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這個機關,其實和鴛鴦鴆壺有異曲同工之妙,只要撥動機關,既可以測出真正的結果,也可以測出假結果。

這丫頭似乎看穿了,她是怎麼看穿的?

接引使者有點慌了,命令他的幾個手下:「給我把她帶出去,還有其他淘汰了的,全部帶出去!」

在那幾個人動起來之前,夜千羽一個閃身來到石台後面,她清楚明白地看到,石台後面有一個按鈕,還有一個可以撥動的機關。

她先按了一下按鈕,立刻彈出來一個護盾,將天賦水晶整個籠罩了起來。

她嚇了一跳,原來有防護措施的,那殤測試的時候,怎麼還划傷那麼多人?

既然按鈕沒問題,有問題的就是可以撥動的機關。 她飛快地再按一下按鈕,將護盾收起來,隨即撥動一旁的機關。

接引使者反應過來的時候,夜千羽已經將手覆在天賦水晶上了。

只要她稍微注入一絲玄氣,就可以測出她真正的天賦。

接引使者氣得山羊鬍子一顫一顫的,他怎麼也沒想到,這丫頭竟然如此大膽,跑到石台後面亂按。

更多的還是緊張,只要這丫頭往天賦水晶里注入玄氣,他動的手腳就要曝光了。

這本來沒什麼,但旁邊站著一個未來的玄王大人呢,看起來是一個很正直的人,萬一告他的狀,會很麻煩。

夜千羽很清楚他的心理,壓低聲音:「你不想在未來的玄王大人面前有什麼劣跡吧?」

接引使者也壓低聲音:「你到底想幹什麼?」

夜千羽露出一個笑容:「借一步說話。」

接引使者的幾個手下被夜千羽的大膽行為弄得呆住了,反應過來后,連忙繞到石台後面,想逮人,卻被自家接引者大人揮退:「這一個先別管。」

他們很迷惑,一會兒讓他們把人帶出去,一會兒又讓他們別管,接引使大人你到底想幹嘛?

接引使者和夜千羽,一前一後的走到角落裡。

「你到底想幹什麼?」接引使者又問了一遍。

這丫頭將機關關掉了,只要稍微注入一絲玄氣,就可以當眾打他的臉,卻沒這麼做,他實在搞不清這丫頭的意圖。

夜千羽當然有她的考慮。

她問過司徒元策,東大陸稀有系的情況。

光系、暗系、時間系都沒有,空間系倒是有一個。

當然,這只是明面上的情況,說不定有隱藏的稀有系。

按照司徒元策的說法,測出來稀有系,一般來說都會藏著掖著,等實力足夠強大了再公布,太早公布出去的話,很容易招致嫉恨,還沒成長起來,就被暗算得再也不能修鍊或者早早見了閻王爺。

她其實想把自己的光系和時間系暫時封印起來,等混過天賦測試,再解封出來。

但不管是白沉,還是擁有帝瀾夜記憶的殤,都做不到封印某個系的力量,所以只能作罷。

霍憐兒倒是幫了她一個大忙,讓她不用暴露真正的天賦,就可以混進東大陸。

她拿出霍天一給她的令牌,借著身形的遮擋,給接引使者看:「你看看這個。」

接引使者一看,頓時懵圈了。

霍家的子弟令牌?而且,這材質,還不是普通的子弟令牌,而是僅有三塊的精英子弟令牌,由霍家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三人持有!

霍家選家主,都是從三名精英子弟中擇選的。

而那位霍五小姐持有的只是普通子弟令牌。

他深深地覺得,被霍憐兒坑了。

只不過,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丫頭明明是從西大陸來的,怎麼會持有霍家的精英子弟令牌?

