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倒是從這些修士的口中了解到,這多寶店果然很神秘、不簡單。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領班讓她們打掃衛生。自己還是先把,衛生打掃乾淨要緊。其他的事情,還是緩緩再找領班說。

並且,領班回辦公室后。好像看到王芝頌進去了。王芝頌是領班的親戚。

雖然他們,為了避嫌。沒有公開承認,但是車間里的人,照舊人人都知道。

此時自己進去。領班估計,也沒有空閑聽她講話。還是耐心在等等。

看著捲筒上面,還剩餘的線卷,明天還不知道。車的什麼活。又要用什麼線。而且這裝線筒。

也該擦一擦了。於是從捲筒上,把一款黃色的線卷,取了下來,放回籃子裡面。

之後又從檯面下面,拿來一塊藍色抹布。把縫紉機仔細擦了遍,特別是卷線筒與壓線頭。

機器擦完了后,又把工作檯面擦的蹭亮蹭亮。擦完后又拿去洗手間,用清水趕緊晾在一邊。

最後又拿來掃把,把地面的布料碎屑碎線頭灰塵給掃了掃。打掃完了,去把垃圾給倒掉,再把掃把給放回原處。

之後,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心等待著下班的到來。心裡想著,等下班后,其他人都走了。

再單獨去找領班,跟領班反應一下,關於自己工資的事情。

原本以為,自己速度已經很快。畢竟她心裡藏著事情。想要快點去解決。所以動作,難免會比平常的時候要快一些。

但是,等到張小花打掃完了以後。屁股坐下來,本想欣賞一下,其他同事打掃衛生的場景。

卻不想,大部分人也已經打掃完畢。而且,有些人還和她一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雙手撐著下巴。

像是在發獃,又像是在想著什麼事情一樣。

也有人兩三成群,手裡拿著打掃工具當幌子。卻圍在聚在一起聊天。而其中一個同事(匯英子),看到領班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

就以為是領班來了。嚇得趕緊溜到位置上,拿起她位置旁的籃子。並通知其他兩位

「領班來了,領班來了。大家快乾活。」

然後其他兩人,一個趕緊低頭掃地。另一個也是忙著擦機器。似乎對那放風的人,說的話深信不疑。

而匯英子雖然,也忙著倒騰她籃子裡面的針線頭兒,眼睛卻偷偷,往領班的辦公室的門看去。

因為剛才也沒有看到人,也不知道剛才推門的那人,是不是就是他們的領班。

不想卻看到,王芝頌從領班辦公室走出來。而且正笑眯眯的朝著她走來。像是目睹了她們,剛剛因為是領班來了,嚇得慌忙幹活的動作。

難免忍不住,過來要取笑她們幾句。「匯英子,還以為你膽子多大了。見到「假領班」居然嚇成這個樣子。要是見到真領班,那你們豈不是要嚇的屁股尿流。」

「王芝頌!我沒功夫跟你瞎扯。」說完語氣突然又轉向柔和,拉著王芝頌「對了,剛從領班辦公室出來。有沒有在裡面聽到什麼消息?」

「匯姐。你指的是,什麼消息呀?你說的話我怎麼,聽不太懂呢?你還是給我說清楚點吧。我這人太笨,也很懶。不喜歡動腦子,去猜,去想。」

聽王芝頌這樣一說,匯英子的語氣又變的強硬起來。「哎呦!我說你這這人。非要人把話說的清清楚楚。你才能夠聽的懂是吧?」

「那當然,你不說清楚。這沒頭沒尾的。我怎麼知道,你要問什麼問題。

我又不是你肚子裡面蛔蟲。又怎麼能夠猜的到。何況,我才懶得去猜呢…」

匯英子本還想掰扯幾句,想說這人怎麼這麼笨。就是聽不懂人話,還是故意在逗自己玩兒。

全車間都關心的事情。就不相信了,這王芝頌會毫不關心。他老公工傷導致殘疾,公公婆婆上了年紀。

所以現在也幹不了活。現在還要她小姑子伺候著。她還有個兒子在讀大學,一個女兒在讀初中。

這一大家子,算是花錢的人。可就她一個掙錢的人。

她不關心這個問題,誰還關心這個問題。居然還在自己面前,裝作很清高。一副無所謂,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真是怎麼看,都看她不順眼。

