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忽然緊握著她小手,輕輕地抬了抬:「如果有可能,這就是我的全世界。而你,現在把全世界放在了我手中,我很幸運,從來多沒有這麼幸運過。所以我會保護好她,即使是花費全部力氣,即使可能會付出一切代價。說這麼多,其實我只想告訴你一句,我非常認真。無論是找妻子也好,還是找女朋友也罷,從來都沒有這麼認真過。小竹子,如果你願意,咱們可以馬上訂婚。」

「呃!」

藍韻竹怔住了,鬧了一個大紅臉:「我說的不是這個!」

「那你說的是哪個?」沈穹詫異問道。

藍韻竹望著他,半響都沒有說話,過了好一陣子之後,才捋了下秀髮:「我是說,你會不會把我拐賣了?我很怕這個的!」

沈穹瞬間被噎住了,盯著她,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藍韻竹輕輕地瞥了他一眼,眼眸子轉動了下,忽然噗嗤地一聲掩著嘴唇笑了起來:「你就打算這樣握著我的手,直到夏海市嗎?」

沈穹立即搖搖頭:「不僅僅只是到夏海市,如果有可能,一輩子或者天荒地老。」

藍韻竹心中不由有些感動,想了想,抬起手道:「天荒地老什麼的,我就不敢想了,我只想自己能夠遇到對的人,然後倖幸福福地過完一輩子就可以。其實,你給我的感覺還是蠻不錯的。」

「真的?」沈穹驚喜。

「嗯!」藍韻竹點了點頭,也沒有說別的,另外一隻手在包包裡面摸索了一下說道:「我要聽歌了,能把我的手還給我嗎?」

沈穹問道:「待會兒還會給我不?」

藍韻竹歪著頭嗔怪似得颳了他一眼,那哀怨的神情,好像要溢出水來一般,極為柔軟。

稍微沉默了下,然後紅著臉,低頭細若蚊吶地應了一聲:「嗯,還是可以的!」

沈穹心中大喜,見姑娘羞澀溫柔的模樣,感覺也太可愛了一些,不過既然她這麼說,沈穹當然不好意思握著人家的手了,只好把她放開。

藍韻竹紅著臉把手抽出來,嘴角悄悄地彎了彎,也沒有說什麼,拿出了耳塞開始聽歌。

接下來,兩人偶爾開口聊聊天,汽車上的人並不多,由於都在趕路,所以非常安靜,過了一會兒后,沈穹又悄悄地把她的手拉過來握住,姑娘立即咬了咬嘴唇,轉頭颳了他一眼。

「這樣,我會比較放心!」沈穹對著她笑道。

藍韻竹心中很無語,不過也沒有掙扎,只是任由他握著,俏臉紅暈。

陽春鎮到夏海市路程並不是很遠,僅僅兩個多小時的路程,作為華夏國最大的城市之一,夏海市的人口極多,足足兩千多萬人,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兩人都沒有怎麼開口,氣氛忽然安靜了下來,變得有些每秒。

把人家的手握著,只感覺到極為柔軟,那纖纖玉手,宛若白雪一般細嫩,還非常舒服。

沈穹也不願意打破這安靜的氣氛。

從陽春鎮到夏海市路程並不是很遠,僅僅兩個多小時的路程,作為華夏國最大的城市之一,夏海市的人口極多,足足兩千多萬人。

這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現代化大都市,在城市中人來人往,非常熱鬧。

在夏海市的汽車站上下車,兩人朝著出口走去,藍韻竹忽然說道:「晚上我要去參加一個同學的生日晚會。你打算什麼時候買車?現在過去,還是明天再過去?」

總裁的惹火嬌妻 「明天?」沈穹一愣,抬頭望著她。

藍韻竹停了下來:「如果你比較著急的話,可以先回去,我可能需要過一晚再回家!」

「那你晚上住哪裡啊?」沈穹詫異問道。

藍韻竹一邊走一邊解釋道:「我已經跟同學說好了,可以先去她那邊暫住一晚上!」

沈穹哭笑不得,想了想道:「我不著急,明天就明天吧。不過你媽過來的時候,曾經叮囑我要好好照顧你。既然來了,你可不能自己一個人跑去同學那裡住了。若是出了問題,我可找不到你。」

