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以往這個時間段,秦漢秋一定在廚房做飯,今天秦苒一進門,沒有聽到熟悉的做飯聲,只有燉湯的香味。

秦管家也不在。

只有秦陵從房間跑出來看她。

她不由看向給她倒茶的阿文,微微眯眼:「我爸呢?」

阿文面色正常,他恭敬的回答,「二爺他回總部處理事情去了,應該馬上就能回來。」

秦苒去廚房看了一眼,秦漢秋像是匆忙間離開的,她看了看阿文,直接走出來,看向程木,言簡意賅:「去秦家總部。」 吼!

(boss的臨死爆發?迴光返照?還是垂死掙扎?)

8051看着遠方的蟲族基地,雙眼中閃爍着戲謔的目光,她總覺得這一幕給人的感覺,就是蟲族基地化身的巨獸在垂死掙扎而已。

“可憐,連根完好的腿恐怕都留不下了吧。”

靈韻盯着看似緩慢,實則急速的蟲族基地衝向周圍的蛹化體,在一旁說着風涼話。

而這時,外圍圍觀的一衆蛹化體,正被惱羞成怒的巨獸四處追趕。

不過那只是遠觀的情景,如果近看的話,你就能發現,一衆被壓抑了很久的蛹化體們,此刻正爲蟲族基地的悲慘而興致高昂的玩耍着,幾個調皮的甚至還在蟲族基地的遠處,做着各種稀奇古怪的動作,讓更遠處看戲中的幾位幽神都恨不得上去踹這些傢伙一腳。

太,太沒風度了?但是,我喜歡……

爲了不讓這些蛹化體干擾到楚霞的雷霆引導,或者被雷霆所波及,早在基地化身爲巨獸之時,8051就早早地通過靈雪強大的精神力,通知了所有的蛹化體,不得靠近蟲族基地兩公里以內的範圍。

而靠着蛹化體們的飛行速度,這個任務基本上順利地完成着。

四處晃盪了有一會兒,因爲再次被一道雷霆砸中基地主體,而變得搖搖晃晃的蟲族基地,終於停下了動作,正在衆人都以爲它被消滅了的時候,這個基地卻突然忽然仰天長嘯,聲震九霄。

(嗯?難道這蟲子以爲可以將雷雲吹開麼?雖然這塊雲似乎的確小了點。)

小心翼翼的楚霞,時刻用精神力關注着下方的蟲族基地,因爲這樣才能保證自己所引導的雷霆能劈中目標,不過在雷霆產生的瞬間,她還是需要收回精神力,以確定自身的安全。

此刻見到蟲族基地(巨獸?)的動作,楚霞也只是稍稍疑惑了一下,就繼續控制着念力和體內的能量核心,在體表再一次形成了一道新的電網,每一道雷霆都需要一道電網引導,所以對於只有一顆能量核心的楚霞而言,這些電網的帶來的能量消耗還是有些吃力的。

“看來一道雷霆還不能劈死你麼?”

眼見正中主體的雷霆居然沒有讓下方的巨獸倒底,爲了安全而收束了翅膀的楚霞,再次在念力的控制下移動了一段距離,看着一片巨大的雷雲區域正在閃爍,楚霞立刻靠了上去,在那裏應該會形成又一道雷霆。

至於巨獸的咆哮,很多即將死亡的動物都會有這種行爲,所以不足爲慮。

可以說,在數次順利控制引導雷霆擊中敵人之後,楚霞的信心也已經倍增。

“再來兩道,最多兩道就可以結束了。”

神情一凝,楚霞立刻調動全部精神確定了目標,然後收束起來觀察着自己四周。

在雷霆產生的瞬間,大量電力看起來彷彿無中生有般,從雷雨雲中產生,然後相互吸引匯聚,而因爲一開始就有楚霞的電網,這個暫時屬於最強電力的部分引導,所以,幾乎所有剛剛產生的電力都向電網聚集。

