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何凡踏空而去,伸手去拿丹藥,卻見石台震動,一股陰冷邪氣席捲而來,籠罩何凡右手。

「嗯?」

何凡輕咦一聲,廚神之力震動,破滅邪氣,將丹藥拿在手中:「這是白鶴給的手法,居然還有如此陰邪禁制?」

「也許只是白鶴族得到進出手法。」大黑牛說道。

何凡點了點頭,看著那堆血肉,廚神之力涌動,強行激發基因。





一聲聲嘶吼,獸吼聲傳來,有牛,虎,狼,鼠,還有凶禽,甚至還有一道冰雪人影。

「牛魔,神虎,天狼,鼠族……」冰漣漪和三獸面色大變。

基因激發,只是剎那,這些虛影全都消散了,血肉開始乾癟,衰敗,陰冷氣息越發濃郁。

「這氣息……」冰漣漪面色陰沉。

「小冰冰認識?」何凡扭頭看向冰漣漪。

「不認識。」冰漣漪輕哼一聲,閉嘴不語。

大黑牛三獸迷惑地看了眼冰漣漪,甩了甩頭,他們看不出這陰冷氣息有什麼特殊。

「那就走吧,沒什麼好東西了。」何凡收下血肉丹藥,帶著他們離開。

離開禁制,何凡看了眼之前烤白鶴的地方,瞥了眼大黑牛:「你將白鶴羽毛毀了?」

「咳,毀屍滅跡。」大黑牛乾咳一聲,連忙說道,要是不毀,你特么肯定又想轉移目標了。

「好吧,這次便宜冰漣漪了,你也是,牛魔族都被轉移了,還在乎再來一次?」何凡搖搖頭,催促著大黑牛加速前進。

「白靈兒,你這次好好找,爭取找一次無主的好東西。」何凡把玩著鈴鐺,這是白靈兒找的寶物,一件殘缺的天人一級神器,很渣。

「大人放心,靈兒這次一定找無主的。」白靈兒連忙保證,小鼻子再次聳動,開始尋找寶物的氣息。

兩人三獸悠哉前行,前往第八層入口,白靈兒負責在途中尋找寶物。

一直到入口,沒有再尋到寶物,階梯處依舊有禁制,這次禁制足以威脅天人一級頂峰。

萬界跑男 「有氣息,這次的寶物很強,應該是天人二級,而且距離我們不遠。」白靈兒小眼睛滿是激動。

「那就趕快過去。」何凡再次驅趕大黑牛快速趕路。

山峰林立,樹林遮掩,幾人剛來一座小山腳下,白靈兒激動地道:「就在附近,絕對不超過一百米。」



話音剛落,一聲虎嘯傳來,一隻巨大青虎俯視著兩人三獸:「卑微的螻蟻,你們在找什麼?」

何凡嘆息一聲,這尋寶鼠不能要了,你就不能正常尋寶一次?這次找只老虎是什麼鬼?

「白靈兒,給個解釋吧,這老虎身上也沒寶物,你還能透過空間裝備,聞到寶物的氣息?」何凡面色不善地看向白靈兒。

白靈兒縮了縮,小聲地解釋道:「很多神器,都是萬族骨骼,甚至萬族進化者煉製而成,我記得一隻老虎煉製的殘缺神刀的氣息,所以……」

「所以你就找了一隻老虎?你們鼠族就是這麼教你的?」何凡都迷了,這就是鼠幺說的,經過專業培訓的尋寶鼠?這特么是專業尋人的培訓吧?

「螻蟻,你竟敢將本神當寶物?」神虎震怒,雙目綻放凶光,巨大的虎口撕咬而下。

「吃了吧。」大黑牛激動地道:「神虎族排名五十八,這頭肯定是和我一樣,亂跑過來的,不怕。」

「本神正在思考,換個尋寶的方法,這尋寶鼠不能用了。」何凡喃喃道,這尋寶鼠完全就是坑比,按照白靈兒的尋寶方法,找到天人五級身上去都不是不可能。



虎嘯再起,虎口直接籠罩他們全部,想要一口將他們全吃了。

「先吃了再說。」何凡看了眼神虎,確實天人二級,這點白靈兒沒搞錯。 青虎瞬間熟透,基因數據太少,何凡和他們分了,主要是磨鍊自己的廚神之軀,自己廚神之軀還是天人二級,努力吃,早點到天人三級。

「人善被人欺,虎善被剝皮,這虎皮留著。」何凡將虎皮留下,什麼時候來了興趣,也能煉製出虎衣,裝下大老虎什麼的。

「這老虎也不善良。」鱷通天撇嘴道。

「那是因為,他遇到的人也不善良。」何凡淡定地收起虎皮,這次不打算讓白靈兒尋寶了:「走吧,瞎晃就行了,尋寶鼠就當壞了吧。」

白靈兒:「……」

我怎麼說也是受過專業培訓的,雖然找的都是有主的寶物,但那也是寶物啊,都被你拿到了不是么?

