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作為第一個進入天賦魔殿的人,葉凡倒也淡定,雖然有很多人都想要看他的結果,但他對於自己還是充滿自信的。

葉凡如今已經如果不少天賦傳承之地,就連傳說中神皇的傳承都有,所以他自認魔尊殿的傳承不會讓自己感到驚訝。只是葉凡顯然有些想當然了,魔尊殿的傳承魔殿有些不一樣,這裡不是什麼神殿,也不是什麼密室,居然是一座浩瀚的星空。

當葉凡進入傳承魔殿的瞬間,發現自己置身於浩瀚的星空中,他的身周全都是無盡的黑暗,放眼看去,也只有那一顆顆遙遠的星辰,將這片黑暗的世界點亮。

這什麼情況?

葉凡腦子有些發懵,要如何從這裡獲得傳承沒有半點經驗,這讓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好在葉凡也是經驗豐富之輩,他非常清楚,這時候他要做到的不是探索這裡的秘密,而是祭出自己的天賦能力。

這樣的浩瀚星空,各種天賦傳承肯定隱藏在星空中,要想真正找到,依照其他地方的傳承之塔去考慮,肯定會無功而返。

既然已經進來了,葉凡的態度就是一鍋端,當初在魔情殿時,他遇到所有頂級天賦能力的傳承,這是他的血脈已經達到非常驚人的地步。

想到自己第一次進入魔情殿時,那風騷的激活方法,葉凡不由尋思,自己在這浩瀚的星空中,會否也能夠用同樣的方式。

是否可行,葉凡不可能去問人,所以他直接祭出自己的天賦能力。

霸王卸甲!

那一刻神劍震動,可怕的劍意彷彿刺破了無盡黑暗的星宇。

葉凡祭出神劍的瞬間自己也非常吃驚,因為他的劍道就是以劍養人,一直以來,他都在考慮要如何打造一件超級神劍,只不過因為以往的修鍊始終都差了些火候,同樣要凝聚屬於自己的神劍也非常困難。

這一刻也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神劍的神威,他的腦子中忽然冒出古怪的念頭來,既然自己的劍道乃是以劍養人之道,那麼要養劍未必需要養那口飛劍,同樣他還可以養其它劍。

養其它的劍?

葉凡心思震動,他發現自己以前還真是白活了,他的劍法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兩個檔次,第一個自然就是使用飛劍的時候,這時的他就是一個正常範疇內的劍客。而一旦葉凡使用另外一口絕世神劍,他的屬性立馬就需要切換,讓自己徹底化身為一尊風騷無邊的劍神。

類似愛情 自己完全可以將自身的修鍊兩極化,一個是正常範疇內的劍道修鍊,一個則是以肉身為主,用自己的特殊神劍醞釀。

以肉身為主?

葉凡心神一震,忽然間他的心中有了一個美妙的想法。

修鍊完全可以分成兩個體系,一個就是劍道法,一個則是肉身。劍道法暫時很難晉陞到神靈級別,可是肉身則不同,葉凡如今已經擁有神靈級別的肉身,尤其是他的特殊神劍,這可是媲美中級神靈的超級神器,如果他能將自己的特殊神劍當做那個養人的器,最終會發生什麼?

葉凡心神振動,這個想法非常的美妙,如果能夠實現,或許他振動能夠成為中級劍神。

這可是一個巨大的捷徑啊。

葉凡激動起來,如果僅僅修鍊劍道法,他或許能夠晉陞,但最多也就中級神靈,或許會有中級神靈的戰鬥力,但是如果是他的肉身晉陞,他感覺中級神靈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是被碾壓的對象,他或許還可以更進一步,將上位神靈碾壓。

如此令人感到期待的事情,葉凡豈有不開始的道理,他迫不及待的開始祭煉自己的天賦能力。

要想修鍊劍道,葉凡自然需要祭煉自己的特殊神劍,這才是他最強大所在,如果能夠成功,他應當立馬就能晉陞成為中級神靈。

當然了,這只是一種預感,是否能夠成功還是未知數,不過這已經足夠讓葉凡拼一把了。

怎麼祭煉?

