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這裡控訴我們殺人,笑話,你問問在座的這些帝國的國王,將領,他們去外星征服別的民族,哪一個不是屠殺了千千萬萬的生靈?

宇宙萬物只有一條天規,那就是進化,不斷地進化,

進化速度慢的劣等生物,只能被淘汰!」

龍傲天說的是實情,在座的嘉賓中,絕大部分的人都曾經去外星球參與過戰爭,每個人的手上都沾滿了鮮血。

楊嘯冷笑一聲,雙目直視著龍傲天。

「哈哈…好一個進化,好一個天規,難道宇宙萬物,除了進化的天規,就沒有萬物共生,和諧共處,幫扶弱小,共同進步嗎?

我們地球人生活得很好,按照我們自己的規則運行著,是你們強行闖入,依仗自己的進化優勢來欺凌我們,

如果你們覺得屠殺和欺凌就是宇宙進化的天規,那麼,我請問你們,

矮星人的基因進化成都比巫星人高,按照你剛才說的,進化水平低的民族就應該被淘汰,巫星人是不是就應該被矮星人屠殺,接受矮星人的奴役統治?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們為什要反抗?

五百年前,矮星人滅霸狂聖入侵巫星,巫星的八位聖級至尊帶領大家抵抗,最終以同歸於盡的方式,保住了巫星的億萬生靈,

今天,矮星讓你再次入侵巫星,我們又聯手在北方雪地打退了矮星人的先鋒部隊,

龍傲天,你告訴我,不是物競天擇嗎?既然矮星人的進化程度比你們高,你們為什麼要反抗?為什麼不接受對方的統治?

如果有一天矮星人統治了巫星,屠殺了巫星千千萬萬的民眾,屠殺了你們的父母妻兒,難道你們也認為這是應該的嗎?」 董卓佔據洛陽,自然非常希望自己能夠掌握如今的天子,來令諸侯們。成為實際的朝廷掌權人,此時并州刺史丁原也打算進軍洛陽,董卓當時就很不爽了,丁原是跟他搶權力來的。礙於對方的實力,董卓是打算跟其一同掌管天下的,可不料人家非要去投靠袁紹和曹操一類的世家,無奈,董卓只能巧施妙計,派李肅前往行賄呂布,並離間了丁原部將呂布與丁原的關係。這呂布也是狠人,說叛變就叛變,不僅是自己叛變,呂布殺死丁原,還帶領著一大堆的人馬一起投了董卓,並認董卓為義父。呂布也被董卓任命為騎都尉,後來又升任中郎將,封都亭侯。此前,呂布在丁原手下僅任主簿,殺丁原之後,官職一下子升了N級。

對那些投靠他的并州軍閥大佬們來說,這也是眾望所歸,畢竟丁原那二傻子只管自己的安危,根本不顧大家集體的利益,只能先跟著呂布投靠董卓,畢竟此時的董卓可是權力滔天,在結果了丁原的性命后,董卓的權勢就又獲得了進一步的發展,名副其實的權傾朝野啊

呂布也是選了一個當前最有利於自己的明主,還不忘了認個爹,這樣拉近了二人的信任感,又讓呂布在官途中多了一份莫大的助力,董卓本身的戰鬥力就很不俗,畢竟常年呆在邊界與那些外族人一起作戰,又或是交朋友,性子野蠻的同時也有了些不俗的勇武,就是呂布見了也有些驚訝,驚訝這個被稱為太師的胖子,竟然還是個勇武不低的武將~雖然沒有自己厲害

再放眼歷史中的這二人

在對抗各路諸侯時,董卓也曾多次讓呂布出戰。撤離洛陽,回到長安后,西涼軍幾無戰事,董卓讓呂布給他當保鏢。按照常理,董卓肯定會讓自己最信任的人來當保鏢,保障自己的安全。董卓與呂布本來就又親如父子,可以看出這是對呂布的信任。

