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指着芬奇身旁的迦藍,“這個小姑娘腰裏插着的那把是維達爾之刃對吧?芬奇,你我都很清楚,維達爾之刃出現代表着什麼?所謂的九個海姆之間的界限已經在崩潰,無論是地下世界裏的魔族還是阿加斯特,又或者冥界又或者尼伯龍根裏的那些死亡軍團,它們都已經復活,我甚至可以聽見黑龍尼德霍格在煽動着它的翅膀,整個世界早已經到了末日的邊緣,而我……”

他豎起食指,點了點自己的鼻尖:“我只不過是那個將最後一根稻草放在駱駝背上的人。”

“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面積近乎整個非洲大6之巨,你知道將個如同地質板塊一樣的東西從五千多米的海底升起來,所造成的後果是什麼嗎?”芬奇覺得自己血管中的血正在一點點冷卻。

“當然知道。”查理曼說:“正如創世紀中第6章至第9章中記載的那樣,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四十晝夜降大雨在地上,洪水淹沒了最高的山,在6地上的生物全部死亡……”

“你既然知道後果,還決定要那樣做?我們是要維護這個世界的穩定,而不是破壞它!”芬奇說。

“當我還是哈布斯家族繼承人的時候,我也和你有同樣的想法。”查理曼說:“但是此一時彼一時,人總會改變,思想也會變,對待世界的看法也會變,當我冒充自己弟弟擔任總執事之後,換個角度看待古老種族和祕黨之間的恩恩怨怨,還有整個九界的歷史,我自己又有了新的看法。從前我們總覺得維持現狀是個不錯的選擇,既然註定了人類的崛起,那麼我們就退居幕後。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人類統治的世界似乎變得越來越糟,他們不是這個世界合格的統治者,不配擁有神纔可以支配的權力。他們的無窮無盡,甚至得隴望蜀,相互內鬥又樂此不疲。你看看創世紀這個所謂的祕密社團,他們根本不滿足於現在所擁有的東西,他們甚至想通過基因的改造變成神,如果有一天有可能,他們會大舉入侵其他海姆,你可以問問沃克,到底是誰故意派出特種部隊潛入幽暗森林,將精靈族看守的維達爾之刃觸?是我們嗎?不是!既然人類自己都想要一場浩大的變革,也許我該成全他們。”

他轉頭望向站在角落裏的沃克,“我說得對吧?雖然你曾經是莫利亞人,可是現在你已經不是我們中的一員了,也許你也變成了創世紀社團心中構想的新人類,不過可笑的是,你們太看得起自己,神的歷史你們根本沒有研究透徹,你們根本不知道古亞特蘭蒂斯的強大,今天,也許我揭開這個蓋子,你們會看得更加清楚。”

沃克臉色蒼白,看了一眼芬奇:“博士,也許現在我們應該站在同一陣線。你們這個所謂的哈布斯家族繼承人已經瘋掉了,我看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閃婚老公是別人的竹馬 他會把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毀掉……”

話音未落,他在原地像輕煙一樣消失。

查理曼感到脖子上一涼,一柄鋒利的匕已經橫在了脖子上,刀鋒貼在皮膚上,有種癢癢的刺痛感。

“可惜,查理曼,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沃克冷笑道:“你不過是個廢人,當年你弟弟朝你開的幾槍打中了你的脊椎,我知道你現在已經半身不遂了,只要我殺了你,一切都會停止。”

“停止?然後呢?”查理曼說:“然後又等着你和你的祕密社團動用核武器來對付我們?殺掉了所有的莫利亞人和亞特蘭蒂斯後裔,你們就可以用基因改造計劃將自己變成神?統治這個世界?”

“也許,你該下到地獄裏,向死神海拉說去!”沃克不再廢話,手裏的刀向右一拉!

尼奧第一個尖叫着朝沃克撲了過去,但是他很快現,自己雖然手裏有槍,卻不知道怎麼朝什麼地方開槍!

