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在心裡嘆了一聲,顧左右而言他:「知道了,還有什麼事?」

還是那個外事司的司長,他也很不情願總是發布壞消息,奈何身在其位,不得不謀其政:「矮人王國發來公函,因最近礦產量減少,可能武器的供應要削減一些。大概只能供應原有的三分之一左右吧!」

「轟!」如同滾熱的沸油中投入一大把豆子,殿中的文武官員不顧皇帝還在上面坐著,紛紛議論起來:

「三分之一?這仗還怎麼打?」

「矮人太陰險了,這時候玩這一手!」

「拿波侖那老小子站穩腳後跟了!他竟然不顧大敵當前,跟咱們玩這一套!」

隨著獸人佔領和熟悉人類城市,他們漸漸也裝備上了人類的鎧甲。精良的鎧甲配合著獸人強悍的身體素質,人類原有的武器已經奈何不了他們,只有矮人王國出產的武器才能勉強和獸人斗個旗鼓相當。

現在拿波侖突然把武器減少了三分之二,這意味著戰場上的傷亡將大幅度增加。就連文官們也意識到此事的危機,議論紛紛。

洛基煩躁地揮了揮手。大殿中安靜下來。

別的大臣知道的很少,但洛基卻是知道的,蕭天的師父,武奕那老怪物跟矮人王國有著很深的淵源。

因為晏道在洛克讀書時很是低調,蕭天和晏道的關係也很少有人知道,可這也瞞不過洛基。

洛沐這臭小子,跟他說過多少次了,要收斂要收斂!他就是不聽,為了一個女人去圍攻天驕,搞出這麼一大堆麻煩事來!

洛基大帝心裡膩味得要命。

如果僅僅是劫持了那個女人也就罷了,蕭天的那個兄弟叫肖邦的,看得出來做事還是很穩妥的。

他在洛沐府中一進一出,沒有一個人受傷,就連洛沐的那點兒皮外傷,他都在走之前給治得利利索索,什麼都看不出來。

但自己那個蠢兒子,跑了元兇,竟然拿天驕出氣。也許不完全是為了出氣,他只是想趁著這個機會把天驕連根撥起?

可是他也不看看,獸人雄踞梅尼堅,虎眺菲爾普和巴彥諾爾;波爾塔山下的西南大營雖然壓力減輕了許多,但還是靠著蕭天一力支撐。

三個人類國家的軍隊中,天驕的人佔了中低級軍官的一小半,這意味著什麼?

打仗的時候,真正對軍隊有決定權的,是這些中低級軍官!

你動了他的老窩,他不帶著兵殺回來就是給你面子了。

幸好自己及時得到消息,把洛沐那群烏合之眾驅散,為首的更是下了大牢,讓洛沐那蠢貨回去面壁。也算給天驕一個交待。

只是洛基萬萬沒想到精靈和矮人王國的反應能有這麼大。說起來,最好說話的還是蕭天。他一個字沒提委屈,僅僅要回京整頓天驕罷了。

可是誰都知道,那兩家反應這麼大,就算不是蕭天在背後指使,也肯定有他的因素在內。

看得出皇帝心情不好,眾大臣都眼觀鼻,鼻觀心一語不發。

洛基沉思著,大殿中靜得可怕。

城防司的司長悄悄出列半步,左右看看又退了回去。

洛基這會兒心情不好,還是發現了他的異動。皇帝瞪著城防司司長:「恆司長,有什麼事?」

恆甫連連搖頭:「陛下,小事情,臣自己能處理好的。」

洛基面色不善地瞪著他:「什麼事?」

戛納城的城防司絕不是什麼好職位。堪稱吃力不討好,官小責任重的典範。

戛納城中大大小小的治安事件都由城防司負責,大到皇帝出巡的安全,小到抓一個小偷,都是城防司的事。

天子腳下,馬路上隨便走著的一個衣衫破爛的老頭老太太就可能是皇親國戚,隨便一個不起眼的孩子就可能是哪位重臣的兒孫,這些人惹了事,城防司是管不起的。

但偏偏不管又不行。

洛基大帝號稱一代明君,素有愛民之譽,在民間聲譽甚好。老百姓受了委屈去城防司告狀,如果城防司不管的話,萬一被捅到洛基那兒,也是個大罪過。

城防司昨天遇到一件棘手的事兒,原本恆甫是打算給他一個拖字訣拖過去的。可今天上朝一看,媽呀,原來昨天那事也是有預謀,有內幕的。

這樣的話,估計拖是拖不過去了。但查的話,自己夾在中間也一樣不好做。

恆甫本來想跟洛基報告一下的,將來也好有個交待,腿剛邁出去半步,又想到自己拿這種小事去煩皇帝,簡直是找死。

於是那雙腳又挪了回來。

洛基大帝可不知道這回事,他正在氣頭上,看著恆甫唯唯諾諾的樣子就來氣,索性把氣發在這個小官兒身上了:「什麼事?」

恆甫司長汗流浹背,顫抖地伏在地上:「微臣無能,昨天有幾十個民眾圍住府衙,要求徹查前段時間的少女失蹤案……」

又來了!

