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現在,在重慶嗎?”我問。

羅雅茜回頭看了一眼,確定黃燦正沒在後,才說:“兩天前他就到重慶了,就是想見我,可惜黃燦正一直不讓我出去。”

“那麼問題簡單了,約他出來。”我說。

羅雅茜低着頭問:“你們不會傷害他吧。”

“咋了,你到現在還護着你那小情人?”艾唐唐一臉不可思議的問。

“我發現我愛上他了。”羅雅茜說:“你們絕對想象不到他有多帥。”

“行,你約出來吧,我對付帥哥,最有經驗。”我笑道,不就是長得帥,小白臉麼,拉出來,揍一頓,拿着板磚往臉上多招呼兩下,看他還當什麼小白臉。

羅雅茜此時有些猶豫的拿出電話,很快,電話撥通後,她說:“喂,茨木,恩,是我,我最近有時間了,你不是一直約我出來嗎,恩,好,好,那就中午的時候,在動物園門口見,恩,拜拜。”

掛掉電話後,羅雅茜依然是戀戀不捨的看着手機,最後對我和艾唐唐說:“你們可別傷害他。”

“那就不關你的事了,等會給我們帶路就行了。”我說:“不配合的話,我就把你剛纔說的事,告訴黃燦正。”

顯然黃燦纔是羅雅茜的命脈,她見我這樣說,點頭答應了下來。

像羅雅茜這樣的女子,長得漂亮,不想工作,又喜歡花錢,只有靠着黃燦正這樣的有錢人才行。

她可以沒一個小白臉,但是絕對不能沒有黃燦正。 許曜猛的站起身,衝進了廚房直接拿起菜刀朝著自己手上的傷口處用力一刮。一塊血肉掉落了下來,需要看著自己血淋淋的傷口,確認毒素沒有滲透入體內后,才走到自家的醫療室找著醫療繃帶。

「哎呀,你看你!兒子這才剛回來,你對他做什麼呀!」許母對著許父就是一頓臭罵。

許父則是振振有詞的說道:「我這是在考驗他,看看他出去了那麼久有沒有把我們老祖宗的手藝落下。」

「你這一出手就是猛毒,怎麼有你這樣教兒子的?尋常人哪裡下得了這狠手!」許母罵完后,又跑去給許曜包紮著手上的傷口。

許曜則是一臉鬱悶的查看著傷勢,瞪了自己的老爸一眼,卻又無奈的收回了眼神。

玉真子有些看不下去:「這人是你爸嗎?怎麼一回來就給你扎了一針啊?小子你爸教育你的方式還真特別。」

等到許母走了之後「我已經習慣了……從小的時候他就想著法子來毒我。下毒之後就讓我自己解開,等到我快死的時候他才過來出手幫我。」

等到許曜調養得差不多的時候,許父才緩緩開口說道:「你出門在外要多小心一點,要知道外邊的世界十分的危險,等你遇上了白家的人就知道他們的做派有多麼噁心,可比這箭毒木的毒兇險百倍!」

「我遇到了白家的人……我遇到過兩次他們的襲擊……」

許父一聽立刻就緊張的詢問道:「你還真的遇到他們了?沒有受傷吧?」

「算是有驚無險……這次我回來其實就是想要問一問,白家跟我們應該不僅是世仇那麼簡單吧?」

「他們跟你說什麼了?」許父的神情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他們要我把家族的針灸藥方之類的秘籍,默寫出來。如果他們的目標僅僅是為了我們家族的秘籍,有必要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如果僅僅是因為藥方的原因而針對他們家族那麼久,這也實在是太扯淡了。能夠請得起傭兵,就說明白家並不缺錢,既然不缺錢那麼大可自己研究藥方,而不是將自己抓出去問話。

許父嘆了一口氣,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其實我們許家和白家的祖上曾經是同門師兄弟,他們都是拜在一個仙人的門下。仙人將醫術傳授給我們兩家之後,曾經說過成仙的秘密就在兩家人的秘籍之中,只要許白兩家聯手就可以得到成仙的秘訣。可惜我們的祖先回去之後卻遭遇了變故,最後兩家人竟然落到成了世仇。白家人找你要秘籍……可能正是盯上了這個傳說中的成仙方法。」