葉凡自然很想快一點實現,可他左右看看,心中尋思著這裡應當不會有人觀看,自然也就看不到他風騷的劍法祭煉。這一點非常重要,葉凡可不想免費讓無數人欣賞自己風騷的劍招修鍊,雖然對他來說這種事情不算什麼,但在魔情宗還是頭一遭,還是僅此一點比較好。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很快就將這些拋出腦海了,對於他來說最為重要的就是晉陞,其他的都可以考靠邊放。

對於如何祭煉自己的劍招,葉凡還是很有經驗的,他使用的自然就是自己的無雙霸劍,當然了,運用的自然就是所有的特殊天賦能力。

現實霸王卸甲,那霸道的劍氣在虛空亂舞,緊接著就是震古爍今,驅霆策電,還有帝龍劍。當然了,這些其實都不是霸劍道中最強的劍招,無數的劍招祭煉,可怕的劍光透過神甲射出,那風騷的姿態實在是太扎眼了,好在這片區域並沒有什麼觀眾,要不然非要面紅耳赤不可。

葉凡可不會去管其他,一番修鍊,他很開就進入狀態,各種劍招都通過自己ID特殊神劍飛瘋狂祭煉。

這不是簡單的使用,而是要用無數的劍招祭煉自己的神劍,讓神劍更進一步。這一步非常關鍵,寶劍鋒芒磨礪出,一步一步的祭煉,才是晉陞的硬道理。

無雙霸劍越來越恐怖了,那鋒芒彷彿要將這片漆黑的星空都轟開一樣。

「轟!」

一道璀璨的劍光從無盡漆黑的星空中射來,那一刻就像是一道恐怖的光柱,它將整個星空都給照亮了。

一股難以言喻的劍意正在越拔越高,讓人不可思議的就是這股劍意似乎能在瞬息間延伸到每一個區域,讓所有進入這片星空的人感受得到。

「怎麼回事兒?」

幾個魔情宗弟子吃驚的感受到虛空那用不的劍意,他們都是神靈,最強的一個修為一進達到中級神靈境界,這樣的修為在魔情宗雖然非常多,但也絕對是真正的強者了。

傳承魔殿是可以同時進入的,不過一般的弟子都不會聚在一起,因為要想獲得屬於自己的傳承最好單獨行動,要是一個不好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一轉眼就成了其他人的。

所以如果不是關係特別好的人,一般不會聚在一起,畢竟一旦有傳承出現,雙方很容易打起來,這樣就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幾個魔情宗弟子自然都是關係非常要好的人,他們聚在一起,為了這次能夠獲得足夠好的傳承,他們可是達成了默契。在魔情宗內部可是充滿競爭,並不是每一個都是天賦超卓的天才,所以很多時候他們需要抱成團,這樣才能在宗門內部爭奪更多的資源,要不然他們一定會被那些輕易就能獲得資源的天才們不斷拉開距離。

「好恐怖的劍意,這感覺似乎是一尊非常可怕的中級劍神,看這架勢莫不是要衝擊上位劍神?」

幾個魔情宗弟子的眼中閃過吃驚之色,他們自然都清楚要晉陞上位神靈有多困難,而現在有一尊中級神靈似乎要晉陞到上位劍神的地步,一旦真正成功,絕對稱得上一步登天,這讓他們不知道有多羨慕。

別看上位神靈只是比中級神靈高一個級別,這兩者間不僅實力擁有巨大的差距,就連地位也天差地別。如果說中級神靈算是強者的話,那麼上位神靈不僅更為恐怖,他們在總能宗門的地位也更高,擁有一定的話語權,並且有資格進入長老院,成為宗門的長老。

長老在任何一個宗門都是尊貴異常的存在,他們才是一個宗門的真正中流砥柱,在宗門肯定會有一定話語權,已經完全從弟子的範疇晉陞到掌管者了。

「轟!」

可怕的劍意怒爆,那一刻一股超越中級神靈的恐怖境界之力出現。

這是上位劍神!

