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任由妖藤蹂躪。根根藤蔓纏繞上去,鋒利的葉片劃開沼澤蟒蛇的鱗片。皮開肉綻,蛇鱗落了一地。加上天空中怪鳥群的慘象,宛如修羅場。

月明堂倒吸口氣,看向妖藤中間。

他看不見。可是他知道,月千歡就在妖藤中間!

而這個近乎詭異,強大的聞所未聞的妖藤。就是月千歡拿出來的。

「刮刮——」

成群結隊,密密麻麻的怪鳥群最後只剩下十幾隻。凄厲尖銳的慘叫著,落了一地的鳥羽毛落荒而逃。

眾人吞了吞口水。再看向沼澤蟒蛇,這下連吞口水都忘記了。目瞪口呆,嘴巴合不攏,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妖藤一根藤蔓一頭扎進沼澤蟒蛇的腦袋,揪著它的腦袋。無數條藤蔓就像是觸手,從沼澤蟒蛇龐大的身體上撕扯下來一條條肉條。

這是在活剮了沼澤蟒蛇!

眾人只見妖藤凌虐沼澤蟒蛇的一幕。沒有看見妖藤中,月千歡臉色慘白如紙。身體晃了晃,緊咬牙關努力支撐著自己不倒下。

察覺到月千歡的虛弱,妖藤不敢再吞噬血液。可憐巴巴,心疼的舔了舔月千歡的傷口。

「咻咻!」

「別停。必須殺了沼澤蟒蛇,否則我們會死的。」

「咻!」可是月千歡的身體,根本不夠支撐妖藤。再這樣下去,月千歡會被吸干全身鮮血而死的。

沼澤蟒蛇大半邊身體變成白骨森森。但蛇的生命都極其頑強,而且極其記仇。妖藤攻擊一頓,沼澤蟒蛇立馬找到空擋,一尾巴抽打向月千歡…… 在水裡,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戰鬥優勢,一直是處於逃命的狀態,內心實在是憋屈的不行,也不能痛痛快快打一場!

如今王磊的黑龍纏住了九頭獅,倒是給了我們這個戰鬥的機會!九頭獅醒了,肯定不會輕易放我們走的。

我也想看看,這傳說中的上古神獸,到底是怎樣恐怖的存在?

王磊估計心裡也是憋著一肚子的怒火,之前石明聖涵的那一出,加上我們在水裡的束手無策,早就想痛痛快快的干一架了。

「磊爺,讓黑龍把九頭獅給引出來,老子要看看,這畜生到底有多厲害!」

我這麼一說,王磊立馬會心的笑了起來,當即朝河面的方向大喊了一聲,「旺財,回來!」

現在整個河面,完全是翻江倒海的波瀾壯闊場景。河面時不時的爆炸,無數道水柱衝天而起,那河中間打鬥的位置,漩渦一直沒有消失。

先是逆時針的漩渦,而後又變成順時針的漩渦,兩股強大的力量就這麼在水底堅持著,連河水的水位也不知不覺升高了。

而隨著王磊這麼一喊,我最先看到的,便是那漩渦中心的地方,猛的往下一沉。接著,就看到那黑龍從漩渦深處衝天而起。

等這黑龍從漩渦里飛出來之時,我就注意到那黑龍的身形竟然透明了不少。這不是真正的黑龍,也就是沒有肉身的黑龍,而是龍氣凝聚而成的。

和魂體差不多,只要龍氣一散,那這黑龍也會消散,再也無法凝聚!王磊知道黑龍不是九頭獅的厲害,繼續戰鬥下去,慘白肯定是必然的。

冥醫 「九哥,你可要想清楚了!九頭獅一出來,打不過我們就只能全栽這兒了!它可不是普通的獅子,你要跑現在還來得及!」這時,王磊忽然看向了我,笑嘻嘻的說了一句。

「唉!」我搖了搖頭,說:「磊爺,我們現在沒地跑了。干吧,我想看看這傳說中的九頭獅到底有多厲害!」

「好!」王磊提高了分貝,說:「九哥,磊爺我保證,你一定會輸的心服口服的!」

幾乎是同時,王磊話音剛落,那黑龍的黑氣就回到了他的身體中。而跟著,那河面上的漩渦也是快速的消失了。

等那漩渦即將要消失之時,一道黑影嗖的一下就從漩渦中心點飛了出來。完全沒有看清楚,王磊就拉著我和東子,迅速的往後退了四五米的樣子。

剛一站穩,我就看到我眼前站著一個半人半獸的怪物。體格起碼有兩米高,身材無比的健碩,比兩人並在一起還要寬大,身上穿著的衣物也是獸皮做的。很簡陋,露出了一身的腱子肉!身上的皮膚也是褐色的,看起來很出粗糙,不像是人的皮膚,應該就是獅子的皮膚,只是毛髮已經退化了!

