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這一刻,那些影子都消失了,似乎全都退在了霧靄深處。

「為什麼要停下?」

「好像什麼都沒有啊……」

「我是什麼都沒看到。」

真神們面面相覷。

劍獒也皺了皺眉頭,難道自己的感知出錯了?

想到這裡,他手指輕輕一彈。

「噌!」

自他的袖口中,傳遞出劍出鞘之聲。

一把迷你小劍倏然飛射而出,在自己眼前盤旋起來。

此劍不過巴掌長短,但劍身,劍柄,處處細節都把握的十分精巧。

「劍令如山,惡業如報,若險必鳴!」

「嗡」

迷你小劍在劍獒面前不斷地鳴叫起來。

但劍尖的方向並不固定,前後左右不斷地亂飄。

不一會兒,這迷你小劍居然直接指向地面!

「地下?」

劍族子弟們面面相覷,劍獒的眉頭亦緊皺說道,「的確是在地下,大家注意自己的腳下!」

這迷你小劍乃是劍族的至寶化劫劍,可以一定程度上測出危險所在的方向。

鑽入地下么?

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隨即問道,「那些恐懼化身有智慧嗎?」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若是尋常的化身,即便是實力強大沒什麼智慧,應付起來並不會太難,機械而愚蠢的對手總是存在許多破綻和弱點。

可一旦擁有極聰明的智慧,那就非常麻煩了。

它們會擅長隱匿自己的缺點,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最強……

「有!它們都擁有與原體相對應的智慧,甚至擁有原本的記憶!」劍獒回答道。

「本身的記憶都存在?」羅征一愣。

劍獒點點頭,苦笑道:「很神奇吧?」

「這怎麼可能做到……」羅征嘆息。

「的確能做到,如果你畏懼的是神域中的某個生靈,那麼這個生靈所有的記憶,包括脾氣,秉性,習慣,都會原原本本的複製出來,沒有絲毫差別,這件事情我們劍族早就確定了,」劍獒淡淡說道。

他看著羅征依舊難以置信的表情,繼續說道:「你要知道布置道爭之地的是彼岸境大能,是超越我們這一層次的生靈,他們能夠看到的,能夠做到的事情,都遠不是我們可以想象的……」

「嗯。」

羅征點頭。

對於彼岸境強者是什麼概念,羅征尚且都不清楚。

但那勢必是超越了聖人的存在……

這等生靈,很有可能是越級生靈的存在,那骸骨能布置出如此匪夷所思的禁制,也就說得過去了。

就在羅征剛剛點頭的一瞬!

「咔咔嚓!」

眾人忽然聽到地下傳來一道聲音。

同時懸浮在劍獒身前的迷你小劍的方向忽然一偏!

「來了!方位,右,后,下!」劍獒急道。

他雖然提前預警了,可也只是指出了大概的方位,不少真神還是稀里糊塗。

「啊!腳下,下面……」

「在地下!快將唐傑拉出來!」

眾人目光聚集過去,就看到唐傑整個人已經陷了下去,只有半邊身子露在外面。

儘管唐傑拚命的向上掙扎著,但下方不知名的某物,依舊將他迅速的拉扯而去……

「哼!」

不遠處的東方鬼念頭一動之下,另外一側衝出一道土黃色的分身。

那分身扛著一把斬馬刀,身形微微一沉,大刀在剎那之間揮舞出一個新月形的刀芒,徑自站在了地下。

東方鬼化出的分身,乃是東方家的另外一名聖人,東方丈道。

「噗!」

這一刀,將地面都掀開了一個大坑。

唐傑已經有大半邊身子都埋了下去,這一斬之下,腹部之下竟齊刷刷的被斬斷!

「東方鬼,你怎麼能對唐傑出手!」唐旭怒道。

這一斬之下,旁邊的唐旭終於將唐傑一把給拖拽出來,但也只剩下大半身子,雙腿,臀部都被東方鬼操控的那道分身齊刷刷的斬去,唐旭自然憤怒。

「沒有損傷丹田,也沒有傷到靈魂,斷了雙腿總比被拖走強,」東方鬼冷聲說道。

身為真神只要丹田不滅,靈魂不滅,其他部位受傷終究是可以彌補的。

邪寵吻上狼脣 劍獒身形一閃之下,也沖了過來,長劍輕輕朝著地面一挑,便是將泥土中一截東西給挑了起來,那是一截正在不斷蠕動的觸角,方才東方鬼操控分身那一斬,也將那不知名的生靈的觸角斬斷了一截。

「這是什麼生靈!誰見過?」劍獒問。

在霧靄中出現的生靈,都是這群人的恐懼所化,總該有人能認出來。

那些真神們望向那一截觸角,紛紛搖頭。

但不遠處的南瀧華看到這東西,臉色忽然十分難看,「這,這該不會是上古百觸天蛇吧?」

「怎麼可能?」

「百觸天蛇乃上古凶物,隨著聖人的滅絕,也已消失殆盡,誰他媽見過這玩意?」

真神們紛紛叫了起來。

南瀧華憋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我,我見過……」

眾真神紛紛用怪異的眼睛看著南瀧華。

眼看沒人願意相信自己,南瀧華才說道:「剛剛我就在霧靄中看到許多觸鬚,就在想是不是這個……我南瀧家有一處上古遺留下來的修鍊秘境,被我父親修復之後,南瀧家族的子弟可在其中修鍊,在這秘境之中可以看到上古存在的百觸天蛇,我小時候見過一次,做了三年噩夢……」

聽南瀧華說完,在場的真神們頓時躁動起來。

婚如泡沫 「媽的!修復上古遺迹?要被你害死了!」

「百觸天蛇乃上古凶物,這次的確是麻煩了!」

「在古籍記錄中,這百觸天蛇的確擅長在地下遊走,這地下都是由無數年堆積的樹皮樹根腐爛后形成的鬆軟土層,十分適合它遊走……」

在場的真神們惡狠狠的瞪著南瀧華。

但這種事情也怪不到南瀧華頭上,誰都有自己懼怕的東西,南瀧華見過百觸天蛇還是在他很小的時候,成年之後幾乎都遺忘了,可這種記憶一般都藏匿在內心深處,到了道爭之地后,終於被喚醒了。 除了南瀧華之外,誰知道這群人內心中,還有什麼強大的恐懼?

