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傅蘭被他的眼神嚇到了,為什麼事情沒有按照她所想的方向發展。

隨後許曜嘆了一口氣,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用著一種十分遺憾的口氣對她說道:「對不起了,我一直都把你當做是朋友而已,你是一個好人,但我們並不合適。」

許曜反手丟出一張好人卡,居然讓傅蘭接得有些措不及防。她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生之年會被別人遞上好人卡。一般這種話都是她跟別的男人說的,自己哪裡有在表白的時候被別人拒絕過!

一瞬間傅蘭怒了!如果不是在大庭廣眾的宴會上,她可能瞬間就發飆,將手中的酒杯一把拍在許曜的臉上,讓他看清楚自己是什麼逼東西,居然敢拒絕自己的好意。

許曜看到傅蘭呆愣在了原地,還以為她一時接受不了這種打擊,連聲安慰道:「我不知道你喜歡了我有多久,不過我希望你從今往後能夠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以燦爛的微笑來面對第二天的太陽。愛笑的女孩才美麗。」

許曜當然想不到,此刻的傅蘭連殺人的想法都已經有了。她臉色僵硬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四個姐妹,自己的姐妹們還在暗中觀察,等待著她勝利歸來。

人道至真 如果自己今天沒有撩到許曜,那麼自己今後在這四個姐妹中就無法抬起頭來了!

想到這裡傅蘭強行的忍下了怒氣,隨後她假裝傷心的留下了眼淚,並且一把撲倒在了許曜的懷裡。

「我不管我不管,一天也好,只要你肯做我的男朋友,今天一天你想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求你空出一天的時間來陪我這都不行嗎?」

「但我有女朋友唉……」許曜的臉上出現了為難之色,他可看不得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女孩子一哭他就會心軟。

「我不管!我那麼愛你,你怎麼能去找別的女人呢。你老實告訴我,別的女人有我好看嗎?你的女朋友比得上我嗎?」

傅蘭梨花帶雨的抬起了頭,凄美的臉龐和淚水,讓她多出了幾分誘人之色,她相信,只要是男的看到她這副表情都會心生憐惜。

許曜十分的認真的觀察之後,心中猶豫著問道:「當真是要我說實話?」

「對!你實話告訴我是你女朋友漂亮,還是我更漂亮!」看到許曜居然認真的思索了起來,傅蘭也開始較真了。

許曜則是在認真的看了看后,腦海中浮現了張芸的臉,兩張臉一比較許曜就立刻搖了搖頭。

「我的女朋友更漂亮。」

這一剎那間,傅蘭彷彿遭受到了晴天霹靂,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許曜在觀察和對比完之後居然得出來這麼一個結果。這一瞬間,她怒了!

「我不相信!你告訴我你的女朋友是誰!我就不信我沒她好看!」此時的傅蘭哪有之前那溫柔可愛的樣子,憤怒已經使她喪失了理智,如果許曜是張紙現在已經被傅蘭撕成碎片了。

「我的女朋友,就是張芸學妹啊,就是我們下一屆的那個校花學妹。」

許曜十分老實的告訴了她,換來的卻是傅蘭那更加鄙夷的目光。

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推開了許曜從他的懷裡出來,然後指著許曜的鼻子罵到:「自己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也不用你的腦子想想張芸學妹是什麼人物,她是你能泡得到的嗎?」

「幾乎半個學校的男生都追不上她,她憑什麼就是你的女朋友?」

「也不好好照照鏡子,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覬覦張芸學妹?你連給她提鞋都不配!」

原本傅蘭以為許曜只是蠢,沒有情商。沒想到許曜居然嚴重到已經出現了幻想症,居然將校花給意淫成自己的對象。

「她確實是我是女朋友,既然不相信,我也不打算做其他的解釋。」看著已經發飆了的傅蘭,許曜只想把她儘快趕跑,剛剛傅蘭的一頓叫罵聲,已經將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了。

