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只是有些疑惑,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流浪貓都是被遺棄的呢?養貓真的很難嗎?

秦義覺得不難,當時他不過十幾歲,都已經在養一個八九歲的妹妹了,一家的負擔全都壓在他小小的肩膀上。連本該處於父母呵護年紀的秦義都能夠養得起人了,那些不愁吃不愁喝的人為什麼養不起貓呢?

至少秦義不覺得他們窮,因為窮人是不會想要額外養一隻貓的。

歸根結底,只是因為怕麻煩嗎?

既然如此,當初為什麼又要養呢?

秦義知道,他和小念的房東阿婆其實家裏就養了十幾隻貓。她是真的喜歡貓,也不怕麻煩,看到流浪貓很可憐,於是一隻一隻抱回家養,直到家裏再也養不下了。

後來,由於負擔太重,阿婆只能把一些貓送人。但這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有一些人跳出來指責她,說她只是做做樣子,不能從一而終,根本不是真心愛貓。

最後究竟是什麼結果,秦義不知道。當時小念看起來已經從麻雀的陰影中走了出來了,而後從未提起過這件事情,後來秦義也就慢慢淡忘了這些事情。

如今看到這座貓城,秦義心中塵封的回憶被勾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秦義總想要做些什麼。

許正說道:「我曾經有過一段時間做過動物保護工作,處理過流浪貓的問題。我總感覺逃亡者節目之所以展示這麼一座城,是想讓我們看到其中的一些問題。」

「但是……這不應該是西方某些學者的思想嗎?這樣極端的地方,只能夠引起人反感。」

「算了,這畢竟也不是一個現實世界,我們也無法弄清楚逃亡者節目的意思,就當是一個不那麼令人高興的景點吧。」

看來也只能是這樣了,這個地方完全沒有讓人想呆下去的慾望。

雖然說被勾起了曾經的回憶,但秦義並沒有打算做什麼。他自己的事情還有很多,根本懶得理會這些。

不過,正在走的時候,慫貓忽然拉了一下秦義的頭髮。

「怎麼了,慫慫?」秦義問道。

「喵嗚……我總感覺,裏面有我要的東西。」慫貓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正經,抓着秦義頭髮的爪子竟然十分用力!

許正在一旁吃驚:「這隻貓……會說人話?!」

秦義笑了:「我叫它慫慫,就像它的名字,是一隻慫貨。沒見過這個品種的貓吧?全世界可能就只有這樣一隻。」

許正還處於震驚當中,雖然靈氣復甦改變了太多東西,但是他還是有些無法接受一隻貓竟然會說人話。

慫貓卻不樂意了,趴在秦義肩膀上對着許正張牙舞爪:「看什麼看?沒見過這麼帥的喵嗎?你個沒見識的人類,孤陋寡聞!喵嗚!」

「說話了?!」許正如此意外,看起來簡直有些失態,「他……他竟然真的說話了!」

「喵嗚!」慫貓立刻生起了,跳到許正的臉上就是一頓亂抓,「愚蠢的人類,你這是什麼眼神?喵嗚喵嗚!本貓要狠狠地懲罰你!」

在許正的臉上抓了一通之後,慫貓傲嬌的跳回了秦義的肩膀上。許正還處於震驚當中,儘管自己的臉幾乎被抓破相了,但是對於貓會說話這件事情卻一隻保持着獃滯的狀態。

直到過去了許久,他才回過神來,毫不在意的擦了擦臉上因為被貓抓傷而流下的血跡。

「不僅會說話,還是只凶貓,不錯,有血性!」許正誇讚道。

秦義聽到這個評價,嘴角微微抽搐:「你要是見到它逃跑的樣子,你就不會這麼認為了。」

這隻貓到底有多慫,只有秦義清楚。

不過許正不知道是不是有點抖M資質,被貓抓成那樣,竟然對這隻慫貓另眼相看。或許是第一次看到會說話的貓,許正竟然和它閑聊了起來,慫貓乾脆直接就跳到許正的頭上,抓着他的頭髮和他講話。

看到這裏,秦義有一瞬間感覺自己成了電燈泡。

不過話說回來,人和貓真的可以嗎?

慫貓說,雖然這座髒兮兮的貓城讓它討厭,但是城中似乎有着某種不一樣的東西,讓它感受到了一絲親切感,就好像找到了家人一般。

秦義在一旁揶揄:「這些跑跑跳跳的黑貓白貓不是你的表親戚嗎?」

「哼!」慫貓傲嬌道,「本貓是有智慧的貓,才不是和這些傻貓一類的!還有就是你,人類,你也不夠資格和本貓相提並論!我是盤古開天地之時從宇宙之中誕生的一絲混沌,身具本源之力,這個世界上的一切見到我都必須俯首稱臣!」

