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笑著說道,「你到時候去看吧,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張悅興奮的一揮拳頭,說道,「林老師肯定是要拿冠軍的,小小的盲選,肯定一路通過!」

黃樂瑤在一旁小聲的說道,「張老師,人家林老師都說了,這首歌是要比賽用的,那就說明林老師肯定已經過關了,而且算算時間的話,這個時候,基本上也到半決賽了。」

張悅愣了一下,有些驚訝的看著黃樂瑤,拍了她肩膀一下,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這小丫頭,還挺機靈啊!」

張悅今年也就二十七八歲,比黃樂瑤大上五六歲,平日里為了讓自己顯得威嚴一些,所以戴上眼鏡,穿著制服,讓自己看上去成熟一些,但是她的內心,還是一個小女生的樣子。

在林桐的面前,張悅一下子就變成了小迷妹。

「咚咚咚!」

忽然,練歌房傳來了敲門聲。

張悅趕緊走過去打開了門,有些吃驚的是,站在門外的人竟然是公司的董事長,娛樂圈鐵娘子,呂傾城。

呂傾城本來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忽然聽說了,練歌房那邊出事了。

本來這種小事,她也懶得出面。

但是,聽說是在林桐的練歌房外,有個女孩子忽然失聲痛哭,而且林桐還把女孩子叫進了練歌房。

謠言就是這麼傳出來的,進去的明明還有張悅,但是傳話的人,也不知道是忘了,還是故意的,只說了黃樂瑤一個人被林桐帶進了練歌房。

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一下子,整個公司上上下下都議論紛紛。

畢竟這種事情,在娛樂圈也可以算是司空見慣,不過,在眾目睽睽之下,這也太刺激了吧!

呂傾城雖然不相信林桐會是這樣的人,但是她對林桐非常的看重,不願意他被這種事情給毀掉了,所以,親自來到了練歌房。

練歌房的周圍早就站滿了人,有些膽子大的還把耳朵貼在了門縫上,想要聽聽裡面的動靜。

幾個表情猥瑣的傢伙在一旁著急的不行。

「怎麼樣,開始了沒有啊?」

「這個林桐看上去斯斯文文呢,沒想到也是這樣的人啊!」

「食色性也,娛樂圈這種事太多了,你情我願的,有啥了不起的!」

「為啥沒人和我一起你情我願的啊!」

「你家裡沒鏡子嗎?」

「有啊!」

「那你還不知道原因?」

「滾!」

正當他們聊得起勁的時候,「董事長來了!」

這些傢伙們趕緊閃到了一旁。

「都沒有工作要做嗎,你們都很閑嗎?」

呂傾城的聲音很好聽,但是在這些人的耳朵里,絕對不亞於魔鬼的怒吼。

一個個蔫頭耷腦的,生怕被呂傾城記住了自己的樣子,順著牆根就離開了。

呂傾城想了想,輕輕的在門上敲了兩下。

而那些員工們也沒有走遠,探頭探腦的看著。

「哦,呂總,是您啊,您好!」

張悅只不過是一個音樂部的老師,平日里和呂傾城根本也見不到面,但是呂傾城的樣子,早就被她記在了心裡。

呂傾城看了一眼練歌房裡的情況,看到大家的衣著都很整齊,而且裡面也不像是傳言的那樣,只有林桐和黃樂瑤。

「你是?」

呂傾城問道。

張悅趕緊說道,「我是公司里練習生的老師,我叫張悅!」

呂傾城點點頭,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林桐笑著走了過來,說道,「傾城姐,怎麼還驚動您了,沒什麼事,這個姑娘心中有一些煩悶,在門口哭了,我就把她叫進來,唱了首歌給她聽,讓她開心一下,沒什麼大事!」

