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似乎感覺到了許清涵的注視,那個女生回過頭,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許清涵看着這笑容,心徹底沉到了底,那紅衣女鬼就趴在噴頭之上,手正輕輕撫摸着噴頭之中流下的溫水。

突然,噴頭之中的水立刻變得滾燙噴灑下來。由於此刻四周異常的冰冷,所以濃重的水汽將周圍的一切覆蓋住,讓人無法看清四周的景象。

許清涵知道,一切都晚了。

“發生了什麼?”羅青此刻看到屋內白色的水霧噴出,忍不住走過來問道。

“你快離開這裏,現在,立刻,馬上。”許清涵說罷,就朝前走去,消失在了水汽之中。

她憑着記憶走到了那個女生所在的位置,此刻噴頭之中灑下來的水已經轉涼,她感覺到冰冷刺骨的水不停的噴灑在女生的身上,心中一陣酸楚。

許清涵慢慢蹲下身體,看着身下身體已經被燙的通紅,皮膚早已變了樣子的女生,手微微有些顫抖。

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拯救還是殺戮?

許清涵鼻頭一酸,忍不住想哭。

這時,慢慢散開的白色蒸汽之中出現了一個淡淡的紅影。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那抹紅色的身影就站在許清涵的身後,安靜的如同空氣一般。可是許清涵已經不再是曾經的許清涵,她現在能敏銳的感覺到它的存在。

“沒有人可以逃過。”低沉陰冷又如金屬摩擦的聲音再響起。“一個活,一個死。咯咯。”

聽到這,許清涵猶如雷劈一樣,僵直的愣在那裏。替死鬼嗎?一個活一個必須死嗎?那她將孟欣欣救了回來,誰會代替孟欣欣去死?

想到這,許清涵的腦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的名字——白悠墨。

白悠墨爲了陪自己,留在了學校。如果按照女鬼的套路,她會殺掉一個類似的人去代替,那白悠墨是最危險的一個。

她已經害死了一個無辜的人,不可以再讓白悠墨也出事。

許清涵一直思考着,絲毫沒有注意到身下的那個臃腫,被燙的渾身赤紅的身體慢慢爬了起來,眼神無光的愣愣看着她。

那是一張讓人驚恐的臉,因爲燙傷,那張臉早已血肉模糊,看不出原樣。臉上大多數的皮膚已經褪掉,只留下翻白,藏滿血管的血肉。

眼前突然出現這一幕,倒是讓許清涵慌亂了一下。

可是這個女生的動作卻異常的快速,還不等許清涵反應過來,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你害死了我,你要償命。”

頸部突如其來的壓迫感,讓許清涵有些喘不上氣,她拼命的咳嗽,看着眼前詐屍的女生,心中除了愧疚就是愧疚,她是真的沒想過,她改變了一個人的命運,卻會毀了另一個人的生命。

許清涵內心愧疚至極,卻又無能爲力。她頹然的想着,自己也許是錯的,也許一切都是無法改變的。她需要的就是妥協,等待死亡第二次降臨,即使自己有了異能,有了道術又如何?還是無法改變應有的結局。

緊閉雙眼,許清涵不再掙扎,或許就這樣死掉也是好的,至少不用再擔驚受怕的等待3個月。

空氣一點一點抽離許清涵的身體,缺氧的窒息感讓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突然,一個個畫面衝入她的大腦。那是她一直遺忘,一直尋找的答案。

許清涵猛然睜開雙眼,看着前方的女生,雙手懸空畫起一道靈符,與此同時,一個咒語也在她的心中默默唸着,“我是天目,與天相逐。滅鬼,誅邪,急急如律令。”

符咒落下,那個女生就閉上了眼睛,整個人再次倒向身後。可是一切並沒有結束,一直站在許清涵身後看戲的女鬼眼神惡毒的瞪了她一眼,一揮手,就將許清涵的身體掀出去幾米遠。

許清涵重重的摔到了身後的牆上,差點摔背過氣去。

“咳咳,你到底想怎麼樣?”許清涵眼神凜冽的看着眼前的紅衣女鬼。

“擋我者,死。”女鬼飄到許清涵的面前,俯視着她。這或許是許清涵第一次看清女鬼的面容。那是一張猙獰異常的面孔,並不是因爲她的五官長得不好,而是因爲她的臉交錯着很多傷口,每個傷口都留着黑紅色的血跡。

