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余冰不能理解,鵬程卻有自己的想法,余冰雖然老打他,陳強也訛他靈石,可關鍵時刻,這兩個人卻會救他。

……

已經過去了十分鐘,龔長老還沒死,依然在五階陣法內苦苦支撐。

用陣盤布置的陣法,太容易從外面破壞,為了以防萬一,陳強沒讓其他人靠過來。

「你跑不掉,你們一個也跑不掉,老夫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你們,血月台一定會為我報仇!」

見討饒沒有用,龔長老一反之前的態度,惡狠狠的盯著陳強,彷彿要將所有恐懼以及恨意,都用言語宣洩出來。

「這麼威脅過我的人都死了!」陳強語氣淡漠道。

「哼!」

一聲冷哼,龔長老自知無法倖免,從骨子裡透發出一股狠勁,竟然『嘭』的一聲自爆了。

魔獸農場主 鮮血飛濺血霧飄灑,將整座陣法空間都染紅了,在陳強的視線之外,一張血符悄然成型,隱匿在陣法當中。

這是龔長老用生命祭煉而成的血符,內中有他殘留的神念,這神念是彌留之際殘存的執念,他的生命徹底消逝了,但那一縷執念卻要將發生的事情報告給血月台,為他報仇血恨。

龔長老自爆死亡后,金雕終於突破了,身軀已經由一丈漲到了三丈。

金色的翎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顧盼之間神采飛揚。

「唳!」

金雕一聲鳴叫展翅高飛,龐大的身軀,灑下大片的陰影。

在天空盤旋了一圈,金雕顯得極為興奮,之後便落到了陳強身旁,低頭摩擦著陳強的臉頰,顯得極為親昵。

陳強冷漠的眼神變得柔和了一些,在確定龔長老確實已經死亡后,便撤去了滅元陣。

滅元陣化作一枚陣盤,只見陣盤表面已經出現了不少裂紋。

「只能使用一次了!」

陳強暗嘆一聲,便將陣盤收了起來。

「儲物袋!」

看到龔長老留下的儲物袋,陳強眼睛頓時一亮,身形一動化作一道幻影,當即便將儲物袋拾了起來。

可還未等他查看儲物袋中都有些什麼,那張隱匿許久的血符突然動了,『嗖』的一聲破空而出,飛入青冥,轉眼間便化作了一個點。

「追!」

陳強不及多想什麼,翻身上到金雕背上,馬上追了出去。

其實,若是使用『浮光掠影』身法,要比金雕飛行速度快的多,可惜那血符卻在天空飛行,而他卻沒有飛行之能。

變故陡生,南希只來得及喊了一聲『師父』,陳強和金雕的身影也隨著血符消失在了天際。

「到底是怎麼了?」

「不知道!」

很多人不明所以,關鍵是血符遁速太快,個頭又,除了有限的幾個人,別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神魂境界強者啊!就這麼死了!」

到了現在,還有人不敢置信,神魂境界強者拿到外面,也不是任人揉捏的阿貓阿狗,卻死在了一個靈竅期手中,這個結果實在出人預料。

「那等身法實在是神鬼莫測,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

很多人還是頭一次見到陳強動用身法,心生感嘆的同時,也有些羨慕。

「身法的極致是近道,本以為只是傳,沒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夠走到這一步!」

百里仇身為間諜,論見識比在場的人都要高,他雖然也體會不到何為道,但卻知道能將身法運用到這個地步,絕非等閑能夠做到。

……

陳強追出半個時辰,直到徹底失去血符的蹤跡,才頹然回返。

「也不知道這儲物袋中都有什麼?」

閑來無事,他拿出龔長老遺留的儲物袋,開始查看起來。

「這是什麼?」

他首先拿出的是形如鑽石,通體烏黑的晶石。

「叮,發現黑晶,遠古秘境特產之物,能夠催生植物類靈物生長,無使用限制,可以連續作用同一珠作物,短時間內將其催熟,是遠古秘境內的貨幣。」

系統機械的提示音在陳強腦海直接響起。

「這……還真是了不得的東西!」

陳強拿著黑晶,目光痴痴,實在是黑晶的效果太令人震撼,植物類的天材地寶種類有很多,但卻極為稀少,其原因便是年份,若是能解決這個問題,一切都將迎刃而解。

「也不知道這一枚黑晶的具體效果如何?」

他有心試驗一下,現在的時機卻不合適。

「看來以後,要多收集一些黑晶。」

陳強下定決心以後會盡量收集黑晶,之後他又數了數,發現儲物袋中共有一萬餘枚黑晶,沒有對比,這個數量他也不知道是多還是少。

儲物袋中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他鑒定之後,分門別類收到不同的儲物袋當中,這些東西有靈草,有靈丹,也有一些靈礦,都是一些他暫時用不上的東西。

