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側面空間之中冒騰出一隻帶著驚天能量的拳頭。

直接砸碎何健的護身罡光以及防護甲衣。那一拳正中何健的左胸。仙雷之力侵入進去。直接把老傢伙的左胸口打得癟了進去翹出了白森森的肋骨。

啊……

何健重重的砸在了地下,而飛天磁網失去了主力戰將,三下二下給猴八拋到一邊給唐春順手收了起來。

猴八威風了,陰笑著八隻手臂出來。拿捏向了海冰城兩個半涅槃境的倒霉孩子。

轟……

唐老大沒絲毫猶豫。來世一掌帶著恐怖的能量一掌拍在了何健身上。直接把何健打進了地底深處,跟堅硬的碎石融成了一團血光。

何健居然也強悍,居然從側面一溜血光閃出了地面往密林中逃去。

而兩個手下見主子都跑了。一愣之下給猴八一掌一個捏碎了骨頭,連魂魄都來不及逃走。

而唐春早就展開天鵬翅膀狂追了過去,這邊,當然又是往嘴裡塞了一把生力丹補充體能。

如此吞丹損傷肯定有的,不過,此刻也沒辦法了。體內能量因為來世一掌來了兩掌已經耗費得差不多了。

不補充那隻能等死了。

何健像是一條地龍一樣往密林中帶著一路血斑狂竄而去。

「看你能逃到哪裡?」唐春的聲音陰森森的響起,這貨也在緊跟著就是了。

此刻要恢復體能,唐春也沒過於迫近。畢竟,像何健這種涅槃大境中的『寂滅階』強者拚起命來也不是能量耗去八成的唐春所能抗住的。

所以,拖時間,利用諸天島時間恢復體能再滅殺這老小子才是正道。

猴八緊緊跟在後邊,只要何健有可能向側面逃竄的話猴八就會拚全力出手擋一下,把這老小子擋回『正道』上來。

一路過去狂竄了上千里。

「差不多了小八,咱們合力干倒這老小子。我先把這老小子逼出密林。」唐春密音道。

頓時,天鵬巨翅往地下全堵住了何健的所有去路。四周頓時雷光電閃,形成可怕的雷電之潮狂亂的炸了下去。

一道紅色身影衝天而起,自然是何健無法在繼續在密林中呆了。

老傢伙只好竄到了空中,他頭頂上罩著那座山嶽樣的法寶衝天向側面彈射而去。

紅晶天王鼎張開了,而這邊唐春幾捧下去猴八又配合著。

而唐春的火屬性劍陣配合著紅晶天王鼎布成了一道道驚天劍網。走投無路之下終於,何健慘叫一聲給紅晶天王鼎吞噬了進去。

「少主威風啊,連何健如此強者都給你抓了。」猴八一臉佩服樣子。

「咱們先恢復功力,等下子看你少主我怎麼樣收拾這老傢伙。麻痹滴,居然敢暗算我。」唐春一聲陰笑,猴八也是陰森森笑著,手指骨捏得咔嚓直響,一對寶貨。

「打夠啦。」這時,遠處傳來一道冷漠的聲音。

龍眸一掃,十裡外的空中站著幾個人。

不是紫羅谷那四位師兄妹還有誰?其中還有一位穿著青袍的老者唐春不認識,估計是紫羅谷的長輩。龍眸一掃,嗎滴,居然是涅槃大境中第三個層次『無為階』強者,這下子麻煩了。

在力氣還沒恢復前不可能能抗得住他的。(未完待續。。) 「小子,我說地,風水輪流轉。想不到僅僅幾天後你不照樣子轉到我們手中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咱們紫羅谷三長老劉遜,也是本人的師尊。」趙磚一幅吃定了你的玩味兒表情。

「哼,劉長老,本人並沒什麼冒犯你的。你們為什麼要阻著我們的去路是何為?」唐春鎮定了下來,冷冷問道。

「呵呵,唐大師。要論冒犯你肯定冒犯了。在大街上欺負了我們紫羅谷弟子。這個劉某可以不計較,不過嘛。你不是有共同草嗎?而且,本長老也相信你空間袋中還有九轉金丹以及一些珍貴的寶葯,我講得可對?」劉長老淡淡哼道。