他記得,霍家的三位精英子弟,分別是二少爺,四少爺,七少爺。

難道其中某位少爺,閑得蛋疼,跑去西大陸玩,然後看上了這個叫夜千羽的? 他打量夜千羽的臉,挺清秀的,看起來挺舒服,但不夠美艷。

他忍不住地問了一句:「這令牌你哪來的?」

夜千羽白他一眼:「當然是別人送給我的,難不成還是偷的搶的?」

接引使者心道,霍家精英子弟令牌,怎麼可能偷得到,更不用說搶。

他心中立刻有了計較,霍家五小姐和霍家精英子弟,必須得罪一個的話,他當然選擇得罪霍家五小姐。

一個小丫頭,能拿他怎麼樣?但霍家精英子弟就不同了,一句話就能讓他混不下去。

他識時務地將霍憐兒供了出來:「姑娘我就說實話了,我會動手腳,是受了霍五小姐的脅迫,實屬無奈之舉,姑娘一看就是宅心仁厚之人,還希望姑娘不要和我計較。」

夜千羽將霍天一給她的令牌收起來,大度道:「行,我不跟你計較,不過你要幫我一個忙。」

接引使者稍微鬆了一口氣:「什麼忙?」

夜千羽說道:「你讓我通過天賦測試。」

接引使者以為夜千羽想重測,掙扎了一會兒說道:「行,姑娘你去重測吧。」

他掙扎的原因當然是,怕在未來的玄王大人面前留下劣跡。

夜千羽眨眨眼:「我不重測,我雖然修鍊資質差了點,但我是三系同修,其中還有木系和火系,勉強算我通過,不難吧?」

接引使者簡直要喜出望外了。

如果可以不重測,再好不過了,他連連點頭:「不難不難。」

接引使者和夜千羽,又一前一後的走回去。

那些被淘汰了的,已經被帶出去了。

宮殿里只剩下洛傾雪和另外一個通過者,叫路仁芳。

接引使者說道:「夜姑娘的修鍊資質雖然差了點,但天賦屬性非常好,我想破格算她通過。」

洛傾雪很是驚喜:「真的嗎?太好了!」

二嫁冷血總裁 接引使者徹底鬆緩了下來,這位未來的玄王大人,似乎很希望夜千羽能通過? 國手棋醫 那就什麼問題也沒有了。

至於另外一位通過者路仁芳,她很是不忿,居然走後門,要臉不?但洛傾雪已經表態了,她只能惺惺作態地對夜千羽說了一聲恭喜。

第一關算是過了。

接引使者領著三人去右偏殿,測骨齡。

何老還是老神在在地坐著沒動,只有負責文書記錄的年輕人站起來拱手朝接引使者鞠了一躬。

接引使者向何老介紹了洛傾雪后,何老才連忙站起來向洛傾雪拱手。

今年是怎麼回事,第四個六級修鍊資質了,還是個三系同修的,不知道有沒有木系和火系。

洛傾雪在几案前坐下,將手腕擱在几案上,何老拿了方乾淨的帕子出來,蓋在洛傾雪的手腕上,然後稍微捏了兩下。

「洛小姐骨齡十九。」

算是通過了。

路仁芳也通過了。

等測到夜千羽的時候,又出問題了。

何老問道:「什麼名字?」

夜千羽以為只是例行公事,報出自己的名字。

何老面色無波,將那方帕子蓋在夜千羽的手腕上,稍微捏了兩下之後,說道:「骨齡一百一十八。」



晚安╭(╯^╰)╮ 所謂骨齡,也就是骨頭的年齡,一個人真實的年齡,而非看上去的年齡。

吃了定顏丹,可以保持年輕的容顏,但骨頭的年齡還是在增長的。

夜千羽差點沒被嚇死,她明明才十八好嗎?居然說她骨齡一百一十八?這老頭也真敢說,直接給她加了一百歲!

很顯然,這位來自什麼藥師城的何老也被霍憐兒收買了!

負責文書記錄的年輕人聽見了,也嚇了一跳,已經十百一十八歲了,看上去就跟十八歲似的,定顏丹真牛掰!

路仁芳一驚之後,鄙夷地看了夜千羽一眼,已經一百一十八歲了,還吃定顏丹裝嫩!

只有洛傾雪覺得不對勁,似乎有人在和夜千羽過不去?剛才測天賦的時候,她就覺得奇怪,夜千羽跑到石台後面,就好像在找什麼機關一樣。

接引使者其實挺意外的,沒想到何老也被收買了,他還以為霍憐兒只收買了他一個……

何老捋了捋鬍鬚,開始下論斷了:「骨齡一百一十八,才大玄師境界,甭管你是什麼修鍊資質,都白搭,你被淘汰了。」

夜千羽猛地站起身來,手在几案上捶了一下:「你再說一遍?」

何老被嚇了一跳,正要發火,卻看到夜千羽手中握著一塊令牌。

這……是霍家的精英子弟令牌!

