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早就想找個機會收拾一下田友旺,沒想到自己還沒有行動,田友旺卻又要對歐陽紅雪耍大的,這讓他不由得暴跳如雷。

田友旺臉羞得通紅,他這次下山帶了十二個戰士,為了營救常小姐軍統瀋陽站的人,身邊現在只剩下七個啦。

現在有人指責他救錯了人,還以此當做笑料譏諷他,他本來就忍無可忍。可是賈立波還不給他發泄的機會,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姓賈的,不要在我的面前耍你的土匪威風。告訴你,我姓田的不是被屁聲嚇大的,耍橫,來呀。」田友旺怒了,他曾在槍林彈雨中闖過,在死人堆中爬過,什麼樣的陣仗沒有見過,賈立波還嚇不住他。

「好啊,有種,我們來,走著。」賈立波拔出槍,在田友旺眼前一晃,勢要跟田友旺一決雌雄。

「賈二爺,別激動。」鄧候方擋在田友旺的身前:「你反對窩裡斗,怎的自己卻要窩裡斗?」

「這小子和老子尿的不是一把壺,哪來的窩裡斗?」賈立波氣勢洶洶,土匪的本性暴露無遺。

「賈二爺。」這次說話的是莫曉生:「這事是歐陽姑娘有錯在先,她不該譏諷揶揄田排長救援軍統的人。你也不能依仗著你是歐陽幫主的二弟,就倒打一耙吧?田排長堅持原則,救助友軍,無可厚非,希望你能自重。」

「小王八犢子,你算是哪根蔥?」賈立波眼睛睜得如同牛蛋:「不是看在紅雪失蹤你的那份緊張勁,老子先廢了你。」

歐陽紅雪柳眉倒立:「二叔,他算哪根蔥你說了算嗎?你還要廢了他?你把他廢一個給我看看。」

莫曉生把田友旺和歐陽紅雪爭吵的責任,推到了歐陽紅雪的身上,歐陽紅雪當然非常難過,因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維護莫曉生,結果好心換來了驢肝肺,她也想和莫曉生爭辯,泄泄怨氣。

可是賈立波想幫她出氣,那事情就變味了,歐陽紅雪就很不舒服。這種感覺就好像父母跟孩子一樣,自己的孩子怎麼打都可以,若是別人罵上一句,做父母的就可能會跟那人拚命。歐陽紅雪現在就是這種心態,她罵莫曉生可以,別人想對莫曉生不尊重,她就會跟那人不客氣,即使是她的二叔賈立波也不行。

「老二,退下。」歐陽豹皺著眉,臉上像蚯蚓的刀疤泛著紫光,一抽一抽,充滿詭異恐怖:「孩子們的事情,你插得哪門子手?別管他們,我們回山,哥哥給你擺酒接風洗塵。」

賈立波沒有在意歐陽紅雪的話,似乎對歐陽豹的話也不重視,他看看撇著嘴的田友旺,搖搖頭:「我們的路長著呢,不急於一時。」

突然,他把槍頂在莫曉生的腦門上,冷冷的哼道:「臭小子,睜開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誰?」 第一百三十四章新情況

「老二!」

「二叔。」

「賈二爺。」

歐陽豹、歐陽紅雪、鄧候方異口同聲喊道,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們措不及防。

「放下槍。」薛武、鐵英等八人,齊聲怒吼,八隻短槍對準了賈立波的腦袋。

「大哥,我自有分寸。」賈立波嗔聲答道。又回頭瞥了薛武等人一眼:「你們這群王八犢子起的什麼哄?都他奶奶的滾一邊去,真要把老子嚇得一哆嗦,手指一動,你們的頭可就沒了。」

「賈二爺,你在演的哪一齣戲?我可是生來膽小,嚇壞了你可賠不起。」莫曉生談笑自若,毫無懼色。

他對薛武等人揮揮手:「都把槍放下,沒見過世面啊?不就一根燒火棍子嗎,用得著你們大驚小怪?」

「二叔,快把槍放下,莫走了火。是我的錯,是我不該不尊敬你,衝撞你,有事沖我來。」歐陽紅雪緊張的心都要從喉嚨里跳出來啦,她不知道賈立波在發什麼瘋?這瘋和自己頂撞他有沒有什麼關係?