因爲在他面前,有八個沃克。

他陷入了和漢森一樣的境地,無法殺死這個變態。因爲,這八個沃克,每一個都是真的,可以殺掉自己,但每一個又都是假的,根本不是真身。 “父親!”尼奧撕心裂肺地吼叫着撲過去,手中的格拉墨聖劍揮出閃耀的劍光,將其中一個分身從中間直接劈開。

劍鋒如同砍開空氣,完全沒有任何阻礙,尼奧用力過猛,幾乎收不住自己的身形。

嗤——

他的身後,沃克其中一個分身鬼魅一樣閃過,手中的匕劃過尼奧的背部,疼得他嗷一聲叫。

逍遙少俠 鋒利的匕刀鋒切開了戰術背心,就連防彈衣也直接被砍裂,雖然沒有直接割開尼奧的皮肉,也讓他受到了一記重擊,這個個人撲倒在地,整個背部空門大開,根本無法防守,沃克只需要再來一次攻擊就足矣割斷尼奧的頸脖。

序列玩家 危急時刻,蜜雪兒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尼奧,離開那裏!”

倒在地上的尼奧趕緊朝旁邊側躍,翻滾到幾米開外。

幾乎就在同時,三米高的空中炸開一朵火花,如同綻放的焰火,無數細小的火雨呈圓形鋪開傾瀉而下,將剛纔尼奧周圍的位置籠罩起來。

爆炸箭!

數百枚由欽提拉米金屬質地,像鋼針一樣細小的箭簇在空中炸開,以子彈一樣的度射入地面,周圍一定範圍內的人,無人能夠倖免。

八個分身,都在其中。

嗤嗤嗤——

箭雨穿透每一個沃克的身體,釘入地面,尖利的箭矢只剩下末端的一小節金屬露在外頭,箭頭周圍的地板很快變成了紅色,顯然爆炸箭射出的細小箭簇帶着極高的溫度。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沃克的身上,蜜雪兒作爲長老會的聖射手,射出的箭落空機率幾乎爲零,同時覆蓋八個分身,大家都覺得也許能傷到沃克。

爆炸箭分出的箭簇射入沃克分身中,由風元素形成的分身扭曲起來,冒出一縷縷白煙,所有人眼中一亮,似乎看到了擊敗沃克的希望。

三個被射中次數最多的分身像一股沙漠中的細塵被風掠過,飄散在空氣中。

“成了!”蜜雪兒掩飾不住喜悅,手上沒有絲毫停歇,第二支爆炸箭接着射出。

又是三個分身消失,地面密密麻麻插滿了無數的小箭矢,高溫將地板都燒紅了,可見爆炸將的威力實在令人生畏。在阿富汗的時候,蜜雪兒曾經用爆炸將塔利班的俄製輕型裝甲車射成篩子。

