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很快又想到了之前的那個聖者老人,他似乎就是張煥身邊的呢個聖者,那聖者未走,如今張煥又回來了,這實在是……

「很吃驚?沒錯,我是回來了,不過這也只是我的一具分身罷了,要對付你,何必用到我的真正實力?你不配!」

張煥陰笑著看著紀羽。

「你是回來殺我?」紀羽默默的看著張煥,恆道,

「是!你猜的不錯,我就是回來殺你的!」張煥冷冰冰的看向紀羽,而後又道:「你敢打慕芊芊的主意,光憑這一點,你就必須要死!別以為慕芊芊在你身邊就能保你無恙,說實話,你真是太廢物了,竟然還需要一個女子來保護,你憑什麼讓慕芊芊喜歡你?你不過是一個無能之人罷了!」

張煥越說越激動,那看向紀羽的神色同樣是充滿了藐視,一個天空戰師,又如何能入得了他的眼?

紀羽沒有說話,他冷冷的看向張煥,而此刻戰月兒反而是忍受不住了,有人敢說紀羽壞話?除了她之外還有人敢說?

「你才是廢物!你才是無能之人!紀羽他是一步一步走上來的,你算什麼?你不過是仗著你在聖域有個背景罷了,除卻你那個背景,你怎麼能跟紀羽比?」戰月兒牙尖嘴利,說出的話讓紀羽微微一怔,心中更是一顫……

這個平日里喜歡找他麻煩的女子,現在竟然還能站在他這一邊。

「閉嘴!」張煥兀然一聲巨吼,皇者氣息釋放而出,讓戰月兒全身都顫抖了一番,而後他又冷冷的看向紀羽:「到現在還要依賴女人,可憐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吧!」

「將他殺了!不!廢了他的修為,打斷他的四肢,我要親手將他折磨致死!」張煥滿臉殺意的看著紀羽,又對身後的幾個侍衛說道。

「誰敢!」戰月兒一怒,一下子站在紀羽的面前。

「廢物!一個靠女人的廢物!我倒是要看看你那女人能不能保你!將那女的給我殺了!」張煥冷冷道。

四個皇者出手,那恐怖的氣息如同泰山壓頂一般朝著紀羽跟戰月兒壓下,瞬間,兩人所站的地面一片凹陷。

戰月兒一咬牙,又準備使用戰家秘法,但此刻,一個手掌卻忽然停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月兒,你站到一邊。」紀羽拍了拍戰月兒的肩膀,緩緩道。

「不行!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嫡女無雙:腹黑小毒妃 戰月兒搖頭,死也不願意走開。

「聽話,讓開一邊。」

「不行!」

「你讓開啊!你不是他們的對手!」紀羽忽然朝著戰月兒吼道,雙眼有些猩紅,頗為的猙獰。

戰月兒被紀羽嚇了一跳,但她心中卻瞬間有些溫暖,他……還是關心自己的!

「讓我跟你並肩作戰吧……就像對付雙煞那樣。我不會拖你後腿的。」戰月兒轉身看向紀羽,柔柔的說道。

紀羽微微神情一滯,看到戰月兒的目光,那種堅定的光芒似乎觸動了他的內心深處……並肩作戰?

「嘿嘿,你們倒是感人,可惜啊,你們的敵人是我,你們註定活不過今天了!」張煥譏諷的笑了笑。

沒有任何的言語,其中一個皇者已經出手了,速度奇快,一瞬間來到了紀羽跟戰月兒的眼前。

戰皇強者的一擊,足以用驚天動地來形容,雖然不及聖人的破碎空間威能,但也絕對可以做到移山之威。

那一拳轟下,毫無懸念……戰月兒跟紀羽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口中鮮血猛吐,臉色霎時間蒼白無比。

「哼!廢物!」張煥冷笑著看著紀羽,一擊就能擊敗的人,根本就沒有資格站在他的面前。

戰月兒被那一拳打成了重傷,趴在紀羽的旁邊,大口咳血。若不是有丹天戰體以及九天琉璃戰體的護身,紀羽怕也是要落得跟戰月兒一樣的結果。

敵人……太強了!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他們,毫無抵抗能力啊!

