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提出聯姻結盟,也是想讓宋閥看到他的誠意,並非一紙空文而已。

可是他沒想到,宋大哥不願意,這妖女更是激烈反對。

解暉是個玲瓏人,已然看出來了,宋閥還是願意助他一臂之力,但是卻不願聯姻。

宋大哥不知是什麼原因,但是這妖女分明就是看不起他的文龍。

“大嫂嚴重了,都是同蜀中人,解某不敢不顧及同香之情。”

任文萱笑意盈盈,戲謔道:“解兄弟既然不方便,交給嫂子也無妨呢?嫂子膝下無子,只要解兄弟願意將文龍送過來孝順於嫂子,別說那些牆頭草,川幫幫主的人頭我都可以給你送來。”

解暉臉上一僵,說是替他解決人,但是後面那句纔是最重要的吧,不聯姻,反而還要他的嫡長子做質子,這妖女分明是不信他。

“阿萱,川蜀的勢力錯綜複雜,哪裏是殺一人能解決問題的。”宋缺發話了。

又看向解暉:“解兄弟先歇息去吧。”

解暉只得點點頭,也不和宋缺去見阿姮了。

帶走解王氏,臨走前看了任文萱一眼,這一看,他如墮冰窖,那股笑容讓他全身心發涼。

任文萱揮退伺候的人。

“宋郎這是不開心嗎?”

宋缺坐到任文萱的對面,說道:“我記着呢?不會讓阿姮聯姻的。”

任文萱湊過去,臉和宋缺只隔了一小指長的距離,說道:“可你心中想過阿姮聯姻的可能性。”

宋缺說道:“阿萱,阿姮長大以後也是要成親生子的,爲了她一生無憂,早早爲她準備又有何不可,至少可以將人要過來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任文萱輕笑,移開了臉後起身走了走。

“我若非喜歡你,想要讓你不好過,你道是我非嫁你不可?”

宋缺頓時有些尷尬。

再扯下去,又變成他對不起阿萱了。

當下放軟了聲音:“行了,阿姮沒找到自己喜歡的,不逼她嫁人,宋閥可不缺銀子養活她。”

隨後似乎帶着感嘆:“阿萱,你不捨得,其實我更加不捨呢?”

任文萱的臉色稍微好看一些。

“那解家的事你怎麼解決?”

宋缺笑道:“你不是已經幫我解決了嗎?”

隨後道:“弟妹哪裏敢再要阿姮,至於解兄弟……怕是也會退縮。”

任文萱冷笑:“這麼說,他們是在嫌棄阿姮了?”

宋缺淡淡地撇她一眼,意思很明顯。

任文萱見了,袖子中甩出天魔帶來捲住宋缺的手臂,將他整個人拉到她面前。

宋缺也沒將天魔帶掙開,任有天魔帶拉扯着過去。

“宋郎,你說我將他們的兒子拿過來給阿姮玩可好?”

宋缺臉色微微怔然,不過卻裝作沒聽到。

“你這是不同意了?”任文萱危險的說道。

宋缺搖了搖頭,說得挺艱難的:“如果你有辦法名正言順帶過來,就隨意吧!”

任文萱放開了宋缺。

“宋郎這是小看人家嗎?人家的法子可多的是。”

宋缺心道不好,果然,很快她就跑了出去。

“阿萱。”宋缺連忙在後悔追。

任文萱沒理會,不過進了客房,遠遠聽到解王氏在哭,那解暉有些不耐煩,說道:“哭什麼哭,阿姮有什麼不好,宋大哥的女兒日後自然品貌皆是頂級,是文龍的福氣。”

“可是他們沒同意婚約,文龍過來反而像質子,被欺負了怎麼辦……”

解暉呵斥起來:“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宋閥教養的子弟個個出彩,讓文龍過來大有好處,還能和阿姮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任文萱聽到這裏,立刻就打消了主意。

近水樓臺先得月?想得美。

宋缺見阿萱又偷偷走了,聽了兩句也微微皺眉。

日後要小心了,可不能叫別的小子接近阿姮……

不愧是兩夫妻,這會兒兩人的思路出其的一致,阿姮不過一個月大,這對年輕的父母已經在憂心日後有小子來拐跑她。這導致,阿姮長到十歲的時候,身邊同齡的男玩伴都是五代以內宋家弟子。 聯姻的事就此作罷,不過獨尊堡和宋閥的聯盟還是得繼續的。

解文龍並沒有被送過來,除了年紀太小,也是宋缺和任文萱不想要。

如果解文龍真的是阿姮的未婚夫,他們兩個不介意養着好好調教,既然不是,爲了避免他接近阿姮,或者讓有心人接近解暉破壞獨尊堡和宋閥的關係,讓解文龍留在獨尊堡纔是最好的法子。

一直以來政治聯姻雖然是最快的法子,但是對於政治來說,聯了姻並不代表從今以後成爲一家子,一旦出了事,一個家族都會去權衡利弊,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所謂的聯姻在家族利益面前變得更加薄弱。

