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實在想不明白前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廖俊龍回來了,還一點事都沒有。這件事不會真的和他有關係吧?他到底有什麼背景!李世傑心中對廖俊龍已經開始忌憚了。

……

「小龍弟弟,姐姐給你送外殼下來啦!」一句很甜卻不膩人的女孩說話聲傳過來,廖俊龍聞言抬頭看去,一個十七八歲大,扎著兩個角的哪吒頭、還帶着兩個大酒窩的鵝蛋臉女孩正笑意盈盈看着自己。

這女孩是三樓做諾基亞外殼生意的,叫趙淑瑩,是一對潮山姐妹花中的妹妹,她姐姐叫趙淑晶,年齡應該在二十五左右。

憑藉兩姐妹如彈簧般的巧舌口才,再加上兩人很不錯的外貌形象,條櫃生意倒也做得有聲有色。

「大力呢?怎麼又麻煩姐姐送下來,真是太麻煩啦。」廖俊龍不好意思的客氣道。

「哈哈,沒事啦,大力去拿其他東西了,是我自己要下來的,反正現在也閑着,下來看看小龍,聊聊天~」趙淑瑩說着就自己走進條櫃里,拉過旁邊一張椅子坐到廖俊龍身旁,老自來熟了。

廖俊龍不禁低頭苦笑,這位姐姐在那次他展露修機技術引起眾人圍觀時,聽聞消息的她還特意從三樓跑下來觀看,然後就……似乎看上他了!拿着推銷外殼給廖俊龍的借口,這幾天一有空就下來找廖俊龍聊天。

還不是暗示那種,是直接明示自己喜歡這個帥弟弟,太奔放了。廖俊龍暗示著拒絕了幾次都沒效果。

「好了,」廖俊龍看着手中修好的諾基亞8250,轉頭對趙淑瑩問道,「淑瑩姐,8250銀色外殼呢?」

「哦哦,我來找,」趙淑瑩打開她剛帶下來的袋子,找出了一個銀色外殼遞給廖俊龍,兩人的手接觸時,廖俊龍感覺到她還順便著偷偷摸了一下他的手。

「……」廖俊龍滿頭黑線也不敢搭話。麻利地把手機裝好,在手裏把玩了一下,然後才對趙淑瑩說道:「你看這台手機我自己用這麼樣?」

「早該有個手機了,也方便姐姐聯繫你嘛。」趙淑瑩贊同的點點頭,然後又突然想到了什麼,往外跑去,回頭喊道:「等我一下。」

還沒5分鐘趙淑瑩就跑了回來,手裏拿着一張電話卡說道:「給你買了一張神州行電話卡,給,快裝上。」

「這…」廖俊龍猶豫着,略作思考後接過來對趙淑瑩笑着說道:「謝謝姐姐跑一趟,卡多少錢?我等下給你。」

趙淑瑩一聽這話,立馬臉色都變黑了,扁著嘴委屈說道:「幾十塊錢的電話卡也和我算這麼清楚?就當我送給你的小禮物好了,如果你不想要就扔了吧,哼!」

得,話都這樣說了,廖俊龍只得乖乖把卡裝上,然後對着趙淑瑩禮貌致謝道:「那就謝謝姐姐啦。」

趙淑瑩這才再次露出了笑容。拿起自己的手機看着電話卡包裝紙上面的號碼數字就打了過來。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廖俊龍接起電話說道:「聽得見嗎?」