「怎麼這麼窮?」

他將儲物袋都清空了,也只翻出三枚上品靈石,四百餘枚中品靈石,以及幾千枚下品靈石,一個神魂境界的修士,竟然只有這麼點靈石,這個結果令他大失所望。

在他眼中,任何資源與靈石比起來,都要遜色一籌,唯有靈石才能讓他的資質進階。

「難道秘境內的靈石很稀有?」

想到這種可能,陳強收穫黑晶的喜悅不翼而飛。

除了根骨資質達到天階,他的所有資質都卡在了玄階,他本想著趁這次進入秘境的機會,爭取再將一項資質提升到天階,現在看來,希望有些渺茫。

「儘力而為吧!起碼,現在有了一百多枚上品靈石,可以將靈竅資質提升到地階了!」

陳強下一步是打算就是提升靈竅資質,如今他正處於靈竅期,相對來,提升靈竅資質,對他的幫助最大。 「…是!堅決執行命令!…」特工精英門馬上一個標準的立正,敬禮,大聲,堅定的回答道,「…行動吧!…」

駱林說完,把大手一揮,雙手背在身後,眼神譏諷的掃視了一遍,這些剛才還叫得很兇的弟子們。

這種囂張霸道的樣子,給氣瘋了,要知道,想駱少這樣的人,這樣的言行舉止,在那個年代絕對是另類一樣的存在,在這些人眼裡那就是絕對的壞蛋!嗯!壞蛋就是這樣子,電影裡面那些壞的流油的角色那就是了,作為一個被洗了腦年代的人,不管你是不是練武的,你總要接受一些社會新聞啥的吧,總不能脫離社會吧?

總而言之那就是這些人還是挺淳樸的,所以看不慣駱林表現出來的這幅嘴臉。那還說啥呢?拚命吧!

人家都欺負到家裡頭來了,先打師兄,再打師叔祖,這接著就要搜人了!這還了得啊!這要是給武林同道知道,那還不得笑掉大牙啊!

以後誰還看得起形意門的人啊!這種事情那絕對不可能發生的,所以,只有拼了!反正對方也不是啥好人來的,那個年月好人的標準,那就是喜歡說道理,喜歡跟你講理由啥的,壞人一般就是直接動手,哈!而駱林的標準則剛好就是壞人了。

「….不能讓他們肆意妄為!…為師叔祖報仇呀!…」

「…我們人多!打啊!….」

「….抄傢伙啊!師兄師弟們!…」

「…上呀!…沖啊!…..」

嘩的一聲,這一下子,這些師兄師弟們,包括哪些嬌滴滴的師姐師妹們,全都同仇敵愾了,就連那幾個本來要被處罰的大師兄們也被人鬆開了,按住他們的人,也是同門師兄弟啊!

如今那就是到了形意門的生死關頭了,這些人倒是想得遠啊!你想啊!朝廷的人在這裡搞事,結果還把師叔祖給打傷了,形意門那絕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這道理很簡單,這武林中人那就是簡單,你打了我,我就要報復回來,我打不過,我就喊人,哈!

當然,你也可以喊嘛!最後就變成了大亂鬥了吧!本來躺在地上受傷的那些師弟們也呲牙咧嘴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手裡拿著傢伙,一個個的,興奮了啊!

這一下起碼就有個六十七人啊!還有那些剛開始被師兄扁過的那些受了傷師弟們,全都朝駱林,馬青松等人,揮舞著手中的兵器,木棍,還有長槍,十八般兵器都差不多了啊!一邊大叫著,狂吼著,一個個的滿目猙獰的很啊!瘋狂的沖了過去…..

「….哈哈!…一群不知死活的傢伙!…我打!我噠!!!…」

駱林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剛才跟老道大都已經手下留情了,現在這些人不但不感恩,還反過來要他的命,你說以駱少的心性會如何呢?

這時候,瞬間就要被暴怒的人群淹沒的駱少,不進反退閃身,大笑中衝進了憤怒的人群,真是有如虎入羊群啊!

