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俊俏男子搖搖頭,說道:「這點你放心好了,你都能夠想得到的事情,我早就考慮到了,神器有靈不假,然而經過如此漫長時間的封印,即便其還有著威能也是不多,而且很顯然那神器還在保護著那些貿然進去的蠢貨們,以我估計其能量堅持不了多久。」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並沒有打算很進去,那是找死,你們看看,一路安全跟隨到此地,在這裡等他們就好了,等他們將身上準備的物品消耗一空,疲憊出來之時,我們在一鼓作氣,直接將他們消滅,到時候不就什麼都有了。」

俊美男子說完,略帶邪魅的笑了笑,手指搓了搓,微微吹一口氣,看起來漫不經心的模樣,根本沒把那些神殿領域級放在眼裡。

「說的不錯!如果你剛才要我等追蹤進去,那此刻我已經準備離開了!送死的事情我可不做!」那鬍鬚壯漢說道。

嬌美女子笑吟吟的模樣,顯然也是與壯漢一個意見,至於其他幾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意見基本與他們差不多。

這些人都是長期在遺迹中混過的,對於戰場遺迹的恐怖有著深刻的認知。

現在他們一行人安全的到達了這處遺址的外圍,可不敢進去,否則他們又沒有神器防身,又沒有其他手段,豈不是找死。

找死的事情他們不幹,他們都是輝耀大世界外面的人,來這裡是為了發財,是為了搏一搏的單車變摩托的,不是送命的。

而且若是沒一定成功幾率,他們甚至這次都不打算動手暴露,畢竟一旦現身就沒有回頭路可走,他們需立刻離開輝耀大世界,從此遠走,並且還要躲避輝風之神殿的契約者,十分的麻煩。

有了決斷,一行人蟄伏起來,靜靜的等待著獵物出來!

「啊!」一聲驚呼,地面忽然塌陷,神殿的一名領域級剛好位於塌陷中心,他剛準備滕空而起,然而卻已經晚了,莫名的吸力將其扯回,一旁的眾人趕忙營救,紛紛施以援手,時間上卻已經晚了。

「咔嚓」那領域級雙腿齊根斷去,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保全了性命。

那受傷的領域級被眾人抬到角落,他臉色蒼白,雙腿鮮血流個不斷,眼看越來越虛弱,然而眾人無論怎麼做都救不了他的傷勢。

柔和的青光從虛空冒出,將其籠罩,很快,這領域級雙腿緩緩長出,傷勢癒合,這又是神杖的力量,到了神階,想要恢復一般人的斷肢並不困難,只要肯消耗一些能量和法則之力,還是較為簡單的。

「不好,神杖又出手相助了,它的能量即將消耗完!」

眾人沉默,誰也不曾想到這裡居然有如此多且詭異的危險! 為了確保能夠成功的帶出神杖,他們身上攜帶了眾多的重寶,無論是消耗型的秘寶、捲軸,還是能夠重複使用的高階神紋器,他們統統用了。這些寶物幫他們抵擋了許多次攻擊,然而即便如此,他們還是多次受傷,若非神杖在暗中相助,他們這一行六人至少死上一半!

不過隨著不斷的深入,神杖的距離是越來越近了,但是同樣的危險也越來越大,而且神杖上的能量幾乎消失殆盡,都是為了他們!

總裁大人,輕一點 神杖能夠感應到他們純粹的目的,能夠感應到他們的決心,因此才會如此不惜餘力的幫助他們,此行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否則對不起神殿同伴們的期待,也對不起神杖的信任!

