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這些五官組合到一起,那就顯得出類拔萃了。

多一分則胖,少一分則瘦。

特別是再配上她身上那一股子超然出塵的氣質,就更能贏得別人的眼球了。

寧成看著秦瓔這張近平完美的臉蛋,也是微微一愣。

我靠,這是杏林軒的老闆?

怎麼這麼漂亮?

省城的那個老秦不是個糟老頭子么,這個難道是老秦的孫女兒?

真是人不可貌哇,老秦那副尊容,竟然能生出這麼禍國殃民的後代來!

不過這種感覺也只是一閃而逝。寧成是什麼人,見的美女還少么?

沈芳,汪月美,白玉,孫修蘭,燕霞,這裡面任何一個挑出來,都是可以稱的上是美女級別的,放到那什麼圈子裡,也都是小花級別的人物。

所以寧成很快就回過神來,擦了擦嘴角上殘留的哈喇子,點頭說道:「對,我有兩根,你要不?」

「兩根百年老參?」秦瓔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又是自嘲地一笑。

真是的,說大話也不怕風吹了舌頭!

你當這是菜市場呢,一塊錢一斤的大蘿蔔隨便挑?

這是人蔘好不好?可遇不可求的寶貝!

而且這種百年老參,沒有人會隨便拿出來賣的。

除非是家裡有了大事,逼不得已。

而且就算是要出售,也會在小圈子裡找下家,而不會這麼堂而皇之的上門推銷。

不可名狀的邪神 財不露白啊,動不動就上百萬的東西,就這麼拿著走來走去?

那才是真的大傻子呢!

秦瓔是真的需要這種百年老參。爺爺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急需人蔘這味關鍵的藥材來調理元氣。

她從省城到蘭泉,不知道跑了多少家藥鋪,找了多少同行,也沒能找到一個滿意的答案。

實在是一參難求啊。

所以今天在樓上聽到寧成的叫喊,雖然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秦瓔還是忍不住想下來問一聲。

這種心情是非常矛盾的。就好像有人落水,上面伸下來一根稻草,明明知道這根細細的草無法承載身體的重量,但還是要忍不住去拚命地抓住它一樣。

求生欲,或者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可是現在看到寧成年輕的面容,還有臉上那絲滿不在乎的笑意,秦瓔剛剛提起來的一絲希望,又被一盆涼水給徹底激滅了。

所以她有些微怒,看著寧成寒聲說道:「這位先生,我這裡是藥房,不是馬戲場,不是什麼耍猴的地方,請你出去!」

空氣里的溫度頓時低了幾度,顧客們都朝寧成投來不滿的目光。

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美若天仙的女孩兒,你都能忍下心來去欺騙,請問你的良心是讓狗吃了嗎?

還有沒有天理,還講不講道道德,還有沒有底線?

一時排隊的人裡面竄出幾個大漢,朝著寧成怒目而視。只要秦瓔稍稍再多說幾句,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把寧成抬起來丟出門外。

能為這樣的神仙妹妹當一回護花使者,死也也不虧啊!

「什麼什麼,還要趕我出去?」寧成看著秦瓔一張含霜帶雪的俏臉,不解之餘也有些惱怒。

要不是看在杏林軒是蘭泉最大最有實力的藥鋪,要不是看在你是個這麼漂亮的小女生的份上,老子早就出去了!

都市修炼狂潮 「老闆,她,她好像不太相信咱們啊?」新招的大學生員工孫赫小聲的嘀咕道。

寧成點點頭:「好吧,把東西拿出來讓她看看!」

孫赫點點頭,把手裡的一個灰色編織袋放到地上,從裡面取出一個大大的紙盒子來。

「人蔘?」秦瓔站在樓梯上,看著了孫赫把紙盒子的一面揭開,露出裡面的人蔘根須,有些吃驚地低呼一聲。

從小就跟在秦老掌柜身邊看葯抓藥,耳濡目染,秦瓔對中藥材的習性外形,幾乎是手到拈來。

人蔘她當然更不會陌生,驚鴻一哞,她已經粗略判斷出這根人蔘的年份。

起碼有一百五十年!

顧不得其它,秦瓔飛奔下樓梯來,站在寧成面前,一把奪過孫赫手裡的紙盒仔細打量,半晌之後微張著小嘴,驚訝地說道:「這老山參,你是從哪弄來的?」

「問那麼多幹嘛,你買不買,不買我走了!」寧成拿回盒子說道。

「當然要買,不過我先要鑒定一下——張叔叔,你來一下!」

秦瓔回首叫來櫃檯裡面的一個中年人說道:「幫我看一下這個人參的年份和價值!」

中年人是省城秦老掌柜的徒弟,這回跟著秦瓔來到了雲泉。他顫抖著手把盒子捧在手裡,用放大鏡仔細看了又看,然後放在嘴邊聞了聞,迷惑地看著寧成問道:「這位小兄弟,你家裡是世代相傳的采參人?」

「不是。」寧成搖搖頭。

「那麼這是你家的家傳之寶?出售這種東西,家裡人同意嗎,你可不要擅自做主!」

張掌柜鄭重地說道。

這種事情以前也遇到過,有幾個小孩子拿著家裡珍藏百年的一棵靈芝到一家藥店里買了幾萬塊。 上門女婿葉辰 等家人找到他們的時候,幾萬塊錢已經全部變成了網路遊戲里的大刀和裝備。

家裡人不依不饒,藥店最後沒辦法只好退貨,好好的生意成了仇人。

現在看寧成這麼年輕,張掌柜當然要盤問一下。

秦小姐年輕沒有經驗,我可得幫她好好把把關!