剛才還在,擦機器的顧桂萍。卻搶在了匯英子的前面,衝到王芝頌的面前

「王姐,英子姐是想問問你。你剛在領班的辦公室。有沒有聽領導說起。到底什麼時候給我們,發年終獎的事情呢?

這年終獎一拖再拖。從去年拖到了今年。今年又已經拖了兩個月。這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發呀?也沒有個准信。也難怪大家都著急。」

「哦,原來你們是想問這個。可是,我又不是領導。我又怎麼會知道領導的想法。 豪門暖媳 更加不知道,領導什麼時候發年終獎。」

接著又來反問那匯英子。「匯姐,你平時沒事,經常給咱們主管兒子送吃的,送玩具的。按理說,這事你應該知道才是呀。

我去領班的辦公室,只是去工作的。又不是去給她送禮的。她又怎麼會,把這種事情告訴我呀。

不過,我猜測。這件事情就是領班想說。即使你們去問她,也是沒什麼用。因為我猜測領班自己也不知道。

這種大事,她只是一個小小的領班,又怎麼能知道這些事情。領班自己又何嘗不是,天天盼著發年終獎呢?」

「你少在這裡自以為是。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想說就說不想說,哪裡找來的借口。聽都不要聽你說的。」

說完繼續倒騰她的籃子去了。其他兩位見問不出什麼,位各自散去。王芝頌見匯英子不再理她,另外兩位也都走了。只好也懶洋洋的回自己的位置上。

她們說的其他話,張小花倒是沒有放在心上。唯獨對「年終獎」三個字,她聽的特別清晰。

這廠里居然,還有年終獎這一回事。以前怎麼,也沒有聽人說起過呀。這真是天大的,又意外的好消息。

因為張小花覺得,既然已經從去年拖到了今年。而今年又已經拖了兩個月。而且車間里的人,她們還聽到了消息,只是不確定而已。

既然又消息傳出來。所謂無風不起浪。說不定,這個月還真會發年終獎。嘻嘻,也不知道會有多少錢。

頂點 想想也是,能夠弄到如此多的奇珍之物,實力自然是強大到無法想象了。

隨意的行走,觀看!

蘇雪菲突然指玉櫃中的一對耳墜道:「寂塵,這對耳墜內蘊陰陽之力,與我功法相合,我想買下!」

「不過,已經有人拿下了,真是可惜了!」

蘇雪菲有些聲音有些可惜的開口道。

在這裡,雖然可以再競價。

但若已先有修士定下了,另一個修士看上,再想叫價,那就要比原價高出三成!

由此可以想象,多寶店的獲利有多麼的驚人。

同時,也很少修士會在這裡競價,因為原價就很驚人,再加三成,那將很不值。

畢竟,他們雖然家底驚人,但也不可能多到如此揮霍。

「哼,沒實力也想來這裡,這對陰陽耳墜,我家公子已經為本小姐買下了,憑你可沒有資格擁有!」

蘇雪菲的聲音剛落,便有一道女聲陰陽怪氣的傳來,聽起來讓人覺得很刺耳。

這話,自然讓眾女臉色微微一變。

蘇雪菲更是臉色羞憤。

她身為雲水四美之一,從前一直身份尊貴,高高在上。

現在,卻受到一個醉香閣的風月女子奚落!