「女朋友?你知道她是誰嗎?」

「是誰?」許曜下意識問了一句,因為他跟張芸同居了那麼久,還從來沒有了解過她的家世。

看到許曜一臉疑惑的神情,傅蘭更加認定了許曜正在做千秋大夢。

「既然你在做夢,那我就把你的夢給打醒!給我聽好了,張芸學妹可是帝都張家府上的人!你不知道沒關係,你只要知道,她只要動個手指頭,你就得滾出華夏。我這麼說你聽明白了嗎?」

「算是明白了,算得上是一個有錢有勢人家的大戶小姐。」

許曜摸了摸鼻子,他很早就覺得張芸不簡單了,現在聽起來她的家族似乎跟梁家不相上下啊。

「明白了就好!明白了就趕緊清醒過來吧!」

傅蘭氣呼呼的說完了這些話后,便轉頭回到了她們姐妹的行列。

許曜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再看到她們幾個女人居然扎堆在一起。一下子什麼都明白了。

「原來是打算算計我啊?」 廣叔也絲毫不介意,顯然,他雖然奪回了財富,但長時間的乞丐生活,讓他的心裏,對乞丐並沒有牴觸。

反而是熟絡的和那個乞丐聊了起來,我站得遠,只是聽到廣叔問這個乞丐是哪條街乞討的,認不認識哪個哪個乞丐。

“阿秀。”

二叔和我爸走到我面前,他倆臉色都不好看。

二叔小聲的說:“阿秀,怎麼回事,咋又來了一個乞丐?”

“這我朋友。”我說。

“你還認識乞丐?”二叔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華山劍氣 我摸了摸後腦勺,如果換做其他人這樣,我估計一個大嘴巴子抽上去了,我結婚,來什麼人吃飯,關他屁事,不過這是我二叔,有血緣關係的親人。

他關心這種問題,也無可厚非。

其實換一個方面想,他也是爲了我好,爲我的婚禮風光着想。

“我可告訴你,你這結婚就一次,不求多風光,但也不能來這麼多乞丐吧……”二叔剛說完。

遠處又走來一個乞丐。

孫小鵬一看,頓時無語的說:…↙“秀哥,你這結個婚,是不是整個重慶的乞丐都過來吃飯?”

我一看那個乞丐,隨後白了孫小鵬一樣,趕忙跑過去,給他跪下。

“師父,你怎麼來了。”我看着師父問。

師父依然是在地府的那身打扮,嘴裏還叼着一根稻草:“我徒弟結婚,我不能來?”

我回頭看了一眼,二叔的臉都快氣炸了。

我趕忙安排我師父到廣叔身邊坐下。

沒別的原因,誰讓他們打扮這麼像呢。

二叔和我父親也轉身離開,一副不想管的樣子。

“你好,貴姓?”廣叔向我師父問。

我師父卻不看他,絲毫不想搭理的樣子。

廣叔臉上有些尷尬。

我說:“廣叔,這是我師父,脾氣有些大,你擔待着點。”

廣叔一聽,頓時點頭。

隨後,王副局長也到了,他穿着一身西裝,來了之後,笑道:“阿秀,恭喜啊,你小子,剛認識的時候,你還在讀書,這一晃,都結婚了,時間過得也太快了吧。”

我摸了摸鼻子:“王局長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過來一趟,也是感激。”

“來的不止是我呢,還有不少人吧?”王副局長掃了一眼全場,隨後自己找了一個偏角落的位置坐下。

其實按照王副局長的身份地位,坐主桌都完全綽綽有餘,不過他估計心裏也明白,今天來的人,都是另外一個圈子的,都不是什麼普通人。

隨後,安薇,

這個時候,一直巨鳥從天上飛過,隨後,天上跳下一個男子。

我定晴一看,竟然是羅方,羅方穿着一身黑色長袍,看起來威風凜凜。

我看羅方這登場方式,頓時慶幸自己沒讓其他普通的親朋好友來參加婚禮,不然就羅方這拉風的登場方式,估計都能直接嚇暈一片人。

“羅方,你小子終於來了。”孫小鵬高興的看着羅方。

此時雲海老大抱着貓大財也走了過來。

貓大財:“小子,趕緊叫貓哥。”

羅方原本臉色冰冷,在看到貓大財他們後,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你小子,昨天怎麼不到,我還以爲你不會來了。”我走上前笑道。

羅方冷着臉,說:“我的朋友不多,你算一個,你的婚禮,我自然得來。”

“行了,還裝帥,跟我過去喝酒。”孫小鵬高興的拉着羅方就過去坐下。

“師父!”