第三支爆炸箭搭在了弦上,蜜雪兒信心滿滿,只要再來一箭,肯定能將沃克送上西天。

“小心!戒備!”芬奇突然如臨大敵地驚叫起來,一把採用欽提拉米金屬鍛造的大馬士革刀出現在手裏,在這裏,槍已經完全不起作用。

幾乎就在同時,芬奇的身後閃現出沃克的身影。芬奇同時釋放了自己的天賦,和沃克一樣,他的天賦同樣是“風影”,只是他的並沒達到沃克的位階,只能分出四個。

叮——

一聲脆響,火花從芬奇和沃克的刀上濺出。

“小心!沃克沒有受傷!”格格總算看出來了,分身消失並不是因爲被蜜雪兒爆炸箭命中的緣故,而是沃克收攏自己的分身對自己這些人起新的進攻。

果然,沃克的分身憑空出現在幾乎每一個人的身旁。

這是一件令人寒毛倒豎的事情,沒有任何預兆,你的敵人就像幽靈一樣現身,而且和你近在咫尺,他的手中還有能要你命的武器。

最要命的並不是這些,而是,他能傷到你,而你卻上不了他。

幾乎在短短的兩三秒時間裏,長老會的行動部成員全部陷入了混亂,就像一場近身遭遇的混戰,每個人都要應付突然出現的沃克分身。

隼是所有人裏格鬥能力最差的一個,也是防禦天賦最低的一個。他是第一個中刀的,血從他的肩膀上飆出來,胖宅男殺豬一樣嚎叫着,滾到了地上。

接着是迦藍,腿部中刀,即便手裏有維達爾之刃,也奈何不了這個如同空氣一樣的沃克。

八個分身,沒有真身,又都是真身。

現在所有人都理解了“風影”天賦的強大。

“靠在我身邊!”格格大聲叫喊着,拖住地上的隼,朝身邊最近的人靠攏。

“霜”在空氣中釋放,白茫茫的霧氣瞬間將芬奇等人罩住,在他們的外圍形成一圈低溫保護圈。

“老大,我們要不要上去幫忙?”範建低聲問龍雲:“你那些老朋友,似乎幹不過那個叛徒呢!”

黑色的霧氣從龍雲的毛孔中釋出,血管裏的血液已經開始不斷奔跑,其實不用範建提醒他也打算出手相助,雖然格格和芬奇他們也許現在對自己存在戒心,但是自己卻沒想過要傷害這些人。

只是,他自己也看不出,應該怎麼對付沃克。攻擊必須要有一個實體,現在連對手都沒搞清楚到底是哪個,龍雲不敢輕易下手,因爲以沃克這種人的戰鬥經驗,自己不會有太多的機會。

一個分身衝入了格格的天賦領域,奇異的景象出現了。它剛接觸到那些白色的霜霧,立即被凍住。地上的白霜開始蔓延,就連站在二十多米外的龍雲也能感覺到異常寒冷,那些霜霧中的溫度,也許是零下幾十度,也許有上百度。

即便是風,也能凍住!

“尼伯龍根皇族,格格。”站在圈外的沃克略帶驚訝,“當年你還是個小姑娘的時候,我見過你,不錯,芬奇的公司裏,你算是一個頂尖的強者!”

“不過,你打算就躲在那裏不出來嗎?你以爲,你躲在霜霧的保護下,我就拿你沒辦法了?”

格格心頭一震,突然,她和芬奇幾乎同時驚叫起來:“找掩護!”

幾乎在同時,沃克手裏的模塊化步槍吐出一連串的火舌,子彈像瓢潑大雨一樣撲向格格。

沒有時間躲避,如果格格此時躲避,其他人根本沒有逃離的時間,她算漏了一樣東西,即便自己的霜霧能檔住沃克的分身,但是沃克手裏卻有現代化的武器,自己攔不住子彈。

數十顆欽提拉米彈頭射在濃濃的霜霧上,爆出炒豆一樣是聲音。

炙熱的彈頭忽然遇到極低的溫度,金屬在瞬間變得脆化,穿過霜霧後射在格格的防彈衣上,雖然欽提拉米彈頭被低溫凍得像玻璃一樣脆,但是巨大的衝擊力仍將格格直接撞了出去,直接撞在牆壁上。

“沒想到啊!”沃克嘎嘎怪笑着,看了一眼手裏的模塊化突擊步槍,又看了看格格,“你竟然能將子彈都凍壞。”

他忽然斂起笑容:“不過,不知道你現在還有力氣繼續凍住子彈嗎?”

沃克舉起突擊步槍,大踏步朝格格走去,槍口擡起,對準格格的眉心。 格格臉色慘白,至少有十多子彈打在她胸前的防彈衣上,雖然高溫的彈頭遇到極寒在瞬間失去了金屬韌性變得如同玻璃一樣脆化,但強大的衝擊力仍令她吃盡了苦頭。

