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心中一驚,天兵甲冑瞬間激活,‘乒’的一聲他就感覺到後腰一疼,一股大力傳來。

他立刻揮刀向後砍,但是劈空了。

一個黑色的身影憑空出現,這是一個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殭屍,手裏還拿着兩柄匕首。

他立刻明白了爲什麼別墅裏的那些人全都無聲無息的死了,原來是有這麼一個類似於刺客一樣的傢伙存在。

與此同時,黑山老妖化成的小山也被一股巨力頂飛了,織田信長的咆哮聲響了起來:“就憑你也想壓住我!我可是殭屍王!” “殭屍王?”張謙也叫了起來,“我僵你嗎了戈壁!”

轟一聲,武聖仙魂出現在他背後,他揮起大刀一刀砍向織田信長,背後的虛影大刀帶着呼嘯的勁風和摧枯拉朽一樣的氣勢砍了下來!

織田信長趕緊舉刀抵擋。

不得不說這傢伙其實還是有點本事的,以張謙現在的力量和道力激發出的武聖仙魂所發出的攻擊他都能擋住。

雖然他被打退了好幾步,但是毫髮無傷。

“關羽?”織田信長震驚的看着張謙背後的虛影,作爲戰國時代風雲人物,他對華夏的歷史也是非常瞭解的。

東瀛的戰國時期正值華夏的大明中後期,所以當年東漢末年的三足鼎立他不說了如指掌也是深有研究的。

而對那個時代所涌現出的名將英豪,他個人最欣賞的就是關羽。

事實上,這種推崇一直到現在也還是根深蒂固,不止織田信長,東瀛民間都對關羽極爲推崇,而且這種推崇,似乎並不亞於華夏人。

“現在知道怕了?”張謙冷笑,“晚了!”

說罷他兩腳一踢,風火輪呼嘯而去!

現在系統升到了37級,風火輪的持續戰鬥時間也增加到了十四個小時,完全可以隨便用了。

織田信長眼睛都瞪圓了,他早就注意到了張謙腳下的這兩個輪子,他懷疑這是風火輪。

風火輪一個照面就教了織田信長做人,一個擊中了他的長刀把他打了一個趔趄,另外一個打中了他的後背,他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就被差點砸倒在地,身上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畢竟是三壇海會大神哪吒三太子的法寶,已經幾乎可以算作是神的法寶了,織田信長就算實力強悍也是抵擋不住的。

“這…怎麼可能!”

權少私寵:小小鮮妻,好美味 織田信長站起身,運起渾身的屍氣,火焰慢慢的變小,張謙可沒打算放過這個機會,風火輪繼續向他發起了無情的攻擊。

就這點實力也敢自稱殭屍王?張謙不屑的笑了幾聲。

然後很快,風火輪就把他砸的奄奄一息,他在火焰中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

“狗屁殭屍王!”張謙揮起青龍刀,一道刺眼的刀光劃過,織田信長的慘叫聲戛然而止。

隨後,火焰中響起了一個悲愴滄桑的聲音:

“人間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

張謙皺起眉毛,這句話雖然也是東瀛語,但是他莫名其妙的突然就能聽懂了。

“死都不死的安靜一點。”張謙伸出手,剛要隔空吸掉他的靈魂,突然,火焰中響起了一個陰森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隨着笑聲越來越大,火焰中突然爆發出了一陣熾烈的白光,白光一閃,火焰瞬間熄滅,一個恐怖而醜陋的怪物出現了。

這是一個身高三米多的怪物,渾身都是裸露的暗紅色肌肉,臉像個骷髏頭,嘴裏全是獠牙。

手裏提着一把寒光閃爍的長刀。

“古時有屍,雷劈不滅,火殤而死,死而後生,以身化魔,是爲魔靈屍。”系統說,“許久沒見過了,沒想到今天在東瀛見到了。”

“魔靈屍?”張謙看着這個三米多高的恐怖怪物,有些吃驚。

“對,一般的殭屍只有怨氣和屍氣,而魔靈屍就是被魔氣魔化的殭屍,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殭屍了。”系統嘖嘖有聲,“難怪口氣這麼大,還殭屍王呢。”

“風火輪照樣秒他!”說完張謙一伸劍指,風火輪再次呼嘯而去。

然而緊接着讓他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風火輪砸中他之後的確能把他砸的東倒西歪,但是似乎對他造成的傷害並不大,而且最關鍵的是,風火輪上的火焰即便能點燃他,也很快就會自動熄滅了。

“他已經完全被魔氣魔化,你也不是哪吒無法完全激活風火輪的力量,所以要想用風火輪對付他,有點難。”

