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例如當初空幻、雙月和8051三人,所遇到的史詩生物亡魂,最後確認對方活着時已經是靈魂級巔峯要進入幽神級了,但死掉之後,這可憐的傢伙降到了靈魂級初期。即便幸運地被雙月收留(或者說不幸),小蘿莉出於遵守規則,沒有對對方進行任何幫助。所以沒多久,這隻靈魂級初期的史詩生物亡魂,就不得不回到星球意志。

不過,朋族爲何能夠獲得特權?這一點即便是小8和雙月都沒法解釋,其它人更沒辦法發現原因,久而久之,衆人也就對此不了了之。

與此同時,亡魂天生的物理免疫與不可視,也成了暗影們最大的利器。特別是暗影體系這幾十年來發展,所積累的經驗,更是空幻信心的最大來源。

“至於暗影體系的實力……”

這倒是讓空幻顯得猶豫起來,不是說實力不足,而是他在考慮是否向最高議會攤牌。

而此時,周圍的長老們也都安靜了下來。

現在的情況,已經有些偏離了一開始的主線:在場衆人的目的,稍稍從‘讓空幻描述暗影體系的情況,以確保總指能夠順利組建’上,偏離到‘讓空幻進一步釋放權力,將信任更多地交給衆人’這方面了。

這可以說是大家,在讓空幻做出一個決定:是完全信任衆人,同時也代表着完全放權給衆人;還是繼續作爲朋族的幕後掌控者,如同母雞般繼續孵化這個在衆人看來‘早就破殼而出’的朋族。

在最初的空幻眼中,這有種小孩子對大人說‘我已經是大人了,別什麼事都管我’的感覺;然而現在……

視線掃過周圍的最高議會成員:靈雪、楚霞、楚潔、蝶舞、楚易、戰錘、靈韻、木紋、楚電……等等,最後,空幻還是將視線放在了正撐着腦袋作無聊狀的暗血、以及擺弄着桌上文件的白農身上。

會議室一片寂靜,空幻則重重地吸了口氣。

“好吧,有些東西,大家也應該知道。” 在空幻表示將向衆人全面放開暗影體系之時,有那麼一瞬,大部分成員的臉上,都露出了複雜的神情。

就像是終於獲得父母同意,能夠自己決定自己人生的成年人,在踏入社會中的那一刻,面對突然間變得無盡的選項時,那一絲迷惘般。

但很快,大部分人都恢復了過來,他們可不是剛入社會的小青年,在做最年輕的也有四十來歲了,只不過因爲能量體的緣故,看起來一個個都像是十幾歲小孩罷了。

當然,這種場景讓不知情的人看來,還真有那麼幾分家長與孩子的意味,前提是空幻將那個頗有裝嫩嫌疑的外表變成成年人甚至老頭。

而對於衆人的反應,空幻都以鼓勵般的微笑應對,此時,他的的確確是在場衆人的長輩。(PS:白農和暗血除外。)

深吸了口氣,他看着恢復過來的長老們,在心中默默告誡自己。

“空幻,你該放手了。”

與此同時,某個隱祕的山澗。

迷霧籠罩的山澗中擁有着一大片密林,林中生命氣息濃郁。

樹枝搖動,抖落不少雪團,兩隻豹貓追逐嬉戲着跳躍其間,柔軟的毛髮迎風飛揚,讓人產生一股舒適的柔順感。

不過,若是因此就以爲這兩隻豹貓,如同家貓般可愛溫順的話,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

在這片區域中,豹貓幾乎是森林的霸主,即便是力量強大、體型龐大的迅猛龍,面對成羣的豹貓獵手,也只有飲恨當場的結果。

不過在這裏,還有一些不速之客,正在挑戰豹貓的統治地位。

他們是一羣長着反關節、雙腿直立、一身漆黑的奇怪生物。當然,這只是在大部分豹貓眼中所看來的情況,而這些生物,在外面的世界,有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黑骨人。

跳到樹上,兩隻豹貓中,身體略微發藍的豹貓(藍豹貓)大概是累了,就這樣趴在樹枝懶洋洋地整理起毛髮,雙眼卻警惕地注視着遠處的黑骨人營地。

就是這些黑骨人,來到這個地方,搶奪了豹貓的生存空間,甚至獵殺豹貓爲食物。不過這些不是重點,他所好奇的,是這些黑骨人的目的。

喵~

之前與之嬉戲的豹貓,從另一個方向跳到了藍豹貓身旁,隨後伸着右前爪晃盪着彷彿要按住正在整理毛髮的豹貓尾巴,可惜大概是精準度加點數太低,屢次揮動爪子,居然都以MISS告終。