「這是我自己的東西,完全可以做主,這還有一棵一模一樣的,如果你們吃的下就一併拿了吧!」寧成又指了指那個灰色又破破爛爛的編織袋子。

「還有一根?」秦瓔更加驚奇了,張著小嘴,美目里透出不可思議的神采。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看著孫赫又從編織袋裡捧出一個盒子擺在自己面前,秦瓔覺得自己的心中有些加速。

這是什麼節奏?

不來就不來,來就兩根?

這可是人蔘啊,不是蘿蔔!

秦瓔心裡的希望之火又熊熊燃燒起來,有了這百年老參,爺爺的病一定能好起來。

何況治病根本用不了這麼多的人蔘,只需要幾分之一就足夠了。

那麼就能剩下一根完整的人蔘。

這完全可以當成店裡的鎮店之寶了,無論是放在省城總店,還是放在這個蘭泉分店,都是十分有面子的事情。

不光是能夠顯示杏林軒的雄厚實力,更主要的是給前來就診購葯的顧客們一種強烈的信心。

參王、藥王在這裡,你們還怕什麼?

「張叔叔怎麼樣,這兩株人蔘的年份可以判斷么?」秦瓔小心地問道。

張掌柜摘下眼鏡,把激動的心情稍稍平復一下,讚歎道:「寶貝啊,寶貝啊,沒想到我這輩子還能再次看到這種年份的參王!」

「小姐,別的我不敢說大話,但這兩株人蔘,起碼有兩百八十年的年份!而且最為珍貴的是,它的根須保存的極為完好,甚至就像是剛剛從土裡挖出來一樣!」

「明明就是從土裡剛剛挖出來的嘛!」寧成心中暗想,人蔘的枝葉還在車上放著呢,要不是盒子太小放不下,當初就連葉子一塊裝起來了。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這位先生請跟我來!」秦瓔深深看了一眼,率先邁步上了樓梯。

張掌柜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看著剛才還被自己狠狠奚落的那個年輕人,現在卻抱著兩個盒子跟在老闆後面上了樓,小導購臉上的表情就像日了狗一樣,十分的精彩。

直接打臉啊,沒有一絲的猶豫!

小導購暗暗後悔自己剛才的魯莽,同時也把寧成罵了個狗血淋頭。

你妹啊,有你這麼賣人蔘的么?

還搞個破編織袋子,你乍不上天呢?

有你這麼欺負人的么?

樓梯很陡,秦瓔走在前面,寧成跟在身後,目光避不可及地自然落在她的翹臀上面。

緊緊包裹的白裙下現出一輪圓月,隨著雙腿的上下邁動,不時地翻滾著波浪,透出十分迷人的曲線。

有人說露與不露之間才是最迷人的,這話確實是真理。

就像秦瓔現在這樣,裹的嚴嚴實實,寧成卻迅速地自動腦補出了一副動人的畫面。

這個女孩子,面孔清冷,拒人於千里之外,沒想到卻有這樣一副火爆的身材。

尤其是現在這個角度,一輪皎潔的明月,以美艷不可方物的姿態,在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寧成,更是讓他心神不寧,呼吸都有些粗重了起來。

好在樓梯很短,十幾步的距離也就走完了。寧成長出一口氣,眼睛移到別處,打量著面前這間屋子。

房間布置的很是淡雅,透出一股幽幽的香氣。秦瓔回頭看著抱著人蔘盒子的寧成,冷然的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表情,指了指一邊的椅子說道:「這位先生怎麼稱呼?」

「寧成。」

「小兄弟你是本地人?」張掌柜這時候也上了樓梯,好奇地問道。

寧成點點頭:「算是吧,我是山南縣的。不知道你們能給到什麼價錢?」

「上次省城總店裡出售過一株百年老參,八十萬。這樣吧,一株人蔘,我給你出兩百四十萬的價格,怎麼樣?」秦瓔想了想說道。

這個價錢算不上高,不過也算公道。一株二百四,兩株總共就是四百八十萬了,也算是個天文數字。尤其是這人蔘是燕家和孫家當初送給寧成的,沒有花一分錢,簡直是天降橫財啊。

秦瓔對自己這個出價還比較滿意,這也是她能夠動用的最大資金了。新店剛剛開業,出貨量還不是那麼巨大,沒那麼多錢可以用在這個上面。

哪知道寧成搖了搖頭:「有些低。」

張掌柜有些不滿地說道:「小兄弟,人心不足蛇吞像,這已經不是個小數目了。你出去打聽一下,有哪家藥店可以一下子拿出幾百萬買兩株人蔘?要不是看你是個實在人,這個價錢我們也是不會給的!」