賈立波的槍依舊頂在莫曉生的頭上:「看到了么,看到我乖侄女緊張成什麼樣子了么?」

他臉上的肌肉不停地跳動著:「好好看看我是誰?記住我的模樣,老子是你二叔,不是你賈二爺,再叫錯啦,老子可不管雪兒是不是會心疼,先要把你的屁股打開花。」

他慢慢的收起槍,撇下一臉懵懂的莫曉生,嬉皮笑臉的對歐陽紅雪說:「乖侄女,這臭小子以後敢欺負你,告訴二叔,二叔替你收拾他。」

歐陽紅雪怒瞪著賈立波,剛要發作,卻忽然臉一紅,嬌嗔道:「臭二叔,我再也不理你了。」羞澀的看了一眼莫曉生,心如撞鹿,轉身跑了。

歐陽豹對鄧候方一抱拳:「鄧隊長,有時間帶上莫曉生到仙來峰做客,我山上有的是好酒,我們痛痛快快喝上一場,來個一醉方休,今天就先行告辭啦。」

帶上賈立波和仙來峰的兄弟,一溜煙的追著歐陽紅雪走了。

鄧候方輕輕踢了腳不知是喜是憂的莫曉生:「走啦,想個鬼,人家姑娘把心交給了你,你以後就好好的對待人家吧。」

「隊長,我–」莫曉生就怕這個,只要涉及到兒女情長,他就慌了手腳。

「別你你我我啦。」鄧候方打斷莫曉生的話:「說說常小姐和她的軍統瀋陽站,還有他們突然出現在阜新城你有什麼新的看法。」

「是有些反常。」田友旺好像也回過了味,他若有所思:「常小姐當時所在的茶樓,從地理位置看,既不適合打伏擊,也不適合遠距離狙擊,他們藏身在那裡幹什麼?」

「他們到阜新城不是為了暗殺南京來的小鬼子,是在執行其他的任務。」莫曉生肯定的說:「而能完成這任務的突破口,就在郎世勛身上。」

他惋惜的搓著手:「可惜了,郎世勛被我們殺啦,線索全斷了。」

「老田帶路,帶我和生子馬上去團部,向上級領導反應情況。薛武,帶上你的突擊班回靠山宗,走!」鄧候方果斷下達命令,莫曉生和田友旺發現的這個情報很重要,他必須馬上上報。 第一百三十五章激將

抗聯飛虎團團長康定宇,和政委李聰聽了鄧候方的彙報后,康定宇手托下顎,微皺眉頭,目視窗外:「我們的地下工作者,也傳來了情報,情報顯示:天皇特使坂田武重此次來瀋陽,是帶著秘密任務,但具體的任務是什麼?我們的地下工作人員,還沒有探聽清楚。」

李聰看著鄧候方和莫曉生:「看來我們的友軍也知道了坂田武重來瀋陽有秘密,並且他們還知道,打開這秘密的鑰匙就是郎世勛。」

「現在郎世勛死了,軍統瀋陽站必定會另找突破口,挖出坂田武重來瀋陽的秘密。」李聰微閉著眼睛,兩臂交叉抱在胸口,若有所思:「可是我們怎麼辦?我們打入小鬼子內部人員的級別比較低,這種絕密他們是絕對接觸不到的,看來想得到這份絕密情報,只能通過友軍啦。「

莫曉生驚訝的撲簌著大眼睛:「政委,那姓常的女人會把情報送給我們?怎麼可能呢?她在阜新城遇見我時,恨不得殺了我,以保住她到阜新城的事情不外泄。你想從她那裡得到情報,無疑是與虎謀皮。」

李聰睜開眼睛搖搖頭:「是啊,想從她那裡得到情報還真是不容易,因為我們隊伍里,沒有人能夠令她欽佩,否則,事情可就難說嘍。」

莫曉生不服氣的說:「她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過是個女流之輩,我的突擊班哪位戰士不比她強。」

「莫曉生。」李聰的眼睛後面閃出一絲異樣的光芒:「不要說你的突擊班的戰士,就是你也未必是她的對手,這個女人受過美國高級特工培訓,射擊、暗殺、收集情報無人能望其頸背,不可小覷呀。」

莫曉生眼中射出要戰勝對方的興奮目光,」啪–「的一個立正:「報告政委,莫曉生向您請命,要打入瀋陽城,搞到坂田武重來瀋陽的陰謀詭計。」

「算了吧。」李聰擺擺手:「你們剛從阜新城執行任務回來,先休整休整,這個任務我另安排他人。比如說游擊隊的田友旺,他為人比較沉穩,執行任務時,能分清輕重緩急,摒棄個人情感,毫無私心,他可以勝任這個任務。」