這些不凡人物身邊的女伴,蘇雪菲她們自然知道大多都是來自雲水閣的醉香閣。

那是雲水城最有名的風月場所。

說話的女子,長得極是嬌美,但難掩身上的風塵氣質。

在她的身邊,還跟著一個亡靈界的公子人物,修為強大、氣勢不凡。

此時搖著玉扇,目光掃落在蘇雪菲眾女身上,眼中毫不掩飾浮邪、佔有之意。

「嘿若是這位美人願來陪本公子,這一對陰陽耳墜珍奇的寶物,本公子也可以送出的。」

玉扇亡靈公子輕挑地開口道。

如此,蘇雪菲眾女臉色更加難看了。

這是當場調戲,亡靈界的修士在雲水城中,果然囂張到了極點。

「公子,你不是說只喜歡奴家一個么?」

那名風塵女子偎依在玉扇亡靈公子的身上膩聲說道。

「嘿嘿讓她與你一起服侍本公子,來個********,豈不更妙?」

玉扇亡靈公子開口說道。

「唔,公子好壞呀!」

那風塵女撒嬌地道。

而這裡的一幕,也自然吸引了小世界所有修士的目光。

畢竟,江寂塵一人領眾女,太招搖了,想不引人注目都難。

何況,一眾修士,都在打蘇雪菲眾女的主意。

這時候,風管事走過來,冷冷地看了一眼江寂塵道:「這已經被流情公子定價,你若買不起,就滾遠一點,不要在這裡擋路!」

之前,江寂塵讓他落了臉面,此時自然是針對江寂塵了。

而便是泥人都有三分火呢,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個小管事叫滾。

本來,江寂塵還想待買完寶物再追究。

但現在,他驀然之間抬起一掌!

啪!

這一掌抽得毫無徵兆。

更是快到極致,有一玄妙的軌跡。

便是天道六重境的風管事,也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直接被抽飛,掉落一邊。

滿嘴的牙齒飛出。

這一切變化太快了,讓眾修士瞬間陷入呆愣之中。

而且,江寂塵是道體二重境體修者,這一掌的力道是何等的驚人。

這隨意的一掌,直接就把風管事半邊臉都抽掉了,血肉模糊。

「你一個小小的管事,也敢在本尊面前指手劃腳,而且,本尊都還沒有說話,你又怎知本尊買不起?」

「若再敢在本公子面前多說一句話,死!」

江寂塵聲音淡淡地道。

而此時,他也只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他無視眾修士,也不再看一眼被他一掌抽飛的風管事。

而是對蘇雪菲道:「雪菲若想要,那就買下!」

說完話,江寂塵直接就在陰陽玉墜原來的基礎上,加了三成的價格。

一百三十萬的極品聖元石!

這一刻,眾修士才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天道二重境,可以在隨意抽飛天道六重境的風管事。

而且,隨手就多加了三十萬的極品聖元石。

此時,對方還是一副雲淡風清的樣子。

如此手筆又豈是一般常人可做到?

不過,能夠來此的,哪個不是不凡的人物?

風管事,在他們的眼中,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物。

「哈哈很好,今天竟然有人敢與本公子爭東西。」

「雲水城中,你還是第一個!」

「不過,憑你也爭過本公子?做夢吧!」

玉扇公子此時也反應過來,冷冷地開口道。

達到了他們這等地步的人物,就算只為了爭一口氣,他們也可以隨手揮霍千萬聖元石。

此時,陰陽墜的價值對玉扇亡靈公子來說,不值一提。

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面子。

而江寂塵,他也不在乎陰陽玉墜的價值,他更在意的是蘇雪菲得陰陽玉墜時的幸福、開心。

在場的修士,他們都知道玉扇亡靈公子的身份。

那是雲水城中,其中一位半神道亡靈高手的後代。

這樣的人物,自然誰也不敢得罪了。

「這小子,不知從哪裡冒出來,這次有難了。」

「對上半神道亡靈高手的後代,有死無生。」

「哪怕現在爭贏了也沒有意思,出了多寶店就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