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在逗我?鬼卒對付他?”系統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底下最傻-b的笑話:“他一個能打十個,不,一百個鬼卒也不夠他看的!”

還沒等張謙接話,系統接着說道:“天兵甲冑蘊含的仙靈之氣對凡人來說簡直太誇張了,凡人根本無法承受這股仙氣的力量,在穿上的一瞬間就會被這股仙氣衝散靈臺,也就是說,他現在已經變成了這件甲冑的傀儡了!”

“那怎麼辦?”

“不管了,我得趕緊收起鬼卒!”系統慌里慌張的說:“仙凡本是一家,既然是天兵甲冑的傀儡,那麼想必他不會傷害你們這些凡人,只要別讓他知道鬼卒的存在就行,我這就收了!”

隨着他的話,原本被吊在半空的老頭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張謙身邊站着的小兵甲也瞬間消失不見了。

“既然他不會傷害凡人,那之前去取東西的人爲什麼都沒回來,回來一個還被打了個半死?”

“估計是他們想要阻止吧?即使是一件甲冑也是有脾氣的,凡人想要阻止它的行動它也是會反抗的,所以他們被攻擊了很正常。”最終,系統重重的哀嘆了一句:“好不容易可以大肆吸收一通了,卻沒想到煮熟的鴨子又飛了!” 緊接着又有幾個身上帶着傷的村民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

隨後張謙就看到了一個渾身冒着金光的人影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

這個人身軀高大,看那魁梧的身形甚至比鬼卒還要強壯,他的步伐很慢,看起來很悠閒。

公主泅海記 一大幫村民瑟瑟縮縮的往後退着,那人影終於走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因爲他渾身都是金光繚繞,所以張謙根本看不清他的樣貌。

嘉平關紀事 村長嘴巴一張一合的動着,似乎是想要說什麼話,旁邊一個男村民看了張謙一眼,見張謙沒什麼反應,就迅速來到村長的身邊,扒住他的下巴,咔吧一聲給他接上了。

老頭疼的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嚎叫。

張謙看了他們一眼,沒說話。眼下最重要的是這件甲冑,這個老頭已經沒必要去管了。

老頭的慘叫很快就停止了,整個現場也隨之安靜了下來。

“你可知你們犯了大錯?”閃爍着金光的人影開口了,他的聲音是難以想象的威嚴和厚重。

“王坤,你怎麼敢穿上這件祖上流傳下來的盔甲!你怎麼敢?!”村長驚怒不已。

“王坤已經死了。”金人說,“我問你們的話你們是否聽清了?”

村民們都不說話,村長也沒言語。

“想不到我竟然會助紂爲虐。你們的所作所爲非常讓我忍無可忍!”金人怒吼了起來,隨着他的怒吼,一股狂風突然憑空出現,吹的在場的所有人都站立不穩。

“這麼多年,我看夠了你們這些令人作嘔的嘴臉,所以從此之後,我不再守護這裏!念在你們供奉了我這麼多年的份上,我不傷害你們,你們好自爲之吧!”

“求求你別走!”村長嚇壞了,他要走了的話整個村子絕對活不過今晚!

金人冷哼了一聲,伸出手揮出一道金光,這金光在半空中慢慢化成了大片金色的光點,最後慢慢的飄落到了河水之中。

“水鬼受到我的威壓,今晚不會再次出現,過了今晚你們就聽天由命吧!”說完,金人轉過臉盯着張謙:“從剛纔開始我就感覺你很特殊。”

張謙一驚:“啊?”

金人慢慢的走到他面前,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着他。

張謙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系統也碎碎唸了起來:“別發現我別發現我別發現我…”

看了一會,金人緩緩地搖了搖頭:“外來人,儘快離開這吧!”說罷,他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見了。

“完了!”村長放聲痛哭!

“他走了。”系統鬆了口氣。

張謙也鬆了口氣,擡手擦了擦腦門上的汗。

“剛纔真的太險了!要是被他發現了鬼卒的存在你就死定了!”系統說。

“爲什麼是我死定了不是咱倆?”

“我只是一個虛擬的存在,宿主死亡之後我就會繼續飄蕩,就算是他也傷不到我。”

“……剛纔他弄出來的那些金色的光點是什麼?”

“不清楚,應該只是一股仙靈之力吧,能夠大幅度的壓制鬼怪,也就是說那些水鬼現在應該是極度虛弱的…哎對了!今晚你可以放心大膽的進河把這些水鬼用封魔瓶吸收,然後我再吸收他們!”

“啊?我…”

“別再有什麼顧忌了,這些水鬼和你之前遇到的鬼怪全都不一樣!她們已經完全被仇恨和戾氣塞滿了,如果不吸收會持續不斷的殺人,而且是爲了她們自己而胡亂殺人,絕不是有針對性的找仇人報仇,留下來只會危害人類的生命!”