最後,這隻調皮的豹貓無奈之下,趴到了藍豹貓身旁,索性開始用嘴巴去追逐這根尾巴,兩隻眼珠隨着藍豹貓尾巴的晃動而轉動,好一副賣萌景象。

對此,藍豹貓卻毫無所覺般,只是一心關注着前方的黑骨人營地。

這裏的黑骨人行動異常小心,營地的隱祕性也非常之高,若非逼近到營地旁,即便是從天空,也休想發現這個位於山澗密林中的營地。

惡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而此時,營地內的黑骨人似乎正在準備某種儀式,一羣神情狂熱的黑骨人圍坐其中,由一名衣着簡樸的長袍男帶領着,正排排坐……

不過,大部分黑骨人都被趕出了最中心的小屋,隨後以這些人爲主,在外圍拉起了漫長的警戒線,貌似這次儀式對他們很重要。

但無論怎麼警戒,也是對人,而非對物。

所以,位於樹枝上一隻整理毛髮、一隻賣萌的兩位豹貓,顯然被這羣黑骨人予以無視。而且,因爲屬於警戒期間,這些黑骨人甚至還不敢驅散這兩隻豹貓,避免以爲豹貓的迅速反應,而引起密林異常,從而導致可能的有心人注意。

這就是自然生物的優勢。

對於他們而言,無論多麼祕密的場合,終歸有些漏洞。

見到這種情況,那隻正在梳理毛髮的豹貓雙眼,非常人性化地露出一個微笑。至於賣萌中的某豹貓,正咬着好不容易被抓住的尾巴晃動腦袋,不過隨後因爲一個不穩從樹枝上掉了下去,差點將藍豹貓一同拉下水。

此時,它正咬着藍豹貓的尾巴,四肢捲縮着在樹枝下玩盪鞦韆的遊戲。

面對這種情況,藍豹貓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起身抖了抖身子,他輕鬆地向前幾步,將尾巴下面那隻沒常識的豹貓給拖了上來。隨後,它又用好不容易從對方嘴中拉出來的尾巴,啪嗒啪嗒地扇起了可憐兮兮的豹貓那張貓臉。

不過力度,也就是撓癢癢而已,甚至那賣萌豹貓還非常可愛地喵了一聲。

不久之後,遠處聚集在小屋中的黑骨人開始動作,看來已經準備完畢。

藍豹貓神情一凝,一爪子將那隻還在享受着尾巴扇臉的豹貓(M?)按住,避免對方干擾之後,全神貫注地看向了前方的房屋。

周圍警戒的黑骨人都看不到小屋裏面的情況,不僅僅是因爲被牆壁和柵欄擋住了,更是因爲他們很自覺地偏開了看向小屋的視線。在幾天前,藍豹貓就曾親眼見過一名黑骨人,因爲過於好奇而偷看小屋被發現,結果毫不留情地被他的同伴們吊了起來的情況。

事後這名黑骨人成了密林中不少動物的儲備糧。不過因爲厭惡黑骨人的味道,食物還算無憂的豹貓們沒有參與。

而此時,儀式開始進入到緊張的時刻,位於高高的樹枝處的豹貓,斜對着小屋,能夠通過簡陋小屋的間隙看到內部的情況。

一羣黑骨人,正齊齊地跪在其中,發出整齊而又充滿韻律的祈禱聲。不過隨着儀式的進行,藍豹貓的眼中卻顯露出一絲古怪。

喵?(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

儀式繼續進行,誦唸祈禱、宣告誓言……一連串動作下來,藍豹貓終於發覺,自己已經無法淡定。身子微微顫抖,他看不出是笑還是在哭,倒是一旁的豹貓小心地靠了過去,用腦袋蹭了蹭對方的脖子,然後舒服地喵了一聲,這纔將這隻藍豹貓拉回現實。

喵嗚。(喵的,這不就是心靈女神祭祀的翻版嗎?這些惡魔信衆還真是有創意啊。)

不過在心中腹議了一句的下一刻,藍豹貓卻嚴肅起來。因爲就在這時,前方小屋的氣氛卻產生了詭異變化,給藍豹貓的感覺,彷彿……裏面有什麼東西被釋放出來了一般。

到底是什麼東西?

想知道。

可麻煩的是,雖然這裏可以通過縫隙看到一部分情況,卻無法掌握其中的全局。而好死不死的是,裏面的情況似乎正好被那些木製牆壁給擋住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強烈的好奇心一點點衝擊着這隻藍豹貓。不過有着良好心性的他還是忍了下來。

下一刻,等待終於獲得了收獲,伴隨着人影晃動,藍豹貓通過小屋的木牆縫隙,終於看到了一個黑骨人的背影。

然而……

喵?(這是——睡着呢?)