「嗯,姐姐送給你的號碼喜歡嗎?」趙淑瑩看着眼前的廖俊龍開口對着電話說道。

……

「看,就在那了!」廖俊霞指著對面掛着B1108號碼牌的檔口轉頭對自己的閨蜜張愛玲說道。

「阿弟!」廖俊霞跑到B1108檔口看見了廖俊龍就高興的出聲喊道。

「啊?是姐姐,姐你這麼早到了,快進來坐。」廖俊龍開心的說道,太好了,又再次見到他姐姐了。

「能再次見到你真好,姐姐。」廖俊龍自己在心裏偷偷說道。

「姐姐?」趙淑瑩獃獃坐在那裏,還沒搞清楚是什麼情況。

「小龍,你這麼偏心的嗎?只顧着你霞姐,都不招呼我的?人家這麼遠跑過來看你。」張愛玲從廖俊霞身後探出頭委屈巴巴的喊道。

「還是兩個?」趙淑瑩感覺到了濃濃的危機感。

「啊哈,愛玲姐,我剛才真的沒看到你呢,快,快坐下休息,」廖俊龍很是尷尬地招呼著說道。

張愛玲是廖俊霞的鐵桿閨蜜,也是比廖俊龍大兩屆的學姐。當初還在鎮上讀初中的時候,張愛玲就挺喜歡這個閨蜜的弟弟。

初中畢業以後她和廖俊霞兩人一起來到莞東城,在一個叫廖泉周的老鄉開的通訊店裏打工。所以這兩年逢年過節回去,張愛玲也會去廖俊龍家裏玩。

張愛玲本身沒有弟弟,所以對廖俊龍也是如親弟弟一般疼愛關心。只是剛才廖俊龍再次看到自己姐姐太激動了,就把人家忽視了,此刻也是尷尬萬分。

「愛玲姐,你怎麼也有空過來了?」廖俊龍為了掩飾尷尬連忙對着張愛玲問道。

「怎麼?我不能來嗎?」張愛玲故意打趣。

「不是,我只是太驚喜了,多一個姐姐,多一份驚喜。」廖俊龍一臉真誠的說道。

「哈哈,這還差不多,總算沒白疼你。」張愛玲看着廖俊龍的真誠表情和話語,終於開心的笑了起來。

廖俊龍低頭看了眼手機的時間,13點11分,他知道莞東城做公交車到華圳北來要足足兩個多鍾,於是開口道:「姐姐,你們還沒吃午飯吧,我也沒吃,等大力下來后我帶你們出去吃大餐。」

「嗯嗯,好,不過隨便吃就行啦。」張愛玲知道廖俊龍還是學生,她和廖俊霞也只是打工拿着一份微薄工資,所以開口提議到。

趙淑瑩在這兩個女孩到來后她自己完全插不上話,看着他們幾人的笑容,聽着他們說還要去吃飯,竟然都沒有叫上自己的意思,於是咬咬牙開口喊道:「我也去。」

三個人齊齊回頭看着趙淑瑩,然後廖俊霞和張愛玲又轉頭看着廖俊龍,似乎在用眼神詢問着什麼。

「我剛好也沒吃飯。」趙淑瑩臉色微紅說道。

「這位是樓上做諾基亞外殼生意的小姐姐。」廖俊龍苦笑着解釋道。 看着疾走過來的陳文華,沈默言現在只能趕鴨子上架,因為她總不能掉頭離開。

「媽!」

沈默言抱着囡囡,迎向陳文華。

對陳文華的稱呼,也從之前的「燕伯母」直接變成了「媽」。

沈默言本以為自己會喊一聲「媽」會很彆扭,但是等喊出口,她竟發現,這並不彆扭。

「好,好,好!」

「累不?」

「要不媽幫你抱着囡囡?」

陳文華聽到沈默言這一聲「媽」,激動不已,歡喜得她滿臉都是笑。

「這天兒有點兒熱,走,咱們家去說話!」

陳文華現在是眼裏只有兒媳婦,至於兒子,直接被她給無視了。

燕航很鬱悶。

但,這鬱悶才冒出來,便散了。

一個是生他養他的親媽,一個是他心心念著的媳婦兒,最小的則是他生的寶貝閨女,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三個女人在這裏,他還鬱悶個什麼勁兒?

燕航把車開回院子裏,而在轉彎的時候,特別摁了兩下喇叭。

這兩聲喇叭換來了親媽陳文華的一記瞪眼,同時抬手指了指被沈默言抱着,還在熟睡的小囡囡,那意思很明顯,若是吵醒了她的寶貝孫女,一定要燕航好看。

看到親媽的手勢和眼神,燕航想哭。

這拐彎的時候摁兩下喇叭,提醒一下後面可能冒出來的人知道有車過來,可是陳文華之前交代了一遍又一遍的。

如今,好吧,親媽永遠是對的!