藍韻竹怔了一下,抬頭望著他,忽然沒有說話,琥珀般的眼眸,晶瑩剔透。

沈穹聳聳肩,裝作平靜的模樣:「我們找個酒店一起住吧。」

藍韻竹皺了下黛眉,微微咬著嘴唇,只是盯著他沒有說話。

氣氛忽然又安靜了下來。

略微有些尷尬。

沈穹只好又問道:「沒有問題吧?」

藍韻竹微微嘆了口氣,搖搖頭:「我還是跟我同學一起住吧,她在夏海市上班,以前我們都是同一個宿舍的,不會有問題的。」

沈穹聽言,心中無語,姑娘估計還沒有放心他,不過認真想一想也對,人家第一次跟他出來,怎麼可能會如此輕而易舉地跟他住在一起? 重生之緣來如水 這樣太不現實了,這姑娘大方的時候雖然很大方,也不介意給他摸摸小手什麼的,但是涉及到原則問題,還是比較矜持的。

若是她同意兩人住在一塊,沈穹或許會更加擔心,想了一下,於是點頭同意了,他說道:「那你要注意安全,有問題的話,可以打我電話。」 「嗯!」她點頭同意。

雖然說她也願意交往,但是看得出來,她對他還是充滿戒心的,沒有辦法,誰知道人家是女生,而自己是男生呢?畢竟男女有別。

既然已經來到了夏海市,沈穹也沒有猶豫了,立即找了幾家4S汽車店,領著她進去看。

「你想買什麼樣的?」進入汽車店之後,藍韻竹滿臉好奇的問道。

沈穹道:「好一點的,最好是品牌車!」

「哦?這個我不懂,你自己選好了!」藍韻竹望著裡面。

悶書生的俏娘子 沈穹歪頭想了想,回頭問道:「你有喜歡的品牌嗎?或者喜歡的車型?」

藍韻竹立馬搖頭了:「我不懂,我一般不喜歡這個。我覺得只要好看就行了。」

沈穹哭笑不得,聽得出來她似乎真的不認識車,其實想了想也對,大部分女生都不認識車,也不會是什麼車迷,類似她那樣,更加不能是車迷了,只要好看,估計也就可以了。

當然,這次沈穹過來買車,絕對不是為了圖好看的,有種握著幾百萬現金,既然要買,那麼就買好一點的,砸上一兩百萬都沒有問題。

「我要買一輛一百多萬的!」沈穹忽然說道:「兩百萬也沒有問題。我可以拿下!」

「啊?」藍韻竹一怔,突然吃驚地望著他。

沈穹回頭看著她,聳聳肩笑道:「既然要買,那麼就買好一點的。要不然,經常出問題就心疼死我了。」

藍韻竹頓時一臉吃驚的望著他,上上下下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了,神情略微複雜。

「先生您是要一百萬以上的車嗎?我們店裡就有好幾架,如果您有需要的話,可以上二樓,在二樓有幾輛不錯的車!」汽車店的員工聽到沈穹這麼一說,瞬間滿臉驚喜,直接開口說道。

沈穹聽言,立即轉頭對著藍韻竹說道:「走,我們上去看看。」

然而往前走了幾步,卻看到藍韻竹依然站在原地怔怔的望著他,一動不動。

沈穹詫異,急忙回頭問道:「怎麼啦?」

藍韻竹稍微沉默了片刻,然後望著他吃驚地感嘆道:「沈穹,原來,你這麼有錢啊?」

神情非常複雜。

沈穹一怔,頓時一笑:「不算有錢啊。」說著,又補充了一句:「都是最近賺的,放在手裡也沒有其他用,所以先買輛車開開。」

藍韻竹神色古怪,沒有說話了。

沈穹也沒有多說,拉著她的手,直接上二樓。

在二樓上,的確放著不少好車,例如寶馬、賓利和保時捷之類。一百多萬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頂級豪車肯定是買不起的,賓利和保時捷就別想了,沈穹逛了一會兒,忽然被一個白色身影吸引住了。

「最新2017版保時捷卡宴,雙渦輪增壓,520馬力,最新報價是220萬。這車是新款新車,昨天才剛剛從德國運過來。先生,這車非常不錯!」男銷售員介紹道。

「兩百二十萬?這麼貴?」藍韻竹吃驚。

沈穹掃了一下這車一眼,頓時覺得非常喜歡,這車是一輛加規SUV,空間感比較大,外形高端大氣,非常漂亮,據他所知,最新款的保時捷卡宴的性能極高,運動感非常充足。

兩百二十萬的售價,說實在話,確實有些貴,若是以前,沈穹根本想都不敢想,但是現在,他手中握著三百多萬現金,拿下壓根就沒有問題。

可是!