不過跟一般的上位劍神有很大的不同,首先一點,這劍意實在是太恐怖了,遠遠超過一般的上位劍神,如果是中級神靈面對,怕是僅僅劍意就能讓他們窒息掉。

如此恐怖的動靜自然吸引了所有進入傳承魔殿的弟子注意,當然了,一個個武者都向著波動的方向靠攏,他們很想知道,到底是宗門那位弟子,居然能夠在這裡晉陞。

傳承魔殿內部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而處於魔殿外的人卻非常平靜,他們都是宗門真正的上位者,基本上最弱的修為都達到了中級神靈的地步,對於這些進入傳承魔殿進行傳承的弟子,完全都是用一種前輩高人的語氣談論著。

「你們說滅天魔尊招收的這個弟子會有如何表現?」

葉凡作為滅天魔尊招收的弟子,自然備受關注,現在魔情宗上下都在關注,這些宗門的神靈自然也不例外。對於任何獲得特權的人,不管是誰,心中都難免會有妒忌的情緒,或許他們不敢當著滅天 「他的天賦聽說很逆天啊,像震古爍今、驅霆策電、帝龍體這樣逆天的天賦能力,嬌軟被他一個人獨自獲得,不得不說這在宗門整個歷史上都是獨一無二的。」

「嘿!你們也太當回事了,如果他是在我們第二層秘境內,我一定承認他是魔情宗的第一天才。可惜他只是來自第一層秘境,就算能夠繼承三大天賦能力又能如何,要知道過去這麼久,誰知道這三大天賦能力有沒有完整的保全下來,其實大家根本就是多慮了。」

有人一臉的不屑,他是一個上位神靈,說出來的語氣似乎充滿著一種滅世。對於這位上位神靈的說辭,周遭的神靈們到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似乎這樣的話對他們來說見怪不怪了。

「不是我們想多了,他是滅天魔尊親自招收的弟子,或許第一層秘境已經將真正的天賦技能傳承遺失,但是你們不應當懷疑魔尊的眼光。」

「沒錯,魔尊何等人物,他既然看好葉師弟,那就證明葉師弟絕對是天賦超卓,讓魔尊都忍不住要收弟子的超級天才。」

雖然有人反對,甚至不屑,但是更多的人還是選擇相信,畢竟魔尊的實力太恐怖了,這可是能夠媲美神王的超級存在,他又豈會看錯。可以說認為葉凡天賦虛有其表根本站不住腳,周邊的人都覺得這是眼前上位神靈在妒忌,畢竟能夠成為滅天魔尊的弟子,就等於一飛衝天,重要性就算是上位神靈也比不上。

「是不是超級天才我不清楚,其實大家只需要靜等結果就好,到時如何還不是……」

一尊上位神靈淡然一笑,只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天賦魔殿忽然震動起來,就在所有神靈吃驚的時候,一股可怕的魔光震蕩,閃念的功夫就傳遍神殿每一角落。

「這是……」

一個個魔情宗神靈吃驚的瞪大眼睛,作為宗門強者,他們自然知道魔光這是什麼。

「有弟子晉陞了!」

「真是不可思議,這是衝擊上位神靈的架勢啊,到底是誰?好像沒有弟子有資格衝擊這一境界啊。」

……

震驚!

宗門上下全都目瞪口呆了,衝擊上位神靈可不是一件榮不易的事情,在場還有很多都在這一境界徘徊,可是如今一個弟子居然在傳承魔殿內晉陞,這個天賦有些超乎想象。不少人都露出羨慕的目光,他們……

魔殿內這些神靈們沒辦法不羨慕,他們很清楚晉陞上位神靈的特殊性,不說其他,僅僅晉陞就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這能夠讓其正式成為宗門的上位者。而如果這人實在傳承魔殿內晉陞,那就更加的了不得了,因為這預示著他的極限遠不止上位神靈,將來有很大幾率晉陞到神將級別。

如果說上威懾的年齡是宗門的核心,那麼神將就是宗門的真正高層,他們執掌宗門最為重要的權利跟資源,每一個都是驚天動地的存在。

一個擁有神將資質的上位神靈,地位遠不是一般的上位神靈可比,如今感應到有人在傳承魔殿內部晉陞,一個個宗門神靈自然要羨慕了。

「到底是誰?」

現在宗門神靈們都非常好奇,到底是誰晉陞了,他們腦中閃過無數人的名字,只不過非常可惜,沒有一個懷疑這人就是剛剛成為滅天魔尊親傳弟子的葉凡。

這不是這些人的想象力不夠豐富,雖然他們都知道葉凡擁有媲美中級神靈的戰鬥力,但是這也只是媲美而已,雖然已經非常誇張了,但是眾人可不相信他還能夠更進一步,達到上位神靈。

