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依仗徐海寶的庇護,劉曉涵也難得有機會看到深海的風景。感受過深潛的魅力,那種普通的浮潛,自然不在劉曉涵的考慮之中。此行出海旅行,劉曉涵玩的很痛快。

當她玩累了在遊艇上打坐修鍊恢復體力時,徐海寶則再次下潛,搜尋著這片海域對其有用的東西。對徐海寶而言,這也算是此次出行目的之一。

即便遊艇是租賃而來,可兩人在愛琴海的遊玩行程,遠比很多人都要瘋狂。偶爾閑下來時,小兩口也會在夜色的掩護下,來上一場與天為被,與海為家的『撕殺』。

直到一周后,徐海寶跟劉曉涵才決定啟程返航。原因也很簡單,兩人出來的時間太長,再不返航的話,遊艇租賃的時間就要過了。逾期的話,還是比較麻煩的。

返回海灣的路上,劉曉涵也很滿意的道:「老公,接下來我們去那玩?」

「你還想去那玩?」

「去城裡逛逛吧!這幾天泡在海里,我都覺得皮膚有些泡皺了!」

「少來!就你現在的體質,區區一點海水,怎麼可能把你皮膚泡皺呢?聽你的,那就去城裡逛逛吧!這片海域,再想一探究竟,只能去公海水域了。」

「你沒去嗎?」

相比劉曉涵現在體力消耗太大,往往都需要睡一覺或吃點東西,修鍊一番才能恢復過來。在這一點上,徐海寶似乎完全沒問題,有時幾天幾夜不休息都行。

在她休息或修鍊時,徐海寶也會在遊艇附近的深海中走上幾圈。只是為了確保劉曉涵的安全,徐海寶也不可能走太遠。遊艇在海上過夜,風險還是不小的!

「沒!你的安全要緊!走太遠,我怕一時半會趕不回來。不過,沒什麼關係,等過段時間,打撈船隊過來,順著公海區域航行一圈即可。沒什麼問題的!」

做為修為強悍的金丹修士,劉曉涵知道徐海寶還熱衷於沉船打撈,並非為了打撈寶藏賺錢。而是在古代的沉船上,往往都會有一些徐海寶需要的修鍊資源。

可以說,如今她跟徐清雅的修鍊資源,甚至於打撈團隊骨幹跟特事院,很大一部分的修鍊資源都由徐海寶供應。這種負擔,也促使徐海寶必須努力。

「老公,辛苦了!很可惜,我好象幫不到你什麼,反倒只會給你添麻煩!」

望著劉曉涵有些心疼跟歉意的表情,徐海寶卻笑著道:「怎麼會呢!你的功勞大著呢!有你陪著跟支持我,那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更何況,你還是我家的功臣呢!」

因為境界的原因,徐海寶知道劉曉涵也想天天陪著他。可問題是,劉曉涵真要陪著他出來的話,徐海寶反倒會覺得分心。有些事,徐海寶暫時不想劉曉涵去接觸。

雖說身為修士,撕殺也是一種歷練。如果有可能的話,徐海寶還是希望這種歷練能稍晚一些,等劉曉涵的修為境界更高一些再說。那樣的話,安全更有保障。

一直待在海灣渡假區的暗組成員,看到平安歸來的徐海寶兩人,也覺得長鬆一口氣。那怕暗組成員知道,徐海寶實力強悍,很難有人能傷害到他。

可在海上待了這麼長時間,他們會有所擔心也很正常!

將結算遊艇租金的事,交給暗組成員負責后,徐海寶也適時道:「最近信天翁有消息嗎?」

「暫時沒有!根據早前傳來的消息,信天翁目前應該在德意志。據說,找到了一位隱居的黨衛軍倖存者。具體的情況,還沒傳過來。不過,暗組還是有發現!」

「什麼發現?」

「隨著我們接觸的相關人員跟資料增多,我們也得到一個消息,早在我們之前,似乎就有很多人跟組織,始終在調查這件事。其中就有星研會的人!」

「很正常!關於希特勒當年隱密轉移的財富,很多人都知道這筆財富是海量。誰能得到這批財富,便能瞬間成為世界首富。最重要的,那些寶藏現在價值更高。

關於星研會的事,還是按出來前的規矩辦。可以調查,卻要盡量避免正面衝突。這裡不是國內,真把事情鬧大了,相信官方勢力也會插手干預的。」

「明白!稍後,我會將此消息傳達過去的!」

「官方這邊,有什麼異常嗎?」

「暫時尚未發現!有關我們的情況,國外特事勢力雖然知曉一些。可你太低調了,相信很多人都不太清楚。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你沒什麼官方職務!」