何凡發現,自己遇到的這個幾個傢伙,都不正常,大族沒大族的氣魄,一個比一個慫就算了,尋寶鼠還特么是個半吊子坑比。

感覺狸貓族要滅鼠族,不是沒有道理的,這種二貨種族,還是絕種了算求。

何凡開始翻看狸貓,白鶴,還有神虎的空間腰帶,裡面有些萬界幣,白鶴的就是一顆丹藥,基因+0.5。

「仔細找找,看看那禁制。」何凡張開感應之力,五千米內,刀芒席捲,有禁制就能觸發。

「跑快點,隨本神將第八層轉個遍。」何凡喝道。

大黑牛快速奔行起來,何凡開啟廚神過境,直接橫掃第八層,遇到一些萬族進化者,多半是狸貓族的,直接被他幹掉。

很快,禁制找到,何凡帶他們下去,裡面血肉已經衰敗,只剩下陰冷氣息,血肉丹藥也被取走了。

登上第九層,依舊是開啟廚神過境,白靈兒徹底被他放棄了,這個坑比尋寶鼠,本想直接扔掉,但想到鼠族的信息,還是留著她了。

橫掃過去,何凡也是確定沒有天人四級,有的話直接低調點。

幾日後,他們已經登上了十五層。

「何凡,你是不打算放過任何一個萬族進化者?」

冰漣漪坐在大黑牛背上,緊緊抓著熊皮衣上的毛,咬牙問道。

「別這麼說,不就是多吃了點么?當初本神在地球,就是吃萬族起家的。」何凡摸著肚皮道:「廚神餓了,當然要進食。」

「多吃了點?一路上遇到的進化者,你一個也沒放過。」冰漣漪冷聲道。

「那萬族放過本神,放過地球沒有?」何凡面色冰冷下來:「現在地球的消息還未徹底暴露出來,你們那幾個種族,想必已經屠了不少人類,若是爆發出來,這些族群,怕是都要前往地球吧?」

「咳,還是別說這些了,前往十六層吧。」大黑牛插嘴道,還好牛魔族不在這邊,暫時沒遇見。

何凡清點了下收貨,血肉丹藥找到了三顆,基因數據各+1,不如第一顆,其餘萬族進化者也沒什麼好東西,只能讓他填飽肚子,磨練廚神之軀。

鱷通天現在很糾結,很想遇見神鱷族成員,但又怕被何凡給吃了,可不遇見的話,自己如何向族群傳遞消息,自己回來了,地球禁制已經消散,應該去搶傳承。

「將秘鑰交給本座,讓冰雪族拿到天庭傳承,冰雪族可暗中保下部分人族,等冰雪族消化天庭傳承,登臨萬族第一,可以賜予人族生存之地。」

冰漣漪再次道:「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你對待本座的事情,本座也可以不計較。」

「呵,這種蠢話就不用說了,無論誰拿到天庭傳承,人類都不會有生機。」何凡冷笑道:「最好的辦法,就是吃光萬族,唯神獨尊!」

「吃光萬族?白鶴族,就是你越不過的大山。」冰漣漪冷笑道:「一旦讓我們與冰雪族聯繫上,你又能逃到哪去?風神族和聖火族,同樣不會放過你。」

「風神族和聖火族?大人,你到底有多少仇人?」白靈兒嚇的身子發抖,冰雪,神鱷,牛魔不提了,你還在得罪白鶴族,這也不說了,還有風神族和聖火族?

「仇人?本神不是與萬族為敵了么?」何凡詫異地看著小老鼠:「這還用問么?」

一人三獸:「……」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何凡從一開始就打算與萬族為敵,所以得罪白鶴什麼的,根本不在乎,一路吃掉其餘族群,同樣不放在心上,反正是敵人。

「你為何要選擇這條不可能的路?選擇一個種族,暗中發展,才是你和地球最好的出路。」冰漣漪再次道。

「因為吃是神的希望,而神是村裡的希望,地球村。」何凡嘆息,帶著一群低級隊友,我特么也很絕望啊,但有什麼辦法,只能不斷地吃了。

「村裡的希望?」冰漣漪愣了愣,冷聲道:「所以人類將天庭傳承給了你,希望你成長起來?但你這樣下去,只會帶來絕望。」

「你要本神說幾次,本神沒有天庭傳承,沒有!」何凡有些不耐煩地道:「本神連秘鑰長啥樣都不知道,哪來的天庭傳承?」

「誰得到傳承,都不會承認,特別是地球人。」冰漣漪冷笑。

何凡:「……」

這特么沒法說了,你們竊取了天庭部分傳承,我會的也只是一部分,就因為我是從地球跑出來的,就認定我得到天庭全部傳承了?

「你們把秘鑰樣式弄清楚,本神回地球找找看,找到告訴你怎麼樣?」何凡撇嘴道。

「大人,寶物的氣息,寶物的氣息。」白靈兒忽然激動地道。

「你這種半吊子就不要了秀了行不?」何凡嫌棄地看著白靈兒,怎麼對自己的尋寶技術沒點逼數?

