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偶偶爾狐狸扔了一個地雷 我的日刊少女……從來不霸王的好乖好乖小天使////

離經易道扔了一個地雷 傳說中的阿白就是這一位啦。對銀魂騙人界面有所不滿的話就去咬她的臉蛋吧♂

Micromoe扔了兩個地雷 唔噢噢噢第二個啦!媽蛋說起來寶貝你的留言我恨不得條條點精華慢慢舔……還有雞舍絲什麼的你別這樣,我看的時候起碼笑了一分鐘!!!!!你萌梗太多了好嗎!

在不使用調控好感度功能的情況下攻略成功,將有機會得到隨機抽取的獎勵。

攻略成功,新回想已錄入:沖田總悟。

人物名錄錄入:???

然後放一張阿白更新過的世界列表麼麼噠!至於第三個人……嗯要怪就怪阿白這個愛騙人的小妖精吧(歡快地跑走)

Abyss·目前已知的系統情報:

Abyss·功能點亮:

Abyss·玩家地雷錄入中:

插入書籤 [綜漫]豆豆你不懂愛

房間內光線昏暗,只亮着一盞花紋繁複、式樣復古的洋燈,火光便成爲了主要的光源。

站在小豆麪前的男人,澄黃的眸被火光映成一種深沉而誘人的蜜色。

他微微勾起脣、綻開一個微笑。

“你醒了?”

柔和而帶有磁性的語聲,在寂靜的房間中迴響,卻並不突兀。

小豆覺得耳朵輕輕一酥……就像是被羽毛輕輕拂了一下,又有些發癢。

只是簡短的一句話而已,卻含有一種甜蜜的煽動力,讓人情不自禁生出微妙的服從情緒。

——儘管他並不是在下命令。

小豆茫了一下,看向他的頭頂。

金色的小字在半空中漸漸凝聚,於明滅的火光下被染上了和男人雙眸相同的蜂蜜色澤,越發顯得眼前的一幕彷彿一幅添了腳註的靜美肖像畫。

美得像似是而非的夢境,讓人不自覺地屏住呼吸,以免打破這份沉默——

壁爐的火焰跳動一下,發出一聲極輕的“吡啵”聲。

小豆只覺得神經被這響動緊緊勒了一下,爾後地從這種狀態中倏地抽離出來。

視線漸漸聚焦。看清小字的內容時,小豆完全清醒了。

槙島……

……聖護。

對不了個起豆神太震精了以至於讀寫技能啓動略遲緩……

哦次這什麼突破節奏的天際——不對,太震精了連聽說技能都沒啓動好——這什麼突破天際的節奏?!

媽蛋N’呢!快出來給豆神解釋!!

——在兩人同時陷入沉默後,槙島聖護又往前邁了一步。

他的鞋底陷入地毯些許,發出柔和的沙沙聲。

“怎麼了?”

他微微傾身,和她保持着一種既不過分疏離、亦不親密的距離,再次發問——

“……鶴留?”

嗯,呆毛天線信息Get。

呵呵,豆神就連隨機分配到的名字,都是這麼地洋氣ho?

……其實豆神懷疑就算自己的名字是李狗蛋兒,經槙島先生這張嘴一念、都會D大調兒地奢華起來呢呢呢(……)。

等會兒,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次奧。槙島先生您別再靠近了橙不橙?

豆神……豆神有點兒暈。

雖然這貨是個大紳士……可是架不住這美型度實在有點兒逆天呢呢呢……

小豆——姑且叫她鶴留——她的手指動了動,像是反應過來了,遂緩慢地撐起身,脊背離開了座椅靠背。

爾後她發現,剛纔槙島的詢問似乎只是象徵性的而已,他並沒有在期待着她的答案——他只是細細地看了她一眼,爾後轉身走開、將手裏的書緩慢地推回她右側的木製書架上。

男人修長的手指近乎愛憐地在書脊的邊沿輕輕摩挲了一下,這才離開。

接着他轉過身。

“劑量太大了嗎?……”

這樣說着,他再次衝她走來。

劑量?

這詞兒聽着……略寒啊。

正寒着呢,槙島已經走到了她面前很近的地方,垂下眼。

“既然自己剋制不住的話,這個就暫時交給我來保管吧。”

小豆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這才發現自己搭在膝上的另一隻手,手心還虛握着一隻小巧的藥瓶。

哎擦豆神居然看懂了藥瓶上滿是火星文的標籤……

是助眠藥物。

豪門盛寵之暖婚霸愛 等等這感覺略熟悉啊……跟自己做“酒師豆”的時候,被N’強行裝備上專業技能、爾後去上班時發現知識被自動掌握、工作毫無鴨梨的神奇療效一樣一樣的ho?

話說回來,助眠藥物是幾個意思?

——沒容她細想,槙島已經慢慢伸出手。

小豆下意識地鬆開手掌,任由槙島的手指輕輕從她手中勾走那瓶藥。

兩人的指尖輕輕一觸。

她擡起頭,看向槙島聖護的頭頂——

然後再次石化。

*槙島聖護*

*死心塌地*

*難度係數:20。*

……哦買糕的!?好感全滿難度係數20是幾個意思!?!?哦次搜狗菌那麼殺腦的紳士(?)也才3啊!?(←皿←)

恰在此時,N’的聲音響起了。

【目標人物好感度……調整……完畢……前續劇情……已導入……】

誰說要調好感度的!?連前續的超恥愛之劇本兒都編圓了,嘔吧您腦子裏也進奇行種了麼?還有這難度係數分明是越級挑戰的節奏吧吧吧?!

