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作爲經紀人,凱麗十分負責。

上次她吊威亞險些出事,最近她就親自跟組,陪在她身邊照顧。

宋雲煙捧着個水杯,兩眼放空,慢吞吞地說:“凱麗姐,我、我總覺得,今天劇情裏的男主角,和某個人有點像。”

說着,眼前就晃過某張冷峻的面孔。

正因爲這段劇情總讓她想到他,她才頻繁走神,不斷地齣戲。

“某個人?是不是江總?”

凱麗瞭然地問。

宋雲煙抿抿脣,默認了。

凱麗坐到她旁邊,兩人捱得很近。

“你和江總……你們到底……”

試探着問了句,宋雲煙乾脆把頭埋在膝蓋間,許久才悶悶地說:“我也不知道。”

“我和他……本來只是契約,但最近越來越不對勁了。”

“其實也不是最近,一開始就不對勁!”

“凱麗姐你知道的,我看到娛樂圈那些錢色交易,一直有些反感男女之間的事。但和江容卿……我們一起捉姦的那一晚,我稀裏糊塗就和他……”

越說,宋雲煙心裏越亂。

回想最初的那一晚,更是連自己都疑惑。

怎麼就那麼經不住誘惑呢?

正是那一次的放縱,讓她後來的日子裏嚴防死守,生怕再次被江容卿蠱惑。

然而再怎麼防備,現在還是被他擾亂了生活。

看着她困擾的模樣,凱麗拍了拍她肩膀,只能安撫說:“感情的事,只能順其自然了,你也別想太多了。”

“嗯。”

她無力地點點頭。

“不過,不能爲此影響工作。”

凱麗的提醒,讓她振奮了幾分,立刻挺直腰身,信誓旦旦地道:“對!不能爲了男人影響事業!我要加油!”

說完,甩甩頭把複雜的情緒甩到腦後,她捧起劇本,一副要大幹一場的模樣。

凱麗被逗笑,忙搶過她劇本說:“先別忙這個,我給你接洽了一部新戲,正好現在這部殺青了,那邊就開機,時間上很吻合。”

說着,凱麗就遞給她一個新劇本。

宋雲煙翻看幾眼,覺得劇情不錯,馬上點頭表示可以接。

“那我就約上製片人,晚上一起吃個飯,具體談一談?”

“好啊。”

凱麗走後,宋雲煙沉下心,拋起雜念拍戲,果然再次進入狀態。

到晚上收工,她圓滿完成了今天的拍攝任務。

按照凱麗信息裏的說的位置,她找到了晚餐所在的餐廳。

製片人是業內一個大佬,地位雖比不上江容卿,但也是呼風喚雨的人物。

他和宋雲煙聊了幾句,對她十分滿意。

“宋小姐天賦好,形象也符合。不過我們這邊還有個候選人,等下她來了,和宋小姐一起試個戲,然後再決定,沒問題吧?”

“當然……”

宋雲煙剛說了兩個字,包間門就開了。

她扭頭一看來人,臉色立刻一變,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周總,您說的女主角競爭對象,就是宋雲煙小姐嗎?”

沈思暖在田曉蓉陪同下進了門,話是對製片人周總說的,可不善的目光牢牢地鎖定在宋雲煙身上。

前兩天被哥哥打了耳光,她現在臉上還有些紅腫,遮瑕都沒能完全擋住紅痕。

宋雲煙掃了眼她的臉,不屑地笑了聲。

周總起身,迎着沈思暖落座,很客氣地說:“對,就是宋小姐。沈小姐您看,現在讓田小姐和宋小姐都試戲嗎?”

在目前這部戲裏,田曉蓉身爲女配,就憋着一口氣。

眼下,她爲爭取女主角,迫不及待地就說:“好,我馬上就可以試!”

周總點了點頭。

沈思暖在她耳邊警告:“給我爭氣點兒,可別讓姓宋的賤人再搶了風頭!”

“一定!”