「報告政委,這個秘密是我先發現的,任務我莫曉生要定了,其他的人去,我不服氣。再說,田排長能做到的,我也照樣能夠做到。」莫曉生近似在吼。

「你果真要去?還能把任務放在第一位?不慘雜個人情感?」李聰似乎很為難。

莫曉生倔強的瞪著眼:「是,政委,你就下命令吧!」

「老康,你看呢?」李聰笑著望向康定宇。

康定宇回過頭,嚴肅的看著莫曉生:「命令!莫曉生即刻帶隊潛入瀋陽,查清坂田老鬼子來瀋陽的陰謀。」

莫曉生興奮地答道:「是,不完成任務,我提頭來見。」他對康定宇和李聰敬了個軍禮,然後和鄧候方離開團部。

「生子,感覺怎麼樣?特得勁是嗎?」鄧候方露出一絲詭異的笑。

莫曉生感到很奇怪,驚訝的看著鄧候方:「隊長,怎、怎麼啦?有什麼不對的嗎?」

「對、對,什麼都對。」鄧候方哈哈的大笑著,笑夠了才壞壞的說:「只是,只是你小子中計啦。」 第一百三十六章匪性

莫曉生的確是中計了,他中了李聰的激將法。

「老李,你這樣做不厚道,你想讓莫曉生執行這次任務,給他下道命令不就行了嗎?何必繞彎子激他,和他耍心機。」康定宇對李聰的做法也是不滿意。

李聰嘆口氣:「老康,是別的任務,我給他下一道命令就可以了,獨獨這個任務不行。我們都知道,莫曉生是這次任務的不二人選,也只有他可能才能順利完成這個任務。」

「可是,莫曉生是一匹野馬,沒有接受正軌系統訓練,一身戾氣,若不給他點約束,他會率性而為,說不定會把任務搞砸。」

「所以我就先抬出軍統瀋陽站壓他一壓,讓他有完成任務的動力。我后又搬出田友旺,擠兌他一下,讓他在執行任務時能冷靜分析,少走彎路,少生事端,把任務放在第一位,及早完成任務。難道我做得不對嗎?」

康定宇搖著頭笑了:「你呀李聰,一肚子的花花腸子。怪不得林俊軒說你是個老狐狸。依我看,你就是狐狸的祖宗,頭髮梢都是鬼心眼。」

李聰呵呵笑著:「可惜我不是只母狐狸,要不然我先迷倒你。」

說完,兩人哈哈大笑。

在笑的還有離開飛虎團團部的莫曉生,他一邊笑一邊看著鄧候方:「隊長,你說我中了政委的激將法?政委為什麼要這樣做?他怕我不接受這個任務嗎?」

鄧候方冷靜的分析著:「那倒不是,團長和政委對你的為人肯定還是了解的,他們不會擔心你不接受任務。政委搬出遊擊隊的田友旺擠兌你,我想應該是另有原因。」

「比如說,你的身上帶有匪性,桀驁不馴,做起事來,只求痛快,不計後果。而田友旺則不同,他在執行任務時,無論出現什麼情況,總是會把任務放在第一位,以完成任務為首要目標。而這一點你我是做不到的。政委搬出田友旺,是在給我們上課,是讓我們學習田友旺的堅持原則,對待任務一絲不苟的嚴謹作風。」

莫曉生停下腳步,怒聲說道:「隊長,你是說田友旺出賣了我們,向政委彙報了我們在阜新城,放下任務不管,只顧著尋找歐陽紅雪的事情啦?」

鄧候方哭笑不得,在莫曉生的後腦勺來了一巴掌:「你個混小子,老子說這麼多都白說啦?你怎麼就聽不明白呢?田友旺一生正氣,你覺得他是個搬弄是非,只會打小報告的卑鄙小人。」

他搖搖頭,很無奈:「你呀,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田排長是從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人物,可不是靠拍馬溜須,打小報告當上了游擊隊偵察排的排長,亂彈琴。」

他把手一揮:「得得得,老子不跟你費勁說那麼多啦。總之,以後遇到緊急情況,要三思而後行。」

「是,隊長。」莫曉生嘿嘿傻笑著,他自己也覺得,田友旺雖然做事瞻前顧後,但怎麼看都不是卑鄙小人,要不然他也不會為了維護他,衝撞賈立波,不惜得罪歐陽紅雪。

想到歐陽紅雪,莫曉生心中出現了一種一樣的感覺,有些酸,有些甜,回味無窮。 第一百三十七章追

回到仙來峰山寨的歐陽紅雪,靜靜的坐在化妝台前,陷入了深思。她不明白,為什麼莫曉生有時候像一團烈火,能融化她所有的煩惱。而有的時候,卻又像一塊千年寒冰,寒氣逼人,總是將她拒在千里之外。