正如徐海寶之前所想的那樣,如果此刻他是特事院的供奉。那麼進入歐洲,勢必會引來歐洲各國特事力量的強烈關注。即便先天強者,也需格外提防。

可徐海寶在特事院,只有一個特聘顧問的身份。對外身份,則是兩家公司的幕後老總。相比亞洲各國特事力量對其了解多一些,歐洲這邊他名氣並不大。

誰都清楚,天朝是歐美特事力量的禁地。相同的,天朝特事力量進入歐美兩大洲,也會受到這兩大洲本土修士的打壓。下點黑手,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況且,根據徐海寶所了解的一些情況,當年八國聯軍入侵時,其中也摻雜了一些國外特事勢力。雖然天朝特事力量有過抵擋,可最終還是兩敗俱傷。

加上當時國力不振,才導致天朝出現了諸多喪權辱國的事。那些特事勢力進入天朝,也掠奪了不少天朝早年遺留的修鍊傳承跟資源。資源掠奪,其實從未停止過。

「行!若是有事,隨時告知於我。接下來,我會去附近幾個國家的名勝古迹走走。你們的話,別跟的太緊。有需要,我會隨時通知你們的。」

「明白!」

交流溝通一番之後,徐海寶又帶著劉曉涵在預定的別墅暫留了一晚。第二天,兩人跟其它出國遊玩的天朝夫婦一樣,踏上了遊玩歐洲各國的行程。

相比在愛琴海的渡假勝地中,進入希臘一些知名的古迹名勝地時,徐海寶也能感受到,這個古老國度,殘存的一些上古遺迹。畢竟,希臘也有不少神話呢!

跟天朝的特事力量有所不同,進入歐洲的徐海寶不經意間發現,在這片國度擁有的修士力量似乎也不多。很多修鍊人士,似乎都隱藏於宗教勢力之中。

感知到這些隱藏在教堂中的修鍊人士,徐海寶略有所思的道:「難怪歐洲經常能聽到宗教勢力對抗,官方在很多時候,都會跟宗教勢力合作或打壓。

不出意外的話,這片大陸的修鍊力量,跟官方應該有合作也有抗爭。官方對特事力量的掌控程度,只怕還不如天朝方面。修鍊傳承,更多都被宗教勢力掌控。」

相比國內結婚的習俗,大多都會在家族祠堂或承包給婚慶公司。國外結婚這種事,大多都需要在教堂舉行。這種風俗,某種程度上也說明宗教勢力的影響力。

帶著劉曉涵瀏覽這些名勝古迹時,兩人都顯得很低調。對兩人而言,那怕沒請什麼導遊,在語言溝通方面兩人也完全沒問題。英文對話,兩人都非常熟練流利。

做為從事旅遊專業的高材生,劉曉涵也會多國語言。這麼努力的原因,自然跟其立志週遊世界有關係。至於徐海寶,前世在各國海域工作,會些外語也很正常。

正當徐海寶覺得,此次愛琴海之行可以宣告結束之時,徐海寶卻意外的發現,有人對他實施了跟蹤。這讓徐海寶很是好奇,這些跟蹤者的來歷。

就在發現有人跟蹤的當晚,正帶著劉曉涵品嘗美食時,兩名身穿警服的外國警員突然走上前道:「兩位,請出示一下你們的護照跟證件?」

面對兩名警員的調查,徐海寶也很平靜的道:「這是我跟我妻子的護照!這是例行巡查嗎?為何我覺得,兩名警官先生,似乎特意檢查我跟我妻子的證件?」

「抱歉!我們是例行巡查,還請配合!」

將隨身攜帶的證件提交后,其中一名警員看了看護照道:「抱歉!你妻子的護照有問題,我們需要把她帶回警局進行調查核實,請給予配合!」

「警官先生,你確定要這樣做?雖然我不知道原因,可我相信,後果你承擔不成?」

「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如果有問題的話,你可以進行申訴!但現在,你必須配合我們的調查。不然的話,我們將採取強硬措施!」