「不是吧?還有這種操作?」這個傳說一般人聽了之後估計只會哈哈大笑,沒想到白家人居然還當真了。

「唉,是啊,我們祖上有一個許家人把秘籍寫給過他們,他們看不出門道就把那位給殺了。所以啊就算你寫了真的秘籍給他們看,他們自己看不出門道來也會不相信你說的話,這樣一來你還是死路一條。」

這下許曜是明白了,自己要是遇上白家的人,橫豎他們都是要把自己給剁了。

「這群人還真是不講道理啊,不會是走火入魔了吧?」許曜一臉沉悶的來到桌上蹭酒。

玉真子卻突然在他耳邊說道:「講不定還真有成仙的秘籍。」

「噗……」這句話驚得許曜嗆得噴出了一口酒水,使得許父對他連連側目。

「咳咳咳……」許曜連忙拿紙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心想著這個玉真子怕不是瘋了。

隨後玉真子跟他解釋道:「小子,你要知道我可是差一步就能成仙的修真者,也就是說仙是真的存在的。在這個前提下,你應該就能理解白家為什麼會相信這個傳說了。」

許曜一聽頓時恍然大悟,這個世界確實存在著修真者,並且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而修真者的最終目的就是得道成仙,也就是說如果白家也有修真者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對這個傳聞堅信不疑。而這個傳聞也很有可能是真的。

「所以,你們許家的醫術,和他們白家的醫術聯合起來,可能真的可以找到什麼能夠煉製仙丹,吃了一步成仙的藥方。」

就在玉真子和許曜正想著傳說的真實性時,突然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是誰!」感官敏銳的許曜一聲暴喝猛地竄了起來,隨後打開了門。

這些門外一個村民正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的趴在門口:「不好了……不好了……許老,狼群又來了,已經有好幾個獵人受了傷,你快點去看看吧。」

許父一聽連忙站起了身穿起了衣服,隨後回屋子翻出了藥箱,他看著愣在門口的許曜大手朝著山下一揮:「還愣著幹啥?跟我下去救人。」

隨後許父和許曜便跟著村民一同下山去,剛到山腳下許曜就聽到了一陣陣的狼嚎從四面八方響起。隨後幾個受傷的村民躺在了地上,他們的身上都布滿了鮮血,衣衫破爛不堪。

許父趕到后立刻從自己的藥箱里拿來了一瓶葯塗在了這些村民的傷口上,隨後十分麻利的用繃帶包紮起來。許曜也跟著一起查看村民的傷勢。

這才剛處理好一個,另一個村民又扶著兩個受傷的人走了過來。

「怎麼會這樣?」許曜扶起了其中一個傷員詢問。

「這是最近兩天的事情,山上的狼不知道發什麼瘋,圍著我們的村子不斷的發起攻擊,我們已經受傷了好幾個人。今天沒看到那些畜生的身影還以為它們已經散了,沒想到打獵的隊伍剛出去就遭到了它們的襲擊,有幾個人已經受傷了那些狼還盤踞在村子門口。」

聽到他那麼一說,許曜頓時就想起了自己剛剛聽到的接連不斷的狼嚎。從聲音來猜測起碼有十頭以上,狼的性格十分狡猾也十分兇殘,要是被他們衝進村裡後果不堪設想。

「爸,你在這裡看著這些人,我到村口去看看。」說著許曜就朝著村口的方向跑去。 隨後,我們把黃燦正叫了進來,告訴他中午的時候還得出去做一趟法事,才能幫羅雅茜完全消災.

黃燦正聽後挺高興,趕忙打電話讓人送酒菜回來,對羅雅茜噓寒問暖的.

說實話,我個人認爲,黃燦正雖然年齡是大了一點,都快能當羅雅茜她爹了,但是對羅雅茜是真的挺好.

我真不想繼承豪門 最直觀的就是,一般人發現自己包養的女朋友,有些邪門,誰還到處給她找道士驅邪啊,直接一腳踹了.

可黃燦正卻沒這樣做.

聊天中也得知,黃燦正妻子死得早,也沒有兒女,反正一心一意的對羅雅茜.

在黃燦正家裏簡單吃了一些後,我們就要帶着羅雅茜去最‘法事’.

一開始黃燦正還要把車鑰匙給我,讓我開他的車離開呢,我想了想,還是算了,直接打車得了.

