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的十字劍燃燒起熊熊的黑色鬥氣,然後指向了對方。

「騎士技——邪月斬!」

「騎士技——冰刃擊!」

「……」

戰場上就像是出現了五顏六色的煙花,充斥著各種各樣的騎士技。

大量的騎士技轟擊在一起,發出巨大的轟鳴聲,然後互相湮滅。

但是李奧的邪月斬卻擊潰了對方冰藍色的鬥氣斬,繼續向對方飛去。

「該死!」

那名騎士暗罵道,看來對面之人是個硬茬子啊。

他一劍將對面的鬥氣斬打得湮滅,但是他的眼睛一突,因為又一個黑色的邪月斬飛了過來。

「該死!難道他就不懂得保留力氣嗎?難道他不知道這一場大戰要打多長時間?他以為自已的鬥氣可以支撐得住整個大戰的消耗?」

這名騎士忍不住痛罵道。

他敢保證對面絕對是個戰場新丁,騎士技威力巨大,消耗也極為巨大,這樣連續施放絕對是只有戰場新丁才能幹得出來的事。

我討厭新丁,這名騎士想道。

事實上他猜的沒錯,李奧的確是個戰場新丁,但是他對這點消耗一點都不在乎。

那名騎士已經沒有了施放鬥氣斬的機會,他也沒有信心擋得住這道鬥氣斬,因此果斷棄馬,向旁邊跳了過去。

鬥氣斬將這匹戰馬劈成兩半,去勢不絕,繼續向前飛去。

一名騎士來不及躲避,直接連人帶馬被劈成兩半。

李奧沒有理會那名跳下戰馬的騎士,而是繼續向前衝去,一劍將後邊的一名騎士連人帶劍劈下戰馬,然後刺入後邊一名騎士的身體。

激烈的喊殺聲和慘叫聲交織成一片,雙方進行一輪又一輪的衝鋒,不知道多少騎士血灑疆場。

李奧不記得自已殺了多少人,也不記得什麼時候自己的戰馬倒下了。

沒有了戰馬,他的戰力反而變得更強。

一個又一個敵人倒在了他的劍上,龐大的生命能量源源不斷地進入他的身體,恢復著他的疲勞,夯實著他的根基。

他的實力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增強著,剛開始還有巔峰騎士能擋得了他兩劍,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人能擋得了他一劍。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即時,他的眼珠中的藍色漸漸退去,變成了淺藍色。

他的頭髮漸漸變長,從燦爛的金色變成了淡金色,只是眾人對此一無所覺。

一名身材單薄的女性騎士一臉震驚地看著他,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傢伙嗎?

才幾個月不見,他怎麼就變得如此恐怖了。

李奧隨意砍掉一名騎士的腦袋,然後若有所覺地向這邊看了一眼。

「芙蕾雅!」

李奧的臉上露出了惡魔般的笑容。

「該死!」

芙蕾雅大罵一聲,然後瘋狂地向兩大騎士團團長決鬥的地方衝去,完全不顧那裡的危險。

李奧只是猶豫了一下,就沖了過去。

連女人都不怕,他害怕是什麼。

眼看李奧越追越近,芙蕾雅大聲喊道:「團長,救命。」

夢魘騎士團的團長是一名身材枯瘦的中年大叔,事實上他早就注意到了這邊。

或者更正確地說應該是注意到了李奧,因為李奧殺起那些騎士來實在是太狠了。

現在很多騎士都面臨著鬥氣枯竭的危險,戰鬥起來都十分謹慎。

但是李奧卻是例外,他的每一擊幾乎都是全力以赴,而且殺人效率極高,一般人根本就擋不住他一劍。

根據他的目測,至少有三十餘名騎士死在了他的手上,這怎麼能不讓他恨之入骨。

但是他故作不在意看了一眼,然後隨手揮出一道火紅的鬥氣斬向李奧飛了過去。

「李奧!小心!千萬不要硬接!!」

布蘭登急忙喊道。

但是李奧此時正值實力和士氣的巔峰,正想稱量一下大騎士的實力,怎麼願意放過這個機會。

「邪月連斬!」

李奧手中長劍迅速揮動,劃出一道道黑色圓弧。

一道道密集的邪月斬在地上犁出長長的痕迹,然後向那道青色的鬥氣斬飛了過去。 使出這一招后,即使連李奧也感到渾身發軟,這一招至少消耗掉了他八成的鬥氣。

但是讓李奧驚訝的是,那道鬥氣斬就像是刺破氣泡一樣,輕易地斬滅了他的邪月連斬,然後繼續向他飛了過來。

李奧連忙一個鐵板橋,躲過了那道鬥氣斬。

「白痴,大騎士隨意一道鬥氣斬威力至少是巔峰騎士的10倍以上,以你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手,趕緊退開。」