洛基長嘆一聲,也顧不得失了形象,揮揮手:「你該怎麼查就怎麼查好了,不必報告我!」

「是,是!」恆甫唯唯應著站起身來,心想:「這是什麼意思?象以前那樣查?還是給了我一個尚方寶劍?」

沒等他想明白,洛基一甩袖子,站起身走了。內侍尖著嗓子喊道:「退朝!」

**********

洛基大帝的書房中。房間里瀰漫著一股馨香,令人精神振奮,香爐里的煙霧絲絲縷縷地向上蒸騰而起。

蕭天的請罪奏章擺在洛基大帝的案頭。

奏章中聲稱自己御下不嚴,導致天驕總部總管肖某恃寵而驕,因微末小事傷害皇家血親,更因此事而致皇室王子兄弟失和。

蕭天自感深負皇恩,罪大惡極,特意上奏章請罪,請求洛基大帝削去他的大將軍職,他將親自回到戛納城請罪,並大力整頓天驕,從重懲戒有關責任人等,以儆效尤。

看了蕭天洋洋洒洒足有萬言,裡邊全是誠惶誠恐請罪之言的奏章,洛基大帝唯有苦笑。

與獸人征戰這幾年,蕭天這小子不光兵法謀略大有長進,文采也沒少進步。他明明是在將我,可我還不得不被他將。

唉,只怪自己的兒子不爭氣。如果蕭天是我兒子,這能省老子多少事兒?不用磨鍊,不用培養,直接把王位交給他就好,自己就帶著白素,兩人混跡山林,去享受書上才看過的平凡人的生活。

「英雄仗劍走天涯啊!」洛基喃喃出聲:「如果我去大陸上流浪,成就肯定比武老怪要大得多,奈何這麼一副擔子壓在肩上,唉!」

幻想完了,還是得回到現實來。

洛沐這孩子是真的成不了大器。洛基心裡已經給他下了最終的評語。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女人,得罪了天驕的老闆就不說了,做為一個王子有這麼點傲氣倒也無所謂。

但他吃了那肖胖子的虧,又白白地被人家跑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誰沒有吃虧的時候?但洛沐竟然會喪失理智,既不知道對手的真正實力,又把手頭所有的底牌都拿出來包圍天驕,這城府,也實在太淺了點兒。

一句話:器小難量。 看來,磨練洛冰的做法是對的,洛冰現在已經比以前成熟堅毅了許多,但在心狠手辣方面還是差點兒。

最主要的,洛冰擁有精靈矮人和青烏的一致支持。再加上白家的勢力和蕭天的支持,自己的這個王位,將來由他來坐是最合適的。

以前洛基曾經擔心洛冰過於軟弱,上位後會被白家把持朝政。現在蕭天和白家互相牽制著,坐這王位的人沒問題肯定是姓洛的。白家再怎麼能打,也拼不過蕭天。而蕭天想要做什麼,白家肯定能牽制他。

現在,只能是嚴懲洛沐,然後安撫蕭天了。蕭天滿意了,精靈和矮人王國也就滿意了。

就算不說精靈和矮人,只從蕭天本人來說,也是非得安撫不可的,畢竟他如果真的辭去大將軍職回來整頓天驕,西南大營怕是立刻就炸了營。

**********

王后寢宮中。

「砰!」名貴的瓷器摔在厚厚的綉著金絲的地毯上,裂成幾片。

洛基大帝胸口急速起伏,在地毯上走來走去:「老大太愚蠢,老二太軟弱!難道我菲爾普王國將來要步梅尼堅後塵?!」

王后白素侍立一旁,靜靜地看著他發火,也不說話。

洛基大帝又在地上走了幾圈,這才氣呼呼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在沒有外人的時候,貴為一國之君的洛基,也顯出了不為人知的一面,他接過白素遞過來的水杯,恨恨地道:「哼哼,為一個女人兄弟鬩牆,把自己親弟弟軟禁起來!我怎麼生了個這麼沒出息的兒子!」

白素看著他氣鼓鼓的神情,不由得掩口一笑:「陛下,您就別演了,您演得不累,我看著可還累得慌哩!」她美麗的大眼睛輕輕地一轉:「這事我沒有怪沐兒,畢竟是冰兒不對在先,他不該帶著那個人去沐兒那裡。你也別往心裡去,沐兒那個火爆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

