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伊夢實在是無法靜下心來,她站了起來,鼓起勇氣,走出房間。

來到他房間門口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然後果斷地拍響了房門。

「神影,開門,我有事情要你說。」她大聲道。

彷彿只有大聲,她才能掩蓋自己心裡的緊張。

「夜已深,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葉雄回道。

「我現在就得說,不然我沒辦靜下心來修鍊。」伊夢道。

片刻之後,門吱的一聲被推開了,黑袍人出現在門口。

伊夢雙目盯著他,鼓起勇氣道:「我喜歡你。」

「你說什麼?」

葉雄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喜歡你。」伊夢重複一遍。

這次葉雄總算聽清楚了,一時之間,哭笑不得。

以前他常說,人長得帥就是沒辦法,桃花運來了,擋也擋不住。

問題是,他現在已經整天裹著黑袍,她別說看自己的樣子,就連自己的一根手指都看不到。

現在她居然對自己說,她喜歡自己。

「你喜歡我什麼?」葉雄問。

「不知道,就是喜歡。」伊夢回。

「你知道我長什麼樣子,是人是鬼,多大骨齡,是正是邪嗎?」

「不知道。」

「我所有的一切你都不知道,你為什麼喜歡我。」

「我管不了那麼多,就是喜歡。」伊夢最後這話,有些我行我素的語氣。

「別傻了,我被人詛咒過,頭頂生瘡,腳底流膿,比腐屍還丑,不然的話,我何必整天穿著這件黑袍不敢示人。」葉雄一邊說,一邊做了個請走的手勢:「早點睡吧,不早了。」

「我不在乎。」伊夢盯著他。

「我在乎。」

「你還是不是男人啊,我一個女人都表白到這種地步,你就不能給我個理由嗎?」伊夢突然吼了起來。

作為一個天之嬌女,有容貌,有資質,在整個聖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為自己瘋狂。

他倒好,自己一個女人主動表白,他還是無動於衷,還是不是男人。

「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這個理由,夠了吧!」葉雄冷冷道。

「撒謊。」

「如果你覺得我在撒謊,那隨便你,不早了,我累了。」葉雄下了逐客令。

「我一定會追到你的。」伊夢拋下這句話,轉身離開。

看著她的背影,葉雄也是無語了。

他從還從來沒見過佔有慾如此強烈的女人。

向一個不知道任何底細的人表白,這是非常不理性的。

萬一前面是火坑呢?

果然是瘋女人。

……

第二天一早,葉雄剛起來,發現伊夢離開了。

她居然不打一下招呼就走了。

走進她的房間,他發現她的桌上,留著一封信。

拆開一看,上面寫著幾行字。

大概意思是,她要回去跟桑天比武了,是死是活,心裡沒數。

她留下這話,再明白不過,如果葉雄心裡關心她,肯定會前去,如果心裡沒她,也就沒必要了。

葉雄施展火焰,將信封燒掉,這才華成一道流光,朝聖斗星而去。

兩個月之後,葉雄已經來到了聖斗星。

這是四萬年之前,聖斗星跟四萬年之後,變化非常大。

所有的建築都不一樣,聖殿學院雖然存在,但是跟葉雄看過的聖殿學院,完全不同。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答應,他還不知道這裡就是聖斗星呢!

一路上,葉雄看到很多修士,都往聖斗星飛去,顯然是去觀戰的。

這一戰,是始祖之位爭奪戰;這一戰是年輕一輩之中,最強的一戰。

誰勝出,就能成為新的始祖。

這麼大的場面,誰都不想錯過。

葉雄沒有穿黑袍,而是使用縮骨易容之術,將自己的變化成另外一個人,混在人群之中,進入北斗星。

以他的實力,只要不是像始祖這種程度的實力,根本就看不穿他的真正修為。

進入聖斗星之後,葉雄暫時找個地方住了下來。

距離桑天跟伊夢的約戰,還有三天時間。

入夜,葉雄化成一道流光,進入皇城。

混進皇城之後,他打暈一名夜巡的護衛,縮骨易容成他的模樣,朝桑天的住處而去。

外面的野史傳聞,伊夢被自己最親近的姐妹碧蘿出賣,在她的水裡下毒,最後才輸的。

而留傳下來的史書之中,則是記載,桑天是坦蕩蕩地打贏伊夢的。

孰真孰假,他想查個明白。

(本章完) 桑天住處他早已經知曉了,直接朝那邊走去。

好不容易迴歸平靜的生活,我不想再有什麼波瀾。 遠遠的,他已經看到桑天的房間了,裡面還亮著燈。

葉雄正在思考怎麼進去,突然一道流光落到房間面前,化成一名嬌小的女子。

女子長得妖冶,衣著裸露,容貌不俗。

她在四下看了一遍,見沒有人,這才推開房間,閃身進去,快速關上門。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準備落到屋頂,突然發現屋頂居然布了一個透明的禁制。