應該是死前受過很多的苦,可是許清涵卻注意到,這臉上分佈的傷口居然是有規律可循的,換句話說,這傷口肯定是一個瞭解人體構造的人留下的。

想到這一點,一個恐怖的念頭襲進了她的腦中。

“你是被誰害死的?”許清涵忍不住問出口。

誰知道那個女鬼的身形突然一滯,眼神有了一瞬間的恍惚,可是隨後便是一陣瘋狂的發泄。

許清涵被她剛剛那麼一摔,早就疼的起不來了,所以她此刻也只能忍受,本以爲自己會死在此處,可是沒想到,女鬼在將她扔到牆上幾次以後就一下子消失了。

最後,許清涵終於因爲身體的疼痛和虛弱感,徹底暈了過去。

……

“柒柒,柒柒,你怎麼樣了?”熟悉的叫喊聲傳來,許清涵緩緩睜開眼睛,她又回到了醫院之中,旁邊的,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加室友,白悠墨。

“我怎麼會在這?”許清涵虛弱的問道。

“你在浴室裏暈了過去。”白悠墨猶豫了一下,神色明顯有些不自然。

“嘶,好疼。”許清涵本想坐起來,可是身上異常的疼痛,讓她忍不住叫出了聲。

“你別動,你身上都青了,好好躺着。”白悠墨趕緊上前扶住她。

“是不是有人死了?”許清涵猶豫了一下。

“恩,有一個叫羅青的女孩兒回去找你,發現你暈了過去,而你的身旁,躺着一個死去的女生,初步認定,是被燙死的。”白悠墨抿脣回答。

許清涵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還是有些脫力。她依舊記得那個紅衣女鬼說的話,一個活,一個死。

原本是羅青死的,結果因爲她的介入,雖然救了羅青,卻害死了另一個女生。

“那個女生叫什麼?”許清涵問道。

“王樂樂。”白悠墨回答,“據說,是個很不幸的女孩兒。”

“恩,怎麼了?”許清涵擡眸,眼神無光的看着白悠墨。

“據說她父母都有病,她之所以暑假沒回家是爲了打工賺錢給父母看病。”白悠墨絲毫沒有注意到許清涵蒼白的臉色,繼續說道。

“恩。”

對於許清涵冷淡的回答,白悠墨終於感覺到了些許不對,“怎麼了?柒柒。”

“沒事,我沒事,墨墨。”許清涵這次連敷衍的笑容都擠不出來了。

“好吧,那你先睡會兒,我去回答一下警察的問話。”白悠墨心疼的摸了摸許清涵的臉蛋,就走出了醫院。

看着白悠墨離開的身影,許清涵終於忍不住大聲哭了出來。她想着那個女生死時的慘狀,渾身都在顫抖着。

怎麼會這樣,自己明明是好心想救羅青,並沒有想害任何人,自己並不是有意的,怎麼會這樣,到底是哪裏做錯了,自己到底要怎麼做才能不傷害別人。

也許自己重生回來就是個錯誤,到底要怎樣做,以後自己要怎麼辦,那個女生的父母要怎麼辦?三個月後自己的父母要怎麼辦?

許清涵瑟縮着鑽到被子裏,渾身止不住的顫抖着。眼淚止不住的流淌着,哭着哭着,渾身痠痛的她就不由得睡了過去。

在夢中,許清涵看到了一個巨型廣場,那廣場像極了火車站,她有些疑惑,此時她看到了六個大字,鬼門關火車站。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看到這一切,許清涵猛然驚醒,心臟跳動的異常厲害。

自從她想起來一切以後,這些畫面就一次次的衝入她的腦中,似是在提醒着自己並沒有脫離危險,而是更加危險。

擦乾了臉上的淚痕,平靜了一下不安的內心,許清涵恢復了平靜。只是這時的她與之前比,哪裏不一樣了。

她眼神之中不再是疑惑,而是一種莫名的淡然。很多事情她已經明瞭,雖然詭異的讓人無法相信,可是這一切都是真的。

記憶中的那些事真的在一件一件的發生,雖然現在已經有了異變,可是大體的過程似乎並沒有變化。而自己依舊可能是最後一個。

除非,她戰勝這個女鬼,找到真相,可是現在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做這些之前,必須要堅強,她已經不只是一個21歲的少女了,作爲死過一次的人,還有什麼看不開的?她也明白了,死亡並不是結束。