羅盤上的指著旋轉幾圈后,停了下來,其中的箭頭指向某處,而那裡是一處小洞,只能怪容納一人進去。

「我能夠感應到神杖的呼喚,它就在我們前面不遠處,只要通過這處通道,我們必將能夠抵達神杖的位置從而將其帶出!」拿著羅盤的領域者略帶興奮道。

不過隨即他的聲音就低了下來,「現在我們需要重排循序,第一個進去的必將面對最大的危險,之前的那些危機你們也見到了,唯一最前面的那人很有可能…」

他的話沒有說完,但是眾人皆知道他要說的是什麼意思。

一時間,眾人陷入沉默,然而沒多久,一人忽然出聲道:「還是我來吧,我的歲數最大,活了也有兩三百年了,足夠了!此次為了耀神的神杖獻身足夠我自豪的了!」

「不!還是我來吧!我無牽無掛,孤身一人,死了也沒人傷心!」另一人插嘴道。

「我來!我…」

隨著第一人的開始,眾人竟然還是爭吵這最危險的位置,這就是風之神殿的契約者!令人動容!

手持羅盤的牆微紅眼睛有些濕潤,忽然羅盤一閃,她感覺低頭感應,一道溫暖的思念傳遞過來,這是神杖的思念,它在勸說眾人撤退…神杖感應到眾人的實力不足,選擇放棄脫困,而是選擇讓眾人離開…

薔薇紅眼睛紅了起來,她猛然抬頭怒喊道:「夠了!都給我住嘴!這種時刻當然是身為軍團長的薔薇騎士站在最前方!」

薔薇紅,輝耀大世界風之神殿的軍團長之一,為輝耀大世界的繁華立下了汗馬功勞,實力達到領域級巔峰,在神殿之中擁有很高的威望!據傳一旦她進階半神,就能夠成為神殿的副殿主,地位僅賜予教皇和耀神!

因此雖然一行人皆是領域級,但是薔薇紅的權威卻是絕對的,眾人皆很服氣。

「這怎麼可以!你是我們的領隊,更是肩負著與神杖交流的職責,我們都可以出事,但是你不行!」

眾人七嘴八舌的將話語對準薔薇紅,但是薔薇紅完全無視他們的話語,手中附著著紅色玫瑰的大劍插在地上,冷冷道:「反對無效!在這個隊伍中我說的算!」

冷酷卻又溫柔,眾人不再出聲,他們知道薔薇紅是下定了決心這麼做了,一旦她下定決心的事情,無人能夠阻止的了,就是這麼倔強。

氣氛略顯沉默,薔薇紅一揮手,英姿颯爽道:「等我先進去!走!」

「哦!對了,羅盤先給你們拿著,神器就在前面,已經無需我再指路!」薔薇紅忽然想起來身懷重寶,這羅盤是他們與神器之間的紐帶,沒有了羅盤後續的溝通將會很難。

而薔薇紅身處最危險的地方,自然不能再將這寶物攜帶在身上,只能交給別人,以防不測。

身後一人沉默的接過羅盤,然後站到了隊伍的最後,羅盤在身,他的性命就不是自己的了,需要小心翼翼的保護。

隨著薔薇紅的進入,眾人魚貫而入此小通道…

星神的目光穿越億萬星河,此時解決了世界意志問題的耀神心情頗為不錯,他忽然想起來下面的人似乎進入了戰場遺迹,準備為他帶回神器。

「早就說過那神器已經沒有價值了,不值得他們進入…」星神嘆口氣,他的目光穿越星河直接投向戰場遺迹,頓時遺迹中的一切都清楚明了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外界傳說,星神並不能干預戰場遺迹,插手不了戰場遺迹中的事情,然而這卻並非是真的,耀神作為輝耀大世界的主宰,擊潰了無數強敵而成為大世界之主的存在,此刻貴為星神,實力更是堪比中位神靈!