田曉蓉說完,也狠狠盯了眼宋雲煙,走到包間中央。

包間很大,她早看過劇本,很快就挑了一段情緒最激烈的,當衆表演出來。

演的還算不錯,周總滿意地點點頭。

愛上慢半拍的你 然後輪到宋雲煙。

她先說出自己選擇表演的段落,還沒開始演,沈思暖就給田曉蓉使了個眼色。

田曉蓉眼睛一轉,馬上站起來說:“這段情緒太平淡了,提現不出演技呢。不如,宋小姐換這一段?”

說着,她手指點了點劇本。

那是女主角被潑冷水的一個場景。

宋雲煙目光沉了沉,立刻明白她的小伎倆。

“這段戲挑的果然好——”

一邊沉沉說着,她一邊拿起手邊的水杯。

田曉蓉正得意,要唆使製片人答應讓宋雲煙試這段,結果一杯熱搜兜頭澆到她臉上。

“啊!”

她驚叫一聲,抹了把臉上的水漬和茶葉,狠狠地瞪向宋雲煙。

施施然放下酒杯,宋雲煙慢條斯理地評價說:“田小姐的演技果然好,被潑水的驚訝和憤怒,演的渾然天成呢。”

在片場,爲了工作,她可以容忍田曉蓉的刁難。

但是出了片場,她再敢算計她,她絕對當場還回去!

“你!”

田曉蓉氣結,卻被她堵的沒話說。

宋雲煙冷冷掃她一眼,順帶輕蔑地瞥了下沈思暖,才又對製片人說話:“我還是選剛纔那段,正是平淡的劇情,才能顯示真正的演技,您說呢?”

周總從善如流地點點頭。

結果,宋雲煙的表現,平實中透出堅毅。

雖然沒有大的肢體動作,也沒有煽情的臺詞,但眼神把一切都說了出來。

“好!好!”

周總帶來的導演看完,直接起身鼓掌。

一旁的沈思暖見狀,也馬上站了起來,大步走到周總面前。

“沈小姐,您……”

周總剛開口,沈思暖就揚着眉,冷冷地道:“周總,我讓人來試你的戲,是給你面子!你可別徇私,選用那些不三不四的演員。”

不三不四,說的自然是宋雲煙。

她連爭辯都懶得,就看笑話一樣看着沈思暖撒潑。

“沈小姐,我讓演員公平競爭,宋小姐的演技更合適,請您不要詆譭她。”

周總沉下臉,並不太買賬。

沈思暖狠狠睨了眼宋雲煙,咬着牙說:“詆譭?!她搶我未婚夫,我——”

說到一半,自己也知道不是發泄的場合,又訕訕地住了口。

深呼吸兩次,她坐下來,勾起一抹極不自然的笑,緩緩地繼續,“周總別忘了,您的公司和沈氏還有合作呢。”

很明顯的威脅。

周總臉色頓時一變。

“沈小姐,合作是合作,角色是角色,您不要——”

他話沒說完,沈思暖又玩弄着指甲將他打斷:“曉蓉是我旗下最優秀的藝人,您要是不用她,我一傷心,那兩家的合作可能要提前結束了呢。”

她又囂張又白蓮的樣子,讓宋雲煙一陣噁心。

“沈思暖,你不要因爲我們的個人恩怨,影響周總付出心血的影視作品!”

忍無可忍下,她站起來,沉沉地說道。

沈思暖立刻一個眼刀剜了過來,惡狠狠地說:“呸!這裏輪得到你說話?”

“哦,輪不到我說,那總輪的到江容卿來說吧?不如,我現在把他叫來?”

宋雲煙絕不是仗勢欺人的女人。

不過,此時借用一下江容卿的名號,氣一氣沈思暖,倒也沒什麼不可以。

“你!”

沈思暖聞言,果然立刻暴怒,臉色頓時就漲紅了。

胸口劇烈起伏了幾次,她用力點着頭,咬牙切齒地說:“你真以爲能嫁給容卿?就算他瞎了眼,江伯父江伯母也不會讓你這個賤人過門!”

揚了下眉梢,宋雲煙正想反駁,包間門再次打開。

隨着開門聲一起傳來的,是一道低沉凜然的嗓音。

“我娶妻子過門,還輪不到你的江伯母江伯母指手畫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