就像被一輛貨車直接撞在胸口上,格格眼前一黑,人差點被撞得閉過氣去。

包括芬奇在內的其餘人至少都捱了一兩子彈,只有開啓了“金屬皮膚”的水手安然無恙,其餘都躺在了地上,如果不是格格的霜霧擋了一下,現在估計就沒這麼好受了。

噠噠噠

沃克是絕對老牌的行動人員,素來以下手狠辣著稱,逮到機會絕對不會錯過,手一抖,空彈夾落地,新的彈夾重新換上,接着再次朝掃射。

沒有任何讓人喘息的機會,沃克是逮住格格朝死裏下手,反正只要這個尼伯龍根皇族的後裔死了,其他人一概好對付。

格格幾乎挪不動自己的身子,根本沒力氣繼續釋放自己的天賦,只好閉上眼睛等死。就這樣死了!?真不甘心啊!她忍不住在心裏咒罵。

一道黑影箭一樣撲到格格跟前,巨大的身軀直接擋在前面。

一陣噗嗤聲過後,格格定神一看,竟然是水手!

“沒事吧!?”水手眉頭凝成一團,金色的頭一根根都豎了起來,皮膚上反射着一層冷白的金屬的光澤。

他已經將自己的“金屬皮膚”催動到最大程度。

不過儘管如此,經過特殊改裝的模塊化突擊步槍射的欽提拉米彈頭仍舊打穿了水手堅硬的皮膚,十多個彈孔出現在水手背部。子彈穿透了外層的戰術背心和**防彈衣,直接打入了健壯的水手體內。

“我沒事……”格格說完,趕緊掃視了一下水手全身上下,“你怎樣?”

水手卻不再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猛然來了個轉身,人像一頭猛獸般撲了出去,像個朝底線衝鋒的橄欖球隊員一樣直接朝沃克腹部撞去。

沃克一直朝前邊走邊開槍,沒料到水手竟然這麼不顧死活,竟然敢朝自己正面直衝過來。

“找死!”他的眼中露出兇光,手指壓下扳機,又是一串欽提拉米彈頭射出。

子彈全部直接打在水手的胸脯上,朝前衝鋒的水手悶哼一聲,打了個趔趄,但度卻一點沒有減慢,像一頭瘋了的獅子一樣朝獵物撲去。



沃克根本沒預料到水手會瘋了一樣不顧死活和自己拼命,只是稍稍驚訝了一下,水手的肩膀就結實頂在了他的腹部,沃克低聲慘叫,人被身材高大的水手直接攔腰抱住,像個羸弱的稻草人一樣被舉離地面,被扛在水手的肩膀上不斷朝後退去。

水手像扛了一個沙袋做的假人似的,牙齒咬得嘎嘎作響,嘴裏低吼着,將全身力氣都集中在雙腿和雙手上,用盡全力死死箍住沃克的腰死活不肯撒手,直接將他朝十多米外的牆壁上撞去!

雖然沃克的天賦能力極其強大,而且近身肉搏也絕對不是若雞,但是水手是純粹的力量型的天賦後裔,當他不顧射來的子彈撲過來的時候已經意味着打算魚死網破,這種拼死的打法完全爆出他可怖的力量。

咔咔

沃克的脊椎和肋骨和身上的關節全部出輕微的爆響,水手是打算將他生生揉碎!

“沒想到天幕公司還有這種瘋子!”他一邊說,一邊將突擊步槍舉起,貼着水手的左側腹部開槍,彈夾裏剩下的幾顆子彈全部打入了水手的身體。

沃克明顯感到水手身體微微一顫,顯然子彈已經射穿他的身體,也許內臟也受了重傷,不過令他意外的是,水手居然仍不放手!

“神經病!”沃克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驚訝,右手擡起,肘部在水手的背上猛砸。

只砸了一下,水手的嘴角就滲出血絲,很快,第二下砸到背上,以沃克的力量,足夠將一根幾釐米厚的鋼條砸彎!“行者”當年是北美分部的行動部指揮官,獵殺了無數的亞特蘭蒂斯後裔,絕對不是泛泛之輩,何況沃克還接受過“創世紀”的基因改造,力量比在長老會之前更勝一籌。

“水手!放手!”格格臉色蒼白地驚叫道:“他會砸死你的!”