區區一個戰場遺迹豈有能阻擋了他的干預,那只是他放出去的假消息而已,就是為了看看有多少意圖不軌之人進入戰場遺迹謀划什麼。

為了保持真實性,他不惜將自己那神器扔在那裡,增加可信度。

他可不是聖光神殿那些木頭,一些能夠讓事情變的更有利的謊言,他是不會介意的。

當然,至今為止,他確實沒有出手干預過戰場遺迹裡面的事情,很多事情在他眼裡只不過是芝麻綠豆大小的事情,不值得他關注,即便是生與死。

站在永恆的角度,萬物生死只不過是輪迴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耀神很快就發現了神殿一行人的蹤跡,卻見他們隊伍氣氛沉悶,似乎有所死傷,頓時耀神微微搖頭,不過他卻仍然沒有插手的意思。

忽然他目光一凝,卻見在他們周圍廢墟之中,黑暗涌動,無數的能量湧向那些神殿之人,以那力量的強悍,瞬間便能夠他們滅隊!

「唉,算了…畢竟是為了我…」耀神嘆口氣,還是忍不住準備出手了,他化為虛無,融如虛空之中,世界即是他,他即是世界!

「印!滅!」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世界隱隱的劃過一絲波動,除非神階的存在,否則皆感應不出來。

而戰場遺迹之中,狼狽的神殿一行人終於跨出通道,他們舒了一口氣,卻不知原本湧向他們的暗黑能量忽然之間消失殆盡。

無形之間,他們被耀神救了一命。

耀神恢複本體,他看了眼安全的神殿一行人微微點頭,他的目光再次一轉,看到了那幾隻潛伏的「老鼠們」。

「這些…就當做你們的磨鍊吧…」 耀神高高在上,出於神殿一行人的目的,以及他心中的一絲憐憫,他暗中出手相救一次,但僅僅是幾個領域級的埋伏針對,這種事情還不值得他出手。

若是連這麼點小災小難都度過不了,未來還如何走上更高的境界,即便是耀神自己也是從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

大凡能夠成為半神乃至星神的存在,在成長過程中無論好壞以及自願與否,都擊殺了不少敵人,一步步走上來的。

耀神收回目光,這次收迴風華神杖應該問題不大,自己長久以來將神杖扔那裡心中也是略有愧疚之感,此次能夠藉助他們之手帶回來,也算不錯。

大漢從吹牛開始 「你們看!那是…神杖?」一道驚呼響起,眾人看向那人所指的方向,只見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之中,一柄法杖模樣的神紋器插在地面上,那法杖底部被黑色物質包裹,杖身黯淡無光,但是那模樣卻與記載中的風華神杖一模一樣。

薔薇紅艱難的走了過來,她步伐蹣跚,頭髮花白,整個人看起來十分衰老,在那通道之中,不可能不受到攻擊,而她被一股法則侵蝕,渾身精氣和生命力流逝,現在能夠保住性命已經是萬幸。

「紅,你好生休息,交給我們來吧!」身後一名成員心疼道。

若非薔薇紅的捨身阻擋,那麼受傷的就不止是她了,至少會有三人被那力量侵蝕。

薔薇紅顫抖而又堅定的朝著神杖走去,「還是讓我來吧,萬一這裡還有著其他危險,正好讓我這麼半廢的人來阻擋一下。」

眾人動容,見薔薇紅神色堅定,便不再阻止。

薔薇紅緩緩的走到神杖邊,目光中帶著激動,她雙手緩慢而又恭謹的握住神杖,口中低語道:「風華神杖!耀神的第一把神器,耀神無上戰績的見證,今日輝耀大世界所屬風之神殿將在此帶您回歸!」

神杖似乎感應到了,杖身發亮,光芒越來越勝,杖身下半截被黑色物質所包裹的地方劇烈抖動,黑色物質發出幾聲不堪重負的咔嚓聲,即將碎裂。

忽然地底深處,一股能量湧上來,黑色物質再次加固,將神杖禁錮,薔薇紅冷笑一聲,虛弱的聲音響起,「就知道不會這麼簡單,將那件寶物拿出來!」

身後一人解下背後的包裹,將其解開攤開,那有著數件零件,那人雙手划動,將那些零件快速組裝起來,一座小型的尖塔出現。

簡易能量供應塔,用七階材料打造而成,能夠承受半神的力量以及法則之力。

他們早就預料到風華法杖的能量可能不夠,因此準備了這一後手,之前擔心風華法杖的能量不夠,是怕神杖堅持不到他們到達便耗完能量陷入沉睡。

現在卻不擔心了,能量不夠就充!