魔化後的織田信長舉起長刀一個揮砍,兩個風火輪就被他砍到了幾米外,織田信長瞅準了機會,握緊長刀一個豎劈,一道黑紫色的鋒利魔氣就朝着張謙飛了過來。

張謙趕緊躲避,但是這道魔氣就像追蹤導彈一樣跟在他屁股後面窮追不捨。

他揮動青龍刀,運起道力注入到刀身內,用力一劈,一道綠色的刀氣從刀尖蔓延出去,撞在了魔氣上,卻被魔氣斬成了兩半。

魔氣的速度絲毫不減。

“臥槽!”張謙震驚了。

“休傷張先生!”黑山老妖大喝一聲,黑色的石塊就像雨點一樣砸向那道魔氣,卻全被魔氣砍成了碎片。

織田信長又揮出了三道魔氣,四道魔氣就像跗骨之蛆一樣急速的追在了張謙的屁股後面。

張謙一甩劍指,兩隻風火輪飛了回來撞碎了兩道魔氣,但是另外兩道已經逼近了張謙,張謙跑不過魔氣只能轉身橫握青龍刀抵擋,其中一道魔氣撞在了刀刃上,把張謙的身體帶的一個趔趄,另一道魔氣順勢斜切中了他的屁股。

哧!

他感覺屁股一涼,然後就是一陣劇痛傳來。

“居然敢把張先生的屁股幹出血?我饒不了你!”黑山老妖急了,張謙要是出了危險的話閻羅肯定不會饒了他的!

“黑風飛石!”他大吼了一句,無數的黑色石塊帶着劃破空氣的音爆砸向織田信長,織田信長揮起手中長刀,長刀的速度非常快居然在他身前組成了一個閃爍的刀幕,石塊砸在上面叮叮噹噹,全被刀幕擋住了。

張謙惱了,什麼叫把我的屁股幹出血?這特麼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好嗎!

隨後他又看向織田信長,能讓他見血的人可不多!

“既然你知道關羽,那就讓你好好見識見識關羽的厲害!”張謙取出一張關羽卡,猛地撕碎!

和李白出場方式不同,關羽卡撕碎之後,一陣猛烈的綠光出現在半空中,伴隨着一陣破空的聲音,一座三米高的雕像從綠光中出現,隨後轟然砸在了地面上! 這是一座石制雕像,雕刻的非常精緻,就像真人一樣。

在場的人都有些發懵,這怎麼突然有一座雕像出現了?而且看這個雕像的樣子,似乎是關羽?

別人都有些不太確定,織田信長一眼就瞧出來了這是關羽,因爲他見過關帝的雕像。

他突然微微有些心慌。

張謙也有些奇怪,明明是召喚關羽分身,但是怎麼會掉下來一座雕像呢?

正當他疑惑的時候,雕像上的石頭顏色突然褪去了,變成了濃綠鮮紅的色彩,很快,一道綠光閃過,身高達三米的關羽出現了!

一股極強的仙氣和殺氣以關羽爲中心向四面八方衝去!

“二爺!”張謙驚喜的叫了起來。

關羽聽到了他的聲音,回頭看了看他手上的青龍刀和他背後自己的仙魂虛影,眯起眼睛一摸鬍子,隨後一抱拳:“雲長見過少年。”

他的聲音非常渾厚雄壯,聽起來霸氣十足!

在場的人全都嚇了一跳!

織田信長嚇得倒退了一步,那些殭屍直接被關羽身上爆發出來的仙氣和殺氣衝的倒退了出去,白起也握緊了兵器,有些心驚的看着關羽。

渡邊大雄更不用說了,在關羽開口說話的那一剎那就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黑山老妖站在一旁,臉色和目光都有些複雜。

“二爺不用客氣!”張謙快步走到他身邊,卻疑惑的發現關羽是空着手的。

不對吧,剛纔雕像狀態的時候手裏還是拿着一把石制青龍刀的啊!怎麼從石像化成人形之後刀就沒了?

而且爲什麼是以石像的樣子現身的啊?

“他的刀這不是在你手裏嗎。”系統說。

“你的意思是,我抽到的法器都是真的?這把刀真的是青龍偃月刀?”

“你以爲是假的?”系統笑了。

“不是…我以爲是複製品之類的…”

“都是真的,比珍珠還真。”系統笑着說。

關羽看向張謙說:“少年,吾之兵然非如此用法,且讓吾爲少年演示一番!”

張謙一愣,立刻把青龍刀交到了關羽手上。

剛一交過去,青龍刀身上就光芒大作,這道光芒無比熾烈,強度甚至幾乎要趕上張謙的神光萬丈了!

在場的人都忍不住用手擋住了眼睛!

甚至有不少的殭屍被這道光刺的差點當場化爲飛灰!

在關羽接過青龍刀的那一剎那,站在張謙背後的仙魂虛影也化作一道綠光像蛇一樣鑽進了關羽的體內,關羽的身高再次增長,變成了一個四米多高的巨人!

他身上的仙氣和殺氣更加濃郁了!

“青龍刀和刀裏的武聖仙魂本來就是關羽的一部分,而卡片所召喚出的分身可以融合這一部分,然後大幅度的增強這個分身的戰鬥能力。”

“那他能是這個魔靈屍的對手嗎?”

“……說實話,夠嗆,雖然關羽算是散仙中的中層力量,但分身畢竟只是分身。”

“那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張謙看着提着刀走向魔靈屍的關羽,忍不住問系統,“我一直都很好奇他們的實力到底是怎麼劃分的。”

“在仙界,天兵是最底層的仙,實力最弱,火將比天兵強一點,普通天將比火將強,然後就是各路散仙了。散仙這個不好說,實力弱的散仙甚至比不上天兵,但是實力強的散仙卻能和真仙甚至金仙相抗衡。”

“散仙有這麼厲害?!”張謙愣了,不都說散仙上面纔是真仙嗎?

