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住了~你~

你~你~你~

她整個人如同瘋了一樣,瘋狂的搖頭,口中喃喃自語。

「不,不……」

「不要!」

「都是他們逼我的!」

「都是他們。」

「啊啊啊~」

這時候才不管王小蓮那無意義的大叫。

他們家的積蓄。

那是藏的好好的,如果不是有自家人泄密,哪能被人弄出去?

更何況!

想到二叔說的話。

李鐵柱心中更是悲痛,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悲哀。

多年的養育。

還沒過幾年好日子,就這麼硬生生的被氣死了。

口中長呼。

「娘啊~」

「我對不起你啊~」

說完,一個響重重的扣在地上,口中嗚咽,眼淚從兩個鬢角流了下來。

悔恨!

憤怒!

絕望!

種種情緒混雜一起,湧現出了一種虧欠的感覺!

這是對母親的虧欠。

「您受委屈了~」

夜色悄然降臨,烏雲彷彿格外的濃密。

月亮悄悄的潛藏身影。

躲在烏雲之中,似乎有為鄉里人的悲哀映襯。

月上中天。

前半夜已經悄然的過去。

整個村子裏除了靈堂之內,再也沒有了一盞亮着的燈火。

鄉親們忙了半天。

一個個也都入睡了。

哪怕是跪在靈堂之前的李鐵柱,這時候也已經打起了瞌睡。

他太累了。

大悲大喜之間,最是傷神!

然而。

在所有人都沒有料到的地方,一個小小的黑色的一團的身影。

在村子外面悄悄地向內行走。

一邊走着。

似乎還一邊向著四處打量,好像山竹的小爪子輕輕的敲在地上,悄無聲息。

輕車熟路的,就向著村子裏面走去。

看那樣子。

好像是老熟人了。

如果有人能夠探測到它行走的軌跡的話,就不難得知。

那個方向。

正是李鐵柱他們的宅子的方向。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

老人家在活着的時候,很喜歡幫助各種流浪的小動物。

小狗小貓的。

一個個也很喜歡在老人的身邊打轉,場面十分的和諧。

就在這一天!

小黑貓正常的晚上去看望那位老人,享受一下撓痒痒的刺激。

然而。

滿眼的白綾養小黑貓一愣。

這一刻~

烏雲聚集起來,彷彿化為了一重又一重的天幕。

將羞澀的銀盤緊緊的包裹。

星光不見一絲,這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真正漆黑的夜。

哪怕是夏日。

村子之中,楊樹在微風的輕撫之下,發出啪啪的聲音。

如同有人在激動的拍手。

村口的老槐樹。

好像在迎風招展,似乎在吸引著四面八方的來客。

柳樹那一條一條的纖悉的枝條,噼里啪啦的作響。

夏日之中。

原本應該十分炎熱的村莊,這時候突然轉冷了一半。

夏風轉涼。

似乎攜帶起了微風。

涼爽的有些刺骨!

吹拂過去。

那是真的透心涼,讓人從心底里在發寒。

原本喜歡在涼席之上睡眠的村裏的大漢,似乎也忍不住。

在睡眠中揪起身旁的被子!

突然間!

喵~嗷~

喵喵~喵!

喵!!!

凄厲的貓叫響起,在黑暗中,聽的人驚心動魄。

心底發寒!

7017k 秦風小聲念叨著。

「近一點,近一點,再近一點!」

當那道身影距離樓船還有五百米的時候,秦風瞬間鬆開弓弦,箭羽化作一道流光直奔湖面上的人影。

緊接著是第二支箭羽,第三支,第四支……

短短十秒鐘時間,秦風便射空了箭袋內的二十隻箭羽。

第一支箭羽在人影身前兩米處被震的粉碎,第二支箭羽在一米八的位置被震碎,第三支一米六,第四支一米……

直到第十支箭羽的時候,箭尖刺破人影胸口處的皮膚。

第十一支箭羽貫穿了人影的左肩,之後所有箭羽全部貫穿了人影的周身要害。只是他並沒有死,那些箭羽貫穿他的身體之後就被紛紛震碎。

人影依舊在急速衝來,只是比起之前,速度已經慢了太多太多。

秦風扯了扯嘴角,老王八蛋,你的死期到了,連御風而行都做不到,現在的你至多也就是二品境界,接下來老子只要拖住你就夠了。

想到這裡,秦風收起了長弓和箭囊,霸王槍出現在了手中。人也退到了船艙入口處。不只是有意還是無意,蘇心齋交給秦風那把長劍依舊被釘在圍欄上,好像是忘記拔出來了。

三十秒之後,一道人影從湖面一躍而起,穩穩落在了甲板上。

此時的人影哪還有半點仙風道骨的模樣,他的皮膚宛若腐朽的枯木,那些被箭羽貫穿的傷口處皮膚外翻,暗紅色的肉暴露在空中,沒有絲毫血液流出。

人影落地之時,秦風直接湧出了霸王槍法第一式,逆我者死。

長槍直接貫穿了人影的胸膛。

他低頭看了一眼胸口,隨後身形出現了幻影,秦風還沒反映過來,就被一拳砸在胸口,整個人如遭重鎚,胸口瞬間凹陷了下去,整個人倒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樓船上,霸王槍已然脫手。

秦風伸手握住腰間法刀,同時大聲怒吼,「吸收了我那麼多天地能量,現在該還給我了吧?」

隨著話音落下,秦風腦海中出現了一本金色書籍,只是此時的書籍並沒有打開,而是有絲絲縷縷的金色能量從書籍中散發出來,很快就匯聚到秦風全身各處。

一股狂暴的氣勢從秦風身上散發出來,依舊插在人影身上的霸王槍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