葉凡自然不會知道自己的突破引來很大的震動,整個魔情宗都震動起來,畢竟一個宗門真正的頂樑柱就是一個個神將,多出一個擁有神將資質的弟子,對於整個宗門來說擁有難以估量的意義在。

蛻變還在繼續,葉凡吃驚的發現,突變似乎停不下來,他居然真正朝著上位神靈晉陞。

什麼情況?

葉凡發現晉陞的確在繼續,只不過情況跟想象中的有很大的出入。

什麼出入?

葉凡吃驚的發現真正在不斷晉陞的並非整個肉身,雖然已經達到一個非常誇張的地步,但是他可以肯定這就不是上位神器。

真正讓葉凡感到吃驚的還是他的特殊神劍,他吃驚的發現,這東西簡直就是一發不可收拾,居然朝著上位神器的程度急速邁進,看這架勢完全就是強勢邁過去的樣子。

葉凡真的非常震驚,神劍正在蛻變,就連他特殊打造的褲子都難以束縛。要知道這條褲子可是神器級別的東西,如今居然擋不住神劍蛻變發威,完全可以想象他的威勢到底有多恐怖。

這一刻雲飛暗吃驚的發現,他的天賦能力再度升級,這不是單一某種技能,而是無限,這是屬於上位神靈級別的天賦能力。

當然了,這時候葉凡自然不會過多的去關注自己的天賦能力,這東西雖然風騷,但是暫時看來還是修鍊更為重要。

這次的修鍊是葉凡用自己的特殊神劍祭煉劍法,也就是說當他的神劍晉陞到某一個程度時,會激活整體向著這一層次邁進。

如今葉凡的神劍朝著上位神器的程度晉陞,他能夠清晰感到,這種蛻變已經開始影響他的整個肉身,一種蛻變強勢出現。

蛻變絕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完成的,葉凡發現自己必須做些什麼,雖說這回只是用法特殊神劍晉陞,-但是他感覺這裡可是傳承魔殿,擁有數量驚人的傳承武技,如果他能夠將相似的劍道吸引過來,或許能夠讓自己的晉陞更加的順利。

腦中的念頭電閃,蕭戰開始祭煉劍法,由於現在修鍊的乃是特殊神劍,所以他要祭煉劍法自然需要祭出特殊神劍。

葉凡的修鍊畫面是風騷的,只見他持劍不斷出擊,無數原本驚艷的精妙招式,如今在特殊神劍的施展下居然顯得如此的風騷。必須慶幸的就是葉凡現在處於傳承魔殿中,真正能夠看到的人沒有,要不然他如此風騷的祭煉自己的神劍,非要驚掉無數人的下巴不可。

神劍配上無數精妙的劍招,那一刻恐怖的劍威釋放出來,只讓整個傳承之塔內部都感受到了。魔尊殿的傳承魔殿有些特殊,這裡是無限黑暗星空,在這裡的武者是看不到具體的情況的,就因為這樣,葉凡才如此肆無忌憚。

只是葉凡絕對想不到他祭煉神劍,暴虐的劍氣亂射,這可是媲美上位神靈的恐怖劍氣,那個威力何其恐怖。

葉凡如此肆無忌憚的釋放劍氣,自然還是被進入傳承魔殿的弟子碰到了,一個個都奪得非常遠,他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現在絕對有人在修鍊,如果離得近被傷到了,那隻能自認倒霉。