他的下半身是人的身體,而他的頭,卻是一個人臉獅頭。那頭起碼比普通人的腦袋大了兩三倍不止,腦袋邊上長了一圈黃色的獸毛。

眼睛和耳朵,於正常人差不多。但那鼻子,卻是標準的獅子鼻,只是按照他現在的身材比列縮小了不少。

嘴巴很大,嘴角兩邊還有兩顆裸露出來的尖牙。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的牙齒全是鋒利的尖牙。特別是他的手和腳,都是褐色的爪子,很寬大。

他的眼珠子和正常人的不一樣,而是淡淡的黃/色,但在盯著我們看時,我就感覺心底直打顫。

尤其是看到這半人半獸的怪物,視覺上和心理上的那種恐怖衝擊,不是一星半點兒。我看了有半分鐘左右的樣子,這才徹底的回過神來了。

我看了王磊一眼,只見他眯著眼睛,臉上的凝重是我從來沒有看到過的。而東子則是長大著嘴巴,不停的蠕動著,喉結也是一直往上涌,但就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啞口了十來秒鐘的樣子,這才終於驚呼著問出了一句話,「磊爺,這他娘的是妖怪吧?」

「沒錯!」王磊點點頭,說:「他已經修鍊出人形了,東子,磊爺我答應過你,以後你跟磊爺我回去,磊爺我天天請你吃妖怪肉!」

「啊?!」後知後覺的東子,這才反應了過來,當即驚呼了一聲,直搖腦袋,不停的拒絕道:「磊爺,我不去了,我還是回去吃素吧!」

我此時握著龍淵劍,能感受到龍淵劍正發著不安的「嗡嗡」劍鳴聲!龍淵劍發出這樣的聲音,一般都是遇到了極其危險的東西,這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王磊沒有理會東子,而是直勾勾的看向了九頭獅,呵道:「九頭獅,你跟著太乙真人,修鍊出了人形,這是你的機緣遭遇,為何還不離開這個地方?」

我之前沒有遇到過成型的妖怪,唯一遇到的,便是在菩薩蠻遇到的碧眼白狐。她的真身是一隻狐狸,也是修鍊出了人形,和正常人幾乎一模一樣。

但碧眼白狐只是普通的靈獸,而眼前的九頭獅,卻是上古神獸。按照他的壽元來說,最少活了上千年!

這九頭獅的眼睛冷冷的掃了我們一眼,忽然開口道:「此地乃是太乙真人的陵墓,豈是爾等能夠亂闖的?冒犯了太乙真人的神威,我要讓爾等全數留下來陪葬!」

那聲音並沒有太多的怒氣,可他這麼一開口,就感覺是龍吟虎嘯的吼聲一般。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震的我心神晃蕩。

特別是東子,他的承受力要差一些,此時完全是一臉的煞白,額頭上更是布滿了大汗。我能看到他的眼睛有些迷離了,這是要失神前的徵兆。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連忙朝東子喊了一聲,「東子,別聽他說話,快把耳朵堵上!」

我這麼一喊,東子就反應了過來了,嗯了一聲,連忙用雙手去捂住耳朵。

「九頭獅,現在是和平社會,不要動不動就打架!和氣生財,沒有什麼事情不是一塊錢不能解決的!實在不行,磊爺我就多給你一塊!」此時王磊又恢復之前那個不正經的樣子,說話時更是從兜里掏出兩個一塊錢的硬幣,繼續笑道:「而且,磊爺我一身都是治不好的病,要是你打了磊爺我,磊爺我讓你賠的連短褲都不剩!」

現在這個時候,我笑不起來。在王磊說話時,我就一直在注意九頭獅的變化。只看到他的鼻翼兩側已經開始劇烈的抽搐了起來,特別是那張大嘴,更是呲牙咧嘴了起來,露出了一排排鋒利的尖牙。

我一看到他這樣子,就知道這九頭獅已經怒了!不是因為王磊的話激怒了它,而是我們闖進了他的地盤。

我握緊了龍淵劍,隨時準備迎戰。而王磊突然眉頭一皺,手中的兩枚硬幣猛的一下子就打向了九頭獅。

隔著四五米的距離,那兩杯硬皮帶著破空的聲音極射而去。同時,王磊率先沖了上去。

那兩枚硬幣剛一到九頭獅的面前,我就看到那九頭獅手一抬,直接抓住了王磊的硬幣!就是這一手,我便震驚了。

這九頭獅體型很龐大,看起來很笨重,可他這一手,實在是太靈活了。王磊又是突然發動偷襲的,竟然也被他攔下來了。

上古神獸,的確不是普通之輩!

