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使勁的點點頭,諾熙緊抿着嘴脣肯定她的答案。

“依我看,八成是想起舊情人了吧!”

諾熙的聲音剛剛落下,櫻井千嶼的聲音立馬就不冷不熱的響了起來。

舊情人?

這個該死的日本人妖!

“櫻井千嶼,我鄭重的向你發出最後通牒,最好乖乖管好你那張漏風的嘴,不然,本小姐可不能保證不會一時衝動將你那張漂亮的嘴巴撕個稀巴爛!”

諾熙怒瞪着櫻井千嶼,一字一句的說。

“什麼?”

不知道是沒有聽懂還是被嚇傻了!反正此時此刻櫻井千嶼的嘴巴張的足夠塞下四個生煎包!

“嘁!”

不屑的甩給他一個鼻孔,諾熙高傲的一甩頭,然後邁步向前大步走。

“喂!死丫頭!你給我站住!”

一回過神來,櫻井千嶼就連忙跑追上諾熙的腳步,繞到她的前面,張開雙臂,攔住她的去路。

“死開!”

頭也不擡想也不想的怒吼出聲。

雖然,跟這個死人妖認識的時間還不到兩個小時,可是諾熙被他激發出來的憤怒早已經膨脹到了極限,如果爆炸,那威力,絕不亞於一個核電站爆炸!

“喂! 重生之1987 你剛剛說的什麼?”

氣死了!

實在是氣死了!

這個死丫頭,怎麼可以這麼沒有禮貌!

“櫻井千嶼,你老媽難道沒有告訴過你,跟人說話的時候叫‘喂’不是禮貌的行爲嗎?”

緩緩擡起頭迎上櫻井千嶼氣得鐵青的臉,諾熙依舊一字一頓的說。

“什麼?”

這一次櫻井千嶼是真的懵了!

貌似,好像,也許……

他知道這不是禮貌的行爲!

可是,爲什麼他會這麼叫的?

氣瘋了!

他一定是被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頭氣瘋了!

櫻井千嶼在心裏無比肯定的對自己說。

“滾!”

一聲咆哮聲將櫻井千嶼的思緒拉了回來。

滾?

她竟然敢叫他滾?

從生下來到現在整整十八年的時間裏,從來都只有他對別人說‘滾‘的份。

可是,可是…….

面前這個乳臭未乾的丫頭竟然叫她滾!

情何以堪!

情何以堪!

“你再說一句!”

瞪大了雙眼,櫻井千嶼一副要吃了她的樣子。

阿嚏

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噤,諾熙不由得向後退了一點點,本來想趁機溜走的,可是手臂被某隻人妖抓着,她沒辦法跑!^_^ 以下是:

好吧!就算是天塌了,地陷了,世界末日了,她也不要再忍受這隻日本人妖了!

“給本小姐滾!滾得越遠越好!”

沒有任何猶疑,諾熙咬牙切齒的對着櫻井千嶼怒吼出聲。

突如其來的尖銳聲音迅速席捲了大學部的夜空,林間已經沉睡的鳥雀被這一聲怒吼聲驚了起來,驚慌的拍打了兩下翅膀,‘撲哧’一聲就消失在了漆黑夜幕之中,無跡可尋!

櫻井千嶼徹底呆愣了!

滾得越遠越好?

他發誓一定要把她的腦袋撬開來看看,看看裏面到底是裝了熊心,還是裝了豹子膽!

竟敢這樣對着他大呼小叫!

天底下,有本事對他大呼小叫的人還沒從孃胎裏出來呢!

瞅瞅諾熙,櫻井千嶼眼中殺意更甚。

哪怕就算生出來了,他也能夠把她掐死掉!

“沒教養的野丫頭!”

回過神來,櫻井千嶼立馬冰冷冷的吼出聲。

野丫頭?

諾熙的腦子有一瞬間的不靈光了,不過雖然不太靈光,但至少還能夠轉動。

這隻日本人妖竟然叫她野丫頭?

她明明是個乖巧可愛的好孩子好不好!

可惡的日本人妖!

好!她不要去跟組織商量了,那樣太麻煩了,也太慢了。

今天,現在,此時此刻,她就要報仇!

人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她自認爲還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她更不是什麼君子子,她是女子,雖然,她還沒有成年!

大國戰隼 她就是小氣,就是錙銖必較!

現仇現報!

十天她都嫌晚!

“沒道德的死人妖!”

毫不客氣的回敬回去。

第一次,她第一次覺得季唯亞人其實也蠻不錯的!

雖然,他老是欺負她,但至少他不會時不時的從背後捅她刀子!

雖然,他經常耍少爺脾氣,但至少不會隨便忽悠他!向來只有她忽悠他的份!

雖然,他老是囂張得不得了,但至少,她能掐到他的軟肋!