燕航這邊摁響喇叭,住在這一片的人家都能聽到。

燕衛國本來正跟隔壁的老大哥下棋,聽到熟悉的汽車喇叭聲,他速度丟了手裏的棋子。

「不下了,我兒子帶兒媳婦回來了,趕明兒個再下啊!」

燕衛國跑得飛快,一點兒不像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

而燕家隔壁的這位老爺子聽到燕衛國如此說,則是慢悠悠地站了起來,道:「老燕,你慢點兒,等等我!」

「等你幹啥?」

「燕航那小子啥時候有媳婦兒的?」

「我得瞧瞧去啊!」

聽到這老爺子如此說,燕衛國的腳步就慢了下來,一本正經地望着對方,道:「老陳頭兒,醜話說在前頭啊,我們老兩口對這兒媳婦一千一萬個滿意。」

「你可別胡說八道,不然的話,莫怪我跟你翻臉!」

燕衛國這話可不是在瞎吆喝。

燕航,一直都是別人家的孩子。

喜歡燕航的女娃娃,那是真的不少。

比如他們家隔壁這老爺子的孫女,就一直對燕航存着心思。

「老燕,我是那樣的人嗎?」

老陳頭兒翻了個白眼,「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怎樣的女娃子,能讓你家小子這麼上心!」

「看歸看,不準瞎說,不然的話,翻臉啊!」

「切!」

老陳頭兒嫌棄地瞅了燕衛國一眼。

他又不是那種為老不尊的老混蛋,自然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燕衛國這才慢悠悠地帶着老陳頭兒往自己家走去。

而在兩人進門的時候,正好看到燕航提着裝有小囡囡各種物品的布包進門。 百族王城與神城無異,城域廣闊,空間結構穩固,不僅隨處都是大聖宮闕,便是神殿也都入目可見。

廣闊的神雀街,是一條兩千多里長的中主線,鋪着厚厚玉石。

沉重的聖車從上面碾過,玉石上會浮現出一道道銘紋光痕。

夜叉族的三位大聖被斬斷了翅膀,戴上腳鐐,如蠻獸一般,拉着一輛十數丈高的宏偉車架,行在神雀街上。

車中的女子,戴着黑色蝴紋面紗,是黑暗神殿新生代的絕頂奇才,是一位準元會級代表,被稱為暗黑神女。

「啪!」

駕車的聖仆,不時甩出鞭子,抽打三位夜叉族大聖身上,打得皮開肉綻。

城中的修士,都圍觀著。

這在以前,根本不敢想像,有聖境修士敢在百族王城如此奴役夜叉族大聖。

玉靈神站在街邊一棵聖樹的內部,看着街道上的這一幕,眼神森寒無比。

這棵聖樹的內部空間,是一座類似神女樓的風月之地,修士繁多,人員駁雜,各種喧囂聲交織。

「前輩,還是忍一忍吧,不可輕舉妄動。」夜叉族族長道。

玉靈神道:「黑暗神殿這是在踐踏夜叉族的威信,以此瓦解各個小族對夜叉族的敬畏。張若塵說的沒錯,夜叉族必須得出手,而且,要狠狠打一場。」

夜叉族族長道:「張若塵雖然年輕,可是魄力十足,心智非凡,只用一招調虎離山,就將城中的多位大神強者引去了十界。最開始,老夫還擔心他會莽撞行事,看來是多慮了。」

玉靈神死死盯着拉車的三位夜叉族大聖,道:「張若塵目前還沒有本錢和敵人硬碰硬,他要做的,只是讓敵人付出慘痛代價。將來,那些欲要與他為敵的勢力,也就不得不三思而後行了!」

「與韓姑娘也就見過數面而已,沒想到姑娘已是如此了解我。」張若塵的聲音,從玉靈神身後傳來。

玉靈神優雅的轉過身去,看着張若塵提在手中的一個個布袋。

布袋圓鼓鼓的,像是裝着西瓜,只不過,血腥氣很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