川蜀繼續亂鬥着,正如任文萱所說,隋室是不可能派兵入蜀,它給予川幫的幫助也就只是造勢或提供一些物資而已,川蜀是有很多家族和勢力投靠了川幫,但是更多的還是中立,當宋閥閥主和主母出現在解文龍的週歲宴上,宋閥的高手常常出沒獨尊堡後,獨尊堡也迎來更多的勢力和家族投靠。

直到川幫的新幫主死在成都之戰的戰場上,這場川蜀之爭總算了結。

即位的是範卓,並非先後死去的兩任幫主的嫡系,而是幫內最出色的青年高手,不過二十出頭,一首槍法在川蜀天下無雙。

範卓並沒有再和獨尊堡打下去,而是息事寧人退回到原來川幫所在,這般冷處理兩年後,川幫才和獨尊堡恢復往來。

自此,獨尊堡成爲川蜀三大勢力之首,川蜀已經隱隱傳出,要想在川蜀立足,必先拜會武林判官解暉。

這件事告一段落,任文萱從獨尊堡離開後就從蜀道前進去了長安。

任文萱依舊對石之軒惦記之極,一有消息他出沒在長安,她就忍不住過去了。

宋缺當然不放心,只得跟了過來。

做我男友吧,小冥警 兩人到了長安後,石之軒自然早就沒有蹤跡。

“很有可能故意引你來的。”宋缺說得冷冽。

任文萱反而沒什麼緊迫感,而是親切地看着他笑道:“你吃醋了?”

宋缺淡淡地撇了她一眼,很早以前,他就明白她口中的吃醋是什麼意思。

現在他的表情帶着我用得着吃醋的意思。

聖龍魔妃,天才符咒師 任文萱立刻不樂意了:“你夫人被一個男人天天惦記着,你竟然沒有任何想法,是不是又變心了?”

宋缺嘴角微微抽搐起來,顯然是還不習慣任文萱這突然而然的冤枉。

“怎麼不說話?難道被人家猜中,心虛了?”

宋缺的臉頓時崩不住,說道:“喝茶。”

任文萱輕哼一聲,這宋缺總是這般無趣,連情話都不會說,更別說說些讓她好聽的。

Wшw▪ Tтkā n▪ ℃O

宋缺見狀,說道:“我若非擔憂你,何必跟着你來,回去抱阿姮豈非更好?”

還是得安撫住的。

https://ptt9.com/103627/ 任文萱微微勾起嘴角,她知道他的想法,但是總是不說出來讓人知道,若是以前的她,完全是白乾。

她和他有很大不同,任文萱如果付出了,定然會說得,她會要求同樣的回報。

而他,什麼都做了,不管好壞,他從來不會說,這樣的性子讓任文萱又愛又恨。

“咦!”任文萱看向窗外一處驚訝地呼了一聲。

宋缺連忙順着窗戶看下去,原來是老熟人了。

“燕觀雲,他怎麼會在這裏?”任文萱若有所思道。

自從和他在黑山分別後,他是回峨眉山尋求對付魔種怨氣之法,而且已經保證一有法子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他們,可是今日卻在這長安城看見了他。

燕觀雲身邊跟了個和尚。

和尚的氣息讓任文萱很不舒服,宋缺說道:“是靜念禪院的了緣。”

靜念禪院的宗主是修煉閉口禪的了空,二十年前就是名傳天下的宗師巔峯高手,如今坐鎮靜念禪院,佛法精湛,修煉閉口禪,已然達到“返老還青”現像,魔門中人揣測他已經進入大宗師級別,不過卻沒有人見識過,因爲他從不出禪院。

了空年紀大,但是算起北方來,是和梵清惠一個輩分。

所謂的了緣,是了空二十多年前,代師收的徒弟,也是一位佛學高深、武學達到宗師巔峯的青年高手,他也很少出禪院,更別說與人動手了。

了空了緣是靜念禪院中心境最爲純淨之人,他們不參與爭鬥,一心撲在佛法妙理之中,幾十年修行如一日,未曾有絲毫厭倦。

陰癸派和慈航靜齋多年爭鬥,若需藉助靜念禪院的力量,幾乎都是主持和四大聖僧出手,了空了緣卻是很少見了,可以說,這兩人是魔門非常忌憚卻又放心的人物。

忌憚,自然是武功高強,至於放心,只要不打到靜念禪院去,他們幾乎就不會出來找人麻煩,未到老怪級別卻行門派老怪之事。

可是今天,了緣竟然出了寺,而且和燕觀雲在一塊。

任文萱心中一緊,除了是爲了魔種之事,她想不出其他。

燕觀雲……說好不能告訴他人,他這是違約?