離開後,艾唐唐一臉愁容.

我忍不住問:";你咋了?";

";忘記問黃燦正外賣在哪家叫的了,真好吃.";艾唐唐感嘆.

我去,都什麼時候了,還惦記這種事.

我們打車來到動物園門口,看了下時間,距我們約好的,還差半個斜.

等了大概半個斜,突然,一個人影走進了廣場.

羅雅茜高興的就要衝上去,我急忙拉住了羅雅茜,一看.

這傢伙還真帥!不對,真不應該用帥字來形容,看起來就跟電影明星一樣,甚至比絕大數明星都好看,路邊那些小姑娘看到都尖叫起來,有的還在上去問電話.

";是挺帥的,怪不得當小白臉呢.";我忍不住感嘆.

";羨慕了?";艾唐唐笑嘻嘻的問:";當時地藏王菩薩做蓮藕的時候,你怎麼不讓他弄帥點?";

";下次去地府,問問地藏王菩薩,這蓮藕有沒有自動美容功能.";我說.

羅雅茜聽得雲裏霧裏,問:";我能上去見茨木了嗎?";

";彆着急. https://ptt9.com/88245/ ";我說完,開啓了陰陽眼,朝着他看去.

我去,這傢伙身上的邪氣好濃.

不是一般的強,而且他身上的邪氣,還是綠色!

我心裏一驚,這傢伙到底什麼來路,羅雅茜隨便吊個小白臉,都能吊出一隻綠色邪氣的邪祟?

艾唐唐也是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個傢伙.

";什麼玩意,不是妖氣,不是煞氣.";艾唐唐瞪大眼睛說:";也不是殭屍.";

";看樣子是小日本那邊的土特產了.";我皺眉起來,對艾唐唐說:";過去問問?";

";走唄.";艾唐唐也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畢竟她家兄弟姐妹,十幾個妖氣達到綠色的,驚訝這個傢伙身上邪氣是綠色的倒是其次,主要是沒見過這傢伙身上的這種邪氣.

我們三人走上前.

這個茨木扭頭看了過來,眉頭皺起,問:";你們兩位是?";

";日本那邊過來的?羅雅茜是我朋友,你對她使了什麼手段,幫她破解了,我們就當沒見過面. 微微一笑很傾城小說 ";我說.

這個叫茨木的眉頭微微皺着,看向了羅雅茜問:";雅茜,我會害你嗎?你相信我會害你嗎?";

讓我沒想到的是,羅雅茜讓他眼睛這麼一看,竟然入迷了起來:";你肯定不會害我的,我愛你,就算爲你死都可以.";

";喂,你別在我面前用幻術啊!";艾唐唐趕忙說.

";我有用幻術嗎?這位朋友有陰陽眼吧?肯定能看得出來.";茨木笑呵呵的道.

我心頭一跳,剛纔這傢伙的確沒有用什麼幻術,畢竟如果使用了,沒理由能瞞得過我的陰陽眼.

那麼就能得出一個結論.

這個茨木光是衝着羅雅茜笑一下,就把她給迷得神魂顛倒了,並不是用的什麼幻術,而是憑着自己長得帥.

我大爺的,這算什麼事啊.

茨木微微笑着說:";你們兩位也不是人類,一個是妖,至於你,是蓮藕成精吧?大家都不是人,就不要相互干涉各自的事情了.";

說完,茨木招了招手,羅雅茜走到了他旁邊.

臥槽,我竟然能被當成蓮藕成精,特麼,這傢伙是瞎麼,老子這可是哪吒當時復活的方法,咋沒見有人說哪吒是蓮藕成精來着?

我心裏不爽歸不爽,但也沒有拿着板磚掄他的想法,畢竟還不清楚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路.

我走上前,把羅雅茜拉了回來,說:";哥們,人你是帶不走的,自己趕緊走吧.";

茨木也不生氣,笑呵呵的,身上涌出了綠色的邪氣,朝着我涌過來.

艾唐唐身上頓時也出現綠色的妖氣,擋住了.

茨木這時候,纔是真的驚訝的看了艾唐唐一眼.

";我遠度來中國,目標便是這個女子,還希望兩位不要阻攔,不然我們雙方都麻煩.";茨木客氣的道.