等一下,怎麼這次N’的聲音不但模糊起來,還開始斷斷續續的了?

【發生了一點小意外……】N’的聲音越發模糊了,【之前在沖田事件中爲了你違反規則、以至於我也控制不了了……隨機傳送的世界也發生了錯誤和紊亂……我暫時要離開一段時間……攻略成功後,規則將會自動修復……】

那要是失敗了腫摸辦!?

【機會……一次……】

N’的語聲戛然而止。

心音呼喚了好幾次,N’再也沒有迴應。

……心好累!!!

明明屋子裏溫度很高,小豆的後背卻泛起一層細密的冷汗。

不知道怎麼接話,傷不起有木有?

——看來槙島和這個“鶴留”已經很熟了,就是不知道是什麼關係……可是好感度已經這麼高了,難不成是LOVE?LOVE的關係?這看着……也不太像啊?

槙島直起身,看了一眼書櫃旁的西洋鍾。

“時間快到了。”他轉過頭,仍是用那種深邃而柔和的眼神看向她:“去準備一下吧。”

你妹啊豆神哪知道要準備森馬?

小豆憋了一下,爾後控制速度緩慢地眨了一下眼、作迷茫狀。

“……什麼?”

聲音一出口,自己都嚇了一跳——這溫柔且清澈的聲線(……),怎麼跟槙島第二似的?

槙島又笑了。

那是一種介於天真和成熟的蠱惑之間的笑容。

他緩緩開口,語聲趨近於嘆息。

“去工作,鶴留。”

小豆的頭皮又是一麻。

這個男人每次說話時,都會讓人依稀產生錯覺——彷彿自己的頸上正套着項圈,而他正是握着牽引繩的主宰者。他引導你的手明明極盡溫柔,卻讓人在沉溺之餘不自禁地恐懼——如果反抗,那隻手便會拉緊繩索、毫不猶豫地絞斷氣管。

次奧。

乳齒哲學的男銀,豆神……酷愛要HOLD不住了。(:3?っ)3

好在槙島撂下這句話之後,就一個人走進了房間。

小豆心有餘悸地靜止片刻,才默默站起來、心想先去洗把臉清醒一下……

結果就這麼恍惚地走着,回過神來時,已經停在了浴室門口。

……豆神是不是該感謝一下這遊戲編劇還有良心,給她這具身體寫入了點兒本能和習慣?

——於是裝備着這種“對周遭環境陌生又熟悉”的古怪感覺,小豆擰開了浴室金光燦燦的把手、走了進去。

剛纔從窗外望出去,已經發現這裏是座了不得的豪宅;家居裝潢也相當奢靡,洛可可與現代風格的結合簡直閃瞎豆眼,浴室自然也挺D大調兒的奢華(……),浴缸都快趕上半個游泳池了。

就是不知道這房子是哪個土豪的……

小豆走到鏡前。

……哦次,又是個大美人,完勝之前兩種豆(……)。

雖然看不出確切年齡,但比第一顆熟女豆還熟上那麼一些——

鏡中人烏黑長髮柔和地散在肩頭,一縷縷越發襯得膚色膩白,五官美得跟瓷人似的。正當完全綻放的年紀,女人從頭到腳散發着馥郁的蠱惑氣息,眼角眉梢洋溢着病氣的美感。

硬件設施沒輸給聖護大美人,豆心甚慰。

不過攻略這位紳士,就算再怎麼美,用處似乎都不大……

小豆擰開水喉放水,一頭扎進水槽。

冷水激得頭腦越發清明;憋了一會兒氣之後溼淋淋地擡起頭,襯衫襟口倏地滑出一枚銘牌。拿起來一端詳,呆毛天線瞬間又直起來了——

*足立區精神病質矯正醫療中心特別醫療師*

*鶴留凜*

很好,現在她明白“去工作”是什麼意思了。

……

洗漱完畢後走出浴室,小豆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在身上搜到車鑰匙一把、虛擬投影換裝裝置一隻、以及小物若干;再次憑身體記憶找到自己的臥室,順利入手“鶴留凜的手提包”一個。

按照阿屁雞的尿性,現在該是更換地圖的時候了對不對?

豆兒一路淡定地回到客廳,卻發現槙島已經坐在沙發上了。

——而且已經換好了衣服。

乳酪色的馬甲罩住長袖白襯衫,一絲不苟的同色西褲勾勒出修長的交疊雙腿,純白的皮鞋一塵不染。

槙島坐姿優雅、緩慢地翻着膝頭的書,側臉掩映在厚重窗簾透入的熹微天光中;他垂着頭,幾縷髮絲便勾在領口,彷彿流瀉的水銀……

……何等樣的殺傷力。

小豆險些再次Hold不住了。

槙島將書本合上、站起身,溫溫柔柔地回頭看向她:“走吧。”

皇上又追來了 小豆捏了捏兜兒裏的車鑰匙,輕輕應聲:“嗯。”

他走到她身邊。

聖護大美人身正條順,以鶴留凜不俗的身高,也必須微微擡頭才能對上那雙吸人的眼睛。平視時,正好能看到隱匿在筆挺襯衫領口下若隱若現的鎖骨……

然後他擡起手、修長手指拂過領帶緞面的布料……

硬是把整理領帶這個日常範兒的小動作做出了撫摸情人頭髮的意味。

鴨梨,山大啊。 如何攻略冷澈邪少 (:3?っ)3

兩人並肩來到了外面,豆兒按照剛纔偵查好的方向、徑直往車庫走。槙島一直沒有異議,看來她是猜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