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是張陽斌那邊,卻不受她控制。這邊又不讓,說一個多餘的字。她沒有任何通訊工具,那她要怎麼樣才能提醒他?

而聽到這裡,張陽斌就覺得有些奇怪。為了不讓自己的病情被別人知道,而慌稱自己的親哥哥得了重病。

這真不太象是,張小花平時會說出來的話。因為他心裡的小妹,一直都很維護他們一家人。

從小容不得別人,說他們家人的半點不是的地方。而如果說她自己的話,她倒還沒有那麼太在意。

雖然在家裡的時候。她與張陽武,經常為了一些小事情而吵架,甚至還會動手打架。

張小花吵不過,也打不過張陽武。就會跑到他的面前哭訴,說她一點也不喜歡張陽武。

因為這討厭的張陽武。總是喜歡欺負她,一點都不會讓著他。這是在家裡的時候。

但是有一次,山裡有個老婆婆。在她的面前說了一句,其實也只是開玩笑說說。

說張陽武長相,一點也不像是老張家的人。個字又矮又瘦,人還很黑。長大以後肯定娶不到媳婦。

張小花聽了以後,就很不高興。直接對那老婆婆說。聽說叔叔年輕的時候,長的一表人才。

可現在,都快五十歲了。不也是照樣,沒有娶到老婆嗎?

氣的那老婆婆,差點兒就犯了心臟病。後來被張爸爸知道后,不但逮著她去道歉。

我有一座深山老林 回來以後,還罰她對著牆壁面壁的一下午。為此還遭到了張陽武無情嘲笑。但是她,依舊沒有半句後悔的意思。

小時候關係不好,都容不得別人說上一句不是。長大后都懂事了。他們兩兄妹的關係,已經緩和很多。

現在又怎麼會,主動來詛咒張陽武生病呢?這真不像是,張小花平時所會說出來的話。

難道是因為病的很重的原因?所以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如果不是病的很重,相信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樣想來,心裏面怎麼都放心不下。擔心張小花病的很重。可是張小花,非還不讓她去看望。

也不肯,告訴他醫院的地址。而且怎麼說還都說不通。不僅如此,一說還要跟他急,這可如何是好?

還有這兩萬快錢。聽張小花的意思,似乎這兩萬塊是實在沒有辦法湊齊,像是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看樣子,這個錢還真的只能他來想辦法。可他又能怎麼辦,上哪裡去想辦法。

如果是,一兩千那還是好說。可現在是兩萬塊錢。就算把他賣掉,他也拿不出來這麼多的錢。

如果自己能買這麼多錢,他真想把自己給賣掉。然後把賣的錢,拿來給張小花動手術。

可惜啊。他這個人不值錢。眼下。這可怎麼辦才好,真是急死人了。但是他卻不想,讓張小花知道這個錢他籌不到。

「嗯。放心吧!我一定能想到辦法。你也通知醫生們,讓他們提前做好準備。可別耽擱了,動手術的最佳時機。

跟醫生說。就說這個錢,你大哥一定能按時交上。..只是,如果我要是不過去的話,這個錢我要怎麼轉給你。

就算轉給你,你也抽不出來身去取錢呀?你大哥我,這心裏面怎麼都不踏實呀。

要不然,你還是讓我去趟醫院。哪怕是看一眼也是好的,看一樣我著心裏面也踏實。

我把錢送過去,順便幫你把手術費交了以後。如果你還是執意要我離開,到時候我再離開,你看這樣可以嗎」

「哎呀,都說了。不用為我擔心。你快放寬心就好。我現在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手上還插著針管。

雖然現在,還可以自己下床走動。但是醫生卻交代,讓暫時不要隨意走的太原。

因為這裡的護士,時不時會過來檢查體溫。以為動手術之前,做充足的準備。

說是一定要等到。各項身體指標都要正常的情況下,才能進行手術。

但是你也不要擔心,有我的同事在。一切有我的同事幫忙照應,同事對我就像家人一樣。

我每天吃飯,也是同事一日三餐的送來。我們同事待我,就想親姐妹一樣,我對他們是放心。

到時候。你把錢,打到我的同事的賬號裡面就好。我的同事取了后,就會幫我忙去交手術費。

這一切,都不需要我來操心。我現在的任務,只要專心養病就好。相信現在的醫療技術,一定能手術成功。

醫生也說過,之前這樣的病例有很多。目前還是零手術失敗,大家都已經康復。

我相信,我也一定可以。你也一定要相信我,我一定能戰勝著病魔。你只要幫我加油打氣就好。

另外也不要問的太多,那樣我就會很感謝你。」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也不再勉強。只是有一點,如果後面有什麼需要的。

一定要及時打電話跟大哥說,千萬不要一個人硬撐。知道嗎?大哥的手機,會二十四個小時開機。

如果你不太方便打電話,也隨時可以讓,你的同事打電話給我。」接著又說

「照顧你的那位同事,她的電話號碼是多少來著。你把她的電話號碼留一個給我,好方便我跟你聯繫。讓我隨時知道你的病情情況。」

雖然說的時候,控制住的自己的情緒。所有才沒有露出什麼異樣。但是掛完電話以後,心裏面怎麼也放心不下。

而且最後讓張小花,把同事的手機號碼告訴他。那樣他也好隨時聯繫,奈何張小花卻說,照顧她的同事還沒有買手機。

頂點 一秒記住【北斗星.】,無彈窗網路!