就只見駱少衝過去的地方全是人仰馬翻的,那正是碰這就倒,挨著就飛啊!

實在是太強悍了,上百個人啊!

那是無數只手掌,拳頭兇殘的朝駱林身上各處脆弱要害之處擊打著,而駱林根本不多不躲閃,運起炎黃神功,就算是子彈都打不爛他的身體,何況你這下拳頭,掌勁?

就著這些駱林神功的反彈之力,將這些人彈飛,吐血,翻滾著,就是說,你用了多大力,最後全都返還到你的身上去,那些心狠手辣的人,最慘,他們用的功力最大,所以,反彈里自然更大,那還不吐血亂飛啊!

那些精鋼做的刀劍,棍棒敲在駱林身上,頭部,基本上都斷成了幾節,而駱林則對這些人更是毫不手下留情,什麼摧心掌,金剛拳,一一使了出來,只要被他打中的,沒一個不是被擊飛還要連撞幾個後面的人,全都吐血倒地不起,在沒有戰鬥力了!

而馬青松等四人就提著手槍,直奔後院而去,駱林的天眼已經告訴了馬青松,廖叔鳩所在的位置,以他看來,廖叔鳩再強悍,也不是馬青松的個對手,怎麼說先天境界,也不是人人輕易能到達的。

而練武場外面人是越來越多了,就連後院的很多師弟們也出來了,還有什麼廚房幫工,花匠啥的,拿著鋤頭,鍋鏟子,菜刀!汗!

這就是那些帶著傷跑到後面去喊人的人,在那胡說八道,他們不會跟他們說別的,只會說一句,有人來武館鬧事了!他們要把大家的飯碗砸了!

好嘛!這就是要那大家閉上絕路啊!自打全國開始搞起改革后,很多以前在運動期間就效益不好的單位已經處於半停產狀態了現在更加慘淡,直接停產了,沒東西生產,也就沒產品,沒產品就沒有收入來源,自然也沒有原料來源,銀行都不給這些企業貸款了,這些虧損企業就是無底洞,銀行可不是慈善機構,不可能一直填的。

所以,不少人只能自謀生路了,不然沒飯吃啊!老百姓最怕啥,那就是沒活路,沒活路那就是必要造反了!看看那些歷史,改朝換代那就是老百姓給朝廷B的!這些武館幫工自然就是這些人了。

你還別說,這些人加上後院的那些精英子弟又有了六,七十個人,能待在後院讓掌門親自教誨的肯定都是資質一流的弟子了,而前面的自然都是些資質平凡的人了,當然,也有些弟子能力也待發現。

這些人一衝出來,正好遇到了老掌門祖師爺,這一下,大家的信心更足了,那一個個真是膽似鐵打,骨是鋼筋啊!汗!眾人皆想這下子全面鬧事的可就要倒大霉了啊!

你看看連老掌門都出動了啊!

老掌門在這些人的心中絕對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了,噢噢!不能搞封建迷信,應該像紅太陽一樣,哈!

而那個報信的並沒有說,現在對方只有一個人,就把他們一百多個師兄弟,打得潰不成軍,而且,對方連老師叔祖都給打慘了,現在估計還躺在那已經毀壞的練武場休息室內,他當然不會說,不然這些人會怎麼想呢?

而李存也不知道,駱林的厲害,魏索很陰險啊!他並沒說駱林把師叔祖打傷了,他和那個報信的說的一樣,哈!毒啊!看樣子這小子居心叵測啊!

「…啊啊!!!哦哦!!!……噗噗!!!…碰碰!!!….」

練武場上還繼續著駱少的個人表演,還真是個人表演,這麼多人,他這一次還真是打得太爽了,基本上很久沒有練過的一整套摧心掌,給他來回使了個過癮,摧心掌啊!

只要是被擊中的,那就是直接噴血倒飛,然後落地,悄無聲息了,當然沒死,只是暈了過去,駱少不會殺人的,有句台詞說得好啊!

「…讓他殺!哈!…」。

還真是這樣,打到最後,這些人全都不敢打駱林了,變成想跑了,這下變成了,駱林追著他們轟,而他們則是落荒而逃,這個情形可真是太慘了,一大群人哭爹喊娘的在前面跌跌撞撞的四散奔逃著。

而後面則是駱林躍在半空中,用金色的拳頭,發出的暴烈金色勁氣,一下一下的在他們周身爆炸開來,如同飛機轟炸似的,這還是駱少不想要他們的命,不少被金色勁氣轟到的倒霉鬼,就被巨大的氣流高高掀飛慘叫著,甩向遠處,駱少今天是玩開心了啊!那個爽啊!

