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他們也只能竭盡全力纏住對方,如果方昊天戰敗,段景軒能抽出身來,最終的結局方家還是要滅亡,他們所有人都得死。

以段景軒的實力,如果方昊天戰死,將無人能擋此人。

"沒想到你也突破到了靈武境,但我不是韓如龍。"

段景軒拳頭一震將方昊天逼退,將刀撥出:"不過你確實有了讓我撥刀的資格。"

"住手,住手。"

這時,韓守崖驚恐的聲音突然叫起。

段景軒眉頭皺了一下,渾身一傷,臉色慘白的韓守崖已經落入方雲浩的手中。

韓家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紛紛住手退後。

方家和千沙幫的人怎麼容得了韓家的人想停就停?

在賀千沙的帶領之下,千沙幫和方家的人瘋狂追殺,等韓家的人全部退出方家莊園時竟然不足百人之數。

"讓他們住手,不然我殺了你。"

方雲浩手中拿著的是韓守崖的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段景軒,邴江傑,嚴進,快住手。"

韓守崖驚恐的有點語無倫次了。如果他死了,就算滅了方家又如何,沒有什麼比自已的命重要,"快,快住手,快救我。"

段景軒皺著的眉頭越來越濃了。

邴江傑和嚴進將雷傲四人逼退後沒有追擊,反而退後幾步看向段景軒,眼含諮詢。

他們是因為韓如龍的關係才被盟主派過來。但現在方昊天回來,韓如龍定然已經戰死,那他們跟韓家就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邴江傑和嚴進覺得沒必要再替韓家賣命了。

段景軒臉色陰晴不定。

邴江傑和嚴進走到段景軒的身邊。

邴江傑低聲說道:"韓如龍已死,我們沒必要再幫韓家。"

段景軒聽著有理,輕點了點頭後轉身走人。

看著舉步前行的段景軒三人,方家的人都是滿臉的憤怒,緊握著拳頭。但也知道對方實力強大,是靈武境的存在,此時也不敢上前阻攔,不敢頂其鋒芒。

但方家其他的人不敢,並不代表沒有人敢。

"就這麼走了? 總裁的野蠻祕書 "方昊天手輕輕的撫著手中的長劍,臉龐上噙著冷冽的笑容,冷聲道:"打了我方家的人,你們不打算……道歉再走?"

"道歉?"段景軒腳頓了頓,臉龐陰沉了一點。轉過身來譏諷一笑:"憑什麼?"

他是靈武境二重,他不再找方家的麻煩方昊天應該感恩戴德像送神一樣將他送走才對。

讓他道歉?

這傢伙腦進水了吧?

邴江傑和嚴進有點愕然的方昊天,難道他不知道段師兄已經是靈武境二重,在青元城這種彈丸小地方已經是屬於無敵的存在么?

"看你們這反應估計是不想道歉了。"方昊天將劍舉了起來,緩步上前,"不道歉的話那就償命吧!"

段景軒三人陰沉的望著一步步走來的方昊天,眼神交匯了一下,彼此眼中都是掠過一抹寒光。

"殺!"

段景軒陡然一喝。喝聲中他腳掌重重一跺,直接是率先對著方昊天疾沖而去。在其後方,邴江傑和嚴進一左一右迅速跟上。

三人出擊之間頗有幾份默契。

周圍頓時一些嘩然。顯然是沒想到段景軒三人如此乾脆的選擇聯手出擊。他們三人都是靈武境的高手啊!

現在的高手,都這般無恥了么?

"昊天,小心。"

"少家主,小心。"

關心方昊天的人都是大驚,同時驚呼。

"轟!"

段景軒的修為最高速度最快。

一刀揮出,凌厲無比,狠狠的對著方昊天怒劈而出。

邴江傑和嚴進此時也不藏著掖著。

兩人長劍微顫,配合段景軒的刀勢。只要方昊天有下一步的動作他們兩人的長劍將會進行封鎖,讓段景軒的第二刀將方昊天直接斬殺。

三人不是第一次聯手。

之前曾經以這樣的配合將一名靈武境三重的高手斬掉一臂。要不是對方逃得快,他們三人履歷中早就增加了一條斬殺靈武境三重的驚人成績。

方昊天只不過是剛突破到靈武境,在他們看來,方昊天在沒有其他高手相助的情況下只有死路一條。

"本來我們想放過你的,但你非要找死那就別怪我們不念同門情誼……"

段景軒對三人的配合也很有信心,盯著方昊天眼中滿是冷嘲。

嗖!

段景軒冷嘲的話還沒落下突然發現方昊天身形一晃就從他的身邊掠過。

"這麼快?"