突然,張天,厲曉青朝我走了過來,司徒先生也笑吟吟的跟在他們的身後。

“你們再晚點婚禮都趕不上了。”我走過去笑着說。

“這不是趕上了麼,師母呢?”張天問。

“趕緊過去找個地方坐下喝酒。”我踹了他屁股一腳,隨後朝着司徒先生拱了拱手:“司徒先生,百忙之中能過來參加我的婚禮,真是感謝。”

“不用客氣。”司徒先生擺了擺手,左右看了看,好像是在找人,隨後他笑道:“你忙,我自己找個地方坐下就好了。”

“恩。”

“婚禮快開始了,張秀,趕緊。”

孫小鵬跑過來,拉着我,就站到了臺子上。

他拿起話筒。

今天,孫小鵬便是主持人,原本我是不想讓他當的,這麼隆重的婚禮,讓他這個二貨當主持人,想想都不怎麼靠譜啊。

不過隨即一想,這小子再怎麼不靠譜,那也是嶗山掌門,嶗山掌門當主持人,也挺爽的吧?

“各位來賓,今天是張秀先生,和艾唐唐小姐的婚禮,首先,作爲嶗山掌門,由衷的感謝大家的光臨。”

“好,話不多說,請新娘!”

此時,艾唐唐在安蓓晴子的陪伴下,從後面走了上來。

而《今天你要嫁給我》這首歌,也從音響中響起。

“趕緊的,拜堂!”孫小鵬大聲說道。

這個時候,遠處走來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我認識,是趙雅紫,而另一個,披着一身黑色斗篷,臉上帶着一塊黑色的惡鬼面具,完全看不清他長什麼模樣。

“等等,音樂停!”孫小鵬說完,看向我。

https://ptt9.com/106207/ 糟糕,羅方在呢。

果然,趙雅紫走過來後,羅方一下子就從桌中串出,朝着趙雅紫的方向跑過去。

趙雅紫臉色焦急的朝着羅方喊道:“不要過來。”

羅方還沒靠近,站在趙雅紫一旁,穿着黑色斗篷,臉上帶着黑鐵面具的人,手一揮。

砰的一聲,羅方倒飛回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羅方捂着胸口,站起來,所有嘉賓也朝着那邊看去。

我拿過孫小鵬手中的話筒:“趙雅紫,今天是我新婚的日子,你們過來幹什麼?”

“我是神無雙,今天過來觀禮,你就當我不存在罷了。”

說完,神無雙走到一桌沒人坐的地方坐下,趙雅紫在他後面站定。

他的聲音嘶啞。

我心裏驚訝的看着那個帶着惡鬼面具的人,這就是神無雙?通天教的教主。

他好好的,跑來老子的婚禮做什麼?

“繼續婚禮。”我說完,把話筒遞還給孫小鵬。

孫小鵬給我使了個放心的眼色:“放心,這麼多高手在呢,他翻不起什麼浪。” 「這還真的算得上是蛇鼠一窩啊。」許曜無奈的搖了搖頭,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后,繼續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當然這種情況許曜根本沒有在意,他也無需在意。只是想著以後不要再招惹她們就好,畢竟女人都是一群可怕的生物。

傅蘭怒氣沖沖的回到了她們的陣容之中,面對著自己眾多姐妹期待的目光,她一臉委屈的說道。

「那個許曜不知道是不是沒有了方玲姐之後瘋了,居然跟我說張芸是他的女朋友!」

「我的天,他也實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這種話他也說得出口?他自己不嫌害臊,我都替他覺得噁心!」