秦瓔沒有說話,依然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

寧成輕笑道:「你們既然識貨,就不要跟我轉這些圈子了,現在隨便一個手機都可以上網的吧?」

來的路上寧成已經上網查詢過,大致知道了自己這兩株人蔘的價值。

華夏首屆收藏級人蔘拍賣會上,一株325年的野山參拍出了1000萬的天價。

這是繼某年5月,某人蔘拍賣會百年野山參拍出300萬的天價之後,創造的又一個價格新高。

寧成的這兩株人蔘雖然是鮮品,無法衡量它的乾貨質量,但是從外形大小上,也能夠猜個大概。

雖然還比不上那個天價參,但也不是區區的二百多萬元就能打發掉的。

這秦瓔和張掌柜明顯是在蒙自己,你妹的,當老子是外行么?

秦瓔聽寧成一語道破自己的心思,臉上微微著惱,冷笑一聲說道:「新聞上的事情,有幾個是真的?就這麼多了,愛賣不賣,不賣拉倒!」

寧成毫不猶豫地抱起兩個盒子轉身朝樓梯走去,張掌柜急的一跺腳,一把拉住寧成說道:「哎,別走啊!」

「怎麼,你們還要強買強賣不成?再這樣耍流氓我可報警了啊!」寧成一副驚慌表情地說道。

張掌柜急的聲音都變了:「有事好商量嘛,別走別走!」

說著把寧成拉回來按到椅子上坐下,又拉著秦瓔走到一邊嘀咕了半天,轉回來笑道:「寧兄弟,你看這樣行不?我們出六百萬,怎麼樣?」

「八百萬!」寧成也來了脾氣。

「六百五十萬!」張掌柜咬了咬牙。

「八百萬!一分也不能少!」寧成翻了個白眼。

「四百萬買一株!只要一株!」秦瓔有些無奈,但是為了救自己的爺爺,也只有捏著鼻子答應寧成的獅子大開口。

「我這人蔘是一公一母,八百萬兩根,單的不賣!」「」

「你!」秦瓔俏臉一寒,指著寧成就要罵人。

張掌柜攔住她低聲道:「哎喲我的姑奶奶,這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大脾氣?」 張掌柜其實說的沒錯,到了這個份上,杏林軒和秦瓔,都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人命關天,要靠這百年老參救秦老掌柜的命。

就算是寧成開出八百萬兩根人蔘的價錢,他們也得認。

何況這個價錢憑心而論,其實並不算高。

也算是個比較公道的價格。

只是比先前秦瓔的出價要翻了近一倍,大大超乎她的心理預期。

所以秦瓔才會這麼生氣,有一種被人看破心思的暴躁。

她好看的眉毛豎起來又緩緩放下去,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看著張掌柜說道:「可是張叔叔,咱們賬上根本沒這麼多錢啊!」

一分錢都能難倒英雄漢,更何況是幾百萬?

張掌柜剛要說話,寧成卻輕笑一聲:「五百萬總有的吧,剩下的你們可以先欠著,打個欠條就行,什麼時候有了什麼時候還我!」

「我靠,這也行?」張掌柜簡直要驚的跳起來。

要不是看在寧成手上兩株人蔘的份上,他一定要怒罵這個騙子。

哪有素不相識,就敢讓人欠自己三百萬的道理?

這人不是白痴,就是騙子!

或者是圖著別的什麼東西?

https://ptt9.com/112508/ 想到這裡張掌柜偷偷看了看秦瓔,心想這小子不會是驚艷於秦小姐的美貌,想借著這些錢來套套近乎吧?

可是看著寧成澄澈的眼神,張掌柜又覺得自己的這些心思有些齷齪。

哪能這麼想自己的秦小姐呢,她是那種三百萬就能動心的人么?

不可能不可能,小子你就算是抱了這個目的,最後也是竹籃打水、狗咬尿泡,一場空歡喜。

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想到這裡張掌柜放下心來,看著秦瓔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買不買?」

「成交!」秦瓔拿出一張空白支票,填好了數字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遞給了寧成。

「剩下三百萬,我給你打個欠條,另外按同期銀行利息的雙倍計息,年底前全部還清!」

秦瓔不容置疑地說道。她向來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尤其是這種不怎麼熟悉的人,更應該分的清清楚楚。

寧成點點頭,秦瓔從桌上印表機里抽出一張A4紙來,開始在上面寫字。

張掌柜鬆了口氣,心想這回可好了,憑著這兩株極品人蔘,杏林軒在省城中藥界的地位,將會更加的不可動搖了。

這時樓下突然傳來一陣吵鬧聲,張掌柜臉色一變,蹬蹬蹬走了下去。

「怎麼回事,吵什麼?」

「老闆,你是老闆吧,我要買老山參,求你快買給我一點老山參!」

一個面容清瘦、臉上戴著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鏡的中年男人正在和導購員激動地爭執著什麼,看見張掌柜從樓上下來,像是遇到救星一樣撲過來急急地說道。

「我不是老闆,你說什麼,你要買老山參?多少年份的?」張掌柜上下打量著這個中年人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