保時捷卡宴啊!

沈穹轉頭看了下藍韻竹,笑眯眯地:「要不要試一試這車如何?」

藍韻竹咬了下嘴唇,蹙著黛眉望著他,滿臉憂慮:「沈穹,這車是不是太貴了?」

男銷售員聽沈穹這麼一說,似乎覺得有戲,立即卻說道:「女士,這可是保時捷卡宴,集時尚跑車於一身,動力感十足,它的配置,足以秒殺市面上絕大部分的轎車。正所謂好馬配好鞍,這車若是開出去,保證備有面子。」

沈穹望了他一眼,笑了笑,轉頭對著藍韻竹說道:「是有些貴,不過還拿的下來。這車我看著比較喜歡。如果你也喜歡的話,咱們就拿下了!對了,你會開車吧?」

藍韻竹望了他一眼,還是有些憂慮,但是想了想,還是點頭:「我考過駕照,不過很少開,都快忘記了!」

「那就好,來,咱們試一試!」沈穹立即提議道。

藍韻竹沉默了一下,說道:「我不知道你這麼有錢。前一段時間,你還說你很窮呢。」

沈穹回頭解釋道:「這些錢,都是最近賺的。我那些魚你也知道吧?幾百塊一斤,一條就是幾萬塊呢,已經買了一個多月。所以——」

「你這麼說,我倒是知道了!」藍韻竹捋了下耳邊的秀髮,微微一笑,但是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一般,繼續道:「不過你現在還在創業階段吧?與其買這麼好的車,不如先把錢省下來做其他的事情?你不是開了淘寶店嗎?那邊不需要錢?」

沈穹搖搖頭:「暫時不需要,我的淘寶店是專門賺錢的,壓根不需要投入多少資金。既然來了,咱們就買輛豪車回去。要不然,回去了我大舅又要說我摳門,賺了大錢還騎著摩托帶著你到處亂跑。」

藍韻竹聽言,不由滿臉溫柔,微微一笑:「既然這麼說,那你就自己做決定吧,其實,我倒是不介意這個!」

「嗯!」沈穹立即大為興奮,說道:「來,咱們試一試這車!」

姑娘望著他似乎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也沒有猶豫,在他的邀請下,開始上車,感受下這保時捷卡宴的效果如何。

豪車,不愧是豪車,內飾做工豪華優美,非常流暢,真皮座椅,做起來非常的舒服。

沈穹啟動嘗試了一下,這車集合的跑車的特點,動力感非常不錯。

試了一遍后,沈穹頓時決定,就這車了。

兩百二十萬,正好沈穹卡中的存款足夠,可以全額付款,由於考慮明天就要回去,所以沈穹當即決定,當天直接提車開走。

「這車,我可以開去參加你同學的生日晚會!」沈穹回頭對著藍韻竹笑道:「到時候見了,你說他們會不會被嚇到?」

藍韻竹不由莞爾,稍微沉默了下,滿臉溫柔地說道:「我的同學,有的也很有錢的!」

「但是我這可是保時捷卡宴啊?你想想,保時捷卡宴,說出去多拉風的一個名字啊,足足砸了兩百多萬呢。」沈穹拍了拍車子,嘿嘿笑了一聲:「我覺得肯定會備有面子,你覺得呢?」

