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傅安安捧著雙手,一臉花痴。

雲舒:「……」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二哥身邊的人拿她當小孩兒了。

這就是個行走的花痴小機器。

薛詩琪看到了傅嶸,眼底閃過一絲驚艷:「安安,你哥哥好帥。」

「帥吧,我哥不光帥,身材也好。」傅安安伸手,「我哥足足有八塊腹肌,我以前經常摸!」

薛詩琪:「?」

摸腹肌?

她想了想,一臉渴望:「安安,下次我能摸摸嗎?」

傅安安蹙眉,下意識想拒絕。

但爸爸說了,在學校一定要有高情商,不能得罪同學。

她想了想,歪著腦袋:「詩琪,你是女神,女神不能摸這些。」

薛詩琪聽到女神二字,下意識起范兒。

「你說得對,我應該要剋制。」

雲舒聽著兩人的交談,扶額。

一個花痴,一個想當女神的蘿莉音,可真是開心快樂源泉。

上午七點半。

軍訓正式開始。

開場的訓話,三人都沒認真聽。

傅安安和薛詩琪欣賞帥哥,雲舒則是趁著這段時間,大概將班上的人掃了一遍,算是認個臉熟。

早上的訓練一般,大多是最基礎的訓練,對雲舒來說,沒什麼難度可言。

轉眼就到了吃午飯時間。

聽到解散二字,傅安安撒了歡的沖向了指揮台,當著大家的面,一把抱住了傅嶸:「二哥,我好想你——」

傅嶸常年在部隊,兄妹倆好久沒見面了。

傅安安一向活潑,情緒外漏,想要她控制情緒,幾乎是不可能的。

傅嶸抱著她,臉色陰沉。

周圍還有不少他的手下,一臉戲謔。

他挑眉,冷聲道:「傅安安,你給我站好。」

聽到這聲音不對勁兒,傅安安不甘願的鬆開他的手:「二哥,你凶我幹嘛,我要給大哥打電話。」

傅嶸不為所動:「傅安安,你是個女孩子,怎麼能和我這麼親近?再說,這操場這麼多——」

「哪有人?」

傅安安往後看了看,操場幾乎已經沒什麼人了。

這要是在平時,說不定有人還想吃瓜。

但一早上的訓練,對於一群學生,還是挺吃力的。

現在他們只想吃飯。

不想吃瓜。

傅嶸不語。

身後的幾個教官識相的走開。

傅安安抬手,「二哥,給你介紹一下我的室友。」

「雲舒,薛詩琪。」

聽到雲舒二字,傅嶸下意識看了過去。

少女五官精緻小巧,眉眼靈動,哪怕穿著軍綠色長衫,依舊看得出與生俱來的尊貴氣息。

這就是傅二哥的女朋友?

長得確實不錯,看上去也是個機靈的姑娘。

站在她身邊的少女五官大氣,個子高挑,身姿纖細。

若是放在人群中,薛詩琪是當之無愧的美女,最耀眼的存在。

但她屬於第一眼驚艷型的姑娘,好看是好看,但是不耐看;雲舒屬於驚艷且耐看,加上與生俱來的尊貴氣質,能增添了幾分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沉穩。

所以,她站在雲舒身邊,稍微有點吃虧。

傅嶸淡淡的頷首:「你們好,我是傅嶸。」

「傅教官好。」

兩人低聲問好。

「二哥,你什麼時候回家,我想摸——」傅安安話未說完,就被傅嶸捂住了嘴巴:「嗚嗚嗚——」

傅嶸有些尷尬:「你們中午先吃飯,我帶安安有點事,先走了。」

話落,他扛著傅安安離開。

站在原地的雲舒和薛詩琪交換了一個眼神,她們好像發現什麼一個秘密! 指環爭奪戰由初希等人獲勝,在經由笹川了平之前就對自家妹妹笹川京子瞎扯的理由,笹川京子與三浦春聽聞他們的相撲大賽勝利后,便決定要開慶祝會。

「所以說……這麼扯的理由為什麼會相信呢?」被迫換上裙裝來參加慶祝會的初希無奈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大家開心的模樣,最終無奈成為了一種滿足感。

「初希小姐。」蘭奇亞緩步走過來,表示他要先行離開。

初希起身打算送蘭奇亞,如果昨天晚上沒有蘭奇亞的幫忙,或許會是一片混亂也說不定。

蘭奇亞來日本報恩目的已經完成,便打算再回到北義大利,這一次道別再次見面也不知什麼時候了。

蘭奇亞將他珍視的指環交給了初希。

「希望這枚指環能夠幫助您。」

初希原不想收下,但面對蘭奇亞的請求,初希收了下來。

指環戰後的第三天,剛好是周末假日,初希難得陪著家中三個孩子們出去玩。

傍晚,初希帶著藍波和一平、風太回家,三個小孩子興奮的往前跑著。

初希看著手心中的彭哥列大空指環,恍然間揚起了一絲不安。

「初希。」

見自家學生有些恍神,Reborn正要說些什麼,藍波忽然跌倒,哭著逃出紫色的十年後火箭筒,不過拿不穩的將紫色火箭筒往後摔,在敲了一下地板后,火箭筒很有彈性的往後飛,直接朝初希而去。