而這時,電網也成爲了雷霆的一部分,楚霞立刻縮回觸手,斷開身體與變成雷霆的電網之間的連接。

然後,楚霞依靠自身強大的念力量和控制水平,將正在成型的雷霆向下方引導,就像平時使用雷擊術一般,只不過,這個雷擊的強度與距離都遠不是雷擊術所能比擬的。

看似漫長,實着瞬間,強大明亮的雷霆再一次擊打在蟲族基地的一根觸手之上。

隨後,依靠着三根觸手支撐的巨獸不甘倒地。

被追着到處飛的蛹化體們,也稍稍鬆了口氣。

雖然看着仇敵垂死掙扎似乎是件不錯的事,但總是被這麼追着,久了他們也覺得無趣,如今蟲族基地倒地不起,一羣無良圍觀羣衆終於可以輕鬆地坐下來,順便取出陶碗或者各種器具,接一碗雨水,就着幾顆果子慢慢欣賞。

“你說還需要幾道雷霆?”興致勃勃的楚玲拉了下一旁的靈韻,好奇的問道。

不滿的扯了扯楚玲,靈韻目不轉睛地盯着蟲族基地,看也沒看一旁的楚玲:“不要拉,這種關鍵時刻怎麼能看其它地方呢?嗯……我想就一道吧,畢竟都倒在地上了。”

“不過這個傢伙皮也真夠厚的,說起來如果楚霞姐這次沒有全部劈壞,我想是不是可以把這個基地的皮拔下來做成城牆,那應該很有用吧,如果有骨頭還可以拿來建房中,嘎嘎。”

“額……”看着一臉興奮地比劃着說出恐怖事情的靈韻,8051和楚玲都滿臉黑線的搖了搖頭,用蟲子骨頭做的房子,誰敢去住,難道不怕夜夜噩夢麼?

至於靈雪,她正全神貫注地‘看’着雷雲中的楚霞,對比着雙方的差距。

“怎麼說了,就控制力而言,我和楚霞恐怕根本不能比吧,有很多時間練習的楚霞真舒服。”

“你如果不做嘎山頭領,不就一樣有很多時間練習了嗎?”一旁的楚玲說道。

“想讓我悶到神殿裏面,我纔不幹了。”靈雪一下就看穿了楚玲的小心思。

這場戰爭中,高級神殿的通信功能起到了極大的作用,無論是一開始的調兵,和之間的戰報通信,已經之後的食物調集等等,都表現出高級神殿的重要作用。

那麼,作爲缺乏高級神殿(總共只有三十座高級神殿)的族羣,爲了進一步擴大這種通信優勢,最好就是立刻從現有幾名幽神之中選出一名來。

而靈雪是嘎山頭領(隱性最高決策者)、楚霞是教育長(半隱性祭司管理者)、8051控制的是空幻的身體(真實實力未知)、靈韻從一開始就跟着8051尋找空幻(同時公認第一祭司),那麼,真正的閒人無論怎麼算,似乎都只有楚玲小姑娘一人了。

如果沒有新增幽神,恐怕還真就只有楚玲能成下一位正神。所以,最近幾天,看似和靈韻一樣傻乎乎,實則也有自己的精明的楚玲,就在絞盡腦汁地想着怎麼弄出一個幽神來,她可不想被束縛在幾個神殿裏面。

“注意!又有雷霆出現了!”

靈雪的聲音將各有所思的衆人拉回現實,一羣人都急不可賴地看向遠處巨大的蟲族基地陰影,因爲這可能是短短十天的人蟲大戰的終結。

而這時,蟲族基地中,突然飛出一顆細小的能量球。

能量球的體積本來就小,都處在幾公里遠的衆人根本無法看清,而靈雪的精神力又都注意着天空,楚霞的精神力則因爲即將引導雷霆而收縮在體表。

當雷霆成形的瞬間,能量球也撞上了楚霞的念力球。

引導雷霆,楚霞已經毫無問題;

阻擋能量球,楚霞也經驗豐富;

但當兩者正好在雷霆即將發出的那一瞬間發生之時,災難就產生了。

遠處觀看的靈雪驚恐地捂住了嘴。

在雷雲之中,能量球被念力球輕鬆地阻攔,但這一瞬間的碰觸卻導致全神貫注的楚霞分心,本來雷霆產生就是瞬間的事,而這一瞬間的分心,沒有了引導的雷霆,就這樣直接沿着電網衝入了沒來得及收回的觸手。