的確太過出乎他的意料了,在此之前,藍豹貓估計過很多情況。

例如對方的邪神是假的,所以祭祀的時候,這些黑骨人一片狂熱地儀式結束,其中那個簡樸長袍男說上或者做上一些差不多的動作,來忽悠這羣傻子,那麼可以輕鬆動手摸消這些沒用的恐怖分子;

也或許對方的邪神是真的,在這羣狂熱分子儀式結束,這位邪神降臨,給這羣信徒施加更多的信心。那麼自己就可以記錄情況,確認自己與對方的實力高低,再覺得是叫援兵還是親自動手;

等等情況都有想過。

可是,他就是沒想到,結果居然是:參與儀式的人,包括那名長袍男,都睡着了。

難道他們是在夢中相見?

起身抖了抖身體的毛髮,藍豹貓用尾巴拍了拍身旁的豹貓,同時伸展四肢,腦袋轉動着打量四周,確定這些巡視中的黑骨人線路。

他打算靠近點看情況,這裏雖然也能得到部分小屋內的信息,但畢竟離得太遠,某些時候爲了更多的收穫,一定程度的危險付出也是必不可少的。

喵(看這些傢伙的動作,搞不好還在做美夢了,嘎嘎)。

亂世節 突然,藍豹貓渾身僵硬,而在下一刻,他的腦海中冒出了一種可能性:爲什麼就不能是夢見呢?族羣中的幻界技術可是最好的虛擬神國啊。

然而,就在他準備前往驗證這種可能性時,一股心悸的感覺突然從前方的小屋中傳來,彷彿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就要出現了一般。

保全自身爲首要目的。

在這條命令的作用之下,他毫不遲疑,立即轉身,同時用尾巴拍了拍毫無所覺的調皮豹貓,隨後便頭也不回地跳躍在各個樹枝之間,帶着自己的‘尾巴’很快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下一刻,小屋中睡眠的黑骨人們,臉上都露出滿足的微笑。

※※※

(該死,看來這個邪神不簡單。)

混溜溜地逃了出來,雖說也是職業準則所致,但依然讓藍豹貓的自尊受到了些許傷害。

當然,對於暗影成員而言,這種行爲是必須的,因爲只有活下去,才能將情報送到需要的人手裏。否則,就算你獲得了天大的消息,可送不出去,還不是白搭。

從樹枝躍下,落到地面的藍豹貓,帶着另一隻豹貓七拐八拐,找到一處隱祕的洞口,隨後通過歪歪扭扭的通道,轉入了一個隱祕的山洞。

山洞連通着數條只能滿足豹貓經過的通道,方便緊急時刻的逃生使用。

此時藍豹貓所停留的這個山洞,有着十多米直徑大小,周圍牆壁甚至地面,都能明顯感覺到人工雕琢的痕跡。不過這些痕跡卻顯得異常平滑,以至於稍微懂行的人都能看出,這不是普普通通的工具就能夠弄出來的。

小心地轉動身體,藍豹貓閉上雙眼,似乎在感受周圍的情況。

通道,無威脅;

山頂,無威脅;

周圍森林,無威脅;

……

土層與岩石中,無威脅。

片刻之後,藍豹貓重新睜開眼睛,周圍的灰塵似乎受到什麼東西的牽引發生了輕微的抖動,卻最終歸於平靜。

然後,藍豹貓的身體開始鬆懈……不,是真正的‘鬆’懈:整個身體上的皮膚、毛髮、甚至連體內的肉塊和骨頭,都詭異地發生脫落。

不一會兒,之前的藍豹貓所在處,就變成了一灘如同沙城般的彩色泥土,體積正好與一隻豹貓相等。

然而對於這詭異的一切,一直跟着這隻藍豹貓的豹貓,此時山洞中唯一可見的生物,卻顯得相當淡定,彷彿已經看過這種變化無數遍般。

幾分鐘後,寬敞的空間中似乎想起了一聲舒服的呻吟。

伴隨着這聲呻吟,那隻一直在一旁好奇地用尾巴,掃着之前藍豹貓掉下來的沙塵的豹貓,喵喵叫着撲向了空無一物的方向。

隨後,這隻豹貓詭異地懸浮在空中,彷彿被什麼東西抱在懷中一般。伴隨着它後背毛髮一陣陣被手掌梳理的痕跡出現,豹貓舒服地盤起身子,不一會兒就這樣發出了表明‘睡眠中’的呼嚕聲。

“這個小傢伙,還是這麼調皮。”

溺愛的語句在山洞中迴盪,卻除了一隻漂浮在空中的豹貓外空無一物。當然,如果有靈魂級朋人在這兒,就能發現:一名翼人摸樣的亡魂,正抱着這隻豹貓,神情嚴肅。

“那種壓迫感?很明顯沒達到陰神,卻又很詭異。”

“記憶中從來沒感受到的氣息,奇怪。”

“難道是因爲非同族帶來的疏離感?不對,好像更遠,之前又不是沒遇到黑骨族的真神。”