從這名警員略顯強硬的表情中,徐海寶突然笑著道:「好!我們配合!那麼,我可以跟著一起去嗎?另外,我能打個電話嗎?」

「不行!到了警局,我們自然會給你打電話請律師的機會。可現在,你們必須跟我們走一趟!」

或許擔心徐海寶做出什麼過激的反應,其中一名警員甚至將手放到槍柄上。突如其來的巡查,確實令劉曉涵覺得意外。可看到徐海寶沒說什麼,她也很理智選擇配合。

至少有一點劉曉涵很清楚,有徐海寶在身邊,區區幾個警察想傷害她,簡直就是痴心妄想。而她也很好奇,這兩名警員想抓捕她的原因是什麼呢?js3v3 對很多出國旅行的遊客而言,大多都不想跟警察打交道。真要跟國外的警察打交道,往往都意味著出事了。要麼被警察調查,要麼就是向警察求助。

原本預定第二天離開,轉道其它歐洲國家的徐海寶,也沒想到大街上吃個飯都會被警察調查。最令徐海寶好奇跟暗惱的,還是這些警察似乎不是沖著他來的。

從幾名警員略顯警惕跟緊張的表情中,徐海寶能夠敏銳的發現,他們更多目光都放在自家老婆身上。這種奇怪的現象,也令徐海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始終跟隨在徐海寶身邊的暗組成員,原本想過來幫忙,可為了搞清楚被調查的原因,徐海寶還是傳音道:「遠遠跟著,不著急!我想看看這些警察究竟想做什麼!」

此行出國之前,徐海寶已經知曉特事院通傳過他的情況。真需要國家提供幫助時,徐海寶也能隨時通知駐外機構。一旦有需要,駐外機構也會全力幫助。

況且,如今的大天朝跟早年已然有所不同,大天朝在世界的影響力,也比以前大上許多。攤上嚴重的外事糾紛,相信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敢慢怠。

對駐外機構而言,涉及到徐海寶的事,那便是大事。即使這些駐外機構,不太清楚徐海寶在國內跟高層中的影響力,卻必須遵從國內的指示。

坐在警車裡,略顯緊張的劉曉涵也小聲的道:「老公,這些警察打算把我們帶到那裡去?」

沒等徐海寶回答,其中一名警員有些凶神惡煞的道:「閉嘴!不許說話!」

聽到這名警官的惡語相向,徐海寶表情瞬間冷下來道:「你很沒禮貌!我們配合調查,也是遵從貴國的法律。可我們不是罪犯,你明白嗎?」

「閉嘴!你個黃皮猴子!」

此話一出,徐海寶突然冷笑道:「真不知道你們那裡來的勇氣,竟然敢找我的麻煩。不管你們的警察身份是真是假,你的態度已經激怒我了,明白嗎?停車!」

精神力瞬間爆發,那名用言語污辱徐海寶的警察,正準備掏槍時,卻駭然發現渾身動彈不了。連同那名負責開車的警員,也發現他的一隻腳不受控的踩剎車。

剩下那名態度客氣點的警員,滿頭大汗般道:「先生,這裡是希臘,你不要亂來!我們是內務處的警員,你若是亂來的話,只會把事情鬧大。」

「是嗎?內務處,應該是特事機構吧!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給你的上司打個電話。我也很想知道,是誰給你們的勇氣,竟然敢來調查我還有我的妻子。

至於他,很抱歉!他已經污辱到我,這讓我很生氣。因此,他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如果你們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待,或許這座城市都有可能淪為廢墟,明白嗎?」

在徐海寶精神力的控制下,先前那名辱罵徐海寶的警員,突然發現他的手可以動了。甚至這隻手,略顯笨拙的打開槍袋,將那支已經子彈上膛的手槍取了出來。

令人驚訝的是,其餘兩名警員很快發現,這名污辱徐海寶的警員,握槍的手緩緩指向自己的太陽穴。看到這一幕,坐在身邊的劉曉涵也被嚇一跳。

似乎猜出徐海寶想做什麼,劉曉涵略顯擔心的道:「老公,這樣會不會把事情鬧大了?」

「曉涵,你應該知道,我不是一個喜歡惹事的人。他態度惡劣一點,我可以不跟他一般見識。可你應該清楚,他先前涉及種族岐視跟污辱。

最重要的,我們是什麼人?區區內務處的警員,我又何以懼之呢?我不想惹事,卻從不怕事。有些人做錯了事,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他身上,同樣血債累累!」

成為金丹修士之後,徐海寶的精神力得到爆漲,通過精神力實施控制,也比以前更為精通。對付這種普通的警員,他根本不用動手,只需動個念頭便能收拾。

前世遊歷各國期間,徐海寶見過很多涉及種族岐視的事。亞裔人種在歐美地區,也被很多本地土著敵視。面對這種岐視,普通人只能選擇忍耐或抗議。

可現在成為金丹修士,徐海寶根本無懼對抗。即便會激怒內務處那些修士,那又怎樣呢?對方真敢跟他交手嗎?真打起來的話,誰能控制交戰的影響呢?