這是晉陞上位神靈,如果是在外面,肯定會有人跳出來阻止,但這裡乃魔尊殿,一旦遇到這種情況,如果私下裡還好說,而在傳承魔殿內部絕對沒有人敢使壞

沒有人來打攪葉凡修鍊,他自然練的很是暢快,只見那恐怖的劍氣亂舞,很多穿透無盡的黑暗星空,衝到一座座密室中

「轟!」

劍氣轟擊的轟鳴聲此起彼伏,只可惜這種聲音葉凡根本聽不到,所以他現在還肆無忌憚的在祭煉自己的劍法。

「轟!」

不知何時一道劍光轟中一座懸浮在黑暗中的神殿,那一刻可怕的波動震動開來。

這是神靈之力,恐怖的波動有些超乎想象,預示著這絕對不是普通的神靈力量。

神殿的震動很是奇特,最開始是狂暴的,不過很快這種狂暴變得平靜下來。

「轟!」

一道劍光再度轟來,那一刻直指神殿,這是能夠媲美上位神靈的恐怖劍氣,威力之恐怖絕對超乎想象。只是這道劍氣在靠近神殿的瞬間就被一股力量吸引住,那一刻居然改變方向跟速度,朝著神殿的最中央射去。

「轟!」

劍氣閃電間轟在一座大殿上,那一刻可怕的劍光閃爍,讓人吃驚的就是劍氣並未炸開,而是直接被大殿吞噬掉。

大殿似乎在吸引劍氣,很快又有劍氣轟來,這一下數量更多,不過都跟先前一樣,全都朝著大殿轟去,閃念功夫就被大殿吞噬掉。事情似乎一發不可收拾,隨著吞噬第一道劍氣,大殿開始釋放出一種特殊……

隨著吞噬第一道劍氣,大殿開始釋放一種特殊的力量波動,讓整個黑暗世界中亂射的劍氣居然都朝著它所在開始聚攏。

這一幕是不可思議的,黑暗世界中無數的劍光朝著一個方向匯聚,那個畫面還是瞞不了進入傳承魔殿的修鍊者。

「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個個魔情宗弟子吃驚的看著這一幕,不少人想要過去看一看,可是不僅那劍光非常恐怖,相當於上位神靈,就連那神殿所在方向也釋放出一股讓所有魔情宗弟子膽寒的力量。

「那做神殿到底是什麼?」

「從未聽說過在傳承魔殿內居然還有神殿,那樣神聖的力量你們不覺得跟神狐一族的神狐非常像嗎?」

「難道這是神狐族遺留在這裡的某種物品?」

有不少魔情宗的弟子在暗自猜測,看著這樣一幕奇景,不少人都心動了,想要去探一個究竟。雖然一番是可能是上位神靈,另一方這是超越上位神靈的恐怖存在,但是還是有不少魔情宗弟子決定看一看。

這不是他們不怕死,而是他們感覺大家都是魔情宗一員,就算不爽,最終也不會殺人,頂多就是遭受一些皮肉之苦而已,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

有人帶頭,跟從者自然不會少,一時間不少人都在朝著虛空中那做神殿靠近。

「轟!」

不知何時,葉凡心神猛地一震,他從修鍊中退出來,整個過程效果好得讓他都感覺很不可思議。

上位神靈了?

葉凡有些目瞪口呆,雖說知道自己用特殊神劍祭煉可能會晉陞到時上位神靈的地步,但當肉身真正達到這一步的時候,他還是感覺很不可思議。

似乎有特殊的力量在相助?

葉凡雖然完全沉浸在修鍊中,但他的感知還是非常敏銳的,所以非常清楚就在他修鍊的時候有一股非常溫暖的力量正在憑空出現在他的體內,這種感覺很像是一種雙修,只不過這種雙修跟一般的雙修完全不同,因為他始終沒有感應到雙修的另外一方到底身處何方。

其實深處何方對葉凡來說並不是很重要,他真正關心的其實還是自身的修鍊情況,只要對自己有好處,沒必要去計較太多。當然了,如今修鍊完成,葉凡自然需要關心一下,到底是誰在幫自己,或者說是誰在跟自己雙修。

如果是美女,自然需要結交一下,畢竟雙方有雙修之誼,這樣的關係可是非常牢固的。當然了,如果對方是醜女的話,葉凡就當做這件事情從未發生過。不過葉凡感覺醜女的可能性太低,畢竟武者修鍊到一定程度容貌都會獲得完善,就算不是那種美得驚天動地的女人,那也絕對不會是醜女。

去哪裡?

葉凡腦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虛空中一道柔和的光芒出現,閃電間就將他裹住。

什麼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