“可是她們死的很冤啊!”

“那有怎麼樣?殺她們的是她們的父母親人,也算是她們命該如此,別廢話了。”

“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很討厭這些混蛋村民,我不想幫他們的忙。”

“你傻啊,沒有了甲冑守護,他們以後也絕對不會再敢幹出這種事了,而且他們早晚也會遭受報應的!”

村民們徹底慌了神,有不少的村民都失魂落魄的癱坐在了地上,沒有了守護他們的甲冑,現在等待他們的將是來自水鬼的最殘忍的報復。

有一些村民已經小聲的哭泣了起來。村長更是老淚縱橫,喃喃的唸叨着:“完了完了。”

突然,有一個村民來到了張謙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去:“高人,求求你幫幫我們!”

這幫人如夢初醒,沒有了甲冑,但是現在在場的還有一個高人呢,而且剛纔甲冑也說了,這個高人很特殊!

一大幫村民呼啦啦的涌了上來,全都跪在了張謙的面前哀求他幫忙,村長痛哭流涕:“高人,之前是我們錯了,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你幫幫忙幫幫忙吧!”

“求求你幫幫我們吧!”

“救救我們吧!”

“救救我們”

……

張謙皺着眉毛看着他們,他是一點也不想去管這些人的死活,真的。他寧願讓那些水鬼把這些傢伙全都弄死然後再去吸收它們,只不過那顯然不太現實。

甲冑施加的威壓只能持續一晚上,過了晚上水鬼就會恢復以前的那種兇性,而且沒有了甲冑的鎮壓它們的兇性會更強,到那時候就不是那麼簡單能吸收的了。

所以他考慮了半天,最後決定了,還是吸收它們吧,不是爲了這幫愚昧無知的村民,而是爲了系統,爲了自己。

想到這他皺着眉頭:“你們不用跪了,今晚我就會幫你們儘量把這條河裏面的水鬼全都收服。”

這些村民一聽這話頓時喜極,連連磕頭:“謝謝高人謝謝高人!”

張謙嘆了口氣:“但是剛纔那人的話你們也都聽到了,他從此以後不會再幫你們了,所以你們好自爲之!如果再隨隨便便把人往河裏扔,到時候出現了新的水鬼,就沒人能救你們了!”

村民們哪敢說別的,連連答應。

折騰了一上午,張謙是又累又餓,就帶上了小蓮蓮和劉和一起回了大隊。

小蓮蓮被打的不輕,張謙狠狠的教訓了她父母一頓,然後把這小女孩總到了村裏藥所裏面去了。

“我明天一早就走,你呢?”張謙一邊吃一邊問。

“我跟你一起走。”

“水鬼今晚必然會被解決,沒有了後盾村民們也不會再幹那種事了,你爲什麼還要走?”張謙奇怪的問。

劉和看了他一眼:“你以爲這幫村民那麼聽話那麼老實?” (今晚三更~後面兩更老時間,跪求一波票票收藏和打賞…)

“他們的思想已經根深蒂固,不能扔進河裏淹死他們一樣可以用別的方法!”劉和搖着頭:“我看透了這幫傢伙了,所以我不會再留在這,還是那句話寧可辭職不幹也不在這!”

“嗯,那行吧,正好明天咱們一起走。”

“只不過小蓮蓮她…”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重重的嘆了口氣。

當晚,吃過晚飯,張謙跟劉和說了一聲,邁步向河邊走去。

兩個鬼卒跟在他身邊寸步不離。

結果情況果然和系統猜測的一樣,整條河裏的水鬼都出奇的安分,沒有再出來作亂,張謙看到她們都瑟瑟發抖的躲在河底,一動都不敢動。

“如果不是她們非得殺人而且還是逮誰殺誰才能投胎,我是絕對不會動手的。”張謙說。

“你行了!少在這一副悲天憫人的好心人模樣了,趕緊把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纔是王道!以你現在的能力你能救多少人?又能幫多少人?每一個滯留在人間的鬼都有執念或者怨恨,他們在死前都經歷了很多殘酷的事情,你還能都把他們放走?”

“餵你搞清楚一點行不行?我這不是把他們放走,而是給他們機會讓他們了結心願或者仇恨我再吸收,那樣我心裏就不會有什麼負擔了,誰說要放他們走了?你以爲我傻啊?”

“懶得跟你吵。”系統說,“快點幹正事兒!”

張謙撇了撇嘴,拿出了封魔瓶。

水鬼受到了威壓,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張謙只要用封魔瓶敲她們一下然後用瓶口對準她們就可以把她們收進瓶子了。

雖然流程很簡單,但是因爲數量多而且也不集中,所以他這一路吸收很費時費力,直到後凌晨四點多他才把這條河走了一遍。

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被吸進瓶子裏的水鬼大約得有七八十個。

這個數量讓他心驚膽戰。

只是淹死的就這麼多,那再加上被人販子買走的……這個村子到底禍害了多少人啊!