藍韻竹不由覺得好笑,望著他:「你是因為這個,才決定買這麼貴的車的啊?」

沈穹攤了攤手,承認了:「一部分是吧!人都有虛榮心,我也不例外啊。 名門寵妻之劭爺的小妻子 豪車畢竟是豪車。但是另外一部分——」

說著,他又伸手拉起了姑娘柔軟的小手:「我也想向他們證明,鮮花雖然我想采,但是,我可不是牛糞。」

「噗!」

藍韻竹笑了起來,神情頗為感動,嘴角彎彎的望著他:「其實,沒有必要這樣的!」 「有必要,太有必要了!」

沈穹呵呵一笑,也不多說,開著保時捷帶著她去市場逛了一趟,挑選一些小禮物。

不過很快就讓他苦惱的時候,藍韻竹几乎不收禮物,無論買什麼東西送給她,幾乎都是一律拒絕,最後在沈穹的勸說下,她才收了一個小娃娃。

兩人相處的時間,畢竟還很短,沈穹也不著急,能送就送,不能送就算,這樣在街道上逛了一兩個小時后,兩人才取車去見她同學。

——

「哇塞,保時捷卡宴啊!」

「嗯,保時捷卡宴!」

「厲害!」

幾聲驚呼聲冒出來,比較有趣。

這一幕發生在沈穹去見藍韻竹同學的時候,去見的是兩個女生,一個叫做王雲紫,一個叫做米薇薇,據說都是藍韻竹上高中時候最好的朋友之一,沈穹開著新車帶她們去參加生日晚會,說到這次的時候,便冒出了幾聲驚嘆聲。

兩個女生叫起來的時候,藍韻竹還特地轉頭望了沈穹一眼,沈穹嘿嘿笑著聳聳肩,一臉看吧的表情,讓藍韻竹頗為哭笑不得。

豪車確實能夠引人注目,但是也僅僅只有一部分而已,想要人很驚奇,倒也不肯能。

今天生日的是一個叫做米薇薇的女生,叫了不少人過來參加,包了一間KTV,有一部分即使是藍韻竹也不認識,兩人走進去后,除了唱唱歌,便只有吃東西了。

幾個女生雖然好奇藍韻竹忽然找了男朋友,但是也沒有怎麼樣,僅僅只是驚訝了一會兒而已。

看得出來,藍韻竹和兩個女同學之間的感情非常不錯,從見面開始,便嘻嘻哈哈的鬧個不停。

特別是那個叫王雲紫的女生,性格大大咧咧的,喜歡開玩笑,還纏著藍韻竹問怎麼忽然找了男朋友?沈穹對此,只有莞爾了。

生日晚會到晚上十二點才結束,由於藍韻竹不肯住酒店,所以沈穹只要送她去王雲紫的公寓住。

王雲紫也是一個二十二歲的小女生,據說與藍韻竹是同宿舍同學,感情非常好,住在旁邊的公寓裡面,沈穹看了下周圍的環境,感覺不錯,便也沒有繼續說什麼,等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過去接她回家。

「昨天,你同學是不是很驚訝?」在回去的路上,沈穹忽然轉頭問了一句。

藍韻竹看了他一眼,哪裡不知道他想要問什麼啊?微微笑道:「是有些驚訝,我同學都以為我傍上大款了,還一臉羨慕我呢!」

沈穹聽言,得意一笑。

藍韻竹瞥了他一眼,又繼續道:「有些人會這麼認為的,好看的車子確實有一些震懾力。」

沈穹轉頭問道:「你呢?」

藍韻竹捋了下耳邊的髮絲,轉頭看著前面,慢悠悠地說道:「雖然有錢確實不錯,但是我覺得,還是人比較重要一點,我那同學也是這麼認為的。」

沈穹嘿嘿一笑,沒有說什麼,砸兩百多萬買豪車,其實對他而言,壓根就不算什麼事兒,炫耀的心裡雖然也有,但是絕對不是很多,更重要的是自己開著舒服、坐的開心。

就在兩人開始趕路時,沈穹說不知道的是,就在另外一邊,夏海市某個小區中,幾個老年人正拿著一把茶葉進行檢測。

這茶葉,正是大羅月季茶,而檢測的人,正是上次喝過大羅月季茶的兩個老人,一個是楊思露的爺爺楊曉成,一個是楊曉成的鄰居王爺爺,兩人都曾經是大學化學教授,對於食品檢測比較懂行。

由於大羅月季茶比較好喝,相對於尋常的茶葉而言,味道非常古怪,所以兩個老人想要檢測下,這茶葉的成分究竟是什麼。

當然啦,除了檢測成分,最重要的,還是看看這茶葉有沒有毒,適不適合長久喝?對身體有沒有益處?

其實即使不檢測,他們多多少少也都能感受到,自從喝了這大羅月季茶之後,每天都感覺精神非常不錯,就好像打了激素一般,效果非常明顯,不過也正是如此,他們才需要檢測這茶葉都沒有副作用。

由於兩人都是化學教授,所以成分檢測比較懂行,在各種工具的幫助下,花瓣所蘊含的成分被提了出來。

「這成分……很古怪啊!」

「確實古怪,薄荷醇的蘊含量竟然高達百分之九十?擁有這麼多薄荷醇,怪不得如此清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