「大人,真的是寶物,這次絕對有天人三級。」白靈兒吐了口血,道:「大人,這次靈兒不惜耗費元氣,才能探查到,靈兒保證,這是三級的寶物。」

「重點是幾級么?你先能不能先把寶物和進化者分清楚?」何凡吐槽道。

「這次絕對是寶物,應該是天地孕育的寶貝,這種寶物威能一般很強,而且具有無限成長的可能。」白靈兒仔細感受了下,說道。

「天地孕育?」冰漣漪和兩獸同時驚呼出聲。

「天地孕育很珍貴?」何凡撇嘴道:「不一定有萬族好吃。」

一人三獸:「……」

你特么能不能別什麼都想著吃? 第十六層。

一片深山之中,山峰坍塌,大地崩裂,一道金光閃耀,一塊石板散發著璀璨金光,照亮四方,同時從地面抽取力量。

轟隆隆

天穹震動,黑色氣流翻湧,三頭巨大鱷魚橫在虛空,恐怖氣勢壓的虛空在扭曲,巨大的鱷魚眼死死地盯著石板。



鶴唳之聲傳來,三隻白鶴拍打翅膀,四周金光閃耀,宛如仙鶴降臨,佔據另一個方位。

白雪飄落,雪花紛飛,三位冰雪族成員出現。

除了這三大族成員,還有狸貓,一些凶禽,犀牛什麼的中等族群,小族群。

小族群的只能看看,中等族群的同樣只能看看,剩下的就是這三大族群爭鋒。

「這件寶物,白鶴族要了。」一隻白鶴高昂著頭,睥睨著神鱷和冰雪族進化者。

兩大族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他們實力相差不大,都是一位天人三級帶兩個天人二級,真打起來,白鶴族未必能贏。

但是,誰讓白鶴族比他們族群流弊,就算白鶴族強搶,他們也沒辦法。

「告辭。」神鱷族忍著怒氣,轉身就要離開。

「我們也走。」冰雪族人冷哼一聲,同樣放棄爭奪。

「等一下,天地孕育的寶物,有天地道紋,反抗之力不弱,你們留下來幫本座收服寶物。」白鶴族出聲道,鶴頭高昂,不可一世。

兩族離開的身子一頓,心中已經炸了,但表面卻面無表情,不顯怒火,停留下來。

底下看戲的族群沒人說話,也沒人覺得兩族丟臉,族群差距太大,本就如此,若是冰雪和神鱷族夠強,白鶴族也不敢這樣,反而會是白鶴慫著。

這就是諸天萬族,族群強,族人在外面都能橫著走,被人供著。

「還不滾。」一頭神鱷怒喝一聲,驅趕下面的中等族群,小族進化者。

各族進化者快速離開,他們招惹不起神鱷族,這也沒戲看了,只能離開。

「這就是冰雪和神鱷族。」

一聲輕笑傳來,一頭大黑熊御空而來,身旁還跟著一隻金鷹,熊背上有兩人一鼠,正是何凡他們。

「你是誰?」神鱷族雙眼一眯,不善地看著何凡。

攝政王他非要喜當爹 「冰漣漪大人。」冰雪族三人驚疑地看著冰漣漪,想不通冰漣漪怎麼會和一人同乘一騎,還距離那麼近。

「你們快……」

「這寶物本神要了。」

冰漣漪剛開口,何凡一指點出,沒入冰漣漪體內,劇痛頓時讓她止住了聲音。

「嗯?小子,你是哪一族的?」三隻白鶴陰冷地看向他,目光滿是殺氣:「以為有冰雪族撐腰,就敢來搶奪我等寶物?」

「本神是哪一族的,你下去問白山吧。」何凡冷笑一聲,脫離大黑牛,御空而起,廚神過境瞬間張開,將冰雪族,神鱷族,三隻白鶴全部籠罩在內:「不止你白鶴族,神鱷族,冰雪族,本神也沒打算放過!」

「大人。」冰雪族三人面色微變,看向冰漣漪。

「快走!」冰漣漪和鱷通天同時喝道。

「走的了么?廚神之境已經開啟,無人能走。」何凡冷笑一聲,五千米內,儘是刀芒:「領受神之恩典。」

「螻蟻,你激怒白鶴族了,你死定了!」白鶴族目光噴火,口吐飛劍,殺向何凡。

「殺!」冰雪族和神鱷族同樣出手,斬滅部分刀芒,想要往後退,卻發現後面是更多的刀芒,短時間根本走不了。

「聯手殺了此人。」白鶴長喝道。

殺?你是不是有病?冰漣漪天人四級,讓我們走,這代表什麼,我們根本打不過這人,冰雪族內心陰寒。

「破了幾道刀芒,讓你這般膨脹了?」何凡不屑一語,五千米內,刀芒瞬間凝實,威能暴增。



白鶴口吐飛劍,恐怖高溫席捲,卻見刀芒更加可怕,比之前增強了數倍有餘,只有天人三級的白鶴,才能粉碎一兩道劍光,天人二級根本奈何不了。

「跪領神恩吧。」何凡淡然一喝,刀芒蜂擁而去,瘋狂沖向三族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