就在我怔住的剎那,王磊就已經到了九頭獅的面前。步伐稍稍穩了一下,就是這短暫的節奏,我就看到王磊結了一道奇怪的手印!

他的節奏把握的很好,在剛好到攻擊距離時,他的手印便已經結好了。正好離那九頭獅還有一米的距離,頃刻間,只見王磊猛的朝九頭獅推出了一掌,隔空打出!

他這一掌,有些像是觀音掌的掌法,大拇指扣著食指!我隔著四五米的距離,並沒有感受到氣息的波動。

但下一秒,我就看到這九頭獅竟然被震的倒退了半步,那頭髮還有身上的毛髮,更是震出了不少的水珠。

吼!

跟著,我就聽到了一聲地動山搖的咆哮聲。這一聲叫聲,彷彿震的整個山谷都搖晃了起來。我的耳朵也很不好受,如同要被震聾了一般,除了嗡嗡直響外,更多的是一陣陣的刺痛!

我不停的長大著嘴巴呼氣,這種難受的感覺才消失了不少。

而王磊這一掌,也激怒了九頭獅。伴隨著九頭獅這聲憤怒的怒吼之後,我就看到九頭獅一爪子朝王磊的腦袋拍了過去!

「磊爺,小心!」

我當即朝王磊大喊了一聲,王磊沒有回頭,雙掌齊出,強行去抵擋九頭獅的攻擊。

砰!

只聽見砰的一聲沉悶聲響,王磊就好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直接被九頭獅拍的倒飛了出去。

我看到這一幕,臉刷一下白了,心裡唯有一個震驚的念頭,這九頭獅,的確好生恐怖! 雖然不知道妖藤發生了什麼,怎麼停下來了。眾人眼睜睜看見沼澤蟒蛇的尾巴抽打過去,不由心中一緊。

月千歡!

「歡兒!」月明堂直接沖了過去,容景緊跟其後。墨然他們也追上去!

只是沒有武力,他們的速度太慢了。慢的根本來不及過去,來不及救月千歡。

葉潯眼睛瞪的大大的。他的心底只有一個念頭,怎麼辦?要是被打中,月千歡會死的吧。

「砰!」

仿若天地炸裂的聲音。巨大的聲響回蕩在天空中,即使遠在很遠的地方,其他人也聽見這個聲音。他們迷茫,驚疑不定的抬頭看向天空。

緊隨著那聲巨響撞擊,他們還聽見了「咔擦」骨碎的聲音。

月千歡!不!

下一刻,他們愣住了。瞪大眼,震驚錯愕的看著眼前一幕。

他們仍然被妖藤擋住。但是他們看見了,沼澤蟒蛇折斷的尾巴。痛苦嘶鳴著,沼澤蟒蛇痛苦掙扎,卻怎麼也逃不出去。

走得近了。他們看見,一隻完美無瑕的手,輕輕鬆鬆抓住沼澤蟒蛇的尾巴。

明明手那麼小,沼澤蟒蛇的尾巴那麼粗大恐怖。可是在男人手中,就好像一個玩具。輕描淡寫,微不足道。

妖藤放心的縮回去,爬在月千歡手腕上。也露出來,讓大家看清楚。

「主人!」

「墨九卿!」

腳踏半空,抱在月千歡的不是墨九卿是誰?

墨九卿目光一直看著月千歡。他嘴唇緊抿,看著月千歡慘白無血色的臉,心疼的不行。

月千歡眨眨眼,眼前眩暈的黑暗讓她有些看不清楚墨九卿。但是她知道,她能確定。這是墨九卿!