宋缺說道:“道佛與魔相剋,這兩位在一塊,可能真的能想出辦法。”

任文萱又看了這兩人一眼,其中了緣似乎有感覺一樣,望了上來。

任文萱連忙轉頭,拉了拉宋缺。

魔種……說實話,任文萱也是有野心的。

虛空之形 如果能夠得到它,可是對自己尋找破碎虛空之謎有着重大的好處。

任文萱並沒有將破碎虛空作爲自己追求的目標,但是如果有機會擺在面前,傻子纔會拒絕。所以,她是不會放棄的,當初她得知魔種後,就已經在想煉化魔種的可能性。

魔種是向雨田的怨氣和其精氣神所化,如果能夠煉化,不僅能夠得到一顆成熟的魔種助她修煉,如果還能看到向雨田的記憶,對道的感悟,她就能像鷹緣一樣獲得巨大機緣,一步登天。

這個可能性很小,但是任文萱沒有理由放棄不是嗎?

如今尋了了緣,她皺起眉頭,這倒是不好辦了。

“你在想什麼?”

不愧是對任文萱多有了解的宋缺,只一眼,就看出她的不高興。

任文萱當然不會告訴宋缺她志在魔種,因爲會讓宋缺覺得她是瘋了。

直接煉化別人的魔種,別說門閥出身的宋缺,就是魔門中人也是不敢想得。

任文萱如果不是知道後世有韓柏那個成功的例子,她也不敢打這主意。

任文萱若有所思道:“了緣和燕觀雲可都是極好的魔種爐鼎呢?”

宋缺問道:“你的意思是……如果他們失敗了,那魔種佔據任何一個人都會成爲向雨田?”

任文萱沒回答,算是默認。

這事情不泄露出去,也是爲了避免再出事。

“走。”

任文萱對比一下石之軒和魔種,石之軒此時毫無消息……

宋缺點了點頭。

兩人迅速下了樓,順着燕觀雲和了緣離開的路追去。

最後,他們停在一處破廟前。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小心地走了進去。

一入兩人眼的是兩個年輕俊秀的和尚道士盤膝相對而做,在這破廟之中,這兩人竟然還坐出一種仙人的虛無縹緲之感。

如果不是兩人中間的一小團黑氣,她還以爲這兩人要昇仙了。

這一小團黑氣,赫然是魔氣,任文萱不禁想起當日危險情景,眼中有些動容。

燕觀雲也不知想到什麼法子竟然能夠截取到魔種的一些魔氣,想來應該付出很大代價。

燕觀雲的純正道家真氣和了緣的佛門真氣在嘗試着化去這股魔氣。

可是這魔氣十分古怪,普通魔氣一驅就散,可這股魔氣,兩人竟然奈何不了它。

它不會消失,就是被兩人真氣拉散,過了好一會兒又會重新聚起。

聽到任文萱和宋缺的腳步聲,燕觀雲率先睜開眼睛。

“宋大哥,阿萱,果是你們吶,了緣說你們也在長安,我還不信。”燕觀雲的性子還沒變,有些咋咋呼呼的。

了緣將這股魔氣重新封在一個盒子裏,貼上原本拉開的符籙,然後遞給了燕觀雲。

燕觀雲皺起眉頭,問道:“了緣你也沒辦法嗎?”

了緣搖搖頭,清澈而又充滿智慧的眼睛中滿是抱歉之意。

他也修煉閉口禪,不能說話的。

燕觀雲嘆了口氣,看向宋缺和任文萱說道:“我從師門那兒學了一手撲捉魔氣的法子,差點被這魔氣反噬,剛好被了緣所救,然後請他試試他的佛門真氣是否能化解。”

如果能化解魔種魔氣,那麼對付魔種就會變得容易很多。

魔種之所以難對付,除了有着巨大的功力,還不就是能吞噬魔門真氣,且道佛真氣不能驅散它?

任文萱鬆開了眉頭,看來燕觀雲沒有將實情說清楚。

她走過去,燕觀雲也任由她看着在盒子聚集的魔氣。

她想了想,輸出一些天魔真氣,果不其然,魔氣大了幾分。

不過不是魔種,所以任文萱能迅速制止自己的真氣外露,而如果遇上魔種,魔種可是會吸她的真氣壯大,格外的恐怖。

“其實還有一個法子。”了緣沒有說話,也不是傳音,但是大家能夠聽到他傳遞過來的意識。

任文萱一驚,同樣的宋缺也是如此,世間竟然還有這麼奇妙的法門。

了緣溫和的笑了笑,傳遞出他所知道的消息。

“可以用聖舍利和和氏璧這等天下最爲正氣的能量試一試。”

任文萱不由地看向這了緣。

了緣的眼睛還是一如一往的純粹,看起來沒有任何意思。

任文萱微微垂眼,她和宋缺都在想是不是他知道些什麼?

“以和氏璧壓制魔氣,再以聖舍利將魔氣吸收。”

“了緣和尚,你的意思是……”

了緣再次傳遞了意識:“聖舍利有兩枚,一枚在幾百年前送給了聖門邪帝,現在經過十幾代,已經成了邪帝舍利,還有一枚在……慈航靜齋!不過現在……在宋夫人的手裏。”

任文萱突然意識到什麼。

碧秀心給她的那顆舍利難道就是聖舍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