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傍晚,心情大好的黃江鴻離開黃府。

車子徐徐地駛入了一條老街,在星羅小店前停下。

黃江鴻下車,星羅小店的大門緊閉著。

黃江鴻抬起手,剛想敲門……

「這位客人,請回吧,小店已經打烊了。」少女無憂清脆的聲音響起來。

聞言,黃江鴻莞爾,輕輕地一笑,「小無憂,是黃爺爺,快開門。」

黃江鴻的心情極好,想迫不及待要跟老友分享。

「原來是黃老爺來了,不過……我爺爺說了,星羅小店,容不下大神,很抱歉,黃老爺請回吧。」

話語一落,黃江鴻愕然了。

半晌,黃江鴻有些迷糊,敲了敲門,「小無憂,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這時候,一道聲音明顯帶著未平的怒意,「小店雖舊,猶有人間正氣。實在卻難容恩將仇報之徒。」 怎麼比小叔說的還糟?蘇瀅僵住了。

車上,秦召娣的頭更低了,都快插進肚子。

蘇瀅看着難受,什麼都沒說,秦建國輕嘆一口氣,開着拖拉機走了。

蘇瀅泱泱的回到小屋。

「姐姐坐。」珍珍站小坡上迎接她,扶她進屋,給她拉坐位,盛好一碗粥雙手遞她面前,討好的看着她笑。

「唉。」蘇瀅恨鐵不成鋼,橫了小傢伙一眼,道:「別來管我,快自己吃去。」

「瀅瀅你不要吼珍珍。」對面的林瑾蘭不高興了。

她正在給林瑾慧喂飯,現在一日三餐她不再讓妹妹坐床上吃,而是扶出屋跟大家一起吃,只要妹妹有一點意識要自己拿筷子吃飯,她必定立即將筷子遞妹妹手上。

她要培養妹妹接近真實世界的能力。

珍珍對着林瑾蘭點頭哈腰,道:「姐姐沒有吼我,她是為我好。」

不忍駁侄女面子,林瑾蘭不再說話,只是警告性的瞪了蘇瀅一眼。

蘇瀅撇了撇嘴,小壞蛋討好她,不就是怕她在母親面前告狀?

她其實也沒打算和母親說,母親照顧小姨就足夠了,小壞蛋她來管。

蘇瀅道:「媽,以後晚飯也做乾飯,多做點肉菜。」

「為什麼?」林瑾蘭微有些吃驚。

她們林家自有一套養身規矩,其中一條就是過午不食,當然也不是說過了中午就不吃東西了,而是要少吃,吃簡單些。

以前飢一頓飽一頓,這個規矩根本用不上。

但現在不同了,家裏米面油肉不愁,那個規矩就得用上,這也是林家人體態一直保持良好的原因。

現在早上中午兩餐食物豐富,晚上一般都是喝粥。

蘇瀅道:「媽,你難道沒聽過,馬無夜草不肥?珍珍到現在都還瘦得像猴,晚上得給她加餐。」

小傢伙中午就沒吃,晚上再喝稀的怎麼行?

林瑾蘭「哦」了一聲,立即行動起來:「我去蒸點肉來。」

只要珍珍能長胖,她也管不着什麼規矩了。

火腿蒸來珍珍先朝林瑾蘭碗裏夾,林瑾蘭趕快捂住:「我不吃,你媽晚上也不需要吃這麼多肉,你自己吃吧。」

妹妹是最最注重身材的,有朝一日清醒過來,發現她把她喂胖了,肯定要生氣。

珍珍又朝蘇瀅碗裏夾,蘇瀅放下碗筷,站起來道:「媽、小姨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

珍珍只得把夾在半空的肉放回自己碗裏,幾大口吃了。

吃完林瑾蘭攙著妹妹帶着大虎去散步,珍珍收拾碗筷去洗,蘇瀅過來幫她把碗擦乾收拾好。

珍珍看着蘇瀅臉色,小心道:「姐姐,其實,以前我一天,只要能吃上一口東西,我就活得下去了。」

現在還是以前嗎?蘇瀅恨得拿起根筷子,「啪」的打在不爭氣的小壞蛋手臂上。

第二天,蘇瀅給珍珍準備的盒飯是米飯、火腿丁炒毛豆、胡蘿蔔絲、上面蓋個黃澄澄的煎雞蛋,珍珍看得直咽口水,小心蓋好飯盒帶走了。

差不多快中午,蘇瀅朝村學校走去,一路盤算著要如何抓到胖男生校園凌霸的證據,並沒注意對面開來一輛吉普車。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這個瘋子秦蒼穹的麾下……擁有……百萬,百萬大軍??