觸手完美地完成了自己保險絲的職責,在雷霆通過的瞬間斷開,斷絕了雷霆由此進入楚霞身體的通道。

看起來沒事了。

不過只是看起來。

這世界上無時不刻不在發生着意外。

本來這樣應該就沒事了的,但從能量球攻擊到雷霆失控、再到觸手斷開,這一系列動作讓並沒有遇到這種事的楚霞,突然間有些慌神,背後收縮的翅膀因爲習慣性地扇動而張開,翼尖杯具地伸出了爲了讓電網得以接觸外界而縮小的念力球。

雖然楚霞展現作爲教育長的鎮定,迅速地反應過來收回翅膀,但對於幾近光速的雷霆而言,這一瞬間已經是永恆了。

沒有了目標,本會再次劈下的雷霆,順着短暫伸出的四翼翼尖流入翼膜、骨骼、血管……

劇烈的能量膨脹灼燒,讓楚霞頓時感到一陣吃痛,翅膀上的細胞開始打量死亡。

認識到出大麻煩了的楚霞,不期然想到了靈符之前的能量核心爆炸,頓時驚出一陣冷汗。

於是,她立刻放棄了對電網和雷霆的控制,將全身的念力都聚集在了體內,而其中大半都保護在了能量核心和大腦周圍。

我不會也這樣就死掉吧?

沒有時間苦笑,強大的念力在瞬間壓迫着體內的能量,將其推向體外。

幸運的是,身爲蛹化體的楚霞,能量雖然沒有雷霆那麼強大,但念力卻足以控制部分雷霆。

作爲關鍵地區的大腦、內臟和能量核心的雷霆被阻隔在了體外,而四肢和四翼的能量卻依然在不斷爆發,最初遭遇雷擊的四翼翼尖大面積破損,若非念力維持,楚霞恐怕已經跌落大地。

在靈雪的精神力感知之中,此刻的楚霞就如同真正的雷霆一般,靜靜地漂浮在雷雲內部,四肢和四翼都在向外散發着耀眼的光芒。

這光芒甚至刺破厚厚的雷雨雲,讓下方的衆人都得以看的清清楚楚。

而作爲爆發中心的楚霞,此時已經被疼痛折磨地麻木了,此時此刻,她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了大腦和能量核心之中,念力則在驅逐了內臟、核心和大腦的雷霆之後衝入了四肢。

四肢和翅膀的皮膚已經完全破裂,淡藍色的血液正不斷流向體外,然後在雷霆的激發之下,產生了厚厚的一層電離薄霧,驅逐了周圍的雷雨雲,同時阻隔了靈雪的精神力感知。

而遠處,看着上方那黑暗的雷雨雲中,出現了一小團淡藍色雲朵的衆人,大都已經因困惑、驚恐等複雜情緒影響下而無法言語。

此時此刻,楚玲和8051已經看出那是什麼東西,正嚴肅地盯着上方那團淡藍色區域不足皺眉。

“這是?”這層薄霧勾起了楚玲曾經的記憶。

不過身處其中的楚霞,如今已經完全陷入了無意識之中,她只是在潛意識影響下,機械般地修復着自己的身體。

四肢有雷電……驅逐;

四肢血液流逝過快……念力保護,阻塞血液流逝通道;

四翼內有雷電破壞,電石骨骼因爲承受不了能量,正在溶解,念力暫時不足以驅逐四翼能量……念力沿四翼外層佈設薄膜,阻隔能量和血液的進一步散發,同時保護內臟;

……

破壞、驅逐、保護、拘禁、修復……

念力不斷進行着修復,在身體和潛意識的控制之下,活躍的念力從最先脫離危險的大腦、內臟和核心處擴散,將被電離的血液收回體內,然後對之後驅逐了雷霆的四肢進行修復。

破損的血管,被從四翼中搬運的細胞封閉;撕扯的肌肉,被念力粘合;消失的皮膚,被念力用四翼殘存的皮膚替代……四翼……四翼……

這一切,都是以拆除四翼爲代價。

肉質細胞組成的四翼,在一陣陣淡藍色血霧的波動之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四面與四翼外形相差無幾,但卻由固化的念力組成皮膚,由流淌的電離血霧組成細胞,由雷霆組成骨骼的全新光翼。