「有,不過,這跟你堂堂的紫羅谷三長老有關係嗎?」唐春明白了,老傢伙居然是盯上了這個。

「共同草是谷主所要之物,你得交出來。九轉金丹的話就算是孝敬老夫的就是了。

別的就不要了,不過,你得留下到紫羅谷幫助煉丹。如此一來本長老可以籌情考慮建議谷主讓你擔任相對較重要的丹樓職務。

不然,那就得老夫自己親自動手了。到時,結果你會更慘。

本長老也不想讓本谷的丹師受傷被迫是不是?」劉長老也是一幅拿捏住了你的眼神兒,根本就不信唐春還能有什麼別的選擇。

「紫羅谷是強盜嗎?哪有強要強留的?」猴八氣憤的哼道。

「強盜,這年月誰強誰就是主宰。弱者就要服從強者。不服從,你可以選擇死。怎麼樣你這隻小猴鷹,活著好還是死了的好。嘴硬是沒有用的,到頭來,你不是如螻蟻一樣照樣子要選擇貪生嗎?」劉遜一臉冷笑。

「老子就是死也不會投降的。」猴八給激起了真火。

可怕的青芒之氣一閃,八臂突然出現。而且,瞬間就漲長,空中頓時布滿了如老蛇樣扭曲翻動著的八隻手臂,猴八一把就抓向了五人中最弱的趙靈芳。

因為,她只有八重境。猴八這傢伙還真會欺軟。把劉遜這硬點子留給了唐春。

「我說過。這世道是強者主宰的世界。弱者,只能選擇屈服。」劉遜居然一點不緊張,冷笑一聲。

老傢伙手掌一伸,居然化成一片紫色藤蔓滋啦一下就把猴八兩隻抓向趙靈芳的手臂硬生生捏碎。罡光閃動中。猴八一聲慘叫。剩下的六隻手臂中兩隻手臂突然膨脹到水桶粗大。

而劉長老冷笑著。他藤蔓之手又以訊雷不及掩耳的快速拿捏住了。

再次要捏碎,而且,劉長老那強大的空間鎖定能力發揮出來。唐春頓時感覺身子想挪動一下都難。不過。就在這一瞬間。

唐春涅槃大境中第四個層次,圓寂階的精神力以龍眸化成魂槍的形式突然爆出。

整個凍結的空間給衝擊得震動了一下。而劉遜也在短時間愣神了一下,他還以為唐春是個隱藏不露的超級強者。

夠了,猴八的兩隻膨脹的手臂到了臨界點,轟隆一聲,道道青色罡煞之氣如狂潮一般形成風暴圈往四周炸開了。

而劉長老本來控制著的穩定的空間頓時就給炸開了,空間凍結一旦炸開,而唐春在瞬間不見了。劉長老心裡一震,趕緊重新真力出動想重掌空間。

可惜的是太晚了,往生一拳已經狠狠招呼在了趙磚身上。

那傢伙慘叫一聲,整個半邊胸脯都給往生一拳砸得粉碎。連內臟都狂飈了出來。

在劉長老憤怒的吼聲中,而唐春的無風也起浪已經穩當的把趙靈芳跟趙幽蘭兩女拿捏在了手中。

至於那個九重境的張師兄張沖早給唐春一腳踢得噴血飛到了二里開外狠砸到了一堵山岩上軟癱了下去。

這一系列的動作幾乎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完在了。

因為,猴八有密音給唐春,他要自爆兩隻手臂。而唐春用龍眸震動了劉遜的空間凍結。

而猴八實施了自爆。而在自爆的一瞬間劉長老震驚失色之下唐春成功利用撕裂空間秘技擒拿住了紫羅谷兩女。

「磚兒。」劉遜悲憤的大叫著,首先是把徒趙磚重傷的身體扯了回來塞了一顆丹。

而接著把張沖吸扯了回來包紮了一下。在這期間唐春即時把猴八扯了回來匆匆塞了一顆丹藥塞進了戒指空間。

當然,唐春明白。此刻不可能跑得掉的。因為,劉長老重新凍結了空間。

就是再以圓寂階的精神力刺激的話老傢伙也有準備了,一般是沒有效果了。

不過,兩女在手,唐春有了議價的籌碼。

而唐春剛才一連續的大幅度進攻也耗費了八成力勁。

此刻正在利用諸天島時間狂吸收仙力恢復真力。所以,劉遜幹什麼唐春也沒再進攻,其實這貨是失去了進攻能力。

「小子,放下她們倆個。」劉長老厲聲喝問。

「吼啥老傢伙。」唐春突然眉毛一挑,反吼道,劉長老倒是給吼得愣了一下。

老貨陰沉著臉死死的盯住唐春,道,「唐春,朝武雖大,但是,你得罪了紫羅谷也沒有你的棲身之地。」

「笑話,好像朝武島域是你們紫羅谷家開的似的。」唐春冷笑。

「對你來講也差不多,一個域外來的小子你還能嘎嘣到什麼地步?