水手彷彿沒聽見格格的叫聲,他的視線開始模糊,胸口裏火辣辣的疼,也許現在自己的內臟就像被推土機壓過的泥濘路,早就一塌糊塗了。

“啊”他怒吼一聲,腳上加力,繼續猛衝。離金屬製造的牆壁只有五六米了,只要將沃克狠狠撞在牆上,水手有信心將這個叛徒的肋骨生生撞斷!

沃克已經徹底暴怒了,他冷笑着卸下彈夾,卻現戰術背心上的彈夾已經被水手的雙臂死死環住,根本抽不出一個新的彈夾更換。

他根本不做新的思考,直接將空彈夾狠狠一插。



強大的力量下,欽提拉米金屬製作的彈夾竟然像刀一樣沒入了水手的背部,只露出兩寸長的尾部。

沃克瘋狂地舉起拳頭,狠狠砸在彈夾上,像把一枚鐵定釘入木板,最後連一釐米的空間都看不到。



水手終於重重地撞在了牆壁上,他嘿嘿地笑了兩聲,突然眼神卻如同被凍僵了一樣他的手裏,原先抱住的沃克竟然消失了!

沒錯,這傢伙就一陣風似的消失了!

“uck!”水手無力地跪倒在地,血混合着唾沫從嘴角掛下,他已經盡力了。天賦上的巨大差距始終不是靠勇氣可以彌補的,他和沃克之間的等級實在相差太遠,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對手。

沃克在三米外的地方出現,就像一團黃色的煙塵聚攏在一起,那是風元素的顏色。

將新的彈夾插入突擊步槍,沃克單手舉起,瞄準了背對自己的水手的腦袋。

“所以,你們必須明白一個道理,這個世界是給那些有實力生存而且值得活在這世界上的人而存在的,不是你們這些垃圾。”

他扣下了扳機,水手朝地上吐了一口混着血的唾沫,慢慢閉上眼,等死。 扣動扳機的一剎那,沃克眼前突然一黑,有種蹲太久忽然站起,腦部供血不足的感覺。

他暗暗吃了一驚,幾乎就在同時就能猜到原因——龍雲出手了。

在這個巨大的房間裏,現在只有龍雲對自己還構成威脅,天幕公司行動部那些人全體負傷,殘廢的查理曼被自己割喉,唯一靠“鋼鐵皮膚”頂住欽提拉米子彈攻擊的水手現如今也奄奄一息。

唯獨,只有那個一直在旁邊觀看又默不作聲,又不表明立場的龍雲。

沃克一直對龍雲心存忌憚,這傢伙的血統極其複雜,他曾經研究過“神之光”計劃的資料,龍雲其實已經超出“神之光”計劃的研究正規,那是一次冒險,是真正的海恩斯在數百次失敗之後採取的一次幾乎絕望的冒險嘗試,而這個嘗試最終沒有實施,他就已經死在了查理曼同父異母的弟弟手裏。

而查理曼那位同父異母的弟弟、冒牌的海恩斯博士卻對正牌的海恩斯這種冒險的策略十分推崇,並且在無數次試驗之後又加入了自己的構想,最後才產生了龍雲這個一頭怪物。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在龍雲這個被標註爲999號的實驗體成功之前,沒人覺得這次冒險的實驗會有收穫。最令人詫異的是,龍雲雖然成功了,但之後延續這一研究方法培育出的實驗體卻沒一個能夠達到龍雲的高度。

這讓沃克甚至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總有天數這句話,對於一個莫里亞後裔來說,他們自認爲自己的祖先就是傳說中的神,要他們承認除自己的神族之外還有其他不可改變的命數絕對不容易。

但是沃克絕對不會放過幹掉水手的最好時機,他必須賭一次,在幹掉水手之後龍雲尚未來得及幹掉自己。

八個風元素構成的分身釋放出來,齊刷刷排成一行,八個一模一樣的沃克,同時舉槍。

他對自己的天賦信心十足,頂級的“風影”天賦,沒有一個是假分身,同時也沒有一個是真的。

子彈穿透了水手的眉心,剛纔的搏鬥已經耗盡了體力,他已經沒有多餘的氣力釋放自己的天賦。

水手的腦袋像被錘子狠狠砸爛的西瓜一樣爆開,血和腦漿飛濺出來,噴了一牆。

沃克沒有絲毫懈怠,猛然轉身準備對付已經動手的龍雲。

“嗯?”