「他到底要怎麼樣嘛?」歐陽紅雪撅著櫻桃小嘴,滿是苦惱。她突然站起身:「不行我要找他問個明白。」

自幼在山寨長大的歐陽紅雪,與草莽英雄朝夕相處,早就養成一種江湖兒女的心態,敢愛敢恨,愛憎分明,與大家閨秀扭捏作態的性格,有著天壤之別,她要明白莫曉生是怎麼想的,立刻就要前去問個明白。

她讓櫻桃給她的父親歐陽豹帶個話,說自己要去靠山宗。 阿克萌德 然後跨上戰馬,絕塵而去。

「莫曉生執行任務去了,要過幾天才能回靠山宗。」鄧候方坐在座椅上,撫摸著嘴角的鬍鬚,微微笑著:「歐陽姑娘找他有什麼事,不妨告訴我,等他回來我代為轉告。」

「他執行任務去啦?不是有意在躲我?」歐陽紅雪不太相信。

「躲你幹嘛?你又不是大老虎,有什麼可怕的。」鄧候方慢慢的站起來:「我沒有騙你,生子真的是去執行任務了。」

接著又說:「放心吧,像你這樣的大美人,那小子巴不得多見你幾面呢,還會躲?亂彈琴。」

歐陽紅雪小嘴一撇:「是你說的,又不是他說的,管個屁用。」她輕嘆一聲:「唉,要是他也這麼認為該多好啊。」

鄧候方哭笑不得,輕輕搖搖頭:「我說歐陽姑娘,你怎麼這般悲觀?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糟。生子也是人,分得出美與丑,善與惡,放心吧。」

「這樣吧。」鄧候方下起了逐客令:「你先回仙來峰,等生子回來我讓他到仙來峰找你。我這裡還有事情要辦,就不留你啦。」

「生子哥真的是去執行任務啦?」歐陽紅雪再次問道。

鄧候方肯定的點點頭:「真的,是真的,我騙你個小姑娘幹嘛?有意思么?」

「那好。」歐陽紅雪綳著臉:「只要你告訴我他到哪裡執行任務了,我馬上離開靠山宗。要不–哼!」

「歐陽姑娘,這是軍事秘密,無可奉告。」鄧候方嚴肅的說。

「不說是嗎?」歐陽紅雪往凳子上一座:「那我就在這裡等他回來,他什麼時候回來,我什麼時候走。」

鄧候方突然有種感覺,他面對的歐陽紅雪,像是掉進灰窩裡的豆腐,是吹不掉,打不得。

「好啊!那你就在這裡等好啦。」鄧候方硬著頭皮,他不打算讓步:「一會兒我讓戰士給你送來被褥,通知炊事班為你準備一日三餐。」

「你–」歐陽紅雪沒有想到鄧候方會這樣做。

「我已經仁至義盡了,只能為你做這麼多。」鄧候方心中暗笑,他的計謀起作用了:「不過我們這裡的伙食不比仙來峰,可別挑剔。」

「紅雪,莫曉生去了瀋陽,想找到他快出來上馬。」在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中,傳來了一個粗狂的聲音。 第一百三十八章綁姑爺

歐陽紅雪聽到門外的喊聲,冷冷的對鄧候方一笑:「這狗窩還是留著給你自己睡覺吧,姑奶奶不稀罕。」

來接歐陽紅雪的是歐陽紅雪的二叔賈立波,在去瀋陽的路上,賈立波告訴歐陽紅雪。他的一個夥計從瀋陽方向回到仙來峰,在路上遇見了莫曉生和另外兩個人。這個夥計說,莫曉生雖然沒有和他打招呼,但從莫曉生行走的方向看,莫曉生他們肯定是要去瀋陽。

這個消息,讓歐陽紅雪興奮地快馬揚鞭,恨不能立馬趕到瀋陽城。

當他們通過瀋陽城的城門后,歐陽紅雪卻傻眼了。諾大的瀋陽城,莫曉生在哪裡?她該怎樣才能找到他?

「來都來了,著急也不管用。」賈立波猜透了歐陽紅雪的心事,輕聲安慰:「走吧,我們先找個落腳點,然後我把瀋陽城內的兄弟撒出去,總會打聽到那小子的消息。」

「二叔,我是不是太任性了?老給你們找麻煩。」歐陽紅雪的聲音很低,但是很真誠。

「傻妮子,怎的?跟二叔也學會了客氣。」賈立波憨憨的笑著:「忘了小時候,你太頑皮,你爹打你時,你哭著喊著不要爹爹啦,要跟隨著二叔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