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江寂塵是越超至尊的超然突破者。

且他的修為,如今已是帝體七層、帝者九重,也未必沒有一絲的機會。

此時,紫雨夢點點頭傳音道:「寂塵大哥哥放心,他們奈何不了雨夢。」

江寂塵踏前一步,面對周其他們,聲音冰冷地道:「說那麼多垃圾話有何用?」

軍婚蜜愛:高冷老公,壞壞寵 「生死成敗,戰過便知。」

江寂塵說話之間,竟然已經主動一步踏出,攻殺向周其。

周其獨臂,戰力受限,是當中最弱一人。

江寂塵要擒賊先擒王!

然而,他剛有所行動,周其已經很警覺的退走,另外八名大帝三重中期境的龍象山武士則前進殺來,還有天方藥師的分身,也同時圍殺向江寂塵。

於是,江寂塵面前的敵人變成了八名大帝三重中期境的龍象山武士和天方藥師的分身。

周其則躲在他們的身後,冷笑、得意地開口道:「江寂塵,上次給你偷襲一次,你以為我還會給你第二次機會么?」

「做夢!」

「出手,廢了他!」

最後,周其直接下達命令。

哪怕沒有周其的命令,八名龍象山武士和天方藥師分身,已經向江寂塵出手,圍殺過來。

還有紫雨夢,被兩名大帝七重中境的龍象山武士截住,大戰直接開啟。

論修為,紫雨夢剛入大帝七重初境,低於兩名大帝七重中期的龍象山武士,但她修習的是靈魂通仙術,血脈天賦更是驚人無雙,遠遠凌駕於兩名大帝七重中期境的龍象山武士之上。

所以,正常情況下,紫雨夢要擊殺這兩名龍象武士,可以輕而易舉的辦到。

然而,這個時候的紫雨夢心底卻生出了不安之意。

便是一邊的江寂塵,也心有所感。

騙婚101天 他的七彩神念運轉到極限,心中一動,驀然叫道:「雨夢,先退。」

紫雨夢對江寂塵的話,深信不疑、言聽計從。

所以,聽到江寂塵的話,紫雨夢想都不想,直接極速退開,拉開與兩名龍象山武士間的距離。

轟!

就在紫雨夢退開那一瞬間,虛空之上,毫無徵兆的轟落下一道道可怕的毀滅光束。

紫雨夢剛才所立之地,直接被轟出一個幽深不見底的巨洞。

同時,一片光幕籠罩而下。

把紫雨夢與兩名龍象山武士籠罩在一方天地中。

此時,可以看到在虛空之上,有一道神秘的金環,在綻放著耀眼的光芒。

剛才,就是這神秘金環轟下毀滅之光,同時降下一片光幕,將紫雨夢籠罩其中。

「反應挺快的嘛,竟然讓你躲開了。」

「不過,你躲得過一時,也難逃最終失敗的下場。」

那一邊的周其,身在八個龍象修士和天方藥師分身身後,一邊幻動著神秘的手印,一邊冷冷的開口道。

顯然,那神秘金環是周其放出的,此時也由他進行操縱。

而隨著周其的聲音落下,紫雨夢神色變了一變道:「鎮魂金環!」

周其大笑道:「哈哈…….小賤人,算你有些眼力。」

「此環專門是為你準備的,本公子自知你修習的是無上法,靈魂通仙術,更是在一年前踏入大帝七重境。」

「若是正常情況,我那兩手下,恐怕非你幾招之敵。」

「但是,現在有鎮魂金環在,此環可以鎮住萬般魂術,讓其無法發揮出魂術神通。」

「再強的靈魂修鍊者,在鎮魂金環下,只能成為一個普通的修士,你魂術、天賦血脈的加成,全部被剔除,現在,你只是一個最普通一級的大帝七重初境修士而已,如何與我龍象山兩名大帝七重中境的武士斗?」

「小賤人,不要做無謂的掙扎,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周其在那邊得意叫道,同時一邊操控著鎮魂金環。

而此時,紫雨夢果然感到自己的靈魂通仙術竟然無法運轉。

甚至,她的血脈天賦都受到了壓制,無法發揮出來。

她的力量,竟然被壓制了八成,只餘下原來五分之一的戰力。

現在,正在被龍象山兩名大帝七重中境的武士圍攻,紫雨夢瞬間就陷入了兇險之中。

她隨時都有生命之險!

江寂塵把這一切皆看在眼裡,同時,他也在被八名龍象武士和天方藥師分身圍殺著。

「雨夢,你現在不要慌,要靜心守意,只求自保,堅持一會就行。」

「放心,一切有我,我很快就會殺過去。」

江寂塵神念傳音給紫雨夢道。

現在,紫雨夢在鎮魂金環下,甚至連空間法器、體內空間都無法打開。

身上縱然有絕殺秘器,也無法取出來。

(本章完) ??聽到江寂塵的話后,紫雨夢變得平靜下來,從容小心的守護自己。

「寂塵大哥哥,放心吧,雨夢可以保護好自己,等你來救!」

紫雨夢堅定的傳音給江寂塵道。

事實上,若沒有鎮魂金環,紫雨夢沒有受到壓制,單她一人,都可以輕鬆抹殺周其這一群修士。

無論是紫雨夢本身的血脈天賦,還是她所修習的靈魂通仙術,都是強大無邊。

可惜,鎮魂金環是她的剋星。

鎮魂金環,那是太古無上煉器師煉製出來的禁器,珍貴無雙。

整個龍象山,恐怕也僅有這一件絕品。

這一次,龍象山將其拿來對付紫雨夢,是真的大出血了。

顯然,他們也是知道靈魂通天術的可怕,同時下定決心要把紫雨夢擒下!