想到這,許清涵心中有了一個決定,她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兩天後的早晨,許清涵就頂着還有些痠痛的身體離開了學校,當然,她離開學校的時候,順便把白悠墨也趕走了。她總覺得現在這個時間,白悠墨不適合呆在學校。

白悠墨並沒有反對,而是乖巧的離開了。不過在離開前,許清涵倒是一直在忙活。不是忙活別的,而是憑着記憶在那一圈圈的畫符咒。畫好了,她還特意放到了白悠墨的衣服兜裏,包裏,反正只要是能放的地方都放了進去。

這一點倒是讓白悠墨很無語,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柒柒,你能不發神經了嗎?是不是衝着什麼了?”

“哎呀,你就留着吧,反正放在包裏也沒有人看得到。說不定能有用,你看我自己還拿兩個呢。”許清涵將手中的符紙晃了晃,一臉的欠揍樣。

“服了你了,快走吧,你不是說找到了什麼兼職嗎?再晚就遲到了。”白悠墨無奈的搖搖頭,就隨了許清涵。

兩人就一起離開了寢室,白悠墨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一路,若不是有許清涵留給她的符咒,她早就歸西了。

……

許清涵一路上都在整理心情,她知道,自己如果想成功就必須要隱藏住自己的真實情感,她現在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隱瞞。

下了車,許清涵拿着手機,看着裏面的百度地圖,又看了看眼前宏偉的白色大門,應該是這裏無疑。於是她深吸一口氣揹着一個小書包就走了進去,迎接她的是兩個穿女僕裝的女孩子。

“你是新來的許清涵?”其中一個長頭髮的女孩子溫柔的問道。

“啊,恩。”許清涵有些發愣,她從未想過自己工作的地方居然是這樣的。而且,她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女僕裝太不正經了吧。

“請跟我來,我們要換制服。”另一個短髮女孩子輕聲說道,隨後就牽起許清涵的手走在長長的走廊之中,然後進入了一個寬敞的更衣室。這裏雖然只是一個更衣室,卻裝修的十分豪華,看的許清涵有些發愣。

“這……”

“這是你的衣服,總經理昨天按照你的尺寸做出來的,我們在這裏工作是需要穿制服的。”長髮女孩子將衣服遞到許清涵的手中說道。

“哦,謝謝,不知道怎麼稱呼?”許清涵忍不住問道。

這時兩個女孩子都只是溫婉的笑了笑沒有回答,“這裏我們是不可以隨意亂說話的,所有人必須保持沉默,走出這個房間以後,我們就是陌生人。”

“呃……”許清涵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上班還要穿這個?還不許說話?”

許清涵徹底無語了,她只知道這裏的工資很高,而且高的嚇人,但是沒想到這裏的要求會這麼變態。

“恩,還有很多規矩,一會兒會送一本書給你,一定要好好研究哦,不然會被開除的,而且開除還只是最輕的處罰哦。”短頭髮的女孩子說完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開除是最輕的懲罰?”許清涵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問道。

“好了,我們要去工作了,你快點換好衣服出來吧,今天有大人物要來。”短頭髮的女孩子囑咐道,然後兩個人就匆匆離開了,只留下許清涵一個人在這碩大的更衣室中。

許清涵倒是沒着急,反而打量起了這更衣室。看着那連工作人員更衣室都無比奢華的裝潢不由感嘆,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不只是自己要高貴奢華上檔次,就連手下都不能丟臉。

感嘆歸感嘆,她還是換上了那身與她氣質有些違和感的女僕裝,當然她邊換還邊抱怨有錢人家變~態多,居然高爾夫球場的女工作人員都要穿女僕裝。她當時差點以爲這裏是非法場所了好嗎?幸好是她最好的閨蜜介紹的,否則,她絕對立刻撒腿就跑。