最關鍵的是,希臘雖然也擁有眾多神話人物。可當下的環境里,該國的修士力量也極其有限。即便有堪比先天強者的修士,又豈是徐海寶的對手。

真要被徐海寶斬殺幾名堪比先天的修士,只怕內務處也會悔的腸子都青了。區區一個普通警員的生死,對那些修士跟異能者而言,又豈會在意呢?

打開車門帶著劉曉涵下車,看著尾隨而來的暗組成員,徐海寶也傳音道:「找地方先躲起來,有需要我會再吩咐你們。記住,沒我的命令,不許現身!」

「是!」

聽到傳音開車尾隨的暗組成員,很快將汽車開到旁邊停了下來。找了一個相對隱藏的地方,暗組成員便潛伏了下來。而此刻的徐海寶,根本無視那名求救警員的哀求。

相反很平靜的道:「如果你們按章辦事,我跟我妻子都會配合你們的調查。很可惜,你們採取的方式非常錯誤,甚至覺得吃定我們了。做錯事說錯話,都需要付出代價!」

站在車外的徐海寶,手指輕輕一彈,那名撥槍頂著自己的警員,也驚恐的發現,他的一根手指放到了手槍的扳機上。當手指用力扣下瞬間,一枚子彈瞬間穿透頭顱。

『砰』的一聲槍響,這名警員帶著驚恐跟反悔的表情,死在了警車裡。令劉曉涵意外的是,她聽到了槍響,卻發現這個聲音其實並不響,並未引起周邊過往車輛恐慌。

剩餘兩名坐在警車裡的警察,很快聽到徐海寶的聲音道:「希望這個教訓,能讓你們明白,這個世界有很多黃皮膚的人,是你們所得罪不起的。

我跟我妻子還有很多行程安排,我的時間也非常有限。因此,請儘快聯絡你們的上級。你們可以將先前的情況彙報上去,我也很想看看你們內務處的態度。

還有一點請你們謹記,如果你們選擇在受控狀態下處理此事,那我會配合你們的調查。若是你們選擇亂來,最終導致的後果,也將由你們一力承擔!」

拋下這句話,徐海寶放開對兩名警員的精神力束縛。感受到終於能重新控制身體,其中一名警員很快掏出對講機,跟上級聯絡並彙報情況。

反觀此刻的徐海寶卻對著劉曉涵道:「做為修士,我們修的是真我跟本我,為的是長生超脫天地束縛。對天地要有敬畏之心,卻不能屈服於天地。

對待這些世俗之人,我們只需恪守底限跟原則,不做濫殺無辜之事即可。每個人走的路修的道都不一樣,你需要找尋自己想走的路,不必過於壓抑自己。

修真之前先修心,這也是此行我帶你出來的原因。開拓眼界,讓你體會更多的事與物,才會讓你心境得與提升。殺人這種事,將來你應該也會碰到。

你只需要記住,該殺之人,無需心軟。殺一人,或許能救多人,這其實也是一種功德。試想一下,如果我們是普通人,碰到這種警察,我們又會有何下場呢?」

身處國外又遭遇這種內務處的警員,即便想求助外事機構都難。對這些手握重權的警察而言,想製造幾起所謂的意外,也完全不是問題。

即使駐外機構會關注,可想調查其中的內幕跟原因,又需要花費多大的代價呢?