遺憾的是,呂布最終背叛董卓,與王允合謀刺殺董卓。貌似導致後來呂布殺董卓的原因有二:1.董卓脾氣不好,經常拿呂布出氣,這讓呂布不滿,也讓呂布覺得董卓終有一天會殺他;2.呂布與董卓的婢女,這就是貂蟬的原型有染,害怕董卓知情。當然,王允承諾給呂布的好處也是讓呂布動手的最主要的原因:1.封呂布為奮武將軍;2.擁有假節的權力,待遇比肩三公;3.封為溫縣侯,已是侯爵中的最高等了。

那麼,董卓為什麼會讓呂布充當他的保鏢呢?最直接的原因是他擔心有人會刺殺自己,董卓確實碰到三起刺殺事件:

1.鄭泰、何顒、荀攸等人共謀殺董卓。在未發動之前被董卓查獲,何顒、荀攸下獄,鄭泰逃脫。

2.張溫、王允策劃謀殺董卓。董卓與張溫有舊怨,先主動找張溫的麻煩,結果碰巧導致張溫、王允的計劃流產。

3.伍孚刺殺董卓。伍孚在衣袖中暗藏兵器,見到董卓時趁董卓不備,拿出刀就刺殺董卓,結果失敗。

遇到的刺殺多了,董卓認為有必要加強戒備,才讓呂布來充當保鏢,因為呂布武藝高強,足以保障他的安全。

董卓也知道自己在那些文官口中心中不是什麼好人,還是恨不得千刀萬剮的那種惡賊,是個人貌似都想捅自己兩刀,難免有些心理陰影,又恰好退回長安后,西涼鐵騎也沒有什麼事情做,就讓呂布來當保鏢了

……

大殿中,董卓很是滿意的躺在太師椅上,看著站在下方的李儒和呂布二人,一文一武,皆是天下難得的人才和自己絕對信任的人,莫名感到一陣的安全感

呂布投靠董卓時,董卓要認呂布為義子,意思就是在拉攏這個呂布。沒想到呂布更是乾脆的答應了,都有些出乎董卓的預料,不過此舉也是贏得了董卓對他的信任,一方面是董卓是喜歡呂布這樣英武超群的武將,另一方面是他由內而生的信任感,董卓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自己看到呂布就想收他做兒子,還一直都非常信任的那種~

可能呂布命中注定,就是要做自己的義子吧

當初呂布殺丁原的時候,董卓曾任命呂布為騎都尉,其實騎都尉這個官職原來就是丁原的,這算是對呂布的誘惑獎勵,他也沒有辜負董卓的期望,做到了。

再者,丁原進入洛陽后,朝廷就封他為中郎將,結果沒多久就被呂布殺死。呂布也是當了騎都尉不久就被任命為中郎將,這也是董卓誘他殺丁原時對他的承諾。同時,丁原死了之後,呂布接替丁原的官職,也順手接管了丁原從并州帶來的那些并州軍隊,畢竟那些人一時之間群龍無首,也需要一個董卓手下一個官職不錯的將領,呂布就是獨一無二的人選了

呂布在董卓那裡獲得的信任多,又是董卓義子,而且能夠獲得的資源過人還跟并州的軍團有著親切的關係,這些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不去投靠呂布,他們還能去投靠誰?

最關鍵的是呂布在軍中很有威望,懂軍略,戰場上也英勇無比,一路征討而來,大家都能看到呂布的強悍帶兵和作戰能力

呂布收納了并州的軍團,又投靠了董卓,董卓就是想不信任他都不行,畢竟那并州軍團的作戰力,也不是一般軍隊能夠比的~

「哈哈哈,吾有汝二人,真是如虎添翼啊,奉先吾兒,日後你就先跟隨在我周身,待有合適的機會,便讓你出戰,表現一番,如何?」

御天邪神 董卓笑眯眯的問道。

「自當聽從義父大人安排!」

呂布面色微變,卻也不敢表露不滿,只能連忙答應下來

一旁的李儒陰惻惻的一笑,這都在自己的安排之中~

董卓讓呂布當保鏢的目的很明顯,那就是將呂布置於董卓的眼皮底下,讓呂布遠離他的并州軍隊。呂布當保鏢后,肯定不能經常去管并州軍隊。時間一長,呂布在并州軍隊中的威望就會下降。當呂布對并州軍隊的控制力大大削弱之時,董卓就迎來收編并州軍隊的時機。董卓甚至可以故伎重演,收買呂布的下屬,進而加快控制并州軍隊。董卓這種做法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夠完成。而在他成功收編并州軍隊之後,呂布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楊嘯將原本大龍帝國控訴飛豹帝國搶奪基因研究院的仲裁會議,變成了地球人對大龍帝國野蠻征服,屠殺數十億人命的控訴大會。