江寂塵的話語剛落,虛空、大地突然之間顫動起來。

一種可怕的道意在凝成。

來自虛空、來自大地、來自萬物。

或者更準確的說是來自蒼天萬道。

無形道意,凝成有形一刀。

這是歸一刀訣!

萬道歸一,裂天一斬。

此刀,只以神念演化凝聚。

萬道無形,我刀有形。

一道刀影,於天外飛來,斬向紅髮少年。

這一刻,諸天動搖,萬星搖曳,似在顫抖。

可怕的一刀!

可斬神屠魔,可破天滅地,威能無邊。

這一刻,紅髮少年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臨近。

「少門主,小心!」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白髮老者。

這一瞬間,他毫不猶豫的拋出了燃魂古燈,抵住從天外飛來的一刀。

他知道,這一刀是真正的可以威脅到少門主的生命。

而他,更加不敢相信的是,眼前那神道二重境的青年,竟然擁有如此逆天的實力。

最可怕的是,還擁有如此驚世可怕的秘傳刀法。

這一刀,他若不出手,少門主恐怕要受傷。

畢竟,少門主現在只是一縷神念分身而已。

轟!

第一刀,終於斬落。

先斬在了燃魂古燈上。

我摘梨花與白人 然而,白髮老者身體一震,一股可怕的道之力量爆發,讓他根本無法抵擋。

噗!

白髮老者吐血后,燃魂古燈也同時被一刀劈飛。

燃魂古燈雖然強大,白髮老者更是不弱。

但是,他剛才全力催動燃魂古魂,焚滅神獸埋骨之地的獸魂之靈。

此時,正是處於較為虛弱的狀態。

所以,根本無法擋住江寂塵這一刀。

要知道,這一刀,凝萬千無形道,化成有形刀。

刀不消,力不絕!

白髮老者、燃魂古燈被劈飛后,刀芒繼續向紅髮少年斬下。

「可惡!」

紅髮少年大怒,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一名神道二重境的陌生青年壓制了。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身為神聖派的少門主,紅髮少年以為,只憑他的一縷神念分身,便可以橫掃一重天。

但結果,現在連一個神道二重境的青年都可以壓著他打。

「絕不可以,你們都是垃圾!」

紅髮少年心高氣傲,他在如此年紀,便有如此成就,足可見他的天份、血脈有多麼的驚人。

所以,他視一重天的修士,特別是同輩修士為凡塵螻蟻。

可是,現在一直被視為凡塵螻蟻的修士打臉了。

這讓他憤怒、暴走。

他手中出現一把神秘古劍,對虛空一斬。

啪!

最終,江寂塵凝出的這一刀,被斬滅,化成了虛無。

從無形的萬道,化成有形的一刀,再至虛無之道。

如此循環,生生不息。

所以,第二刀,毫無徵兆的出現,從紅髮少年的後背斬下。

快到極致,快到讓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便是白髮老者,他也忘了。

哪怕他擋下了這一刀,江寂塵還會有第二刀。

因為,一開始江寂塵就說了,要接兩刀。

所以,第二刀是歸一刀訣第二式,不息刀!

紅髮少年,也根本無法想象到江寂塵的刀法如此的可怕、強大、詭異。

噗!

紅髮少年根本沒有反應過來,身體就被不息刀芒,劈成了兩半。

血水衝天,如他紅色的頭髮一盤鮮艷。

「這怎麼可能?」

紅髮少年喃喃自語,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他自出生,高高在上,未嘗一敗,從來都是他敗敵。

但今天,他敗了,被一名神道二重境的修士,一刀劈成了兩半。

哪怕這只是他的一縷神念分身,但也是絕不可以接受的事。

然而,現實根本沒有給紅髮少年更多的時間去思考。

不息刀芒驀然加速,然後不斷的斬落在紅髮少年的身體之上。

噗!

噗!

…….

刀芒不斷地劃過紅髮少年的身體。

瞬息之間,便已經將他劃成了千萬片。

直至不息刀芒消失,虛空之上,也便伴隨著萬千片細小的血肉飄落下來。

這裡,自然再也沒有了紅髮少年。

只有,無數片細小的血肉。

哪怕這只是一道神念分身,但血肉之軀卻是真實的存在。

佳人與誰約 直至力量耗盡,化成靈力,消散天地間。

「不…….」

白髮老者大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