「走……紀羽,你,你快走!我,我用父親給我留下的護身法寶護你離開……」戰月兒咳血,有些艱難的對紀羽說道。

「那你呢?」

「呵呵……你走了,我,我也就不用掛心了!」戰月兒慘然一笑,她從未想過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但今天,她卻真的說出來了。

紀羽沉默了,不可能,他絕不可能會這樣做,看著戰月兒死?打死他都做不到。

「快,快啊!」

「閉嘴!不行!」紀羽呵斥……

看著這一幕,張煥心中更是爽快,莫名的爽快:「這便是慕芊芊所欣賞之人?看來我要將這一幕記下,回去告訴慕芊芊,讓她看看她喜歡的人是多麼的窩囊,也好讓她死心,嫁到我張家!」

慕芊芊,這個名字在紀羽心中的重量無人可知,在聽到這名字的一刻,他心臟猛然一跳:「窩囊?我,窩囊?」

「哼,要靠女人保護的人,不是廢物又是什麼?難道不是窩囊?你,配得上慕芊芊?我勸你還是識相點,將慕芊芊給忘了吧!哦,對了!我本身便欲取你性命,也罷,等你死了之後我將你屍體帶到慕芊芊身前,她也該死心了!弱小不是你的錯,錯只錯在你愛上了一個你不該愛,你沒資格愛的人罷了。」張煥嗤笑著看向紀羽,猶如看著一個螻蟻一般……

而此刻的紀羽,心臟不斷的跳動,驟然收縮,一種猙獰的疼痛不斷的通過他的神經,傳入他身體的各處……一股沉寂已久的力量,竟然在此刻,有了蘇醒的跡象!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芊芊,等我五年,五年之後我一定成聖,再到聖域尋你!」

「獃子……我相信你,我一定會等你的,五年之後,若是你不來,那我還活在這個世上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不,我一定會來的,一定會!」

「嘻嘻!那就說定了哦,我的命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喔!」

那一夜,是兩人獨處的最後一段時光,那一段對白,不斷的縈繞在紀羽的耳邊。

我的命,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喔!

命,就在自己的手上……芊芊的命,也在自己的手上!

紀羽像是聽不到張煥的諷刺一般,他雙眼猩紅無比,看著自己的手上,他恨不得此刻馬上擁有逆天的力量,哪怕讓他壽命縮減百年也無所謂,他……想要殺人!因為他不能死,死了,芊芊也……

咚咚!

咚咚!

又是那熟悉的跳動之聲,紀羽的心狠狠的跳動著,每一次都是那樣的揪心,那種痛楚,心臟,似乎在不斷的縮小一般。

「呵呵,你怒了!」這時,那個熟悉的聲音又一次傳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是你!」紀羽反應過來,有些驚訝。

這個聲音他實在是太熟悉了,自從得到那神秘的丹核之後,他就開始接觸那個聲音,不斷又有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那丹核像是消失了一般,一直都沒有任何的反應,沉寂了許久許久。

而現在,丹核似乎又一次的蘇醒過來了,因為他又感受到了那股力量,雖然有些邪惡,但卻異常強大的力量。

「你成長了許多,一年不到,竟然已經到了如此地步,呵呵,的確不錯!」

丹核對紀羽發出了回應。

「那又如何!成長再多,面對一個聖域家族的傳人,我不是一樣不是對手?」紀羽自嘲的笑了笑。

「那,你想活下去么?想贏么?」

丹核並沒有安慰紀羽,反而直接問道。

「廢話!我還不想死啊……」紀羽苦笑一聲。

「此乃你命中一劫,那聖者小兒將我激活,同樣亦是你命中注定……」

說罷,丹核沒有了任何的聲音。

而此刻,紀羽卻依舊能感受到來自張煥的壓迫,他聽到了張煥下達的命令。

「打破他的丹田!廢了他的四肢!」

此時,一個皇者冷笑一聲,朝著紀羽飛來,來到紀羽的面前,戰氣匯聚成了一把光刃,直衝紀羽的丹田。

「不要!」戰月兒慘叫,然而卻一點不能動彈。

「呵……要毀了我么?」

就在那光刃靠近紀羽丹田之時,一股更為強大的光芒兀然綻放而出。

「豎子,敢擾我!」

一個冷哼之聲忽然傳出,然而,只有攻擊紀羽的那個皇者才能聽見。

也就這一瞬間,那皇者動作停滯了一下,接著,一聲慘叫便響徹了正片山谷。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什麼!怎麼可能!」

張煥臉色劇變,死死的盯著紀羽,這……

戰月兒亦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紀羽,這一幕實在是……

「呵呵,想殺我?去死!」

紀羽臉上皆是血,那一拳,直接打爆了那皇者的丹田,血液,灑滿了他的面容。

這發生的實在是太過突然,太過讓人措手不及,防不勝防了,怎麼回事?沒人知道!

那皇者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直接便倒在地上,斷絕了氣息。

以天空戰師之力,屠皇!

戰月兒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這……難道是自己做夢了?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

張煥此刻跟戰月兒的心情差不多,看著自己的侍衛倒下,他沒有來得及憤怒,有的只是震驚,這小子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力量?

然而,他們並沒有發現紀羽的變化,只在意了紀羽表面的力量,天空戰師?

那丹核產生的力量不斷的衝出,此刻,紀羽只覺得腦袋不斷的膨脹,似乎想要爆炸一般。

他雙目猙獰的看向張煥幾人:「想殺我?」

被紀羽這聲音嚇了一跳,張煥也有些反應過來了,自己不是做夢?這小子忽然會有這麼大的力量?怎麼會這樣!