雖說他們運用道之真意化出了一尊強大的分身,可這分身給不了他們太安全的感覺。

「劍獒,我們還能退出嗎?」

一名豪門子弟問道,不少真神都萌生了退意……

並不是這些真神們膽子小,事實上參加道爭以來,他們一步都不曾退縮。

畢竟有資格參加道爭的真神,天賦在神域中也是頂尖存在,這種資格原本就得來不易,誰願意輕易放棄?

一旦真的繼承了那骸骨的傳承,不僅僅是自己,就連自己身後的家族也跟著受益非凡!

他們都是各自家族中的希望。

可現在他們面臨的根本就是絕境!

這百觸天蛇就是遠古赫赫有名的凶物,在許多遠古流傳下來的古籍中都有記載。

撇開白觸天蛇,誰知道這些真神們內心中恐懼的是什麼鬼東西!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這些真神們都會為之一搏。

如果百分之百的失敗,自然就生了退卻的心思了。

劍獒望了那些真神們一眼,旋即笑道:「可以回去。」@^^$

「那還猶豫什麼?」

「我們撤!」

「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大家抱團……」

這時候劍獒隨即又道:「我的話還沒說完,要回去,你們自己回去,我們劍族子弟不會後退,而且那些恐懼化身已經處於這霧靄之中,」說著劍獒手掌抬起來,那把化劫劍還在他手中不斷地晃動著,東西南北上下不斷地漂移,這意味著那些恐懼化身已經將他們包圍了,「回去的路程,恐怕會死得更慘,至於諸位怎麼選擇,就看你們自己了。」

眾真神看著劍獒手中的化劫劍沉默了。!$*!

劍獒毫無疑問就是這個隊伍的主心骨,若是沒有他的帶領,貿然返回下場只會更慘。

「走吧,或許前進還有一拼之力,」說著劍獒望向羅征和羅嫣,隨即說道:「我們劍族無數次道爭以來,都不曾有人凝結出現過甲等中上的分身,情況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糟糕。」

聽到劍獒這麼一說,眾真神頓時再度凝望向羅征以及他身邊的分身。

他們知道羅征的分身與眾不同,但並不清楚那分身到底有多厲害。

劍獒說著小心翼翼的呵護著手中的化劫劍,率領劍族子弟繼續前行。

羅征和羅嫣二話不說也跟了上去。

南瀧華看了那些真神們一眼,生怕這些真神們遷怒於自己動起手來,也一路小跑……

在隊伍之中,還有一位個頭矮小的真神,這真神一雙黃豆大小的眼睛,盯著遠處的霧靄,臉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隨即也漫步而去。

這名真神在隊伍中十分不顯眼,一般人也注意不到他。

只是從若木上方降下來的時候,他曾準確的說出了自爆而亡的真神數量。

其實他的分身質量也非常不錯,只比劍獒召出的分身略弱一些,若是往常道爭,恐怕也非常引人注目了,但這一次道爭中羅家兩兄妹的表現太過於耀眼,反而沒人注意他了。

其他真神,雖然內心十分糾結,但也知憑自己的能力返回恐怕死得更快,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去了。

東方鬼掏了一枚乳白色的丹藥扔給了唐傑,望著南瀧華的背影,臉上泛起一抹冷笑,「沒想到百觸天蛇都冒出來了,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算是助我一臂之力了,不過這百觸天蛇和那東西比起來,怕也算不了什麼!」

即使是在茫茫霧靄之中,劍獒所帶的路也不是沒有方向的。

道爭之地是一塊開口的楔形地段,順著一個方向走會越走越窄。

劍獒手中的化劫劍雖然抖動的十分厲害,但這一路上出乎意料的順利。

不過隊伍中的真神們都是身經百戰,很清楚這種平靜很不正常……

這一路前行了百里路程后,劍獒手中的化劫劍忽然直挺挺的指向前方!

「小心!方位,正,前!」

癡心尋夫路 劍獒大聲說道。

「嗖嗖嗖……」

上十道分身們迅速頂在了最前面。

這些分身是不會破滅的,第一時間,劍族子弟都訓練有素的操控自己的分身沖了上去。

「吼!」

自霧靄之中猛然衝出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那是一頭渾身灰白的巨型犀牛!

這巨型犀牛最醒目的是鼻子上的一個巨大尖角,在那尖角之上一道道紫雷化為一條條雷環不斷地盤繞著,它的四隻蹄子每踏出一步,就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雷光腳印,真如奔雷一般轟鳴而來。

先前也不知道這巨蛇隱匿在何地,忽然之間,就如同一座山一般滾出來,伴隨著它尖角上的雷環不斷炸裂發出的聲音,氣勢非凡,

「閃開!」

劍獒大喝一聲。

最前面的劍族子弟剎那之間分開兩邊。

「是奔雷巨犀!」

「不周靈山中的五級凶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