那人繼續拿出幾個玉質的盒子,從其材質來看赫然是神性材料打造而成,裡面裝的東西必然非同小可,眾所周知,神性材料本就珍貴無比,能夠用這個裝的東西,其價值必然不低!

打開玉盒,一顆散發著風之法則氣息的青色亮澤玉珠躺在裡面,那玉珠看起來美輪美奐,其上面所散發的法則之力更是讓圍在旁邊的領域級們心中渴望,但是理智卻讓他們保持冷靜。

這玉珠與源石是一種類型的寶物,皆帶有法則之力,只不過不同的是源石可以幫助領域級突破半神,且功效很大,而眼前這玉珠卻不然,雖然其中也帶有濃郁的法則之力,卻對幫助感悟的作用不大,它的作用主要體現在增幅半神以及神靈們的神術威能上面。

然而它還有一個隱藏的功能,便是能夠快速的補充半神乃至神階的法則之力消耗,使他們快速的回復狀態。

薔薇紅接過玉珠,小心的將其放置尖塔的頂部空缺處,神力打入,激發尖塔的功能,頓時尖塔通體晶亮,薔薇紅將其拿起,頂部對準風華神杖,在騏驥牽引之下,風華神杖吸收尖塔所釋放出來的能量,風華神杖的氣息立即增強許多,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還在不斷的增強。

「嗡!」風華神杖忽然爆出出一股強大的神力波動,頓時神杖地步的黑色物質爆裂開來,完全沒有了重新附著的能力。

地底下,神秘的能量湧起,想要封印風華神杖,恢復了許多威能的風華神杖豈會給其機會,風之法則瀰漫,直接擊潰地底的神秘能量,拔地而起,懸浮空中。

脫困而出的風華神杖在空中上下擺動,似乎欣喜萬分,而薔薇紅一行人看著神杖恢復自由也是喜極而泣,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費!

「我們可以回歸了!」薔薇紅高喊道,聲音中喜意難以掩藏也無需掩藏,在此地,有著神杖的保護,誰也進不了他們的身!

神杖在空中蹦躂幾下,忽然直愣愣的落到地上,眾人一驚,薔薇紅慌忙拾起神杖,通過羅盤與其交流,關切詢問神杖的狀況。

過了片刻,薔薇紅的臉色難看了下來,看著都望著她的眾人,薔薇紅咽了口口水,略帶苦澀道:「雖然神杖脫困而出,但是在這無數年的侵蝕之下,神杖內部受損嚴重,剛才雖在我等的恢復自由,但是同樣的,剛才所爆發的強大威能使得神杖內部的損害更加嚴重,現在的神杖就彷彿是四處漏風的房屋,隨時都有坍塌之險。」

「那該怎麼辦?!」一人著急問道。

薔薇紅搖頭道:「若是放在外面卻是問題不大,隨著時間的流逝,用不了多久神杖便會恢復完全狀態,或者直接交由神殿,能更加快速的恢復,而現在…」

說罷,薔薇紅目光看向周圍,意思不言而喻,這周圍依舊充滿了危險,本來還指望著神杖帶他們出去,現在看來卻是不行了。

「我們必須抓緊時間離開」薔薇紅沉聲道,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留給他們的路只有一條,順著原路返回,趁著直接掃清障礙的間隙,順著安全的道路立刻離開這個地方。