「大膽妖孽!….還不住手!!!…看招!!!…嗖!……」

特工十九妾 就在駱少在那追打著那些烏合之眾時,練武場的北方面突然衝出一對人馬,當先的是個紅臉大漢,很強壯,但是打扮有點可笑,穿了套亞麻的黃麻布的短長袍子,突然一聲暴喝的同時,手中還射出一把發光刺眼的寶劍,閃電一樣就朝駱林的腦袋上射了過去。

這要是給射中了絕對就是人頭衝天而起,鮮血飛濺的下場。

好個駱林,冷哼一聲,直接一個瞬移,到了那個紅臉大漢的身後,根本不說多話,運起八層功力,低喝一聲!

「摧心掌!!!」

「…噗!!!」

一聲如擊敗革一般,駱林帶著金色的手掌,毫無懸念的擊打在紅臉大漢李存的后心上,李存只感覺自己的青虹寶劍全都射空了!

對方瞬間就不見了,接著自己背後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過這個時候已經晚了,自己只感到內腑內,猛然間被一股寒冰一般的陰冷勁氣猛地沖了進來,兩眼都要有種暴突出來的感覺,整個身體內的血好像要由身體內漲炸開來一般,而且血液裡面全是陰寒之氣,嘴巴中不由自主的大張著,噴出了一大口腥氣十足的鮮血,接著人就如同騰雲駕霧一般的,向前猛的飛了出去….

這個時候,跟在老掌門祖師爺後面的那些人,全都傻了,怎麼回事?一招?就是一招啊!對方人都沒看到,老神仙就….

飛了?吐著血飛的啊!

全都傻眼了,那些烏合之眾的幫工們,還有那些精英弟子們,全都呆了!

—————————————-

(各位讀者親們!感謝一直堅持不懈看正版的親們!看正版作者才能拿到生活費!現在社會是咋樣的,大家都懂的!拜求!親們多大賞!多訂閱!多丟花! 婚謀已久:總裁的心機寵妻 這樣老白才能振奮精神,大刀闊斧的,激情的,寫新書來報答大家的支持!支持正版!從我做起!多謝了!讀者親們!) 在和余冰等人匯合后,眾人再次向鏡湖沼澤進發。

四天後,眾人終於來到了鏡湖沼澤。

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爛泥地,漆黑的淤泥冒著氣泡,稀疏的濕地植物點綴其間,稀薄的白霧飄蕩。

鏡湖沼澤有三險,白霧、凶獸、毒瘴。

相對來,沼澤本身的危險倒是排在在最後,陷入沼澤對於普通人是很危險的事情,對於武修來反而算不得危險。

白霧迷魂,無論是武修還是普通人,一旦陷入白霧包圍當中,若是短時間內無法脫困而出,時間久了,會漸漸迷失心智,成為行屍走肉一般的存在,最終被沼澤吞噬。

毒瘴最是詭異,會侵染真元乃至靈魂,猶如跗骨之蛆一般噬魂化骨,一旦沾染,哪怕及時逃離,也難以徹底擺脫。

而凶獸則最險,前兩者終歸是死物,心點都能避開,而凶獸卻會伏擊,凶獸不同於靈獸,靈獸有智能夠溝通,凶獸卻只懂殺戮,根本無法溝通,更無法血契,遭遇凶獸一旦跑不掉,只有死戰一途。

「南希,可有聯絡之法?」陳強向南希詢問道。

想要在方圓十幾萬里的鏡湖沼澤找到南水部落的人,無異於大海撈針,況且那些人還刻意隱藏行蹤,搜尋起來就更加困難了。

「沒有!」南希道。

陳強想了一會道:「各位稍等,我去探探情況。」

之後,他便放出了金雕,騎在金雕背上,向鏡湖沼澤內飛去。

身在半空,下面的情形一覽無遺,金雕飛出上百里,他也沒有發現絲毫人類活動的蹤跡。

在又飛了百里左右時,陳強發現金雕的狀態不太對,不僅金雕的狀態不太對,他的狀態也很不好,總感覺大腦昏昏沉沉,隨時會睡著一般。

「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