儘管楊嘯自己也知道,這樣的控訴除了能夠稍微博取一些人的同情之外,並不能得到什麼實際的追責效果,

即便這樣,他還是要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站在巫星最高的仲裁會議上,為地球死亡的同胞吶喊,叫屈,為每一個無辜死亡的生命表達一聲憤怒。

在星空中,在巫星人面前,或許楊嘯一個人的力量很微弱,但是,他還是要吶喊一聲,否則,他的良心會不安。

基因商店總部的幾位長老沉默了。

白象帝王等數十個親臨現場的帝王沉默了。

龍靜沉默了,她沒有想到,楊嘯的內心隱藏著如此的巨大的悲痛和仇恨,現在才徹底明白,為什麼楊嘯執意要殺死戰神和龍魁,為什麼要和大龍帝國作對,

如此滔天仇恨,換了她,她也依然會決絕地想辦法報仇。

完顏何看著仲裁台中央慷慨陳詞的楊嘯,心情起伏不已。

他自己也是從被壓制的仇恨中走出來的,自己當初面臨二王子的打壓與追殺,已經到了極度憤怒痛苦的地步,可是,和楊嘯面臨的仇恨相比,真是沒有什麼。

大龍帝王和龍傲天看著楊嘯,此刻他們才深深知道,楊嘯內心的仇恨有多深,報仇的意志有多堅強。

楊嘯掃了眾人一眼,用悲憤地語氣說道:

「各位長老,嘉賓,今天在場的人,除了我之外,都是巫星人,只有我一個是來自地球的人類,

我們或許不是同類,但是,作為同樣的人類,我們確有著共同的情懷和感知,

我和很多巫星人都是朋友,比如基因商店總部的大長老古博,就是我在地球的時候結識的好朋友,他給了我很多幫助,

比如飛豹學院的院長和眾多的導師,我在飛豹學院修鍊了兩年,受益不少,

還有現在的飛豹帝王,是我生死與共的好兄弟,

儘管我們來自不同的星球,擁有不同的文明,但是,我們卻有相同的感情,有同樣的喜怒哀樂,

我們彼此尊重,相互幫助,崇尚自由,認同生命的平等和神聖不可侵犯,

在巫星遭受矮星人攻擊的時候,我也同樣和大家一起,沖在最前面,浴血奮戰,

今天,面對你們,面對你們所有的巫星人,我卻不得不為我們地球人遭遇的災難提出控訴,

大龍帝國,大龍帝王和龍傲天等人,在地球實行的野蠻屠殺,滅絕種族的惡行,應該得到譴責和懲罰,

我楊嘯去基因研究院將被困在裡面的一個孩子的父親和哥哥救出來,有什麼錯?

如果今天你們被矮星人屠殺了,你們的親人被矮星人抓走了,你們是否也會像我一樣,冒著生命危險,去將自己的親人從矮星人手中搶回來?」

全場一片寂靜。

仲裁會現場,有些圍觀的普通老百姓,聽了楊嘯悲憤的控訴,甚至流出了眼淚。

會場的氣氛很詭異。

重案緝兇 大龍帝王和龍傲天等人都懵逼了。

明明是我們控訴飛豹帝國搶奪,怎麼成了楊嘯控訴我們滅絕地球人類的罪行?

龍傲天突然大吼一聲,

「楊嘯,你不要在這裡表演苦肉戲,更不要顛倒黑白,你搞清楚點,今天是我們控訴飛豹帝國搶奪基因研究院的仲裁會議,輪不到你來反咬我們,

再說了,你自己都知道,這裡是巫星,我們巫星人四處征戰,在我們巫星人面前,別的劣等民族有什麼資格很我們講究生命平等?

我們要殺就殺,沒有什麼好說的,如果按照你的說法來控訴我們,那麼,今天在場的巫星帝國,有幾個人沒有屠殺過外星人?