他的眼神閃過一絲詫異,因爲視線裏並沒有看到龍雲。擡眼望去,就連原先龍雲所站的位置上,他和他的幾個手下都不見了。

蒙面女、範建、左辰……統統不見了。

沃克警惕地環視四周,八個分身圍城圓形,背靠背形成防禦圈,只要任何一個方向有動靜,手裏的突擊步槍都能立即將子彈潑灑過去。

但是,沒有人。

最令他心驚的是,就連被他割斷了喉嚨,已經癱在輪椅上的查理曼也不見蹤影,再朝右側看去,原先躺倒在地上的天幕行動部成員全體失蹤!

芬奇不見了,格格不見了,就連尼奧等幾名獵魔騎士都消失了。

“SHI/T!”他暗在心裏罵了一聲,一股寒意鑽如脊椎,不祥的預感立即將心頭籠罩成一片黑暗。

“怎麼回事?”沃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再看,差點驚叫起來。

被自己機槍開了瓢的水手,竟然也不見了,就連屍體也失蹤了,濺滿腦漿的牆壁上也乾乾淨淨,就像有人仔細清理過,根本看不到一絲痕跡。

他下意識開始朝後退去,這個房間讓他感到莫名的壓抑,一種被人扔進籠子裏像對待玩物一樣的感覺涌上心頭。

“龍雲……”

他一邊朝後退去,一邊朝着空蕩蕩的房間說道:“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你和我們一樣,都是基因改造的成果,也許我們可以合作,開創一片新的世界。”

沒人回答他,聲音在空曠的房間裏飄來蕩去,迴音陣陣,令人毛骨悚然。

“你現在也回不去長老會了,他們已經將你當成了敵人,而查理曼,他根本不會將你的死活放在心上,他只是利用你打開亞特蘭蒂斯古城,我只要他想要什麼,他要的是生長在主城地下、維繫着整個亞特蘭蒂斯王國能源系統的中樞,也就是那棵‘智慧之樹’上的祕密,也只有你才能幫他打開封印,在他的眼中,你只是一個活着會走會跳的鑰匙而已……”

依舊沒有人回答沃克,房間頂上的等射出冷光,灑在地上,一片清冷,地下,可以看到被照成雪白一片的海水,還有那些長滿了無數海底植物如同覆蓋着青苔一樣的古建築輪廓。

除此之外,這裏就像一座巨大發墳墓,沒有一絲生命的氣息。

“你想想,如果我們聯手,我們甚至可以取代‘創世紀’社團裏的高層,那些自命不凡的傢伙只不過是一些愚蠢的人類罷了,你我纔是新生的強大種族,這個世界新的主人。”

“是嗎?”

終於,龍雲的聲音從黑暗中傳出,“沃克,看來你當叛徒還是當上癮了,之前你說爲了你兒子我還有那麼一絲同情你,現在看來,你所作的一切只不過也是爲了滿足自己的野心罷了。”

沃克驚慌地轉身,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角落裏,籠罩着一團黑暗,燈光照在上面居然不能穿透,如同實體一般,但看起來卻如煙似霧,並不像實體。

龍雲的身影從黑暗中現出,臉上十分平靜,只是那雙眼睛裏的瞳孔讓沃克大吃一驚。

是一雙完全黑化掉的瞳孔。

“冥界之力……”沃克感覺自己的寒毛一根根豎起來,在他的印象中,冥界的人根本不會出現在這裏,也不應該出現在這裏,如此強大的冥界之力,不應該出現在龍雲的身上。

“你跟海拉到底什麼關係?你是海拉的什麼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