親愛的唯亞同學,不比不知道,一比下來才發現其實你也蠻有可取之處的!

嘆息一聲,諾熙更覺得眼前的這隻日本人妖簡直惡劣的無可比擬!

“行了!千嶼,一個大男人,別那麼小氣!”

看到面前怒火沖天的兩人,江佑赫不由得皺了皺眉。

老天,艾爾頓今年到底都招進來了些什麼樣的學生?

一個季唯亞,一個伊諾熙,一個左漠,這三個小傢伙已經把高中部攪得雞飛狗跳了,現在倒好,大學部還空降過來個櫻井千嶼。

擡起手使勁揉了揉眉心,江佑赫嘆息一聲。

“江佑赫!什麼大男人?本少爺明明是青春年少的花骨朵美少年,你怎麼可以用男人來形容我!”

шωш ◆Tтkд n ◆¢○

一聽到江佑赫的話,櫻井千嶼立馬就沉不住氣了。

……

“行!青春年少的花骨朵美少年,拜託你拿出點大度量來,不要再和小妹妹糾纏了!”

在心裏狂汗了一下,江佑赫咬着牙說。

可是,似乎櫻井千嶼還是不滿意。

瞧!這不?又開始了!

“什麼叫大度量?難道我的度量還不夠大嗎?還有那什麼糾纏,別說的這麼難聽!那叫調戲!調戲!doyouunderstand?



“well,youdon\\’tunderstand!”櫻井千嶼一邊嘆息一邊連忙擺手。

櫻井千嶼不滿的吵吵聲將那僅剩的飛鳥盡數驚飛。

一陣風吹過,諾熙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

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然後使勁搓搓手臂。

靠之!

爲什麼她還是感覺雞皮疙瘩簌簌的往下掉!

果然是隻變態的人妖!^_^ 以下是:

調戲?

哼!

老孃可不是那麼好調戲的!

等着吧!一會兒老孃也好好調戲調戲你,讓你知道天到底有多高,地,到底有多厚!

“櫻井千嶼!”

以鼻孔對着他,伸出一個手指頭輕輕勾了勾。

櫻井千嶼會意,立馬把臉朝着諾熙的面前湊了湊。

“咳!咳!”

就當諾熙即將開始她的調戲計劃的時候,江佑赫的咳嗽聲正好不輕不重的響了起來。

“鬧夠了沒?”

沒有理會兩個人的怒火中燒,江佑赫很平淡的開口。

“夠,夠了!”

兩個回答重疊在一起,同樣的結結巴巴,同樣的戰戰兢兢,兩個人不由得對望一眼,回過身之後又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之後甩頭。

爲什麼? 真的不是重生 明明沒有任何嚴厲的言辭,他們卻只感覺莫名的害怕?

“鬧夠了就走吧!唯澤他們等急了!”

不帶任何情緒的聲音遠遠的飄過來,兩個人回神的時候,江佑赫已經走出了老遠。

沒有任何猶豫,兩個人連忙跟上江佑赫的腳步。

這纔是真正的佑赫學長嗎?諾熙的心裏有些惴惴。

忐忑不安的走了半個小時之後,三個人終於來到了位於艾爾頓大學部東位的教導部。

站在教導部門前,看着面前這座跟體育部差不多的建築,諾熙只感覺一顆心噗噗的直跳。

雖然,江佑赫口口聲聲的說帶她過來不是開除的!

可是,爲什麼她還是感覺莫名的害怕呢?

“進去吧!”

看到諾熙在門口躊躇不前,江佑赫連聲催促。

側過臉,苦澀的一笑。

“佑赫學長,真的不是開除嗎?”諾熙一臉疑惑加委屈的開口。

“真的不是開除!”

江佑赫微微一揚,溫和的回答。

“哦!”

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諾熙歪着腦袋不知道又在想什麼。

“那你保證!”

想好之後,立馬擡起頭來,一副你不保證我就不進去的樣子。

“好的,我保證!”

沒有任何疑惑,沒有一丁點兒猶豫,江佑赫保證的乾脆利落。

“那好!我們進去吧!”

聽到江佑赫的保證之後,諾熙終於感覺到有那麼一點點安心了。

鼓足勇氣,大步向前走。

“呦!還知道害怕,我還以爲她天不怕地不怕呢!”

櫻井千嶼走在背後,側着頭,小聲的給江佑赫說。

“你少說兩句吧你!”

瞥了他一眼,江佑赫冷冷的提醒着,櫻井千嶼立馬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呢?”

感覺到身後有人小聲議論,諾熙立馬轉身。

這不能怪她太敏感,只能說是直覺,她的直覺告訴她,那後面的兩個人說的肯定不是什麼善言善語。

小心爲上!

“沒什麼!進去吧!”

江佑赫板着臉否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