現在一行人中,薔薇紅自身重傷,其餘人雖然沒有死亡的,但是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傷勢,在加上諸多寶物的消耗,現在實力比之來之前要弱了許多。 事不宜遲,眾人都怕遲則生變,顧不得喘息,當即就重整往外撤離,任務已經達成,戰場遺迹中沒有能夠吸引他們繼續留下來的利益了。

通道安全,這是他們剛剛才來這裡的地方,再加上此地剛才被風華神杖清洗了一遍,因此十分安全,他們所要面對的危險,將從通道外面開始。

那裡沒有被風華神杖清洗過,雖然神殿一行人之前進入的時候將外面清洗過了,但是難保不會有其他危險降臨。

……

瞳仁的目光時刻盯著遺迹里的動靜,他不敢大意,除非實在是勞累了,暫且休息片刻以外,他一直動用神眼盯著遺迹的動靜,而其他人都在周圍休息或是戒備,雖說他們這裡還在遺迹外圍,但是危險也是不小,需要時刻警惕。

半個月的無聊時光,讓這些人都有些懶散,即便是負責監視的瞳仁也不時的休息一會,監察這活很累,不是專業的人很難保持長時間的警惕之心。

「啊~」瞳仁打了個哈欠,眼角有些淚花,酸的很,忽然他神眼所看之處,一直毫無動靜的那個地方有著人影閃過,嚇得他立刻一個哆嗦,趕忙認真查看那處地方。

仔細的確認了兩三遍之後,確認真的是那些人後,瞳仁立刻急聲道:「出來了!他們出來了!已經出現在遺址外圍,大家準備!」

隨著瞳仁的喊叫,頓時懶散的氣氛消失,所有人集中到瞳仁身旁,俊美男子目光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終於等到他們出來了!神器風華神杖,他可是志在必得!

誰都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俊美男子名為羅無雙,實際上他並非人族,而是曾經某位與耀神戰鬥過,最終失敗身死戰場的半神。

實際上,那半神也正是奪走了耀神風華神杖,險些給予耀神重創的那位,最後他先祖將風華神杖封印,藏到戰場遺迹最底部,最後重傷逃走,不過沒多久便傷勢過重死了,死之前他曾透露給後代一個消息,風華神杖中蘊含著一個秘密。

他的先祖雖然最終沒有獲得輝耀大世界的主權,但是他卻竊取了一絲世界意志的力量並以他獨特的神術隱藏到了風華神杖之中,那時候他沒有選擇,只能如此去做,否則若是能將那一絲的世界意志力量帶走,他說不定能夠活下來。

而現在,卻只能將這個秘密告訴後代,讓他們去謀求。

世界意志的一絲力量對於現在的耀神而言算不得什麼,但是對於領域級和半神就不一樣了,輝耀世界作為大世界,規則完善,而其中的世界意志力量強大,即便是其的一絲力量,其中也蘊含著許多規則之力,若是能夠將其謀取來,羅無雙自信有機會突破半神!

他依舊被困在領域級很久了,否則也不會冒著如此巨大的危險,潛入輝耀大世界,更是深入戰場遺迹,跟蹤風之神殿契約者,謀求風華神杖!

這一次,他對風華神杖勢在必得!

「他們的狀況如何?」羅無雙問道。

瞳仁神眼縮放,遠處的景象愈發的清楚,他的能力可要比黑鼠強了許多,黑鼠只能看到遠處的景物,卻穿透不了禁制,甚至很多有強大力場所在的區域他也看不到,而瞳仁不同,他的目力能夠穿透諸多禁制,除非等階高他二階以上的神紋法陣否則都阻擋不了他的視線。

戰場遺迹中力量駁雜,卻沒有系統的引導,因此雖然力量混亂,對他目力有所阻礙,問題卻是不大。

隨著瞳仁的加大力度,眼中的景象清晰的呈現,只見神殿一行六人,此刻模樣狼狽,從他的眼中能夠看到這些人體內的神力不多,狀態奇差,很明顯是經過了一番大戰,戰力不足原先的一半。