洛基尷尬地一笑:「素素啊,」他很少見地直呼了白素的小名:「還是你體貼我,知道這事兒麻煩。我估計冰兒這次要受點委屈,怕你這個當娘的心疼啊。」

白素微笑著,嬌媚的臉上看不出一絲不悅:「沒關係,不受委屈怎麼能長大成人?讓他跟著受些委屈,沐兒心裡也好受些,畢竟沐兒是受了傷的。」

洛基苦笑:「說起來受傷,天驕的這肖總管也真是個奇才,他除了把那個女子從沐兒身邊搶走,竟然沒傷到任何一個人,沐兒身邊的兩個侍衛出手攔阻,也只是被他打昏。沐兒脖子被他所傷,他在逃跑前竟然還有心情為沐兒治傷!

也難怪蕭將軍底氣十足地嚷著要扔下軍務回來整頓天驕,他這兄弟可真是奸滑得很,一點兒把柄都沒給人留下。反而是我的寶貝兒子,這麼點小委屈也受不了,竟然把自己私養的八百私兵也派出來了。蕭天這究竟是要整頓天驕,還是要代我整頓軍務,這還是兩說呢!」

話題涉及到軍務,白素很聰明地沒有插嘴,她起身倒了杯涼茶遞給洛基:「別生氣了,喝杯茶消消火。」

洛基接過茶杯啜了一口:「這樣也好,我決定了,」他盯著白素的眼睛:「我要立冰兒為太子。」

白素的眼睛猶如古井般幽深,看不出一點波瀾:「這事不急,陛下您春秋正盛,過個幾十年再說也不遲。」

洛基苦笑:「其實你也知道的,前幾年他們哥兒倆鬥來鬥去,有一半是我支持的,我原本打算著用沐兒來磨磨冰兒,誰成想現在冰兒有這麼多人支持。再磨下去,冰兒自己倒還好,他這些朋友同盟怕是會傷到沐兒,不如索性宣布了也好。讓沐兒死了這條心,把他放到封地上去作威作福吧。」

洛基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洛冰做了太子,估計柱國大將軍蕭天的氣就平了吧?

白素盈盈躬身,兩人相視一笑,滿室都是溫情。

**********

洛冰府中。

洛冰三歲的兒子平璋和小一些的妹妹平琪正趴在父親的膝上玩耍。

一對粉雕玉琢的兒女嬌聲軟語,憨態可掬,洛冰卻似乎心不在焉,眼睛盯著桌上的茶杯發獃。

平琪伸手去胳肢父親:「爹爹你笑,你為什麼不笑?」

男孩子一本正經地拉著妹妹的手,不讓她去跟洛冰搗亂:「琪兒你別這樣,爹爹是男人,男人有男人的煩惱,你們女人不懂的!」

「哈哈!」儘管洛冰滿腹愁思,還是被這可愛的一雙兒女逗得笑了起來。

也不知胖子那廝怎麼樣了?聽說蕭天今天一早向父皇上了請罪的奏章,也不知父皇能不能赦免了胖子?哪怕不能赦免胖子,至少也不要連累天驕才好。

經過這幾年的經營,朝堂之上明裡暗裡傾向於自己這方的大臣是很多,可這次胖子也太離譜了,竟然公然劫持和傷害大哥。

自己今天一早也向父皇遞了請罪函,但父皇具體是個什麼態度,還真不知道。

現在只能等了。

一雙可愛的兒女在大廳中玩起了捉迷藏的遊戲,妹妹跑過來躲在洛冰的椅子背後,細聲細氣地央求洛冰:「爹爹你別告訴哥哥琪兒在這兒。」

奶娃後媽粉嫩嫩 洛冰笑著答應了。看著平璋貓著腰在大廳的角落裡,屏風后,大花瓶的背後挨個地找,他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平璋終於還是找到了平琪,粉嫩的小女孩兒耍著賴:「哥哥,這個不算,我今天穿的衣服太顯眼了!」

這小丫頭!

洛冰不禁莞爾。平璋卻非常豪氣,小小的男子漢一揮手:「你要穿什麼衣服,快去換了來,瞧我怎麼抓住你?」

門開了,管家柳溫快步走進來,俯在洛冰耳邊說道:「雨兒來了。」

「她來了?快請進來!」

管家沖著侍立在旁邊的使女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把兩個孩子帶出去。

平璋和平琪倒也聽話,兩人乖巧地對洛冰揮手說再見,隨著兩個使女出去了。

雨兒是白素身邊的貼身使女,平時只在白素跟前伺候。她忽然親自前來,一定是有什麼重大的事情發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