這就如同你去屠殺妖獸一般,楊嘯,你別告訴我,你沒有屠殺過妖獸,

在我們眼中,你們地球人不過就是和妖獸一樣的動物,死不足惜!」

龍傲天也不是吃素了,一開口,便將楊嘯擺在了和眾人對立的位置。

在場的各位大佬聽了,也都是內心默然,雖然對楊嘯和地球人的悲慘經歷有些同情,但是,也只能是同情而已。

如果因為大龍帝國屠殺了地球人就要受到懲罰的話,那麼在場的各位帝國的帝王不是都要受到懲罰?

就單獨拿紫源星來說,幾十個帝國組成聯軍去紫源星開荒,將上千萬野人屠殺得只剩下了百萬左右。

這是罪行嗎?

不,這只是文明入侵的插曲,是文明碰撞產生的火花,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愚妻不候 楊嘯自然也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冷笑道:

「龍傲天,你不用挑撥我和所有巫星人之間的矛盾,我也不指望在巫星能夠找到公平和正義,我今天主要是利用這個機會,告訴大家,你們屠殺地球幾十億人的野蠻行為,

我為什麼要進入你們的基因研究院救走兩條巨龍,因為那是我在地球的同伴,是我們地球的生靈,我作為地球人,有責任去救助他們,

另外,我想提醒在座的諸位,今天,你們都是巫星人,可是,明天,當矮星人大規模攻打巫星的時候,你們也需要求助於別的星球人,

遠的不說,最近很多人找我,希望將他們的族人移民到紫源星,

在此,我以紫源星首領的身份宣布,我歡迎大家移民紫源星,在面對矮星入侵的時候,我可以帶領紫源星的人們,和你們站在一起,共同抵抗矮星人入侵,

這個時候,無論是巫星人,紫源星人,還是地球人,我們都是這個宇宙星空的人類,我們崇尚和平,反對入侵,追求宇宙星空的和諧共處。」

「嗡!」

楊嘯一番話,將大家的思維直接拉出了巫星這個範疇,進入到了宇宙星空之中。

原本一些人帶著無所謂的態度,可是突然想到自己日後移民紫源星,有求於楊嘯,內心的態度便出現了微妙的改變。

大龍帝王也明顯感覺到了周圍旁聽嘉賓的態度變化,冷笑一聲,對楊嘯大聲說道:

「楊嘯,你既然口口聲聲要為你們地球人討回一個公道,好,老夫今天就滿足你的要求,

聽說你已經突破了皇級境界,現在,我正式向你挑戰,

如果你能打敗我,我給你賠禮道歉,任你處置,如果你被我打敗了,後果自負,怎樣?

有沒有種?」 「嗡!」

全場所有人都是腦海一震,驚訝地看著大龍帝王。

大龍帝王可是皇級中級境界,居然親自出面挑戰楊嘯?

楊嘯雖說剛剛突破了皇級境界,可是,大龍帝王可是五十年前就突破了皇級境界的超凡強者,楊嘯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大龍帝國不惜自貶身價,無視別人嘲諷他以大欺小,以老欺少,親自擼袖子上場,可見對楊嘯是多麼痛恨。

大龍帝王心想,你楊嘯不是很激憤嗎?不是口口聲聲要給死去的地球人討回公道嗎?不是一直痛恨我們殺了那麼多的地球人,處處和我們作對嗎?

好啊,我就給你這個機會,看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敢不敢應戰了。

大龍帝王不虧是老手,精妙地拿捏住機會,將了楊嘯一軍,激將他接受挑戰。

如果楊嘯接受挑戰,他一定會抓住這個機會,將楊嘯殺死,即為死去的兒子和兩個兄弟報仇,也為大龍帝國剷除了一個最大的外界威脅。

飛豹帝王完顏何一驚,生怕楊嘯被激將接受挑戰,立即站起來說道:

「大龍帝王,您可是前輩,而且基因進化水平遠高於楊嘯,你老人家五十年前突破皇級境界的時候,楊嘯還沒出生呢,你這樣挑戰他,不公平,楊兄,您千萬別衝動!」

完顏何說得很明白了。

大龍帝王冷冷地掃了完顏何一眼,

「完顏何,如果你父王在世,還有資格跟我說幾句,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話?你這個帝王也不過是個擺設罷了,在飛豹帝國能人強者甚多,你還真沒有資格坐這個帝王。」

完顏何被大龍帝王當眾毫不留情地羞辱擠兌,立即憤怒地反唇相譏。

「沒錯,這個世界的確是強者為尊,可是,大龍帝王,您一生征服,殘暴無比,在巫星內部為了稱霸,連年發動侵略戰爭,攻打臨近的帝國,

對外,四處侵略外星球,實行粗暴殘忍的屠殺政策,你這一生殺戮無數,您真的開心嗎?您又得到了什麼?

我完顏何的基因修為的確不高,可是,我可以團結飛豹帝國的全體國民,一起努力,幸福快樂的生活,

我不用四處征戰,我的子民不用失去父親丈夫兄弟的生命,來換取我的虛榮,我只希望飛豹帝國的每一個子民都能快樂幸福地生活,

如果哪一天我能力有限,不能帶給人民幸福的生活,我可以主動讓賢,將帝位讓給更有能力的人去擔任,

但是,絕對不會讓給一個殘暴的殺戮者來擔任飛豹帝國的國王。」

完顏何說完,傲然地看著大龍帝王。

這一番講話可謂充滿正義和仁慈,具有特別的魅力。

現在圍觀的民眾有數千人,他們都是渴望和平厭惡戰爭的,聽了完顏何的講話,不禁鼓掌,高聲叫好。

大龍帝王臉色一變,冷笑道:

「迂腐,沒有強大的帝國,沒有強大的軍隊,誰來保衛民眾的幸福生活?你不要再跟老夫說話了,惹惱了老夫,直接滅了你的帝國,」

大龍帝王話鋒一轉,對楊嘯說道:

「楊嘯,有沒有膽量接受老夫的挑戰,給你們地球上死去的幾十億人民報仇,我成就你的英雄形象!」

坐在旁聽嘉賓席位上的龍靜內心猛然一沉,緊張地看著楊嘯。

現場沒有人比龍靜更緊張。

如果楊嘯真的和大龍帝國決戰,必定有一人會死亡,無論誰死,對於龍靜來說,都是一件非常痛苦悲傷的事情。

她的孩子已經5歲了,現在經常會問龍靜,

「媽媽,爸爸呢?為什麼別人都有爸爸,我卻從來沒有見過爸爸?」

每當孩子這樣問她的時候,她就感覺內心一陣抽搐,她只能緊緊地抱著兒子,告訴他,

「爸爸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很遙遠的地方工作,等爸爸的任務完成了就會回來看你了。」

兒子總是會好奇地問道:

「爸爸長什麼樣啊?厲害嗎?」

「兒子,你長什麼樣子,你爸爸就長什麼樣子,你父親很帥,也很厲害,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大英雄。」

儘管龍靜和楊嘯所處的利益集團不同,但是,龍靜內心還是認可楊嘯在紫源星帶領野人建立的新世界,她內心為楊嘯感覺自豪。

龍靜內心一直都有一個期盼,希望未來有一天,她可以讓兒子認識他的父親,讓他們父子相認。

如果今天楊嘯被大龍帝王殺死了,她未來該如何給兒子交代?

龍靜緊張忐忑地看著楊嘯,希望楊嘯不要接受父親的挑戰。

可是,她只能內心干著急,無法出面阻止。

龍傲天則嘲諷道:

「哈哈,楊嘯,你剛才說得那麼正義凜然,一副地球救世主的模樣,來啊,現在有機會成就你的救世主偉大理想,

你不是一直都把我們當著你的仇人,想要替地球上死去的人們報仇嗎?

我告訴你,六年前,就是我帶著大龍帝國的人在地球實行了一場大屠殺,我們使用了最新研究的定向基因武器,將地球上18歲以下,22歲以上的人全部殺死了,

對於我們來說,我們只需要年輕人,

我們培養年輕人進化,讓他們成長為可以使用的奴隸,

楊嘯,你自己不就是一個礦奴嗎?

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