「慫慫,你終於說對了一個神話。」

「喵嗚喵嗚!」慫貓的眼睛立刻亮了,「是嗎是嗎?快誇誇我!喵喵喵,本貓果然是博古通今的,嘎嘎嘎!」

秦義在一旁笑了笑,看着慫貓高興的跳到自己的肩膀上,輕輕在它背上擼了擼。

「嗯嗯……哼哼……喵喵……再來,ki磨嘰~」慫貓一臉的享受。

貓城中實在是太髒亂了,到處都是排泄物,散發着令人難以忍受的惡臭。秦義並沒有走進去,而是直接飛到了慫貓所說的地方,許正也跟在後面。

大概是飛到了城中心吧,終於到了慫貓說的地方。

秦義打量了一下這裏,發現這裏只有一座雕像,周圍就是廣場,有的地方還有噴泉。但是噴泉所噴出來的水卻是污濁的,看起來十分噁心。

雕像是貓的模樣,正在舔舐著一隻腳丫子,臉上寫滿了安逸。

雖然這裏也十分髒亂,但令秦義感到疑惑的是,周圍竟然沒有其他的貓在活動,而且雕像顯得乾淨無比,和周圍的髒亂格格不入。

這是一處特殊的地方。

「就是這裏了嗎?慫慫,你仔細感應一下,看看有什麼需要注意的。」秦義說道。

慫貓從秦義的肩膀上跳了下來,三兩步就跑到了雕像那裏,然後直接蹦蹦跳跳的爬上了雕像的頂端,也就是貓頭的地方。

「喵!人類,你跟我來!」慫貓對着秦義大喊道。

秦義便飛上了貓頭的地方,許正也跟着上來了。

而後秦義便看到慫貓如同刨洞一般對着雕像不斷的抓,原本光滑的沒有一絲別的痕迹的雕像竟然緩緩出現了一道裂口,就好像是要破碎了一般。

「喵嗚喵嗚!人類你別歇著,快來幫我!」慫貓看到秦義只是在一旁看着,頓時大叫道。

「怎麼幫?」秦義問道。

「幫我打碎它,喵嗚喵嗚!」慫貓神氣的大喊著,就如同一個國王在指揮部下戰鬥。

「那你先上來。」秦義說道。

等到慫貓跳上自己的肩膀之後,秦義緩緩騰空,手中拿着魔劍便對下方的雕像揮去。

頓時,劍氣揮出,發出了恐怖的能量。在擊中雕像的那一刻便發生了一陣爆炸,而後是煙塵滾滾,無數的碎屑從中飛出。

秦義緩緩收了魔劍,等待煙塵散去。 「我的意思是,跟小小解釋清楚,她能諒解。」

南宮譽瞪江寒一眼,「諒解什麼?她憑什麼要諒解這種狗屁安排!」

「不然,我去跟小小說。」

「你跟小小說?你想跟她說什麼!」

南宮譽話音未落,潘子錦慌張地打開門,道:「嫂子好像在跟夫人通話,我看她好像在哭……」

南宮譽和江寒一皺眉,立馬奔了出去。

……

接到江淑穎電話的時候,蘇小小有些意外,刻意站到了客廳的角落,怕被其他人知道。

聽到電話那頭,江淑穎說:「爺爺奶奶八十大壽的宴會上,會公佈譽兒和慕容萱訂婚的消息,這事,譽兒是不是還沒跟你說?」

江淑穎一字一句,簡直如一枚枚尖針般,瞬間刺得蘇小小痛得不能呼吸。

明明他們都已經領證結婚了,為什麼她還要如此羞辱自己?

蘇小小沒憋住,眼淚瞬間一瀉千里。

「蘇小小……」

可蘇小小不想就這麼妥協,「夫人,您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

「你想要什麼機會?」

「上次在蘇姨家,我無意間聽到你們的對話。只要您給我機會,我會向您證明,我會是南宮譽最適合的賢內助。」

那頭江淑穎一怔。

那日其實她早就發現了蘇小小,後來也看到了她的努力,所以她才會出手幫他們解決程婷婷事件的麻煩。

這次打電話,也是想給蘇小小吃一顆定心丸,面對意外收穫,江淑穎自然順水推舟,「好,如果你能在半年內拿到艾維斯大學的博士學位證,我就悔婚!」

「您說話算話?」

「我江淑穎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更不至於騙你個小丫頭片子。」

「好,我一定會拿到的!」蘇小小一副下定決心的樣子。

「拿什麼?」

聽到南宮譽的聲音,江淑穎便掛了電話。

蘇小小回頭,想起剛剛自己跟南宮譽生氣的原因,立馬撲到他懷裏,跟他道歉:「南宮大大,對不起,剛剛是我誤會你了。」

「你別聽她瞎說,我不會同意訂婚的。」

「你同意吧。」蘇小小平靜如水。

南宮譽欲要發怒時,蘇小小卻語氣堅定道:「但是,我一定會把你搶回來的!」

「你說什麼?」

「我跟夫人約好,只要我能在半年內拿到艾維斯大學的博士學位證,她就會悔婚!」

「怎麼可能?目前能做到半年內拿證的,據說只有夫人一人!」潘子錦脫口而出:「我拿市場博士學位證都用了整整四年。」

蘇小小驚疑:「你們都考過?」

「南宮家的人都要考。」南宮譽答。

「那夫人提出這要求,也不算為難我了。」

潘子錦無情揭露蘇小小的天真,「你拉倒吧,寒哥已經是這個世界上難得專註的人了,他都用了一年的時間,何況我們都上了大學,還去留過學,你可高中沒畢業……」

一旁江寒冷不丁的開口:「試了才知道。」

三人齊刷刷看向江寒,他倒是自信。

只有江寒知道,一年前的「林雨諾」已經在認真準備服裝設計博士學位證了。

蘇小小無比欣慰,江寒總是無條件的支持自己,「嗯嗯,南宮大大,我一定要試!」

南宮譽想的卻是,不管成不成,能讓蘇小小去艾維斯進修,也是一件好事,至於未來,他要悔婚照樣可以悔。

所以,南宮譽點頭答應了,「好,我倒想看看,我們家小小潛力有多大?」

蘇小小輕鬆的笑了,反過來調侃眼前的人,「那南宮大大,你考了幾年啊?」

「三年。但本少爺考的是金融,比他們什麼市場、計算機難多了。」

「嘖嘖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