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余大腸站起身,非常樂意的點頭。

「小骨,你怎麼練氣九層了?」

余大腸這時,突然發現司小骨全身氣勢不同,不由臉色震驚,驚呼出口。

「我大姐給了我兩顆匯源丹,所以煉化后,就此突破至練氣九層了。」司小骨笑道,內心則是暗暗吐槽:「大姐我也沒辦法,只能再一次把你拉出來當擋箭牌了,請你千萬別見怪呀!」

「真羨慕,你大姐對你也太好了,我也好想有個這樣的姐姐。」

余大腸聽完后,不由一臉羨慕,感嘆道。

司小骨笑着安慰:「沒什麼羨慕,你天賦比我還高,只需刻苦修鍊,別那麼懶惰的話,你應該早就突破至練氣九層了。」

………

月中樓,這是寰中區的一座小酒樓,雖然名氣不大,但生意還是非常好,畢竟月中樓中酒菜實惠,又有質量,酒菜弄得一絕。

能在寰中區這競爭激烈的繁華大區,以家常酒菜為主,不以女色,以及其他歪蛾子為主,並拼出一條熱鬧的生意之路,可見這月中樓的酒菜是真得有點含量,是靠真正實力拴住了顧客的味蕾。

此刻,司小骨和余大腸就在月中樓的四樓,一個靠窗位置,正十分享受的喝着烈酒,品著美食,煞是愉悅。

「余師兄,喝了幾大杯酒,心中鬱悶可解了?」

司小骨抿了一口杯中酒,笑着問道。

「舒服多了!」

余大腸用筷子夾了一塊靈牛肉,放入嘴中,一邊咀嚼,一邊笑道。

司小骨也夾起一塊靈羊肉放入嘴中,三下五除二的吐下后,開解道:「所以不高興時,還是得要學會自己調解情緒,三天前我也很不高興,不過都過去了,心中情緒早已調整好,畢竟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呀!」

余大腸點了點頭,表示很有道理,他笑着說道:「司師弟,你這話倒是有點道理,而且我最近幾個月發現你變了好多,變得成熟,變得更愛講話,也更幽默了一些。」

「當然,實力也變強了,連續突破了兩小層,成為練氣九層修士。」余大腸笑着補充一句。

「趙師兄,這邊請,這家酒樓你別看它小又普通,但酒菜絕對會讓你滿意,而且嘗慣了大魚大肉,這家常菜也是挺有滋味。」

這時,一道略顯尖銳的男聲在樓梯口響起。

這讓余大腸豎起耳朵,因為聽着這道聲音,他感覺很熟悉,於是直接朝樓梯口看了過去。

只見,樓梯口有四個人走上來。

分別是兩男兩女,而且一看他們就是各自一對,應該都是道侶關係。

他們都是年輕人,看起來在十七八歲左右,都是帥男靚女,身穿得都比較華麗,一看就是富家公子類型。

依着他們的說話聲,司小骨也見到了那個聲音尖銳的男子,他長相中等,身材高大,身上穿着一襲黑袍,氣息不弱,有着練氣九層巔峰,身旁則跟着一名身穿青裙的貌美女子。

另一名與他談話的男子也是身材高大,他外貌更加出眾,長相帥氣,身穿着一襲藍袍,腦後扎了一個大辮子,與黑袍男子一樣,修為更是在練氣九層巔峰。

身旁也跟着一個身材高挑,外貌出眾,身穿白裙的貌美女子。

在見到那個聲音尖銳的黑袍男子后,余大腸臉色都變了,變得很是難看。

「余師兄,你這是怎麼了?」司小骨見此,好奇問道。

余大腸小聲回答:「那黑袍男子就是王磊那王八蛋。」

聽到他的話,司小骨這才恍然大悟,不由多打量了幾眼那個黑袍男子。

「真是冤家路窄呀!」

他內心感慨道,雖然不是他的冤家,但卻是他好兄弟的冤家,也算是冤家路窄,前面剛討論這個王磊,命運就這麼巧讓他們給就碰上了。 李元一馬當先,控制着裏面的喪屍,打開門走了進去。

裏面比較乾淨,寬闊的馬路,乾淨的牆體,還有那高聳的煙囪。

旁邊有指示牌,他們這次是打着先參觀學習的主意,所所以他們沒有目的,只是按照指示牌由外及里。

大家就好像到了一個景點一樣,到了一個地方就要停下來,看一看,有岔路的地方,他們也要每個岔路都走一遍。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那幾個大煙囪附近,這就是為整個城市供熱的核心了。