「哼!殺你又如何!螻蟻而已!」張煥哼了一聲,又對剩下的三個皇者道:「殺了他!」

三個皇者同時動了,面對一個天空戰師,他們竟然不敢輕敵,只因為剛剛他們根本就沒有看到那個皇者是怎麼死的。

「殺我?我便屠你!」

紀羽眼睛赤紅,冷冷喝道。

下一霎,紀羽也動了,那丹核的力量似乎是無處不在,不斷的環繞在紀羽的周圍,爆發出恐怖無比的力量。每與那皇者交手一次,便有一分力量直衝皇者丹田,一時間,紀羽竟然慢慢的處於了上風。

這場景,讓張煥臉色劇變,這不是夢?這真的不是夢?

開什麼玩笑!三個皇者竟然還會被一個天空戰師逼迫至此?

「哼!愚蠢之極,三個皇者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這時,那個聲音又一次傳來……

霎時間,三個皇者口中皆是一口鮮血噴出,慘淡至極。

與此同時,紀羽抓住了紀羽,孤峰長劍霎時間出現在他的手上。

一道血紅色的光芒綻放,如同夜晚最燦爛的煙花,然而綻放的卻是最血腥的光芒……

三個頭顱落在地上,沒有絲毫的拖沓。

三個皇者,瞬間死亡!

「這……」看著這戰績,戰月兒心中早已掀起驚濤駭浪,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天空戰師啊!紀羽不過是天空戰師而已,怎麼能如此輕易就屠殺皇者?難不成那三個其實根本就不是皇者?

當然,事實也就只有紀羽一人知道,因為丹核蘇醒了,那熟悉的力量又一次融入自己的體內,幫助了自己。

雖然不是自己的力量,但此時紀羽卻不想計較這些,他只想活下去,更想的是……

他忽然抬頭,雙眼死死的盯著張煥,雖然這只是一道分身,但他也沒有想過放過!

張煥此刻震驚的盯著紀羽,他的腦袋一下子反應不過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小子為什麼忽然就會變得這麼恐怖,難道是天不亡他?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看著眼前的紀羽,張煥說不怕也是假的。

雖然他只是一個分身,然而也同樣是會有感覺的,死亡的感覺!

他可從來都沒有死過的,身為聖域張家的少爺,哪個敢不長眼的來殺他?別說是聖者了,哪怕是帝級強者也不敢對他下手。無他,只因為他所在的家族乃是聖域最強家族,這個身份就足以讓無數強者止步了。

然而,此刻,站在此人的面前,張煥第一次生出了一種害怕!害怕的感覺,他不認為這個人不敢殺他,這個人一定會下手,看著那散發出來的殺氣,都足以讓他頭皮發麻。

「你,你想做什麼?」

看到紀羽向前一步,張煥下意識的便退後了一步,那種壓迫之感,讓他心臟猛跳。

紀羽甚至沒有興趣理會張煥的這些廢話,他對張煥的恨不低於紫圖雄,哪怕這只是張煥的一具分身,他也要殺!

「你,你難道不想活了嗎?殺了我……我的家族的人會來找你,我的真身會來找你,你將會在我張家的無止境追殺下死去!」

張煥下意識的抬出了張家,因為以前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險,只要抬出張家的名字,就不會有人敢動他。

但顯然,他就要失望了,紀羽未曾理會!

「張家……我遲早會去。」他淡淡開口。

那丹核的力量再一次動了起來,慢慢的朝著張煥涌去。

「你不過是一個可憐之人,你永遠也想象不到張家到底有多恐怖!哪怕是你大陸上最強的人,來到我張家最多也能成為一個侍衛!你可要想清楚了,殺了我,所有跟你有關聯的人都要死!」張煥冷冷的看著紀羽,喝到。

而後他又看了一眼離紀羽不遠處的戰月兒,「包括戰家!我張家隨意派出一人,便足以將戰家毀滅,難道你真的在意么!」

紀羽一怔,有些戲謔的看著張煥,聖域家族有多恐怖他自然是知道的,的確,只要派出一個聖者,就能將大陸上最強大的勢力毀滅。

看著紀羽這個樣子,張煥只認為紀羽是怕了,被他所說的話語嚇到了。

他心中得意,張家的名頭果然是最好使的,於是便繼續說道:「現在,你將我放了,我可以保證你跟與你有關係的人無恙!」

先保住命,等回去之後看我怎麼收拾你!戰家?哼!我要整個天葉學院都死!張煥心中狠狠的想著。

但此刻的紀羽,又哪裡是當初那個初出茅廬的小子了,他冷笑著看著張煥:「你的話說完了?那麼,你就去死吧!」

「你!你不想活了?不……不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