布蘭登大聲說道。

同時加緊了攻勢,死死地纏著那個中年大叔,使得他沒法對李奧動手。

「我明白了,謝謝團長。」

李奧說道,說完深深地看了逃得很遠的芙蕾雅一眼,然後向後退去。

枯瘦中年人恨恨地看了李奧一眼,布蘭登則是哈哈大笑起來。

「維隆卡,這次看樣子你們輸了。」

「現在說輸贏還太早。」

枯瘦男子陰惻惻地說道。

遠離兩名大騎士的戰場后,李奧開始四處追殺著敵人,隨著越來越多的敵人死在他手中,他的氣息變得冷厲起來,如同無數冤魂纏身一樣。

「魔鬼!他根本就是個魔鬼!」

有些騎士恐懼地喊道,已經至少有三名大隊長死在了他的手上。

團長被纏住,又有誰能擋得住他。

終於有些人開始逃跑,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逃跑的隊伍,夢魘騎士團終於崩潰。

李奧向四周看去,發現迦南帝國的隊伍已經崩潰。

這讓他感到有些奇怪,迦南帝國不是很強嗎?怎麼竟然敗了。

他不知道的是,這和他有著極大的關係。

科亞塔帝國的巫師造物鋼鐵騎士本身就極擅長正面作戰,再加上昨天迦南帝國皇家騎士團追殺他損失慘重,所以在科亞塔帝國皇家騎士團的正面作戰中被擊敗。

當最強的騎士團被擊敗后,再加上李奧這個怪胎,終於引發了雪崩效應,迦南帝國開始了大面積的崩潰。

夢魘騎士團的團長找了個機會也撤離了戰場,布蘭登複雜地看了精神煥發的李奧一眼,然後說道:「追!今天一定要佔領波卡拉城。」

**

**

接下來的一個月之內,迦南帝國和科亞塔帝國接連發生數場大戰。

在這一個月里,李奧正式晉級巔峰騎士,並且實力突飛猛進,達到了衝擊大騎士的門檻。

數名迦南帝國的騎士團副團長向李奧發起挑戰,但是李奧將他們斬於馬下。

這也讓他確立了黑暗騎士的威名,並被正式任命為星辰騎士團第五大隊大隊長。

而科亞塔帝國奇迹般地連戰連捷,一路收復了大片的失地。

「還沒有找到羅賓的下落嗎?」

經過一個月的休養,費爾豪斯的氣色好了許多。

雖然他不再能拿劍,但是李奧的表現讓他非常欣慰,李奧現在已經足以撐起一個男爵家族。

「沒有,可能是臨陣脫逃了。我給他安上了逃兵的名義,通知帝國全力緝拿。」

李奧坐在一張椅子上說道。

不知為什麼他的頭髮竟然變得灰白,就連眼珠也變成了灰色。

這讓費爾豪斯感到非常焦急,他以為李奧得了什麼病,希望讓李奧能夠找醫師看一下,但是卻被李奧拒絕。

李奧能從自己的狀態中發現,自已沒病,這大概是神格改造的原因。

而且不知道是否由於大量的騎士死在他的手上,李奧的氣勢變得越來越可怕。

有時候隨意一個眼神,就給人一種讓人如墮冰窖的感覺,就連費爾豪斯也有些受不了他。

「這就好。對了,今天我叫你來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費爾豪斯一臉正色道。

「什麼事情?」

「你母親派人來信,帝都來了一位巫師學院的使者,他將會從年青人中選拔出有巫師天賦的人前往巫師學院進行學習。」

「你說什麼?巫師學院的使者。」

一向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李奧面色大變,雖然他已經到達了巔峰騎士,並且向大騎士開始衝擊。

但是這一切在巫師面前根本一錢不值,就算是成了一名大騎士又如何,在巫師面前也只是炮灰而已。

「沒錯,選拔就在月末進行,你要想盡辦法回到帝都。你身上流敞著巫師的血脈,極有可能通過選拔,千萬不要放過這次機會。」

費爾豪斯說道。

「知道了,我這就去找團長請假。」

李奧說完就起身離開。

看到這裡,費爾豪斯微微一笑,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李奧如此性急。

來到布蘭登的營帳后,他發現有很多人已經聚到了這裡。

遠遠的他就聽到,這些人都是來請假的,看來得到消息的不止他一個。

「李奧你也來了。」

布蘭登笑著說道。

贈你一世情深 李奧用他的行動贏得了眾人的敬畏,軍中永遠是敬重強者的地方,因此布蘭登對他的感覺好了許多。

「是的,團長,最近有事我希望回去帝都一趟,希望團長你能夠答應。」

李奧說道。

「要回去參加巫師天賦的測試嗎?」

布蘭登問道。

「沒錯,沒想到團長你已經知道了。」

李奧說道。

「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會不知道,事實上不僅你們要參加巫師天賦的測試,就連對面的人也要參加。」

布蘭登說道。

「團長你指迦南帝國嗎?」

有人問道。

「沒錯。」

「這是怎麼回事?」

總統蜜蜜寵:影后,狠不乖! 有人問道。

「有些事情你們不需要知道,你們只需要知道巫師天賦的測試是兩大帝國最重要的事情,比我們正在進行的戰爭還要重要,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為這次測試讓路。」

布蘭登說道,這讓很多人都感到極為吃驚。

「帝國不會為你們設置任何障礙,甚至還會為你們提供一切便利,因此你們不用擔心。」

布蘭登說道。

「萬一敵人趁我們離開的時候攻過來怎麼辦?」

有人不放心地問道。

「我倒希望他們這樣做,這樣他們將會面對巫師學院的怒火。」

布蘭登笑著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