他沉默,系統可樂壞了,這麼多的水鬼!

雖然她們的個體實力都不強,而且離開了河水實力又下降了一些,但是貴在數量多啊!

這一股腦的吸收掉……哈哈哈哈!

系統跟張謙打了個招呼,張謙點頭同意了,然後把瓶子舉了起來,把瓶口頂在了腦門上。

“嗖嗖嗖!”

凜冽的寒氣通過他的額頭直衝大腦!

“哇!爽!爽!!”系統發出了震耳欲聾的****。

張謙默默的忍受着這股讓他很不舒服的寒氣,但其實最難受的不是身體而是心裏。

如果以後真的像劉和說的一樣,這幫村民還會這麼做,那麼這種人間慘劇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呢?

“以後的事和別人的事你就不用管了,管好你自己和你爸你媽就行了!”系統終於吸收完了,在看到了他內心的想法之後大聲在他腦子裏說。

“嗯,你說的對。”張謙收拾了一下心情,是啊別人的事他幹嘛要瞎操心!

“吸收的怎麼樣了?升級了沒有?”

系統沒說話。

“喂?在嗎?”

“喂!有人嗎?”

“哈嘍?……”

“行了行了!你以爲打電話呢!”系統終於有迴應了。

“你怎麼了一直不回話?”

“這次吸收的能量太多了,我估計一下子能升好幾級,所以我需要休眠一段時間完成升級革新。”

“得多久?”

“最少一個月,最多三個月。”

“臥槽要那麼久啊?”張謙愣了:“那我怎麼辦?”

“我也不想那麼久,但是今天這次吸收的能量實在太誇張了,這些水鬼的實力都比當初那個劉芳差了一些,我吸收兩三個就能升級,但是現在一下子吸收了七十四個,你琢磨吧,我沒當場死機就不錯了!”

“你就不能慢慢吸收啊?”

“誰讓你憋了我那麼久?”

“好好怪我,你趕緊休眠去吧,我正好可以趁着你休眠的這段時間專心複習高考。”

“嗯,不過你記住了一定要等我主動聯繫你,在我主動聯繫你之前千萬別叫我!”

“爲什麼?因爲叫你你就有可能走火入魔?”

“不,因爲你叫我我也不會理你。除非我完成了革新主動聯繫你。”

張謙翻了個白眼:“趕緊去吧你!”

“鬼卒就留在你身邊保護你。我去也!”

系統沒動靜了。

他這一走,張謙的心裏頓時就感覺有些不得勁了。

只要一想以後這幾個月都可能聯繫不到系統了,沒個鬥嘴調侃給自己出主意的傢伙了,心裏還真有點空落落的。

“唉算了,我老老實實複習高考吧!”張謙拍了拍小兵甲:“走帶我回去。”

“遵命!”鬼卒大聲回答道。

兩大鬼卒擡着他離開了,幾分鐘後,小河突然發出了一陣小小的水花聲,伴隨着這個聲音,一個陰森恐怖的長髮人影慢慢的從河裏站了起來。

……

第二天一大早,張謙和劉和收拾好了東西,來到了村頭等車。

村民們都出來送行,每一個人的手裏都挎着幾個籃子,裏面裝着一些土特產:“高人高人!這是我們的一些心意!”

張謙擺手:“我家也是農村的,這些東西我不缺。”

村民們都有些尷尬,老村長率衆而出,顫顫巍巍的拿出一個紅布包:“這裏是三萬塊錢,是我們全村人湊起來的,高人您別嫌棄。”

張謙沉默了一會:“你們自己留着吧。希望你們以後別再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

“……”

“好自爲之吧!”張謙懶得去管他們了,正好車來了,招呼了一下劉和就上了車。

車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着,只不過,當張謙不經意的回頭看時,卻驚訝的發現劉王莊的方向依然有黑氣繚繞。

“估計是那些水鬼殘留的怨氣,過一段時間會自動消失吧。”他喃喃自語。

“嗯?你說什麼?”

“沒什麼。回去你打算幹什麼去啊?”

“看看吧,還沒想好呢。你呢?”

“複習準備高考啊!”

“你居然只是一個高中生?!”

“要不然你以爲呢?”

“你不是世外高人嗎?”

“英雄出少年聽說過嗎?”

“……”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半個多月就過去了。

系統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張謙這段時間就是複習複習再複習。在王小美的幫助下,他掌握了一些更好的複習方法,複習起來更加事半功倍了。

終於,月考來了。

考場裏,張謙捏着剛發下來的數學試卷看了一遍,隨後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這些題目簡直太簡單了!

口袋之數據大師 拿起筆就開始奮筆疾書。

一場考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