他很是驚疑不定,一個西大陸來的丫頭,怎麼會有霍家的精英子弟令牌?

臉色變幻了一會兒,他和接引使者一樣認慫了。

寧可得罪霍憐兒,也不能得罪霍家精英子弟。

他腆著老臉道:「小姑娘的骨齡其實是十八,口誤口誤。」

夜千羽不動聲色地將握在手裡的令牌收起來,她站起身來,就是為了利用身形的遮擋。

負責文書記錄的年輕人簡直驚呆了,十八口誤成一百一十八,這難度也太大了吧?

不管怎麼說,這一關算是過了。

登記完個人信息,接引使者領著三人穿過城牆,進去北流殤等人呆的那座宮殿。

墨小弟很高興地蹦了起來,朝夜千羽衝去:「師父,你是幾級修鍊資質,有沒有把天賦水晶撐爆?」

接引使者頓時抹了把汗,啥,這個夜千羽竟然是墨小公子的師父?

還有,墨小公子對這個夜千羽也太有信心了吧?天賦水晶哪這麼容易撐爆……

北流殤走過去拉起夜千羽的手,也不問天賦測試的結果:「小羽兒渴了吧,來喝茶。」

接引使者頓時冷汗淋漓了,這個夜千羽和北公子該不會是那種關係吧?

不得不說,那位霍五小姐真是害人不淺!

墨小弟見自家師父沒回答他的問題,就搶過接引使者手裡的個人信息,看了起來。

這一看,他嚇了一大跳:「師父你怎麼才四級修鍊資質!」

而且,天賦屬性也不對,師父明明是八系同修,這上面只寫了三個系。

夜千羽的時間系,除了她自己知道,只有北流殤知道,墨小弟因而以為她是八系同修。

北流殤疑惑地看了一眼夜千羽。

夜千羽小聲和他說了事情的經過。 寵婚VIP:玦爺娶一送三 北流殤真的是很火大,那個霍憐兒有完沒完了,他之前明明警告過她,沒有下一次!

夜千羽捏捏他的手:「犯不著生氣,我能拿捏死她。」

墨小弟想偷聽,卻一直被夜千羽推開,他撅著嘴:「師父,發生了什麼事,你就告訴我唄。」

夜千羽不想讓墨小弟知道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壓低聲音道:「我是故意的,我不想太出風頭。」

墨小弟有些費解,師父就算不想太出風頭,也沒必要搞個四級修鍊資質吧?也太低了。

將墨小弟打發到一旁,夜千羽朝司徒元策招招手:「你過來。」

司徒元策有些尷尬地走過去。

他本以為千羽至少也是六級修鍊資質,結果千羽的修鍊資質居然還不如他……

夜千羽壓低聲音問他:「你知道予陽嗎?」

司徒元策很懵圈:「誰?這名字沒聽過。」

在世人眼中,聖主大人就是聖主大人,聖主大人的名諱還真的沒人知道。

兵王棄少 夜千羽換一個問題:「那你知道霍天一嗎?」

司徒元策還是很懵圈:「霍家沒有叫這個名的吧?」

夜千羽也被搞得很懵圈,予陽和霍天一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這麼神秘?

她只能拿出霍天一給她的那塊令牌,給司徒元策看:「這塊令牌你應該認識吧?」

司徒元策瞪大眼睛,霍家子弟令牌?而且,這材質……分明是只有三塊的精英子弟令牌!

他十分的迷茫和困惑:「這令牌你哪來的?」

夜千羽實話實說:「一個叫霍天一的少年給我的。」

司徒元策一拍腦門:「原來是他,我想起來了!」

夜千羽微微一喜,終於可以知道霍天一的身份了,說不定還能順藤摸瓜弄清楚予陽的身份。

司徒元策先是道:「這是霍家的精英子弟令牌,只有三塊,由霍家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三人持有。」

夜千羽差不多聽明白了:「霍天一是其中一個精英子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