煙囪下面有個門,裏面一層又一層的,因為已經停了,所以他們並不知道這個煙囪裏面是如何操作的。

好在,現在還有時間,他們可以帶些喪屍回去,等他們恢復意識,這些讓他們來做就行了。

然後,他們還知道了供暖的燃料,有些地方是用天然氣供暖的,還有的用煤油,但是這些東西他們現在都找不到了。

他們只能先暫時了解著,燃料的問題還需要他們後面再想辦法,看看有沒有什麼替代品。

接下來,他們又去了這邊的辦公樓,找到了一堆資料,也不管有用沒用,反正先帶回去,慢慢研究。

大家用了一上午的時間,把整個熱電廠轉了一圈,中午他們就在裏面支個桌子,開飯。

大家圍坐在一起,因為飯菜都是陸靈空間里的,平常用空間水灌溉的,旁邊的喪屍們,都被飯菜吸引了。

但是礙於有高等級的喪屍下了命令給它們,他們又不敢靠近,只能不遠不近的,繞着大家的桌子,圍成了一個圈。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喪屍們已經里三層外三層,至少圍了幾米厚。

「我還是第一次被喪屍圍着吃飯呢。」

賀元看着身邊圍着的喪屍,不禁嘚瑟了一下。

同樣都是感染了喪屍病毒,因為老爸抱了個大腿,自己也因禍得福,現在更是被這些個同胞們圍着,如果這些喪屍有表情的話,那一定是羨慕。

「趕緊吃你的吧。」

大叔抬手給了賀元一個爆栗,然後順便夾走了賀元筷子下面,最後一個雞腿。

「爸,那……給靈兒吃,靈兒現在正在長身體呢,該多吃。」

自己看中的雞腿被夾走了,賀元正要抗議,就見大叔筷子一轉,雞腿落到了陸靈的碗裏。

剛剛還感慨自己抱了條粗大腿呢,現在就要跟大腿搶雞腿?這可不行。

於是賀元,硬生生的改了話口,臉上擠出笑容,臉上的褶子皺着,笑得跟朵菊花似的。

陸靈沒有什麼感覺,但是旁邊的陸果卻默默的把這一幕看在了眼裏,然後在心裏給賀元記了一筆。

要是賀元知道,自己之後,無論做什麼,陸果都要找他茬,是因為現在,他絕對不會再嘚瑟了。

被這麼多喪屍圍着,除了賀元,其他人多少有點不自在,所以這頓飯結束的很快。

收拾好碗筷,他們準備再去看一看,然後每個地方,還要收兩個喪屍。

好在這邊是有工裝的,根據衣服就能判斷出來。。 說完,他衣袖一甩,拎著那厚厚的手提箱,踏步登台。

秦蒼穹一步一步踏上台階,走進了房權部大廳內。

「請問,你們莫社長辦公室…在幾樓?」

秦蒼穹叼著煙,來到前台,敲了敲桌子,對兩名小姑娘問道。

兩名前台小姑娘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找莫會長?你有預約嗎?莫局很忙的,沒有預約,不準進大樓。」前台小姑娘聲音冰冷不屑的提醒道。

莫社長,可是這房權部大樓的BOSS。

身負銜位,在西湖片區,也是一方權威人物。

各路房地產公司、建築公司……平日里要見他,那都是爭先恐後的。

所以,普通人,若沒點依仗身份,根本見不到莫局。

「預約?」秦蒼穹叼著煙,眸光平靜,緩緩搖頭。

「沒有預約。」

「但我有錢。」

說著,他直接打開手提箱,掏出厚厚的一疊現鈔,砸到了前台小姑娘面前。

前台兩名小姑娘,有點愣住了??

這??

「那個……沒有預約,是不能見莫社長的……」倆小姑娘再次堅定態度道。

「怎麼,不夠嗎?」

秦蒼穹嘴角閃過一抹弧度,繼續掏錢。

『嗒、嗒、嗒……』一疊又一疊的大紅色鈔票,被狠狠丟在前台桌面上。

很快,整個前台桌面,幾乎都被鈔票堆滿了。

大廳內,無數工作人員,已經前來辦事的人員們,紛紛目光震愕複雜,望向了這邊……

那兩名前台小姑娘,也徹底不能淡定了……

這……

一下子砸了這麼多錢,這個西裝青年,恐怕……來頭不小啊。

方才,兩姑娘對秦蒼穹的無視,此時……也完全消退了。

前台姑娘第一次,重視起了這個青年。

這人,怕是有大來頭。

「那個……先生您稍等……容我諮詢一下上級……」

一名前台遲疑片刻,最終……撥通了了上級的電話。

這個青年看似來頭不小,砸錢這麼果斷狠辣。

萬一,是個什麼大背景的公子哥……那,後果恐怕很嚴重啊。

兩個前台姑娘自知得罪不起,所以……這件事要請示上級。

……

而,此時。

房權部大廈,頂樓。

BOSS辦公室。

社長莫佳明,正躺在椅子上,吹著中央空調,嘴裡叼著雪茄,吞吐煙圈。

一名風騷的年輕女秘書,穿著性感,站在莫社長面前,替他按捏著肩膀。

身為部門BOSS,這莫佳明可謂享盡了榮華富貴。

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一副土皇帝的做派風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