翼根的肉質和翼面的能量似乎完美地結合了起來,形成了四張閃耀着亮白色光芒的飛翼,本來已經破損的身體卻在念力複雜活躍的變化之下,被修復的與之前毫無二致。

整體看來,擁有優美容貌的楚霞,在這次變化之下,除了承受不足能量而消失的衣服外,全身上下就只有四翼變成了閃爍着雷霆的光翼,氣質變得神聖而強大,其它地方看起來都毫髮無損。

當這一切做完之後,已經有三道雷霆劈在了毫無防備的楚霞後背,然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後,隨着最後一縷電離薄霧的消失,重新出現在衆人面前楚霞緊閉雙眼,向外散發着明亮的雷光,讓人無法直視(=。=),而本就不大的雷雨雲,已經在下了有一陣大雨後,被風完全吹散,天空重新恢復了明淨。

而在一衆蛹化體眼中,飛翔在天空的,已經不再是她們熟悉的溫柔的教育長,而是扇動着雷霆之翼,帶着強大威壓的神。

再然後,衆人眼中的神,在清風的吹拂之下動了動翅膀,倒頭栽向大地。

“楚霞!”

因爲精神力被電離薄霧阻隔,而無法觀測到內部情況,正焦急萬分意圖衝過去的靈雪,此刻終於能看到楚霞的樣貌,但正驚歎不已之時,卻發現楚霞掉了下來。

這還了得,不要沒被雷霆劈死卻摔死就杯具了,一具念力球將跌落之中的楚霞保護起來,隨後被控制着向靈雪她們這裏飄來。

而下方的衆蛹化體早已匍匐在地,如同對待各自祭司的神明一般,甚至態度更加崇敬。 阿文還站在原地,「小姐?」

秦漢秋之前是接了電話就走了。

秦氏總部秦修塵手握18%的股份,在總部局勢也已經趨於穩定。

雖然秦苒並沒有說要回秦家,但因為她現在在京城佔據的地位,總部大部分股東跟高層,多多少少會看秦苒的面子。

阿文不知道秦氏總部發生了什麼事,但他覺得秦四爺應該不敢再鬧事。

「阿文叔叔,我姐姐她……」秦陵剛見到秦苒,只說了一句話,秦苒就又匆匆出門。

這種融入不進去的感覺,秦陵不由抿了抿唇。

「應該不會出什麼大問題,」阿文想了想,搖頭,「四爺他也不敢亂來,我去看看二爺的湯,到時間了沒?」

阿文匆忙的低頭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二爺說二十分鐘后就要關掉……」

**

這邊。

秦苒讓程木把車開到了總部。

這會兒接近七點,總部大樓的燈還是亮著在。

秦苒知道秦漢秋自從秦陵受傷之後,就在總部上班,但並不知道他在哪一層,哪個辦公室。

她站在玻璃大門前,玻璃大門感應自動打開。

秦苒目光一掃,直接朝前台那邊走去。

程木大馬金刀的走在她身後。

秦苒屈指,敲了敲前台的桌子,禮貌的詢問:「秦二爺在哪層樓?」

這個點,總部人不多,前台也是在加班,聽到聲音,她猛地抬頭,一眼就看到了秦苒,伸手指著她「你你你」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秦苒現在在秦家的知名度不低

「在19層。」前台開口。

「謝謝。」秦苒頷首,直接朝電梯那邊走去。

程木已經按了按鈕,秦苒到的時候,電梯門正好打開,她走進去,電梯門合上,透過門縫,能看到她有些漠然的臉。

秦苒不願意花費時間在爾虞我詐中,但不代表她不懂。

程雋身份在京城被揭開,她在研究院都受到了些波動,秦漢秋這邊徐老跟程雋都問過,可能會出問題。

畢竟……

向來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

秦氏的事情只要不觸及秦苒的底線,她基本都不會多管,畢竟諾大一個家族,總要有自己的章程,除了上次秦陵受傷,那18%的股份她動了手。

其他她都沒插手。

但這次不一樣。

「叮——」

電梯門打開。

秦苒抬頭。

19層整個呈現環形,中間時服務台,大半的辦公室的燈都關了,剩下幾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