「既然他如此大言不慚,那麼我們就想個法子再繼續治治他。 万古神帝 你們先等一會,我把藍澈拉過來!」韓薇心中一動,再次生出了一招妙計。

「藍澈?好啊!他一過來許曜應該就沒話可說了吧,要是許曜還敢說張芸是他的女朋友,藍澈肯定不會放過他!」

其他人紛紛拍手叫好。

這個藍澈是他們同屆學生會的主席,雖然藍澈已經畢業了,但是他之前在學生會的時候可謂是一手遮天!背後的家族不僅十分的強盛,而且他本人的實力也非常的強。

不僅長得帥而且能歌善舞成績好,還特別的能打曾經得過市裡的跆拳道武術冠軍,曾經為學校里的籃球隊排球隊和田徑隊效力,在他們學校里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全能的人才。

是一個走在哪裡都會發光發亮的人物,主學的專業是外科。但是其他系的科目也十分的高超,不管是內科還是耳鼻喉科,都被評為整個學校中最優秀的存在,因此他也經常會選到講台上做國旗下的講話。

就是這麼一個優秀的學生會主席,他在一個七夕的夜晚,鼓動著半個學校的人為他準備了一個表白儀式。表白的對象正是當時讓整個學校的男生都瘋狂,整個學校的女生都嫉妒的校花張芸。

據說那場表白儀式花了上百萬,整座校園都鋪滿了熱情的紅玫瑰。而藍澈穿著一身十分正式而又帥氣的西裝,在威剛的線吊下,踩著四處飄散的泡泡從天而降。

看上去就如同一位踩著七彩祥雲從天而降的帥哥,十分正式的走到你的面前向你表露心意。周圍的學生們全部都在催促著張芸答應,而整個學校之中,也只有藍澈能跟她般配。

而張芸卻在這大庭廣眾的情況下狠狠的拒絕了他,讓他在半個學校的人面前第一次嘗到了失敗的感覺。

隨後的一年裡,他瘋狂的向張芸展開了熱烈的追求。但是卻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直到畢業之後還對張芸念念不忘。

要是讓他得知有人居然敢覬覦他的獵物,藍澈肯定會當場廢了許曜!

果然,過了一會身著正裝帥氣出場的藍澈,一聽到有人居然冒充張芸的男朋友,便邁著步子來到了這五個女人之中。

「你們剛剛說的許曜,就是這個人?」

「對,就是他。」

於是藍澈的目光投向了整個宴會中,從頭到尾一直在吃著東西的男人。

他一路朝著許曜的方向走去,路途中有不少認識他的人都向他打招呼,若是平常他肯定會露出溫和的笑意並且有禮貌的回應,但是現在的他只想將這個侮辱自己女神的人給趕出去。

許曜這邊吃著吃著,就看到一個怒氣沖沖的帥哥朝著自己大步流星的走來。

「你是許曜同學對嗎?」藍澈微微的抬起了頭,用自己那高傲的目光俯視著許曜。

「是我,你有什麼事嗎?」

「聽說你自稱是張芸學妹的男朋友,我就是想要認識一下你而已。」藍澈假意對許曜伸出了手,想要讓許曜放鬆對自己的警惕。

而許曜在剛剛可都是一直在留意著那幾個女人,看到這個藍澈從那群女人的身邊走過來,許曜就知道來者不善,也就沒打算給他面子。

「不好意思,我手上有油,不方便跟你握手。」

許曜丟下這麼一句話,就讓藍澈的手愣在半空中。

如果不是髮型被掩蓋,現在許曜已經可以看到藍澈頭上爆出來的青筋了。

「許曜同學……看來你是不打算給我這個面子啊?」

這時在一旁暗中觀察的江芙走過來送了個助攻:「許曜,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我們這一屆的學生會主席,藍主席你知道嗎?」

經過江芙那麼一提醒,許曜才恍然大悟:「哦!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在經常國旗下發言的那個同學啊!」

看到許曜意識到了自己的身份,藍澈心中的怒氣才緩緩的消散。

「這就是張芸所說的棘手的傢伙了吧?」許曜心中一陣嘀咕,當年藍澈跟張芸表白的事情,整個學校里可是傳得沸沸揚揚的,許曜就算想要全心學習也不免會無意中聽到些許議論,藍澈和張芸的事情他自然知道。

「那麼藍澈同學找我有什麼事嗎?」

藍澈開門見山:「聽說張芸是你的女朋友?」

「對啊?這有什麼問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