初希並未來的即透過直感力察覺不對,直接被十年後火箭筒炸的正著。

Reborn站在牆壁磚上,睜大了眼睛,訝異的等著粉紅色煙霧消失,然而等到粉紅色煙霧消失后,等來的卻不是未來的初希,而是空無一物。

他愣了愣,不禁蹙起眉,藍波彷佛知道自己闖禍了完全不敢說話,就連稍稍了解的風太都感到疑惑,畢竟應該要看到未來的初希姐才對。

寂靜的過了五分鐘,Reborn沉下臉,拿出手機正要聯絡人時,不知從哪裡來的十年後火箭筒又飛了出來,Reborn原想躲開卻發現自己竟然完全無法動彈。

是陷阱!Reborn冷靜的判斷完這一點后,只能被十年後火箭筒擊中,然後不由自主的前往未來的世界。

初希並不是第一次穿越時空,往常前往時空管理局就是被魔法陣傳送到另一個世界,十年後火箭筒給她相似的感覺。

但比起魔法陣的穩定度,這個火箭筒給她充滿暈眩的感覺。

當她緩過來時,發現自己處於密閉的盒子里,或者應該說是躺著無法動彈,伴隨著而來的是熟悉的百合花香,她下意識的用手推了推上面的蓋子,然後一道光芒照進了黑暗,坐起身的同時對於自己處於棺材里感到毛骨悚然。

她推開的蓋子上是熟悉的圖騰,彭哥列家族的家徽,未來的她躺在這個棺材里,看來是真的死掉了……

初希仔細的打量周圍,發現這個棺材就直接放在森林裡,周圍靜悄悄的,微風輕撫而過。

初希感到奇怪,她站起身離開棺材,同時她感覺到有人過來。

「什麼人?」冷聲揚起,只見銀髮青年一身黑西裝,神情淡漠並警戒的過來,他的視線在落到初希身上時突然一頓,接著驚呼:「十代目!」

耳熟的呼喊,初希愣愣的看著銀髮青年,似乎經過十年的時光,銀髮少年已經成長為可靠的男人了。

「獄寺同學……」

「是十年前的十代目……」銀髮青年輕聲的說道,祖母綠的雙眸彷佛染上了淚水,但恍惚間又是錯覺。

初希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然而十年後的獄寺隼人卻沒有可以解釋的時間,他快速來到初希面前,並拿出一張紅髮青年的照片,冷靜的說道:「十代目,這個傢伙請回到十年前後,殺了他!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的話……您就不會死了!」

初希看著手中的照片,有些茫然不解,可是獄寺隼人尚未來的及解釋,身邊出現粉紅色的煙霧,瞬間換成了十年前的獄寺隼人。

「十代目!」銀髮少年一見到初希立即亮起了眼睛。

「……」初希頓時無語,尤其是當獄寺隼人回過神來,並意識到這個地方的時代和她身後的棺材后,立即跪地不起痛哭自己沒用等等。

「獄寺同學……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初希表示無奈,尤其是他們已經處於這個時代已經超過五分鐘了。

遇到門外顧問組織里的拉爾米爾奇,是意外又是一個機會。

初希看到了熟悉的攻擊模式,反應靈敏的直接燃起死氣之炎,凍住了透過火炎活動的匣子蜈蚣。

拉爾米爾奇有些訝異,她這邊的消息可是十代目澤田初希是在十六歲后才掌握住自己進入死氣之炎的模式的。

然而現在眼前的少女才不過十四歲……

拉爾米爾奇也沒有再次攻擊,挑明了身分后告知了兩個來自十年前的少年少女,未來的彭哥列陷入了危機的事實。

回基地的路上並不太順利,尤其是差點因為指環的關係被敵人發現,後來事十年後的山本武出手幫助了他們。

十年後的山本武依然掛著天然的笑容,但初希敏銳的感覺到山本武與獄寺隼人一樣,經過十年的時光都有變化,即使開玩笑的問初希是不是被矮了等等,但初希知道,這只是山本武慣有的轉移話題的方式罷了。

這個時代的澤田初希已經死了,這是被公認的事實。

進入基地后,拉爾米爾奇因為身體的原因昏了過去,而澤田初希則是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