只要紫羅谷肯出面,朝武雖大,但處處都有抓捕你的人。

趕緊放下她們倆個,把空間袋交出來。效力我們紫羅谷,如此一來我還可以在谷主面前說情一下。

不然的話,你死定了。而且,是那種生不如死的死法。」劉長老冷冷哼道,臉板得比門板還硬。

「老傢伙。趕緊退開到千里之外。不然的話,我先斷了兩位美女妹子的一隻腿。」唐春冷笑道。

「你敢!」劉遜張口而出。

「我有什麼不敢的!」唐春一把扯出了趙靈芳,手掌就擱在趙靈芳的一隻嫩腿上。

輕輕一劃拉,趙靈芳眉頭一皺,頓時,流血了。當然,只是一點輕傷。

「劉長老,你進攻啊,打死這個人渣。」趙靈芳掙扎著大喊道。

「再喊,本少爺不妨扒光了你。」唐春兇巴巴的。

「你敢。我母親是紫羅谷二長老趙冰。」趙靈芳凶道。

「你母親就是紫羅谷的大爺都沒用。信不信?」唐春作出一幅隨時扒衣裙的兇相子,趙靈芳嘴一咂,臉兒一白,眼淚直冒。嚇得不敢吭聲了。

「小子。我看你根本就是個無恥的人渣。這種話你也講得出來。」劉遜給氣得嘴唇都在顫慄。

「人渣,老子再人渣也比你這老強盜好得多。」唐春冷笑,道。「老子至少不偷不搶,憑本事吃飯。

就你,老東西,什麼強者是主宰,你這根本就是強盜邏輯。

你不是要當強盜嗎?中中中,馬上把你的空間袋扔過來。

不然的話,我這手一拿捏下去這位靈芳姑娘的大腿就沒啦。」

「你試一下看看。」劉遜差點給氣歪了鼻子。

咔嚓……

一聲脆響,趙靈芳痛得直咧牙,沒忍住,大叫了一聲。

「你個混蛋小子,老夫跟你……」劉遜剛罵到這裡,唐春冷笑一聲道,「不想要她們的命了是不是?快點,把空間袋扔過來。」

「好好好,老夫終日打雁,想不到今天給你這混賬小子啄了。拿去,你再膽敢亂來的話老夫就是拚了她們的命不要也要碎你屍扒你皮。」劉遜扔出了一枚空間戒指,唐春在接手的一瞬間,空間戒指在距離唐春幾丈距離之時突然的銀芒一閃。

一道身影化為一把曠世利劍穿向了唐春胸脯。劉遜居然分化了一個分身融於戒指之中過來的。

「滾老傢伙!」突然,一道銀鈴般熟悉的聲音傳來,整個空間給強行撕裂開,一隻手掌如鬼魅一般一閃。

叭地一聲,那一聲脆響,那可怕的余浪居然把一裡外一塊卡車大的巨石震成了碎渣。

而同時,劉遜一聲慘叫。整個人給煽得鮮血飛濺像老鋼炮一般飛飈到了十幾里開外一把砸進了一座小山座堆里。而且,老傢伙身體硬朗啊。

轟然一聲把一座七八層樓高的青岩山直接撞塌了,驚起了滿空的煙塵。

而同時,劉遜分化的分身也給後邊一隻手掌捏成了肉團。

唐春二話沒說轉身展開翅膀,一道驚天銀色電芒劃過長空狂飈向了遠處。

這傢伙在心裡哀嘆『運背』啊。麻鄙滴,怎麼就會在這關鍵時刻碰上愛兒這老蛇妖啊。

「小唐子,還能跑得掉嗎?」後邊傳來愛兒的鄙視聲音。

「嘎嘎嘎,美女,你認識他啊?」居然又傳來另一道聲音,唐春一邊狂飛龍眸一掃,頓時一陣子訝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