,你真的是太不中用了,雖然我很喜歡葉大哥,可是以你的修爲,爲什麼就不能奈何的了他啦?”

寒靈雨做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這個嘛…….”

一時間,寒香隨到時傻了,一張老臉那是緋紅緋紅的。

“好了,也別難爲他了,我們還是去喝我們的老酒吧,就將煩惱留給兩個老傢伙吧!”

葉千鋒說完,根本不理會那兩個老傢伙,卻徑直的拉着兩個老傢伙的後輩甚至是後代屁顛屁顛的離開了那後花園…….

“我說落人,你覺得你能看透那小子嗎?”

葉千鋒三個少年離開之後,寒香隨如釋重負一般的問道。

“不能,不過你應該能啊,你們寒家不是有看透一切的三眼神術嗎?”

落人有些沮喪又有些期待的望着寒香隨。

“說來慚愧啊,雖然三眼神術是我們寒家的,雖然我的修爲比起靈雨那丫頭要高的多,可是我不能修煉的三眼神術,她卻能,就算是我們整個寒家,也沒幾個人能修煉三眼神術,所以,靈雨看上的小子,必定是不凡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裏的時候,寒香隨的臉上就露出了嘚瑟的笑容,“你說我該什麼時候給他們主持婚禮啦?到時候你可要早點來,我們哥倆可是好久沒有醉過了!”

“屁!你沒聽見那小子說他父親已經不在人世,母親也下落不明嗎?既然他和天驕是好兄弟,那他也算是半個落家人了,如果你真的想要他和靈雨那丫頭結合的話,不拿經過我的同意,你覺得你的陰謀會得逞?”

落人那老傢伙居然狠狠的啐了一口,根本沒有一點點哪怕只是一點點高手的風範。

“你什麼態度?你作爲準神君的節操去哪裏了?”

“屁的個節操,你都快要搶走我落家最有天賦的少年了!”

當葉千鋒三個少年正朝着山下走去的時候,卻渾然不知那花園之中的兩個老傢伙已經扭打在了一起,甚至還在地上滾得是一身的泥巴……

後山,一處僻靜之地,這裏鳥語花香,四季如春,卻有着三個瘋癲的少男少女!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別這樣看着我,哥就是一個傳說,對付幾個老掉牙的老傢伙,莫非還有難度嗎?”

望着那兩雙充滿神異的眼睛,葉千鋒悠哉悠哉的說道。

“壞蛋,其實你口中的老傢伙之一是我們落家的太上長老,就是權力實際上比我父親還要大的人物!”

從一開始就聽着葉千鋒一口一個老傢伙的落天驕終於有些不好意思的抗議道。

“另外一個老傢伙正是我祖爺爺!”

寒靈雨也很不成鋼的說道。

“那行,以後我就不叫他們老傢伙了,叫老混蛋你們看如何?”

緊張了尼瑪好久的葉千鋒終於放鬆了下來,他又豈會輕易的在嘴上放過那四個老家後?

“你,不道德啊!”

落天驕有些鬱悶了。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讓葉大哥給我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給我說說你們兩個男人到底和江家發生了什麼事情?”

寒靈雨拉着葉千鋒的袖子用充滿期待的眼神望着葉千鋒說道。

“哈哈,那等小事有什麼好說的?我們要低調,低調啊,即使我們兩個少年英雄一起挑戰了江家的一羣強大的修者,即使我一個人殺死了江家的一個玄武境高手,即使我一個人拯救了你們四個家族的數千人,那其實都沒有什麼,都只是區區小事而已,都一定要低調,哈哈!”

葉千鋒說完,雙手叉腰,非常低調的大笑了起來。

“壞蛋,你這還叫低調?”

落天驕直接翻一連串的白眼,不過那寒靈雨卻是非常興奮的繼續問道。

“你真的殺死了江家的一個玄武境的修者?你們兩個真的挑戰了一羣江家的修者?快詳細給我說說,我想聽!”

寒靈雨非常嗨的撒嬌說道。

“其實真的沒什麼,因爲我們還低調的殺死了渡家的渡雲飛和渡雲霄,哦,對了,貌似我還殺死了江至雲,江至風,江至雨,江志成三個傢伙,靈雨,這些傢伙你認識不?”

葉千鋒的話,讓落天驕有一種自殺的衝動:你說你炫耀就炫耀吧,爲什麼把老底都給抖出來了?莫非你娃子還真想和寒靈雨結成夫妻不成?

“哇,英雄啊,我真的是太膜拜你了,快詳細給我說說嘛,我也好寫成書,裝訂成冊拿出去賣,說不定還能賣個好價錢!”

寒靈雨的雙眼之中居然流露出了銅臭的氣息。

“別,千萬別…….”

落天驕急了,因爲他相信寒靈雨真的會那樣幹。

“哼,你看你,人家葉大哥就知道我是說着笑的,你以爲我真的那樣傻,會做出傷害葉大哥的舉動嗎?別忘記了,我可是聰明無敵的美少女!”

寒靈雨非常鄙視了一眼着急的落天驕之後說道,而後者的眼神卻非常淡定的飄到了草叢中正做着那苟且之事的一對蛐蛐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