……

如是喃喃自語,翼人抱着豹貓起繞着山洞行走,最後停留在了山洞的一腳。隨後,本來平滑的山洞牆壁,卻如同粘土般被拉出了一小塊,並被隨意丟棄在了一旁。

就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盒子出現在了被刨開的牆壁之中。

盒子詭異地從幾乎無縫的牆壁結合處飛了出來,落到翼人手中,透明的手掌撫摸着盒子表面,隨後輕輕打開。一顆散發着淡藍色熒光的能量核心頓時露出面容,在覈心四周,還有六顆小上一圈的電核。

這種大小的電核,能量存儲都在5000N左右(兩道雷霆的強度)。

不過片刻之後,翼人卻發出一聲嘆息,隨後又將蓋子蓋上,將盒子放了回去。

“還不需要,我要走的不是這條路。”

念力驅動下,牆壁重新變成了光滑的色彩,根本看不出有東西包裹其中。 幾十年的發展,暗影體系之中,單靈魂級巔峯的暗影亡魂數量就有一百多人,如果說沒有幽神級從這些差不多與朋族同歲的亡魂中產生,那純粹是騙人。可一直以來,朋族最高議會中的幽神級都來自於生體存在,而靈魂級以上亡魂歸屬的暗影體系之中,卻一個都沒有出現。

高層中其實都有種默契,大家知道這並不是真的沒有,只是作爲暗影最高也是唯一掌控者的空幻長老,在故意限制這些消息的出現而已。至於其目的,空幻長老不說,衆人也不問。

這是一種絕對的信任,源自身份、瞭解以及時間。

楚潔曾經說過一句話:反正,不管空幻將不將暗影體系的幽神給放出來,那也是存在的,而當朋族真的需要的時候,這些幽神也絕不可能不作爲。所以,又何必強求現在就知道呢?

不過即便是衆人心中都有個大致概念,但當空幻在臺上,將暗影幽神真實的數量給擺在檯面時,卻依舊不可抑制地引起了最高議會的轟動。

“什麼,31個!”在座都是幽神級和陰神級,更全員能量化,沒有誰比他們更瞭解幽神的實力:念力的掌控,就已經將幽神與普通自然生物給完全隔開,此外強大的意識水平、精神控制、以及能量掌控更是將幽神推到了普通人眼中的‘神’而非‘凡人’。

而現在,全族明面上的幽神(及其以上)成員組成也只有二十來人,空幻臺上輕飄飄的幾句話,朋族明面上就在一瞬間增加了一倍的數量。

“看來還是小瞧了暗影體系啊!”木紋覺得應該高興,在座大部分人都在高興,但不知道爲什麼,她的內心深處卻隱隱有些擔憂。不過此時此刻,顯然那一絲擔憂還無法引起她的注意。

“不過別高興的太早。”搖頭爲衆人潑上了一盆冷水的,依舊是那個一臉懶散的空幻長老:“這31人中,只有11人融合了能量核心;而這11人中,更是隻有5人完成能量化。”

“怎麼會?難道剩下20人都是剛剛升入幽神級的?”楚潔有些不信地提問。

在大部分人看來,穩固幽神級就可以融合能量核心;而融合了能量核心,便可以穩定能量化;而能量化所帶來的實力提升,是朋族現有唯一被證明有效的幽神級發展道路。

因此,有這樣增加實力的機會,進入幽神的人們又怎麼會不立刻融合能量核心呢?但楚潔卻很快認識到:短期內同時出現20名幽神級的可能性——太低,就算是從亡魂界迴歸的靈魂級亡魂們,不做工作一心修煉,也不可能同一時間晉升幽神。

果然,空幻搖頭,但他也作出瞭解釋:“其實這裏面,又一個我們以前都忽略、或者說沒找到的方向。”

“什麼?”

“精神力。”

“精神力?”衆人疑惑地注視着空幻。然而此時,空幻卻又再次不慌不忙起來:“通過之前的講述,大家顯然都知道暗影體系中的成員們,其力量體系的主要發展方向吧?”

“的確是精神力。”木紋舉手回答,“但那只是因爲‘亡魂只能專精精神’不是嗎?”

“事實就是這樣,大家想想,最開始你們只能吃米飯,吃了幾十年,有天終於可以吃麪了,但你們就真的能跑掉米飯而以後堅持吃麪嗎?”

“額。”

微微一笑,空幻提手似乎打算指向某處,卻中途收了回去,隨後咳嗽一聲說道:“暗影們的修煉也是如此。他們從一開始就修煉的精神力,對其瞭解和掌控遠超活着的朋人們。如此一來,即便是進入幽神,可以轉而發展能量,但卻很少有人願意放棄之前的努力。”

衆人瞭然的點頭。

“而且,精修幾十年精神力,他們的實力並不比咱們的能量方向弱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