許清涵撇撇嘴,突然感受到身後一股強大的氣場襲來。似乎,還帶着一絲絲的陰氣。她皺眉,快步走到窗邊,警惕的看向窗外。

這時,一輛黑色賓利和一輛加長林肯緩緩駛來,從加長林肯上下來的是一個氣質高貴典雅,金髮高鼻樑的外國人。

而那部黑色賓利上出來的,則是一個穿着一身黑色西裝,長相極俊美的男子,只是這名男子的臉上雖然帶着溫和的笑容,可是眼神卻陰冷的可怕。

更重要的是,許清涵看着這個男子居然有些眼熟。應該是很眼熟,因爲這個男子長相實在是太讓人過目難忘,所以她確定前兩天在學校中看到的就是他。而且此刻他的印堂依舊發黑,甚至更甚,明顯是災難鄰近的預兆。

許清涵的心沉了下去,不過下一刻就有一計策涌上心頭,想賺錢,傍大款絕對是最快的途徑。既然他有災禍,有錢人都惜命,也迷信,她可以利用這一點,讓他變成自己的招財貓,搖錢樹,財神爺。

想到這,許清涵奸笑了一下,露出一臉小女孩兒的得逞樣。

“在笑什麼?”身後響起熟悉的聲音,許清涵立刻回過頭。

“成成,你怎麼來了?”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看着許清涵穿着一身乖巧的女僕裝,楊修成有一瞬間的失神。許清涵是屬於標準的娃娃臉,即使十年後,她的樣子都不會有多大的變化,所以這身女僕裝穿在她身上另有一番滋味,特別是此刻已經發育成熟的她,身材也是非常豐滿的。

“喂,看什麼呢?”許清涵叫住了發愣的楊修成,撇撇嘴。

“沒事,你剛剛在看什麼?”楊修成一臉溫柔的問道。

許清涵見到這個一直陪伴自己,無所不談的楊修成,頓時心情大好,人也變得活潑了起來,她很自然的跑上前拉住他的手,像個調皮的小孩子似的。“快來看,那男的你看到沒?我準備對他下手。”

楊修成順着她的手指看去,微微皺起了眉頭,“你要對他做什麼?”

“啊,成成,他印堂發黑,最近肯定有血光之災,我要從他身上撈一大筆錢。”許清涵依舊眺望着外面,一臉興奮的回答。

“恩,我們的許大小姐什麼時候也轉行當神棍了?”楊修成疑惑的問着,絲毫沒把許清涵的話當真。

“哎呀,什麼神棍,是道士好嗎?”許清涵挑挑眉,一臉高傲的回答。

“哦?你最近看林正英的鬼片看多了吧?說說,怎麼撈錢?”楊修成一臉看戲的表情問道。

“少這麼看我,我不會告訴你的,反正,我確定,我可以撈一大筆錢。”許清涵撅撅嘴,一臉硬氣的回答。

“哈哈。好吧,別做夢了,柒柒,林正英演的都是騙人的,而且你知道他是誰嗎,就想從他身上撈錢?”楊修成看到許清涵的小樣兒突然大笑出來,看向她眼神忍不住柔軟了一下,

“你說的那個亞裔男子是我們的總裁,祁逸宸,鼎鼎大名的祁氏就是他的。至於那個金髮男子是英國皇室,威廉王子。”

楊修成的話立刻解開了許清涵的疑惑,但是換來的卻是許清涵更加瘋狂的神色,“這男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祁逸宸?我的天啊,我前天跟他見過了,你知道嗎?前天他去我們學校了,我跟你打電話的時候碰到的就是他。”

“哦?”楊修成微微皺眉,眼神中透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好了柒柒,他,你還是不要惹的好,我們鬥不過他,他不會上你的當的。”

“我沒有要騙他!是真的,成成,難道你也不相信我嗎?”許清涵幽怨的看着楊修成,一臉受傷的樣子,“我說的是真的,很多事我說不明白,但是你要相信我,他真的要有血光之災,我能看到。”

“好吧,我信你,小祖宗,你這麼詛咒我們的衣食父母,這樣真的好嗎?好了,他們到了,我要去忙了,你快點換,換好了去你的位置報道。”楊修成伸手揉了揉許清涵的頭髮,柔聲說道。

“就知道你最寵我了,成成最好了。”許清涵咧開嘴,美美的笑着,撒嬌的回答。

楊修成無奈的搖搖頭,走出了更衣室。

楊修成是許清涵從小一起長大的竹馬,兩人是鄰居,許清涵小時候就是個假小子,從小就很淘氣,所以他們童年時候的相遇還是不打不相識。

而隨着兩個人的成長,許清涵還是老樣子,沒什麼長進,楊修成卻變得越來越溫柔,越來越沉穩,還帶着讓人學不上來的灑脫。那種感覺像極了少爺,可惜,他生在平民家庭裏,否則,會是一個人見人愛,受衆多美女追捧的白馬王子吧。