至於江寂塵,帝者九重境,再強也有限,不足為懼。

上一次,之所以能夠斷掉大帝三重初境周其的手臂,完全是因為近身突襲之下才能得呈。

之後,周其在被斷臂的情況下,才會被暴打。

事實,也確實如此!

但現在,八名大帝三重中期的龍象山武士、還有大帝三重圓滿境的天方藥師同時圍殺。

那江寂塵就不會有一絲的機會了。

「江寂塵,七彩丹火,強者居之,你不配擁有它,拿來吧!」

天方藥師分身冷喝一聲,直接殺來。

他隨意一掌,風雷之聲,滾滾而來,還有無盡殺機,藏於風雷之中。

「風雷藏殺道!」

天方藥師攻擊的聲勢浩大,無比驚人。

還有八名龍象山武士,手握大帝法器,凝出神通,同時殺來。

他們,竟然還組成了戰陣。

僅這一剎那間,江寂塵便已身處兇險中,有了生命之危。

不過,江寂塵從容且淡定。

正好,帝體七層、帝者九重,再煉丹、煉器三年,戰力已經不知強大到何等地步,正需要盡情一戰。

「來得好!」

「戰!」

江寂塵面對兇險絕境,反而豪氣縱生,大喝一聲,伴隨著衝天的戰意。

面對四周絕殺可怕的攻擊,江寂塵沉岳在手,腳下踏動融入了行字訣意境的幽影步,身上運轉著太古九秘之一的長生訣,不退反進,生猛的殺出。

啪,啪,啪……

一千二百億斤的沉岳橫掃,那些蘊含著天道規則的攻擊,竟然被江寂塵掃滅,根本阻擋不了他的腳步。

而且,哪怕有一些來不及拍滅的攻擊,江寂塵也會踏動步法,閃避開主要的攻擊。

就算有攻擊餘威落在身上,江寂塵依舊能夠以肉身直接抗下,而且長生訣可以讓他的傷,瞬間消去。

「此子竟然如此強悍,不可大意,需全力出手。」

看到第一輪攻擊,竟然對江寂塵無效,天方藥師的分身,神色終於凝重起來。

八名大帝八重境的龍象山武士,揮動手中劍,凝出戰陣絕技,再次殺來。

而此時,江寂塵已經漸漸地靠近他們!

拒婚神祕老公 可怕的攻擊再來,江寂塵依舊不退。

「始陣之法,我念為陣,萬陣皆空。」

面對八名龍象山武士組成的戰陣,江寂塵直接動太古九秘之一的始陣之法。

萬陣之始,一切皆空。

此時,江寂塵雖然只是勉強可以運轉始陣之法,卻足可以破開對方的戰陣,可以在其中來去自如,不受影響。

於是,八名龍象山武士組成的戰陣攻擊落空,只是輕傷了江寂塵。

但江寂塵卻再次接近了他們!

「糟糕,他是體修者,莫讓他近身。」

天方藥師大叫道。

直至這一刻,他們才發現,江寂塵遠遠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他們手段盡出,竟然也只能令江寂塵輕傷,無法殺他。

此時,江寂塵距離八名龍象山武士,只有不到百米距離。

這一瞬間,江寂塵卻森然一笑道:「遲了。」

隨之,他單手捏動一個手訣,神念一動,虛空之上,驀然間,光芒璀璨。

萬千不同的法器浮現,以滔天之勢,轟殺向天方藥師和八名龍象山武士。

太古九秘之萬器訣!

一念控萬器,此時虛空上的場景,炫酷到極點。

天方藥師和八名龍象山武士都已經被淹沒在萬般法器中。

下一刻,江寂塵消失在原地,驀然出現在一名龍象山武士身邊。

「不好,快退。」

其餘的龍象山武士臉色大變,大叫著提醒這一名龍象山武士。

同時,他們也不顧一切的凝出攻擊,轟殺向江寂塵。

事實上,縱然不提醒,這一名龍象山武士也能感受到江寂塵的殺到,還有一種生死的威脅。

所以,他極速退避。

但是,剛退出幾步,他的身體驀然一震,然後雙眼圓睜,充滿了絕望和驚恐。

還有,不可置信之意!

絕色女房客 因為,他被一片神秘幕色籠罩全身,接著他的生命氣息,剎那消盡,就此死亡殞落。

這是因為他中了太古九秘中的第二秘,暮光之殤!

暮光之殤,代表著死亡、寂滅之道,夕陽西落,幕光遮天,心向死亡,但凡被幕光之殤纏上,如被死神盯上一般,只能等待著死亡。

於是,戰鬥至此,一名大帝三重中境的龍象山武士殞落。

但這,僅是死亡序曲的開始。

轟!

江寂塵以暮光之殤,斬滅一人後,也同時受到其他龍象武士和天方藥師分身的攻擊,當場受了不輕的傷。

畢竟,這是大帝三重境修士的絕殺攻擊,可怕無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