";你麻煩不麻煩不關我事.";我皺眉說:";我說了,這人是我朋友.";

";這樣吧.";茨木開口說:";兩位還請回去考慮一

下,明天夜裏,還是這裏見.";

說完,茨木也不廢話,轉身就走.

";茨木.";羅雅茜想要衝上去跟茨木走.

我和艾唐唐死死的拉住,那茨木一點都沒有要回頭的意思.

";這小日本那邊過來的東西,也挺厲害的啊.";我感嘆道.

艾唐唐笑道:";放心,有我在,他折騰不起什麼浪花.";

";行了,我先打電話問問孫小鵬,看知道這傢伙的來路不.";說完,我拿起電話給孫小鵬撥了過去.

很快,電話便接通,孫小鵬在那頭說:";阿秀,你屍體還沒查到,真是怪了.";

";我先問你另外一個事,我在重慶遇到一個日本那邊過來的妖怪,你幫忙看看,能知道是什麼來路嗎?";我問.

孫小鵬問:";行,它的特點呢?";

";特點?";我一聽,仔細琢磨了一下說:";長得特別帥,看一眼小姑娘,能讓小姑娘腦充血暈過去那種.";

";你這不是說的我嗎?";孫小鵬道.

";滾犢子,沒跟你扯淡,那妖怪真的長得帥.";我說.

";日本的妖怪都醜成什麼了,還帥呢.";孫小鵬笑道:";等等,我想起來了,日本確實有一個妖怪跟你描述的很像,酒吞童子."; 剛一來到村口就看到村口的前方已經紮起了柵欄,柵欄上有著粗大的木刺,使得狼群不敢隨便衝進來。村裡的獵人們便拿著弓箭不斷的朝外邊射擊,如果有狼突破了那些柵欄就要有人上去與其搏鬥。

「大家堅持住,只要守住它們幾波攻勢,他們就慫了!」

村裡有名的獵人大牛搭著一把弓箭嗖的一下便直接將弓矢射出,箭精準而兇猛的射在了一頭狼身上,卻沒有插入它的身體之中,僅是在表皮留下了一道皮外傷。

這些狼的毛皮十分的堅硬,除了直接射進他們的嘴巴或者眼睛里,普通的弓箭根本無法將它們射殺。在這山林里想要獵殺這些狼,只能設下陷阱限制住它們的行動,用刀來將它們的肚子給穿膛。

「曜哥,你來這裡幹什麼呀?這裡很危險快走啊!」大牛看到許曜居然也跟著跑了過來,連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將他扯回來。

https://ptt9.com/19229/ 許曜看著前方的狼群,心中暗暗覺的奇怪。平常這些狼雖然兇猛,但也只會襲擊落單的行人,這些狼都狡猾得狠,在狩獵的時候是不會冒險攻擊成群的隊伍。

但是這些狼今天就如同變了天,居然不怕死的拚命朝他們撲過來,像這種直接攻擊村莊的行為,只有鬧大飢荒什麼食物都沒有時,這些狼才會不顧一切的朝一些防備力量弱的村子進行攻擊。

村裡的幾名獵手不斷的放箭想要嚇退這些狼,但是那些狼卻一直不肯離開。

「連弓矢都無法刺穿,看來我的銀針也難以對其造成威脅。」

那些狼不斷的在村莊的周圍遊走著想要找到突破口,它們會突然間猛的跳起想要躍過柵欄,卻會在躍起的一瞬間被村裡的獵手用箭將其射下去。

「再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一個不留神讓它們鑽進來一個,村裡又得損失兩個獵人。」

許曜知道雖然現在還沒有讓這些狼衝進來,但是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想要控制住局勢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出它們發狂的原因!