這……

是真的嗎?

所以……他們許家,究竟是招惹了一尊,怎樣恐怖的存在??

可,秦蒼穹此時,卻不給許沉沙任何多想的機會。

他抬眸,望向上空的軍用直升機。

他,對直升機上的女兒,一聲清喝,問道,「丫頭。此人,殺,還是不殺?由你決定。」

秦蒼穹的聲音平靜冷漠,渾厚的喝聲,回蕩虛空。

這一次,殺人的決定權,他交給女兒。

溫室的花朵,註定長不大。

有些時候,這些決定權,要交給女兒。

這許沉沙,數個月前,暴力手段,全城追殺女兒秦小鯉。

所以,這個人的生死,由秦小鯉來定奪!

上空,數百米。

直升機艙內,女兒秦小鯉的俏臉,有些複雜。

她美眸複雜,貝齒咬着紅唇,沉默了許久。

她畢竟,還只是個七歲的孩子。

一個七歲的小丫頭,就要定奪一個人的生死。

這,幾乎誰都難以接受的。

機艙內,花木蘭在一旁,靜靜看着這一幕,並未多加干預勸阻。

有些事情,有些抉擇,註定要交給小鯉一個人。

因為,一個抉擇,將決定她以後的一生。

機艙門口。

秦小鯉遲疑,沉思了許久,她終於抬眸,目光望向下方的父親。

「爹爹,殺。」

秦小鯉聲音輕顫,但卻帶着一絲果決,輕聲喊道。

爹爹曾教過她,殺人,要斬草除根。

與其留着敵人,給自己平添威脅。

不如趁早斬殺,以絕後患。

所以,此時的秦小鯉,開口道,『殺』。

數百米下方。

秦蒼穹聽到女兒的回答后,他的眸中,閃過一絲滿意。

今日,他給了女兒一個抉擇機會。

若是女兒心軟,選擇留『許沉沙』一命。

那,他從此以後,不會再教女兒任何功夫。

因為,心軟之人,不適合練武,更不適合涉足江湖。

而,女兒此時這個回答,才讓秦蒼穹滿意。

果決之人,才能混跡江湖,才能不被這片江湖所吞噬。

「好,那為父,替你殺之。」秦蒼穹掐著許沉沙的脖子,眼眸平靜。

他緩緩點頭,而後,右手,一用力。

「不……不要……」許沉沙驚恐顫抖,此時的他,感受到死亡的危機。

劇烈掙扎!

可,一切已來不及!

秦蒼穹的右手,猶如老虎鉗一般,巨力洶湧!

「咔嚓……!」他的五指,瞬間,穿透了許沉沙的脖頸氣管!

將他的整個大動脈,齊齊掐斷!

『咚……!』許沉沙的人頭,與脖頸分離,摔落在地。

只剩下一具無頭屍體,站在原地,搖搖欲墜。

『呯。』他的屍體,最終也摔倒在地上,腥血染紅了身下一片地面。

整座泰山上。

所有門徒弟子們,面色驟變,不敢置信。

所有人,都眼睜睜的看着他殺人。

無一人,能阻擋啊。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喜歡大秦之王者榮耀請大家收藏:()大秦之王者榮耀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季考聽了無憂德佛的話,一下樂了,「嘿嘿,本座前些日子才跟你家教主喝茶論道,你反說本座是邪魔外道,你這麼說話問過你家教主沒?」一邊說,一邊緩緩的走上御階。

無憂德佛不認識季考,但是論道大會他是知道的,參加論道的有哪幾人他也是知道的。

現在聽季考這麼一說,無憂德佛收了法力,問道,「你到底是何人?」

無憂德佛問的時候,季考已經站到了他面前,「想知道本座是誰?你以為你有資格嗎?」說着季考快速出手,一張定神符已經貼在了無憂德佛的泥宮丸處。

接着,季考一把抓住無憂德佛的衣襟,向後一甩,扔下了御階。

季考哪來的定神符?通天教主不是給過一張嗎,複製一些備用屬於季考的日常操作。

「方弼方相,綁了。」季考喝道。

Leave a Comment