知道徐海寶也是藉此事教導於自己的劉曉涵,冷靜下來想了想道:「嗯,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把事情鬧大,真的沒問題嗎?」

「放心!你只需要記住,在修士的世界,永遠都是實力說話。誰的實力最強,誰的話便是鐵律。今天這件事,我會讓他們給出一個交代的!」

對自身實力很自信,徐海寶自然無所畏懼。換成在國內的話,徐海寶還需要顧及一下交戰的後果。可現在身處他國之地,需要顧及的反倒是該國的修士。

負責調查的警員,將情報立即上報之後,很快引起了內務處高層的重視。得知他們試圖調查的女修士老公,竟然是一名強悍的精神力異能者,內務處高層也嚇一跳。

「對方的實力有多強?」

「預計應該擁有S級戰力!根據警員彙報的情況,對方全憑精神力,控制我們的警員自殺。最重要的,對方並未離開,而是依舊留在原地。這事如何處置?」

「派出兩名S級探員,去跟對方接觸一下,讓附近軍警配合。不管對方是何來路,敢在我們的地盤殺人,那就需要付出代價。盡量控制影響!」

「這樣做的話,會不會把事情鬧大?」

「記住!這裡不是東方,而是我們的控制區。如果有點實力便來我們這裡撒野,將來我們如何管控其它進入的異能修士呢?更何況,他殺了我們的警員!」

對很多實力強大的修士跟異能者而言,實力也會促生他們的自信心。在這些強者看來,徐海寶的舉動是對他們的挑釁。不強勢鎮壓,如何宣示內務處的權威不容挑釁呢? 有道是『人心難測』,即便徐海寶不想把事情鬧的太大,卻忘記掌握非凡實力的修士,大多都是心高氣傲之輩。面對徐海寶這種外來修士,又豈會輕易認輸呢?

在徐海寶帶著劉曉涵站在公路旁,等待當地的內務特事人員抵達時,卻很快發現情況似乎有點不對勁。原本有車輛往返的公路上,突然一下變得安靜了下來。

從這種情況,徐海寶便猜測出,當地內務處的警員們,應該在公路兩頭設卡,禁止過往車輛通行。做出這種舉動,也意味著當地內務處是不想輕易服軟了。

那怕劉曉涵很少經歷這種事,看到夜色下漸漸消失的車流,也顯得有些擔心道:「老公,不會有什麼事吧?這公路上的汽車沒有了,是不是出事了?」

「這條公路應該是被封鎖了!沒事,咱們不用心急,見招拆招即可。若是他們還敢態度強硬,那我也會適當給他們一點警告,讓他們知道惹惱我的下場。」

聽著徐海寶說出的話,劉曉涵略顯感嘆的道:「那這事情豈不是鬧大了?」

「沒關係!反正我們已經準備離開,下次再來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呢!放心,不管他們打什麼主意,最終還是要服軟道歉。這次的事,我會讓他們給出一個滿意的交待。

先前我也跟你說過,很多實力強大的修士,大多都不知道法律為何物。對這些強者而言,實力才是第一位的。只要把他們打服打怕,他們自然知道怎麼做了。」

「可這樣一來的話,我豈不是幫不上你任何忙?」

「無妨!有些事,反正你早晚都要經歷,今天讓你親自感受一下,對你修鍊也有好處。至於戰鬥的事,有我護著你,他們也傷害不到你,安心待著就好。」

「嗯!看來我真的有必要加強修鍊了!」

「不急!修鍊這種事,宜速則不達,順其自然即可,切莫強求!」

腹黑慢慢愛 坐在警車中的兩名警員,面對站在車外談笑風生的這對年青夫婦,多少還是覺得非常震驚。雖然其中一名警員,很想掏出手槍偷偷給兩人一槍,卻還是沒敢動。

原因很簡單,先前那名掏槍『自殺』的警員,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做為內務處的警員,他們很清楚修士的世界很殘酷,殺人更是家常便飯一般的事。

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他們還是很珍惜。反正情況已經上報,具體接下來怎麼做,兩名警員覺得還是交給內務處那些高手去處理解決比較妥當。

他們這種普通警員,還是充當看客比較好!

早前隱蔽在附近的暗組成員,其實也看出情況有點不對。可沒收到徐海寶的命令,他們同樣不敢擅自現身。誰都知道,徐海寶非常注重紀律。

即使他們現在都不是現役軍人,可服從命令為天職的規矩,他們始終都不敢忘。既然徐海寶沒下令讓他們現身,那麼他們只能待在附近,不能擅自妄動。

隨著公路上的車流最終消失,望著不遠處緩緩開來的三輛汽車,徐海寶依舊一臉平靜摟著劉曉涵站在公路旁。對於車裡的那些人,徐海寶一眼便感知到了。

除了兩名看上去實力不弱的人外,其餘的人大多都身穿便裝,攜帶有熱武器。但對此刻的徐海寶而言,正面抗擊那些熱兵器,也一點問題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