段景軒大吃一驚,霍然轉身。但還沒等他的刀再揮出時就看到一團劍影籠罩向邴江傑和嚴進。

邴江傑和嚴進大驚失色。但他們也是身經百戰的靈武境高手,此時深知來不及躲避了,當則一咬牙,運轉全身的力量灌注手中長劍,將自已最強大的劍招施展而出。

噹噹噹噹……

劍影交織,然後碎開,顯示出三人的身影來。

邴江傑和嚴進身上衣衫破爛,身上多了十幾道滲著血水的傷口。

劍影消失時兩人都明顯鬆了口氣的感覺。方昊天的劍太可怕了,他們兩人剛才簡直有種被萬劍分屍的感覺。

然而兩人剛鬆了一口氣,一道劍芒卻是突兀暴射,一剎那就刺進不邴江傑的喉嚨。

"噗!"

邴江傑喉嚨噴血。

同時間嚴進感覺胸口一痛,一隻手掌已經按在了他的胸口。

"啊!"

嚴進發出慘叫,身體在一道道驚愕的目光中倒飛摔出十幾米遠,落地之後胸前的衣衫已經被震碎,整個胸口被按出來一個掌坑。

三人聯手,一照面一死一傷。

"可惡。"

段景軒怒吼。

三人聯手竟然被方昊天利用步法繞到了他的身後突襲邴江傑和嚴進得手,一死一傷,當真讓他既驚又怒。

"沒了兩隻蒼蠅打擾,只有我們兩人打豈不是更好嗎?"

方昊天再度將劍舉起,眼神冷厲。

"你必須死。"

段景軒雙手握刀,輕輕一轉。他雖然怒吼,感覺得出他此時反而變冷靜了。

方昊天瞳孔微縮了縮。

段景軒的突然冷靜讓他感覺到了危險。

只是危險又如何?

跟誰對戰沒有危險? 方昊天的目光忽然變得無比的鋒利,宛如刀鋒。

"咻!"

段景軒眼中凶芒陡然一閃,手中的刀果斷劈出,森寒入骨的刀氣頓時呼嘯席捲。

"不知道我的力量跟靈武境二重有多大的差距?"

方昊天這一次沒有避。感覺刀勁臨體之時猛的握緊手中的長劍。劍身之上鼓盪出一圈淡淡的氣芒,悍然揮出。

砰!

劍氣與刀氣相撞,勁氣四射間劍尖刺中了劈來的刀。

當!

脆聲響起,火星四濺。

方昊天和段景軒皆是一震,兩人竟然勢均力敵。

方昊天精神大震。

乾坤九玄功果然強大,就算進入靈武境這個層次,他仍然有著越境殺人的能力。

段景軒大驚。

他的修為比方昊天高一重,但力量竟在勢均力敵,知道了方昊天竟然是越境殺人的天才。

"你果然是傳聞中能越境殺人的天才。既然如此,就更不能容你了。"段景軒的眼睛漸漸變得猩紅,聲音陡然一聲冷喝:"十三殺!"

整個天地變了,在段景軒的眼中,此時天地只有他和方昊天。

段景軒目光陰森,腳步猛然跨出一步,雄渾的靈武境二重玄力立刻從其體內暴涌而出。衣袍震得獵獵作響,一股極懼壓迫的氣勢,泛著煞氣,瀰漫開來。

"這傢伙,確實是個勁敵。"

方昊天暗凜。

"轟!"

在方昊天心中閃過這道念頭時,段景軒在這一霎兩度發起攻勢。

嗖!

只見得其身若閃電,一閃之下便帶著一股壓迫氣勢逼近方昊。刀身微轉,旋即毫無花俏對著方昊天的脖子橫削而出。

段景軒這一刀平實無奇,但在那雄渾的玄力包裹下卻是鋒利可怕,擁有毀滅性的破壞力!

"嗚!"

刀芒過處,空氣被切割,震蕩而開,發出低沉的嗚鳴之聲。

感受著段景軒那異常凌厲的刀氣,方昊天心頭也是微沉。

靈武境二重,果然要比靈武境一重的韓如龍強大許多。

修為境界越到後面,每一重都有著彼大的差距。

在修為上,方昊天低段景軒一重,但力量上他因為修鍊乾坤九玄功的原因異於常人,並不亞於段景軒。

但此時面對這一刀,方昊天並沒有硬拼,而是選擇了急退。

急退中,他靈魂力催動,感應力釋放而開。

咻!

刀氣堪堪在方昊天的喉嚨前划空。

"退?"

見方昊天不敢擰其鋒芒,段景軒眼中劃過一抹轉蔑之色,刀身一震,刀勢如同火山噴發般陡然傾瀉而出。

"十三殺!"

轟隆!

勁氣激蕩,段景軒的刀勢一起,第一刀斬出后根本不看方昊天的反應,緊接著是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好快好可怕的刀。"

目睹這一戰的人在許多年後想到今天段景軒的刀都會發出同樣的驚嘆。

一刀,方昊天退。

二刀,方昊天退。

三刀,方昊天還在退。

方昊天一直退。

段景軒每一刀劈出方昊天退的距離便是刀身加刀氣的距離,每一次段景軒的刀勢幾乎都差點擦著方昊天的鼻子落空。

一刀,兩刀,三刀……段景軒刀勢可怕,蠻橫凌厲。

方昊天雙眼虛眯,鋒利如劍,不斷暴退。

一時間,兩者形成了一追一退的局面。

"好可怕的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