瞳仁繼續觀察,他的目光忽然凝聚到一人的手中,一瞬間,他只感到似乎看到了熾烈的太陽,頓時慘叫一聲,雙目灼傷,倒地痛呼。

「怎麼回事?」鬍鬚壯漢立刻問道。

「強大的力量!那是無比強大的力量!他們手中持有一件法杖模樣的神紋器,其內的強大力量瞬間將我灼傷!我的眼睛!啊啊啊!」瞳仁一邊捂著眼睛痛呼,一邊說道。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無人關心瞳仁的狀況,若是放在之前他們還可能關心一下,現在的當務之急卻是那些神殿的契約者了!得知他們的狀態不佳,然而卻確實獲得了那寶物,眾人心在的興奮之意按耐不住。

鬍鬚壯漢雙拳互錘一下,興奮道:「直接動手?」

嬌美女子手中扇子越扇越快,笑眯眯道:「既然神殿的人已經幫我們將寶物帶出來了,那麼現在改輪到我們好好的去感謝他們一番。」

其餘人也紛紛表示動手,所有人都迫不及待,說到底他們只是一些混跡在暗處的獵人,為了發財無所不作,而現在一件重寶就在他們眼前,似乎唾手可得,誰能夠忍得住?

目前眾人還是以羅無雙為主,因此都看著他,等待這他的敲定最終決定,羅無雙掃了他們一眼,卻知自己此刻的意見並不重要,如果還拖著他們,很有可能被這些紅了眼的人們出手攻擊。

「等他們靠近后,便直接動手,計劃不變,按照一開始說好的行動!」羅無雙沉聲道。

「哈哈!發財了!」鬍鬚壯漢大笑一聲,立刻跑到遠處伏擊。

而其餘人各司其責,按照一開始的劃分,各自前去做著準備,至於瞳仁,此刻已經昏迷在地上,無人搭理,他的眼睛焦黑,看起來受損嚴重,也不知道神眼以後還能不能用…

薔薇紅低頭看向羅盤,就在剛剛她通過羅盤從神杖那裡得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外面有敵人窺視!

在薔薇紅的示意下,一行人暫且停下腳步,眾人不解的看向她,薔薇紅神色凝重,說道:「就在剛才神杖告知,有人埋伏我等!」

「埋伏我們?!怎麼可能!我們可是風之神殿的人,在輝耀大世界…」說著說著那人便不說話了,這裡是戰場遺迹而非外面…這裡是連耀神都探查不到的地方,在這裡出手,誰能知曉? 沉默…原本在外面高高在上的風之神殿契約者在此地居然遭受到了埋伏,現在他們狀態奇差,唯一的選擇似乎便是原地休整,以最強之姿面對那些偷襲者。

他們沒有想著逃離,能夠一直在這裡蹲著他們的人,必然所圖非小,不會給他們逃離的機會,而且說不定他們之中有著能夠探查蹤跡的契約者存在,不管怎麼說,最保險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以不變應萬變。

「大家休息半日,有助於恢復的寶物不要吝嗇,全都用了,到時候直接最快速度突破!」薔薇紅臉色蒼白的說道,她體內的傷勢很重,這一次很有可能走不出去了,剛才與神杖溝通後有一番話她沒說,神杖已經無能為力了,它內部損傷嚴重,甚至連一次攻擊都發不出來了。

不過看到家一言不發,都沒有詢問的樣子,想必他們也有所猜測了吧。

所有人沉默的恢復自己的傷勢,一開始來的時候他們便知道一路不會這麼順利,現在能夠全員都存活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怎麼回事?現在還沒發現他們的蹤影。」鬍鬚壯漢躲在暗處,目光掃視著周圍,心中急躁。

在他旁邊一起的一人搖搖頭表示不知道,隊伍中就瞳仁一個能夠在此地發現他人蹤跡的契約者,而現在瞳仁已廢,只能靠他們自己發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