呂傾城聽完,心中一定,沖著她翻了個白眼,說道,「還沒什麼大事,公司都快亂套了,行了,你自己以後注意點!」

有些話,呂傾城也沒法說的太直接了,說完,她扭頭就離開了這裡。

當那些好事之人看到張悅和黃樂瑤一起從練歌房走出來的時候,不由的有些失望。

「我去,不是說就一個女的,難道是三人行必有我師?」

「滾蛋吧,肯定是有人在造謠!」

「我就說林桐不像是那種人,你們非不信!」

「小子,剛才說的最起勁的那個好像就是你吧!」

「對,就是他,說的有鼻子有眼的,還什麼林桐直接把人給拉進去了!」

「對,他還說,是林桐把對方給罵哭了,然後給拉進去的!」

「我沒有,你們別胡說,我告你們誹謗!」

一個長相猥瑣的中年男子有些緊張的狡辯道。

忽然,一個清冷的聲音在拐角處傳了出來,「你以後再也不是我們傾城娛樂的員工了,而且你以後也不要在娛樂圈裡混了,你這種人,真讓人噁心!」

這個中年男子一臉灰敗的扭回頭,正看到藝人部的經理正在一臉憤怒的瞪著他,眼神如同兩把刀子一樣,狠狠的刺向了他。

而藝人部經理的身邊,站著的正是呂傾城。

「呂總,陳部長,你聽我解釋,不是他們說的那樣!」

中年男子激動地解釋道,但是兩名保安人員馬上衝過來,架著他的胳膊就將他帶走了!

其他的員工們也都是一副噤若寒蟬的樣子。

呂傾城環視了他們一眼,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

但是藝人部的經理走過來,冷冷的說道,「天天在公司里是不是太閑了,傳這些有的沒的,如果再有下次的話,我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等到呂傾城的背影徹底消失不見了,這些人才敢抬起頭來。

「好厲害啊!」

「那是,娛樂圈鐵娘子,你以為開玩笑呢!」

「看來呂總對林老師非常看重啊,親自下來闢謠!」

「那是,你要是有林老師的天分,你也行!」

「哎!林老師的天分就算了,我只想要林老師的顏值!」

「滾,你也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從李國剛家離開,江山去工廠視察了一下生產進度。

如原來預想的那樣,在工廠加班加點的生產之下,後天,差不多就能有兩百多萬的貨物了。

貨物備齊,江山就差不多可以出發了。

這次的重點目標,是幫陳建民搞到他想要的機器。

……

第二天,在李國剛的安排之下,江山騎著二八大杠去李國剛家進行面試。

一進門,就看到兩個年青漢子在沙發上坐著。

昂首挺胸,坐姿筆直,一看就是在軍隊呆慣了的。

兩人年紀和江山相仿,就是李國剛和江山說的,他已故戰友的那兩個兒子了。

「小山,這兩位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兩兄弟了,大的叫龍文南,小的叫龍文冬。」

江山一進門,李國剛就向他介紹。

首發網址et

「這位是江山,就是他在招人。」

江山客套的和對方打了招呼,雙方互相握了握手。

經過李國剛認證過的人選,江山倒也沒什麼好挑剔的,簡單了解了一下他們的個人信息,家庭情況等,就算是面試通過了。

龍文南龍文冬兩兄弟的話不多,基本上是問什麼答什麼,而且沒有半點隱瞞。

耿直的性子,讓江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那些一起受過罰,一起扛過槍的戰友。

同樣的軍人出身,讓江山對龍文南兩兄弟,滋生出了不少好感。

「據我了解,目前普通職工的最高工資,差不多是在一個月三十塊左右,你們倆,我給你們開五十塊錢一個月!」

「除此之外,還有不定額的獎金,你們意下如何?」

江山給出了工資待遇。

龍文南兩兄弟高興激動的都有些發愣了。

「當然沒問題!」

「其實,那怕是再少點也行的。」

他們兩兄弟之所以要換工作,主要是因為不想在機關看大門穿小鞋受氣了,工資的話,只要是正常水平他們就滿足了。

但江山,給了他們五十塊錢一個月的高薪!

這讓他們怎能不高興激動。

「我說的五十塊錢一個月,只是基本工資,要是好好乾,遠不止這點!」,江山說道。

龍文南兩兄弟一聽,更加激動了,渾身都充滿了幹勁。

「好啦好啦,別光顧著激動了,一起吃飯吧!」

劉秀芝把飯菜做好,在李國剛的招呼下,大家一起吃了頓午飯。

吃完飯,龍文南兩兄弟就正式上崗了,跟著江山離開了李國剛家。

「老闆,你這裡還缺不缺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