墨九卿來了。在最危險最緊急的時候,他來了。

薄唇微啟,墨九卿說:「歡歡抱緊我。」

「嗯。」

失血過多,月千歡虛弱的說話都覺得累。 妖孽世子百變妃 她乖乖張開手抱住墨九卿。

另一隻手空出來。墨九卿抬頭,鳳眸血腥暴戾的盯著沼澤蟒蛇。明明是血肉之軀,那麼渺小的人類。沼澤蟒蛇卻在和墨九卿目光對上時,感到了極致的恐懼!

這個人是天地,是魔,是死神!

「呲啦——」

響徹天地的聲音。所有的,包括人或者其他東西,都為之寂靜無聲。

只聽見那呲啦的聲音。沼澤蟒蛇痛苦凄厲的嘶鳴聲中,墨九卿殘暴的一點點將它從尾巴撕裂成兩半。

鮮血如雨下,這一幕看呆了眾人。

只余心臟砰砰跳動。不知道是嚇得,還是震驚傻眼。

總裁大人關燈吧 沼澤蟒蛇死的不能再死。墨九卿抱住月千歡,從半空中落下,站在月明堂他們面前。

「歡兒!」月明堂這才回過神,急匆匆跑過去。

月千歡沖他扯了扯嘴角。笑的虛弱無力。要不是剛剛服了一顆玉丹,月千歡恐怕現在都失血過多昏迷過去了。

墨塵無比激動,都快哭了。「主人,你終於出關了!你要是再晚一步,我們都……」

「啪!」

響亮一巴掌,眾人陷入死寂。

眼睛瞪的大大的,驚恐,錯愕,震驚,傻眼的看著月千歡的手。

他們沒看錯的話。剛剛月千歡是給了墨九卿一巴掌對吧? 王磊在空中倒飛了好幾米后,這才落到了地上,單膝跪在地上,一隻手撐在地上,低著頭,不知道在幹啥?

我看他的樣子,好像是怒了!而那九頭獅此時也是沖了過來,每一步跨出的距離,起碼比我們跨三步還要遠。

就這麼幾步,就快要到王磊的面前了。

「磊爺!」我看王磊還在保持著之前的姿勢,連忙朝他喊了一聲。

「不好意思,鞋帶掉了!」誰知,王磊忽然抬起頭來,嘿嘿一笑,順勢把鞋帶繫上了。我聽到他的解釋,完全是哭笑不得。

但很快,王磊就一拳砸在了地上,怒道:「太丟人了,竟然被人打跪下了,這是磊爺我的恥辱!」

話音一落,我就看到他蹭的一下騰空而起,足足有四五米的高度。身體同時也是倒立了起來,雙手結起了翻天印,猛的往下一退!

剎那間,我就感覺周圍的空間彷彿凝固了一般。跟著,就看到一雙巨大的掌印猛的壓了下來。那巨大的掌印是他用氣息凝聚而成的,所到之處,周圍的空間都發出了滋滋的爆鳴聲!

那強大的威力,好像要把空間撕裂了一般。特別是地上的青草,全是被他那無形的氣息給壓彎了,一整片青草,完全被壓的匍匐在地上!

轟!

跟著,便聽見轟的一聲巨響,那衝過來的九頭獅當即被壓在了地上,雙膝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如同是千斤重物壓在了九頭獅的身上一般,竟然讓他無法站立起來。

而王磊還沒有停,身體順勢在空中一翻,直接翻到了九頭獅的身後!隔著兩米左右的距離,馬步一紮,兩隻手已經並出了道指,慢慢的開始往上抬。

等那手指抬的和胸口平衡之時,他的道指就在空中繞了一圈,而後化指為掌,兩掌隔空相對,慢慢的開始合攏!

在他手掌合攏之時,我就看到九頭獅的左右兩側,竟然出現了兩道透明的正方形屏障,猶如兩道透明的薄牆一般!

這是……空間的力量?!

看到王磊使出的這一手,我內心深處猛的一驚,張著嘴發不出一點兒聲音來。腦海中回想著修道之人的境界之分。

修道之人也有等級劃分,只是很朦朧的概念,劃分的並不是很詳細!因為修道之人,還要戒掉攀比打鬥之心。

只是從練氣為分水嶺來區分的,最初的修道之人,只是修鍊一些普通的道術,也就是專程對付鬼魂或者驅邪的一些普通法術,也就是民間道士或者先生。

之後才是練氣,練氣就得要打通體內的丹田!我是玄真教的人,修鍊的是玄真真氣,是道門中獨特的練氣方法。而其他的修道之人,則是身體的陽氣,或者是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