“散仙並不是一個等級,而是一個統稱。”系統說,“那些沒有位列仙班,沒有天宮仙位官職,散落在仙界或者人間各地逍遙快活的仙人都可以被稱爲散仙。”

“我靠我還以爲先修煉成散仙才能再修煉成真仙呢!”

“修仙小說看多了你。”

“那關羽會打不過這個魔靈屍?”張謙奇了怪了,“中層力量啊!”

說話的功夫關羽已經和魔靈屍打在一起了,只見關羽揮刀打出一道綠色刀氣,然後一個跳劈斬向了魔靈屍的天靈蓋,魔靈屍舉起長刀格擋,綠色刀氣打的他一個趔趄。

正好關羽的跳劈也到了,魔靈屍只能慌忙躲避,然而速度超快的關羽已經劈了下來,嗤啦一聲,這一刀直接從魔靈屍的肩胛骨砍了下去,當場砍下來了魔靈屍的一條胳膊和半個胸膛!

“臥槽!6666!”張謙歡呼了起來。

黑山老妖看了看他,有探着腦袋看了看他的屁股,小聲說:“張先生,您的屁股在流血呢。”

“哦!差點忘了!”張謙趕緊取出水月寶瓶喝了幾滴,然後摸了摸屁股,只是幾秒鐘的功夫屁股上的上就癒合了,只是屁股上沾的血還沒幹,摸起來有些黏。

胡娟看不下去了,取出一塊手絹說:“親王殿下,我來幫您擦一擦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張謙哪能讓她來給自己擦屁股。

他的思想可是很傳統很刻板的。

女神的絕世高手 織田信長髮出了慘痛的嚎叫,只剩下了一條手臂的他揮起長刀接連打出了六道黑紫色的魔氣,張謙立刻踢出去了腳下的風火輪替關羽抵擋。

而關羽卻不慌不忙,左手一捋鬍子:“雕蟲小技耳!”

說罷,他橫握青龍刀,奮力一個橫砍,一道巨大的綠色半月形刀氣從刀尖蔓延了出來,翻滾着往前飛去,六道魔氣被這道巨型刀氣當場劈散了三道!

還有兩道被風火輪擋下,剩下的一道也被關羽揮刀劈散了。

“納尼!”織田信長看傻了!

“哼!”關羽冷哼一聲,隨後整個人氣勢大變!

一股浩然的凜冽仙氣從他身上爆發了出來,一股不知道從哪裏吹來的狂風吹起了他背後的披風,獵獵作響!

同時,他再次伸出左手一捋鬍鬚,兩隻原本眯起來的丹鳳眼猛地張開,雙目中迸發出了駭人心魄的恐怖光芒!

“關羽從來都是眯起眼睛的,一旦他睜眼,就代表他要殺人了。”系統說。

“汝小兒!插標賣首!”關羽右手青筋暴起,握緊了青龍刀,隨後身體突然移動,像一陣疾風一樣猛地掠向織田信長! 張謙一驚,好快的速度!

就像一道綠色的閃電一樣!

別人也都露出了震撼的神色,手持鐵牙的森蘭丸驚呼:“將軍!”然後邁開大步就往這邊跑,但是他的速度怎麼可能比得上關羽?

織田信長一臉恐懼的神色,他想逃跑,想格擋,但是卻做不出任何的動作!

就好像自己已經被關羽定身了一樣!

整個場面說時遲那時快,關羽已經衝到了織田信長面前,奮力一刀!

張謙只覺得眼前一道綠光閃過,萬物都失去了色彩!

甚至整個視線都變黑了!

天地間似乎只剩下了那一道綠色的閃光!

“啊——呃!”織田信長髮出了公雞被切斷脖子一樣的慘叫!

綠光消失了,張謙的視線也恢復了,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後所有人都震驚了!

關羽還保持着雙手持刀的揮刀動作,織田信長的腦袋飛到了半空,森蘭丸還沒有跑到他們面前。

一瞬間!

張謙心神巨震,只是一瞬間,織田信長這傢伙就被斬首了!

撲通一聲,織田信長的無頭屍體頹然跪了下去,手裏的長刀‘噹啷’一聲落在了地上,刀身上有光芒流轉了一下隨後消失不見了。

“將軍!”森蘭丸爆發出了悽慘的嚎叫,隨後他手裏的妖刀鐵牙上一陣紅光流轉,他整個人也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個像是織田信長那樣的怪物。

“我要殺了你!爲將軍報仇!”森蘭丸怒吼,邁開大步舉着鐵牙衝向關羽。

“黃口小兒,也敢在我面前放肆!”關羽猛地轉頭,眼神中光芒四射。

щшш ☢Tтka n ☢C○

‘撲通’一聲,正在急速奔跑的森蘭丸看到了這一束目光之後就像失去了渾身的力量一樣突然毫無徵兆的癱跪在了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