看着楊修成離去的身影,許清涵忍不住笑了笑。她自然不敢怠慢,更不想給楊修成丟臉,所以立刻穿着好了,整裝待發,準備第一天的工作。

只是她從未想過,這第一天的工作居然變成了最後一天。當然,如果祁逸宸知道他們會在這裏第二次見面,一定不會選擇在這洽談。

https://ptt9.com/89505/ ……

在祁逸宸與英國王子走在自家的皇傢俬人高爾夫球場商談最新合約,兩人洽談正歡,眼看一切即將談妥的時候,那個穿着女僕裝,頂着一張娃娃臉的許清涵就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將一張畫的亂七八糟的黃紙貼在了他的臉上,“先生,你印堂發黑,最近恐有血光之災,晚上切記不要出門。還有,剛剛有厲鬼要……”

還不等許清涵說完,祁逸宸就微微側頭,冰冷的黑眸斜睨着她,眼神中不由的閃過一絲憤怒的殺氣。

許清涵剛要脫口而出的話,被祁逸宸這一瞥徹底嚇了回去。

……

祁逸宸自然是認識這個女人的,前天他們見過,當時她說的也是這句話。只是這次更甚,居然直接貼符咒。

而且這個瘋女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他的私家高爾夫球場?還是穿着球場裏的女僕職業裝?

這件事對祁逸宸這個執掌一切,坐擁億萬家產的年輕總裁來說,已經不僅僅是丟臉了,簡直是他整個完美的人生中不可抹去的污點,最重要的是,這一切還是發生在了英國王子的面前。

“祁總裁,我想,我們這次的合約可以下次再談。”威廉王子說罷,嘴角勾起一抹合適的笑容,便起身匆匆離開了。

獨獨留下祁逸宸和許清涵二人,當然還有一個站的如同雕塑一般的微胖男人。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被遠處辦公室內,那個拿着望遠鏡的男人看在了眼裏。他放下手中的望遠鏡,推門而出。

“你怎麼會在這?”祁逸宸幽深的黑眸盯着許清涵,伸出手,緩緩的揭下額頭上的符咒。動作極其優雅,當然這一舉一動之中還帶着一股難以磨滅的霸道之氣。彷彿他就是天生的王者,每一句問話都不許別人反抗。

“我……”許清涵猶豫了一下,不知如何回答,這一切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樣。她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怒氣,這時她纔有些後悔沒有聽楊修成的話了。

雖然自己萬分不想給他惹事,可是事實證明,自己還是惹了,而且還不小。

“你叫什麼名字?”祁逸宸清冷的聲音隨即響起,毫無感情的問道。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我……”許清涵不停的玩弄着手指頭,想裝傻充愣混過去,沒想到這個反應更加激怒了祁逸宸。

祁逸宸微微皺眉,顯然有些不悅,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不回答他的問話。他玩弄着手中的打火機,有意無意的掃過許清涵,見她如此無視自己,心中的憤怒瞬間被點燃。

慢慢慢慢愛上你 他猛地站起身來,一米八八的身高與許清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噙着一抹嗜血笑容的嘴角微微勾起,薄脣輕啓,剛要說話,就被一個人打斷。

那個男人一把摟住許清涵的肩膀,十分禮貌的鞠了一躬。

“宸少,她是我聘請來的。”來人正是許清涵最好的男閨蜜,楊修成,現在是這家高爾夫球場的總經理。

祁逸宸雙手插兜,側頭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微微挑眉,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我是楊修成,這裏的經理。”楊修成立刻識時務的回答。

“楊修成?”祁逸宸笑了出來,輕蔑的掃了他一眼,隨後就轉過頭看向身旁那個微胖精幹的男人,“是個無用之人。”

祁逸宸,之所以曾經被稱作天才少年,是因爲他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只要是他見過的,看過的東西,全部都會記得清清楚楚,多少年都不會忘記。

“是,少爺,我這就擬一份合同。”於祕書會意的回答,祁逸宸滿意的微微點頭。

當然這一切都在楊修成的意料之內,他似乎並不在意。

“宸少,您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楊修成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