「小子,老夫現在教你一招,在你用真氣強化自己雙眼的時候,你可以得到透視以及強大的動態視覺捕捉功能,除此之外還能用你這雙眼睛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玉真子的聲音傳來,許曜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催動真氣湧上自己的雙眼,只見那些狼的體內居然都冒著騰騰黑氣,這些黑氣看起來陰煞無比僅是看著就令人生寒。在那些狼的腦子裡居然生出了一個肉瘤,那顆肉瘤在它們腦袋附近不斷的跳動著,如同一隻看不見的大手在掌控著它們的思維。

「這是什麼東西?」

玉真子認真的看了看回答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一種蠱術。」

「蠱術?」

「沒錯,它們腦子裡的東西,是活物。不知道是誰給它們下的蠱,你可要小心點了,這些狼只是畜牲尚不畏懼,如果在它們的身後有人操控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突然一頭狼越過了柵欄直接飛了進來,大牛抬手一箭直接將箭頭釘入了它的身體里。狼倒在了地上掙扎了一下后便閉眼不動了,許曜看到它被射殺了,立刻上前想要查看它腦子裡的蠱到底是什麼東西。

「曜哥!別動!快走!」大牛卻突然沖了過來一把將許曜推開,同時那頭閉上眼睛的狼突然一躍而起朝著許曜的脖子用力咬下。

大牛伸出手臂擋下了這一擊,那頭狼死死的咬著他的手不放。大牛連忙掏出了腰間的刀子,用力的朝著狼肚子捅了過去,將它的肚子連捅了好幾刀,捅了個稀巴爛后,狼才停止了掙扎,但是它的牙齒還陷在大牛的手臂里。大牛拿著刀撬開了它的嘴,才將它甩下來。

「媽的,這些畜牲今天是見了鬼了,怎麼那麼兇狠!」大牛捂著自己的手臂,剛剛的那一下他感覺到自己的手骨頭都斷掉了。

許曜這時才反應過來,如果不是大牛救了他,剛剛他早就已經被這頭狼給咬斷脖子了。劫後餘生的許曜連忙扶著大牛朝著村裡趕去,大牛卻站在村口前沒動。

「不行,我還不能回去,我要回去了這裡人手不夠攔不住它們!」

大牛是整個大山村裡最優秀的獵人,雖然他受了傷但是他不能撤退,現在能夠戰鬥的獵人只有五六個了,要是他現在離開的話,光憑這些人是守不住的!

大牛倔強的拿起了弓,想要再次搭箭的時候卻因為手受傷了怎麼也拉不開這張弓。許曜看到后從他的腰間拿過了刀,隨後便朝著柵欄的方向沖了過去。

「哎!曜哥!你幹啥呢!別去啊!你又不是獵人沒有狩獵經驗,也沒有殺過獵物,你去這是在送死啊!」

「給我在這等著,這些狼我來解決。」許曜跑到了柵欄前猛的一跳,居然憑空的跳出了兩三米高躍出了柵欄。

是的他沒有狩獵的經驗沒有殺過獵物,但是他殺過人。當他拿起手術刀的時候他是一名醫生,放下手術刀的時候他是普通人。但是當他拿起武器的時候,卻如同一個經驗豐富的殺手。

許曜將真氣灌注於雙眼之中,目光掃向了這群狼。它們看到許曜居然自己跳了出來,紛紛朝著許曜撲了過去。迅捷的速度讓其他獵人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就在他們以為許曜下一秒就要被這群狼撲倒撕裂的那一刻,許曜的雙手出現了幾把明晃晃的手術刀。

「噗。」肉體撕裂的聲音響起,優先撲向許曜的那隻狼腹部突然像被開膛了一樣,僅是飛在天空中時它的肚子卻突然被打開,內臟和器官都被絞成一團血漿。

隨後那頭狼變成了一灘屍體倒在地上,而許曜則是從它的側面閃了過去,平安無事的從它的攻擊下脫離開來。另一頭狼朝著許曜撲了過來,需要對著她的脖子抬腳用力一踢,直接將狼踢上了天,當它落地的時候許曜瞅準時機用刀子在它的腹部上用力一割,將它的腸子都割斷。

「我的媽呀,許曜哥,這是去了少林寺學功夫了吧?」大牛看著許曜如此生猛的一幕,竟被嚇呆在了原地。 “酒吞童子?什麼來路?”我問。

孫小鵬說:“據說,酒吞童子是日本鬼族的首領,外貌是一個英俊少年,到處迷惑女子,引誘回去吃掉。”

“說起酒吞童子的形成,可是羨煞其他妖怪了。”孫小鵬笑着說:“這酒吞童子是日本古時候,越後寺中從侍的小和尚因爲其容貌過於俊秀而招來他人的嫉妒和怨念,不料這些惡念積累得過深,最終使得其化爲了妖怪,酒吞童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