如果不是他有慧眼,能看破禁制,肯定觸動禁制,被發現了。

葉雄掌心一吐,幾個金色的銘文,落到禁制之上,開始腐蝕禁制。

很快,禁制就露出一道口子。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進去,落到屋頂,用光劍穿透一個小孔,靈識從小孔之中進去。

瞬間,裡面的一切都逃不過他的靈識。

房間裡面,有兩個人。

一人外貌三十多歲左右,虎背熊腰,眼如銅鈴。

另外一人,正是剛才進來那名女子,卻原來是聖后碧蘿。

套路深:拐個總裁當爹地 碧蘿外貌二十五六歲左右,長得很是嫵媚,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性感,讓男人一看,就彷彿會被吸引住。

特別是那水蛇一般的腰肢,上面是挺撥的山巒,這魔鬼身體,讓所有的女人自嘆弗如。

沒想到,這聖后資色也不錯。

「寶貝,你總算來了,我可想死你了,來,給我抱了下。」

桑天目光之中露出委瑣之色,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葉雄都不敢相信,堂堂的始祖,居然有如此委瑣猴急地一面,讓人大跌眼鏡。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只顧這些,有沒有出息。」碧蘿一把將她推開。

「你放心,我已經勝卷在握了,再說,我不是有你嗎?」桑天笑著,又抱了上去。

碧蘿又是一把將他推開,怒道:「不行,大戰在即,不能傷了元氣。」

超級母艦 「這能傷什麼元氣啊,你真是杞人憂天。」

「我說不行就不行。」碧蘿很堅決。

「等我贏了之後,你可要好好補償給我。」

桑天見她不願意,有些沮喪,但是也沒辦法。

「這次你成為始祖,必須萬無一失,為了你能當上,我決定……」

碧蘿一邊說,一邊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子。

「這是什麼?」桑天奇怪地問。

「伏元散。」

「就是那種無色無味,能讓人的修為在短時間之內,無法施展全力的毒藥?」桑天十分震驚。

「沒錯,這東西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弄到的。」碧蘿點了點頭。

「你想給伊夢服下,可是,她現在什麼東西都不碰,怎麼可能下得了手?」

桑天在伊夢身邊安插了眼線,她自從回到皇城之後,足不出戶,滴水不沾,沒有任何人都靠近她。

想在她身上下毒,難以登天。

「別人不行,我不一樣,我可是她最信任的閨密。」碧蘿得意地說道。

「碧蘿,你為什麼要幫我?」桑天有些不解。

碧蘿跟伊夢是聖界的雙嬌,兩人情同姐妹,認識了兩萬年了。

兩人經常出雙入對,他實在是想不出原因。

「一山不能容二嬌,有她伊夢在,有誰能知道我碧蘿,我要讓她知道,我並不比她差。」碧蘿冷冷地說道。

「你放心,只要我贏了,到時候我一定娶你,我為王,你為後,到時候,你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下了。」

桑天哈哈大笑起來。

碧蘿目光之中,露出狠辣之色,說道:「桑天,切磋的時候,我要你殺了她。」

「殺了她,這不太好吧?」

「拳腳無眼,那麼激烈的戰鬥,哪能說收手就收手的?」

「哪怕殺不了她,廢了也行。」

「好,我都聽你了。」桑天點了點頭。

葉雄靈識掃過碧蘿的身上。

他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恐怖!

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就是因為伊夢比她強,比她出名,比她漂亮,她就要毀了對方。

真是蛇蠍一樣的女人。

看來桑天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桑天身邊這個叫做聖后的女人。

葉雄正準備離開,突然禁制一陣動蕩。

他目光望過去,只見一隻夜鳥,無意撞到禁制之上。

「誰。」

桑天身體破屋而出,一眼就看到伏在屋頂的葉雄。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朝天際遁去。

「哪裡逃。」

桑天一聲大喝,緊緊在後面追趕。

兩人一前一後,已經到了宇宙深處。

桑天越追越心驚,他根本就沒想到,這世界上還有如此厲害的人物。

能爭始祖之位,說明他的實力已經是這一界之中,屈指可數的幾個強者。

但是現在,他居然追不上對方。

密謀向伊夢下毒的事情被竊聽到,萬一傳出去,被師尊知道,他就完蛋了。

桑天非常焦急,拚命追趕,就在這時候,面前的人突然停了下來。

他全身穿著一身黑袍,懸浮在半空,頭罩之下,一雙血紅的眼睛炯炯地盯著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